颈椎骨质增生一去不返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我于一九九五年二月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从我走上修炼之路,经我介绍,也陆续有家人、亲友、同事等走入大法修炼。从修炼一开始,各种神奇现象在自己的眼前不断出现。现仅就一些自己和家人亲身经历的事情简述如下:

颈椎骨质增生一去不返

一九八四年第一次颈椎骨质增生发作,当时躺在床上不能起来,也不能翻身,脖子只能保持一个姿势不动,否则不但颈部疼痛难忍,而且疼痛会辐射至胸背及左臂,躺在床上需人扶才能起来。家人用平板车把我送到医院,按摩了几个小时,又作了牵引,疼痛才有所减轻。经检查,颈椎二、三、四节骨质增生,严重压迫神经。接着吃药,中药西药一大包带回家。按摩一个星期后,才能勉强维持上班。以后,为防止复发,服药成了家常便饭。即使如此,每年四月前后,还是会疼痛发作,持续一月左右,需弯着脖子忍着疼去医院救治,熬过这一月痛苦的日子。从一九八四年到一九九四年,连续十一年,年年如此。这实在成为我驱之不去的梦魇。

一九九五年二月皇历新年后不久,北京一位六十多岁的刘先生因业务事由来广州,住在我们公司。有一天,他给我谈起了他在北京参加李洪志师尊办的气功学习班的事,并讲了他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情况。他给我一本《法轮功》(修订本),建议我看一看。那几天我也不忙,就拿回房间开始看。我一打开书才看了几页,就被书中的内容所吸引。那一夜我一口气把这本书看完了。我激动得睡不着觉,反复思考书中讲的道理。一时间,我有茅塞顿开之感,好象多年悬在心中的许多问题终于找到答案一样感到无比高兴。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修炼法轮功。  

第二天上午,我找了五张旧的长方形壁画纸,翻过来在背面将五套功法的口诀和动作要点一一写上,张贴在房间墙壁上,开始边看边学习动作。经过反复学炼,同时请刘先生指导,几天时间,我已将动作学会,口诀背熟。

最使我感到惊喜的,是在过了两个月之后,每年四月份前后发作一次的颈椎骨质增生,直到六月,居然没有任何反应,而且一点不舒服的感觉也没有,延续十一年的颈椎骨质增生竟然不知不觉的消失了。我不由得从内心发出感叹:法轮功,真神功也!

同年七月,我从广州同修那里请来了第一本《转法轮》。我如饥似渴的读完,对法轮功的认识又大大深化了一步。虽然我对大法的理解还不是十分理性,但我对修炼法轮功的信心和决心更加坚定了。时至今日,十九年过去了,颈椎骨质增生及其对我带来的痛苦一去不返。不仅如此,我多年存在的胃酸、腹胀、失眠、痔疮、鼻炎、易感冒等多种病象都很快消失了。

火燎血泡 一夜平复

一九九六年初,我从广州出差去北京,住在一家小型旅馆。因天气寒冷,房间又小,洗完衣服需要在锅炉房旁边一间生着煤火炉的小侧房晾干,那里面有晾衣服的铁丝。炉子火烧得很旺,上面有拐弯从窗子伸出去的铁皮烟筒,抽风的力量使炉火把整个烟筒烧得使人不敢靠近,接近炉火口的烟筒铁皮都快烧红了,室内温度很高。我往铁丝上搭衣服时,不慎左臂和灼热的烟筒碰了一下,我感觉什么东西刺了我一下,一看,右手臂外面烫出了一个血泡,有玻璃弹球大小,过了一会就变紫了。奇怪的是,一点也不疼。晾完衣服后,我找了点酱油抹了抹,也没管,晚上炼完功就睡觉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紫泡瘪了下去。我扯掉干皮,发现皮肤平整光滑,只有一圈淡淡的痕迹。摸了摸,什么事也没有了。从中我又一次感受到大法修炼的神奇。

咳嗽吐血 体健身轻

二零零三年夏,我突然咳嗽不止,夜晚尤甚,几乎整夜不能睡觉。有时咳得整个胸腔象要炸开。我没有在意。白天忙着做饭和照顾老人,晚上睡不成,就靠在床上听师父讲法录音,实在困极了,就打一会盹,第二天照样该干啥干啥。两星期后,痰中带血。我不为所动,照样坚持每天学法炼功。别人看我消瘦了许多,但我白天干活一点也不觉累。又过了一个星期,突然不咳嗽了,身体很快恢复正常。我过去身体较胖,弯腰下蹲都很吃力,这次一量体重,一下减了二十多斤,不仅身体活动起来比过去自如许多,而且感到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一身轻松。

我在主卧室里放置了电视和碟机,以方便有客人来时播放师尊讲法录像和真相光盘,供自己和一些常人亲友观看。七十多岁的岳母得法修炼后,就住在这间房子里学法炼功。她不识字,学法主要是看讲法录像或听讲法录音。二零零七年皇历新年之后,有一次我打开碟机和电视,光盘还未放進碟机,忽然发现电视屏幕上显现出师尊在广州讲法开始前打大手印的法像,我甚是惊奇:光盘还没有放進去,怎么会有图像呢?我反复试验,在岳母经常使用的这台步步高碟机上,不论是提示“无碟”、“关闭”,还是“开仓”、“读碟”状态下,电视屏幕均显现出李洪志师尊盘坐打大手印的同一图像,稳定而清晰。熟悉碟机的人都知道,碟机播放时,电视屏幕上的所有音像信息来源,只能是放入碟机的光盘上储存的数据(刻录上去的)。而在碟机处于“无碟”、“开仓”、“关闭”、“读碟”状态下,碟片上的数据不经碟机识别并读取,是绝对不会在电视屏幕上播放或显现出来的。按人的常规思维,“无”中是不能生“有”的,那么,这是否说明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将这一幅图像的信息数据神奇的写入碟机的内存中,或留在了电视屏幕上?

