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我的母亲吴今善和许多朝鲜族妇女一样,善良、贤惠、通达。因为善良,非常认可“真善忍”,从开始支持女儿修大法,到后来自己也走入大法中修炼,在大法师尊的呵护下,母亲身上发生了很多奇迹。

手术前求师父

那是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末的一天,经历了绑架和被迫离婚的我,刚回母亲家仅几天,母女相见格外亲热,当时老母在朝鲜族传统的灶坑中架火,我在上面做老母爱吃的烤牛肉,母女俩一边干活一边唠家常。自迫害发生后,我们这个家庭中少有这样的温馨气氛。想不到我姐的儿子放学刚进屋,听见有人敲门,随手开门的一霎那,一帮警察冲进来就把我按住,他们是来绑架我的。当时已经是七十九岁高龄、驼背的母亲,在惊恐中赶忙从灶坑中爬上来,很镇静的掏出一千元塞到我手中,还为我拿了一件最厚的棉大衣叫我穿上。此刻老人的手是颤抖的,我深刻感受到母亲的爱,这给我增添了几份为生命负责的使命感。为了妈妈,也为了让所有的好人都能得到法轮大法的恩泽,我勇敢的面对抓我的警察,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我没有害怕。

可想而知,老母当时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可是当我被强行带走后,母亲还是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做了两件令人敬佩的事情,一是把所有的大法书从楼上扛到了下面的菜窖,并用塑料布包好藏了起来,二是想办法找到大法弟子,把家中的法轮功真相资料全部取走。当时救人的真相资料很缺,母亲知道这些真相资料是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用来救人的,份量很重。

我被抓走之后,母亲在家里天天担心,睡不着觉。几个月后,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并被劫持到长春。母亲因为难以承受,大病一场,一个月后被检查出恶性肿瘤(我出狱时母亲的病早已经好了,我也不愿意提起那事,就没问具体是什么癌症),大夫说做手术也只能延长一年的寿命。可母亲想见女儿心切,就执意要做手术等到我回来。就这样,母亲在子女都不在身边的情况下,上了手术台。

后来母亲告诉我,她上手术台前对师尊说:“李老师,我只相信您能帮我,女儿不在家,就让我独自上厕所吧。”母亲的愿望实现了,手术非常成功,而且当晚她就能自己上厕所,减轻了来帮忙护理的亲属的负担。母亲还说:“真的一点也不疼。”那么大岁数的人,刀口愈合的比年轻人还好。这件事让母亲深信大法真实不虚,有李老师的保护最安全。从此母亲也真正开始修炼大法,因此手术后肿瘤彻底消失,没有再长。

拿出养老钱买房子做资料

母亲家动迁后,母亲就住租房,我从劳教所出狱回来,母亲担心再遭迫害,就出钱叫我自己在外面租房住。于是我买了电脑和打印机,自行打印真相资料,用心救人。大约二零零二年左右,当地有同修被绑架,气氛非常紧张,我在租房做资料也有危险。母亲听说此事之后,当即拿出八万多元,交给一个仅有一面之交的人帮着买房子,一天之内完成了从选房到办手续的全过程,当天晚上我就把东西全部搬进新家。母亲自己仍然住在原租房里。当时我受到的震撼可不小,一位八十多岁没有退休金的老人,能够把自己仅有的钱,这么慷慨的拿出来解决资料点的危机,而且是交给一个并不熟悉的人,在现今这个“坑、蒙、拐、骗”盛行的年代,这是一个怎样的境界啊?作为女儿,我觉得母亲很伟大。

成为做真相的主力

有一年,我在郊区找到租房,告诉母亲近几天因为搬家过不来了,母亲马上说:我知道。已经梦见你租的房子在农村,都掉土,你那么胆小(修炼前我是出了名的小胆),正寻思着我得去陪你了。就这样,母亲毅然放弃安逸的生活环境,与我一同去住那个条件很差的、掉土的、没有厕所的房子。从那时起,我和母亲一同制作救人的真相资料。

