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师尊为我调整身体的过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二零一一年,是我来到人世自觉最苦最多难的一年,从二零一零年秋天的一场莫名其妙的腹泻,我的胃就坏了,不敢随便吃东西,感觉里面像有一团火似的。西医我不相信,我就去看中医,大夫说没有什么大事,开了些药,但吃后也不见太大的好转,总是反反复复的。

二零一一年初,我去朋友开的一家理疗店开始治疗,哪里知道几次泄血疗法之后,元气大伤,身体也垮了下去,吃不進东西,脸色蜡黄,身体迅速消瘦,从原来的近一百四十斤,掉到一百二十多斤。当时我想我的孩子才七岁,我不能就这样死了,我要吃饭。我努力的吃,半天才能吃進一小碗面条。基本都是硬塞下去的。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去找了当地的“大仙”,这下一发不可收拾,以后只要身体一难受就去找她。后来慢慢感觉不好使了,又陆续的找了多个“大仙”,现在想想,那时候把身体弄進去多少坏东西啊。在这期间还吃了一万多元的保健品,汤药也成了家常便饭。

到二零一二年初,我的情况更不好了,心脏不舒服,胃不好,早上起来就头昏头沉、耳鸣、浑身无力、莫名的恐慌,晚上睡觉两只胳膊僵的都不知道如何放是好,几乎两个小时一醒,真真的尝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什么名啊,利啊,情啊,一切的一切对我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我是和母亲于一九九八年一同得法的。但迫害后,我渐渐远离大法,流于常人了。正当我的精神濒临崩溃的时候,母亲又一次对我说:“只有大法能救你,你快学法吧。”也许是我的机缘到了,也许是被病折磨的,我终于捧起了大法书。

那天晚上我最先看的是神韵晚会,哪里知道,看了一会我就困得不行了,实在坚持不住,我就去睡了,这一晚,我睡得很好。第二天午睡,迷迷糊糊中突然感觉左面脑袋里一声巨响,当时把我吓醒了。第三天中午,右边脑子里也一声巨响。从此,我感觉身体真的轻快了,心情也随着好了起来,睡眠也好了。后来在看同修交流的文章中才知道,可能是师父把我脑袋里面不好的东西给清理掉了。

但过了两三天,突然感觉好像自己不太会正常呼吸了,我心里一阵恐慌,抱轮的时候感觉身体就像抱了一个大冰柱那么寒冷,整个身体的侧边连着胯下都感觉在向外冒着凉气。

母亲同修与一个阿姨同修都告诉我,这是师父在帮我调理身体呢,就是看你能不能经得住考验。我听后把心一横,在心里不住的念“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在这期间,我也不间断的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就这样到第三天的时候,症状完全消失了。我终于过了一关,心里很感激师父。

还有一次,发正念时,突然脑袋里窜出一阵烦躁的感觉,特别厉害,有点控制不了的感觉。我就使劲的压抑它,刚开始的时候,它也很强势,后来慢慢的弱了,最后完全消失,我知道,这是师父看我能真正的区分出真我和思想业,并坚决的排斥它,就帮我去掉了这么可恶的一个大的思想业力。

又过了几天,也就是我从新学法开始半个月左右的时候吧,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在呕吐,开始的时候,吐出两个像花生一样的东西,但是等到吐第三口的时候,我就感觉一个非常非常阴冷的东西从胃部往上走,走到哪里那股寒冷之气就发散到哪里,真有能穿透骨髓的感觉,然后一下子吐出来了,像一个小指甲盖那么大小的一个黑黑的东西。然后我就醒了,醒后我回忆着刚才梦,我知道是师父把我胃里的那个坏灵体给清理掉了。我已经无法用人的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这种感恩之情了。

从那天开始,我知道我的胃好了。随着学法的深入,我的脸色也红润了,人也精神了,对法理也越来越明了了。知道了我们来人间的目地,是返本归真并助师正法,舍去名利情,同化真善忍。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