听岳母多次讲过,她在床上打坐炼功时,常常发现师尊就坐在她的身边。师尊这一法像画面在电视机中保留了半年多时间。这是师尊对岳母和全家修炼人的鼓励和鞭策。

分文未花 歪嘴变正

二零零九年五月,年届八十的岳母有一天早晨起来,突然出现“中风”症状,嘴歪了,没法吃饭,水也喝不了,上下牙床错位,吃饭没法嚼;喝水大部份从嘴角漏了。因年纪较大,家人要送他去医院治疗。我当时问她:“你是去医院,还是坚持炼功?”岳母毫不犹豫的回答:“我不去医院,我要炼功。”由于吃饭不方便,我们给她熬粥,把蔬菜粉碎后和大米煮粥,用小勺慢慢吃。吃完后继续听师尊讲法录音或看讲法录像,每天坚持在家中和其他同修一起炼功。  

有一次,我和岳母面对面一起炼第五套功法,我惊奇的发现,当她双盘打坐时,她歪着的嘴变正了;打坐一结束,腿刚放下来,她的嘴又歪了,我看到了,但她并未觉察这一变化。岳母每天学法炼功不间断。这样过一段时间嘴变正一点,再过一段时间,嘴又变正一点,这更增强了她的信心。大约过了三个多月,岳母变歪的嘴全部正过来了,始终未去医院,未吃一粒药,未花一分钱。

吐血一周 有惊无险

二零一一年三月,有一天早上岳母刚从床上起来,突然发现鼻子和口中流血,就在坐起来的那一刹那,血流在了被子、床单和衣服上。我赶紧扶她去卫生间,在去卫生间的路上,血继续流,血点洒了一路。到卫生间后,我把一个塑料盆放在洗脸池里,让她两手扶着洗脸台,把血吐到塑料盆里。我就站在她身边,只见她吐吐停停,而且吐出来的有不少是黑色的血块,真不知道这血块是从哪里来的。她平时饭量不大,但肠胃没有问题。我在旁边问她:“你怕不怕?”她说:“有师父保护,我不怕。”吐血一停,她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不吐了。我一看直径约三十公分的塑料盆,她吐出的血块占了盆子深度的三分之一。我扶她到客厅沙发上坐了一会,发现鼻孔还有少量流血,她就用卫生纸塞住鼻孔,继续用mp3听师尊讲法。

这种吐血状况持续了一周,差不多每天都要大吐一次,吐血量时多时少。但一周后,再也不吐了。吃饭休息正常,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岳母曾患过脑梗、脑瘤,做过手术。我相信这次是师尊对她病灶深处有害物质的大清理。这件事在家人亲友中流传开以后,他们都说,一个八十岁的老人,这样连续吐血一周,竟然对身体无任何影响,实属罕见。看到这些,亲友中又有两位也开始学法炼功,走上大法修炼之路。

意外获得养老资金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我在政府机关工作,后被上级派往某单位搞改革试点,并取得成功,也在国内产生了一定影响。但后来由于中共官场的权力斗争,我无辜被卷入其中,成了邪党内斗的牺牲品。我被强加了不少“莫须有”的罪名,以至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公职,失去了稳定的生活来源,靠到处打工谋生。这样过了近二十年。快到六十岁时,有人劝我一起找政府解决养老问题,我早已心灰意冷,也从未参与。妻子退休后又找了一份工作,每月收入除维持家庭生活外,还能保证家庭资料点的部份费用。在同修的支持和帮助下,我把自己的精力主要投放到做好资料点的事情中来。

到二零一零年底,几个原来一起共过事的朋友打来电话告诉我,说经过好多年的努力,养老问题已解决,在最后关头,朋友把我的名字也报上去,有关方面也同意给我办理养老,不但不再缴纳任何费用,而且很快开始发放养老金。养老资金虽然数目不是很大,但对于保障自己的基本生活,对于资料点的正常维持,也都够了。我心中明白,即使朋友不报我的名字,我也没有理由责怪他们。从人的层面看,这是朋友之间的一片情义和关照,也是对人间正义的维护。而从修炼的角度看,这完全是师尊的慈悲安排,在解决我生活困难的同时,让我和这些朋友再结法缘。我在和朋友相聚表示感谢时,也向他们介绍了法轮功,讲了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他们也办了三退。现在,他们都在读大法经书,在自己深入了解真相的同时,也在向别人讲着真相。我衷心祝愿他们早日在大法修炼之路上迈开新的步伐。

以上所述,只不过是从我个人十九年来修炼经历中信手拈来的几个事例,远不是修炼的全部。至于其他家人中、亲友中和身边同修在正法修炼中发生的故事,比这更多、更神奇。限于篇幅,只好从略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