母亲原来是看见打印机转动就吓得马上离开——记得我从劳教所出来后的第一个生日,母亲特意来为我过生日,说好第二天走的,可是当我打开打印机的时候,母亲说啥也不住了,生日也不敢给过了。

后来母亲成为做真相资料的主力。她亲手做的护身符、粘贴、光盘、真相资料在当时起了很好的救人的作用。不仅如此,当作资料需要钱时,母亲都是毫不犹豫的掏腰包。母亲虔诚的修炼,师尊就给母亲打开天目,母亲说屋里有很多法轮转动,还有五光十色的光,母亲经常躺在那里静静的观看师尊为老人显现的另外空间的美妙景象,逐渐的她把最喜欢的画图(类似扑克的民族玩具)也扔到一边不再去摸了。

师尊还经常给母亲显现韩文字(母亲不懂汉字),点悟她怎么做。有一次母亲和家人一起去民俗村野游,那天是阴天,见不到太阳,可是在和家人的合影中,只有母亲身后有很大的光圈。

那时母亲虽然付出很多,但整天都是高兴。记得有一年冬天,我买了很多土豆,吃完了之后再把别人家过冬剩下的也都拿过来吃了。怎么吃?母亲每天都用灶坑里的余火烤土豆(不削皮整个放进去),还炒了芝麻放点盐面,碾碎后沾着烤好的土豆吃,别提多好吃了,我们母女俩吃的满嘴都是灰,好古朴,好难忘,特别是每当我出去回来时,母亲都是刚好把土豆烤好,热乎乎,香喷喷。就是现在,每当我听到“天伦之乐”一词时,我都能想起那段日子幸福的场面。

两个大病好了

二零零四年的有一天,母亲对我说:“真神奇,我在你家好了两个大病。一个是以前眼前总有一种象米粒大小的黑东西跟着,现在没了(白内障病症)。另一个是几十年的子宫下垂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去了。”

母亲年轻时起,身体就一直特别不好,她修炼以后没有再吃药,不是硬不吃,而是没有这个需要,开始时母亲还想留一笔钱用于生命的最后时刻急用,随着学法的增多,母亲不再那样想了,事实上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好,她在八十四岁离世前,一直是眼不花,耳不聋,头脑非常清晰,不戴老花镜就能穿针引线、买菜、做饭等,家务事全都由母亲主动包揽,不让我插手。

本来母亲可以延长寿命去修炼(法轮功有这个特点),可是二零零五年前后,当母亲看到电视、广播又在造谣、诬陷法轮功时,就非常的害怕女儿再次被抓,以前我在母亲家被抓的阴影她怎么也忘不掉,心理压力很大,一有人敲门她就紧张,见不到女儿就担心,这样身心煎熬着,年迈的母亲受不住这种埋在心底的恐惧感,于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凌晨突然离世。

记得当时我还没有睡觉,只听母亲说了一句:“我怎么突然吐了呢?”我急忙为母亲取漱口水,回来就发现母亲不呼吸了,我慌乱中一边等亲戚们来,一边为母亲做人工呼吸,虽然亲戚们说不行了,但我不相信,刚才还好好的、还告诉我十二点了的人,怎么会?我不顾亲人的阻挡,背着母亲坐上出租车就往医院跑,我们在医院门口就开始喊快抢救,医生检查后说早就咽气了,不能抢救了。在场的人看见我们那个舍不得的样子都说:老太太真有福。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人老了要走的时候,本人身体健康、还不给子女一点负担,这样潇洒的离开人世是五福中的一福啊。

母亲得到的更深层的福,我们现在还看不到,但等到法轮功真相大显的时候,母亲的正确选择、母亲的付出都会得到美好的结局。

'八十一岁的吴今善老人在民俗村野游时的照片,老人背后有巨大光环。但据一起去的家人讲,那天是阴天,根本见不到太阳。'
八十一岁的吴今善老人在民俗村野游时的照片,老人背后有巨大光环。但据一起去的家人讲,那天是阴天,根本见不到太阳。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