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平国被云南监狱强迫服有害药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家住云南省曲靖市陆良县马街镇的52岁的彭平国,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的他身体健康,心胸开阔,为人热心善良,是街坊邻居公认的大好人。

然而,这样一个好人却无端遭受中共人员的绑架、判刑,在云南省第一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更是被强迫每天服用降压药,造成头痛、头晕、心绞痛、双脚浮肿等症状。

中共打毒药迫害法轮功学员
中共打毒药迫害法轮功学员

彭平国于2010年12月3日被非法判刑四年,之后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以下是他叙述在该监狱被药物迫害的遭遇。

监狱对我强制奴役,并药物迫害

我于2010年12月3日被非法判刑四年,10天后我被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十监区。刚到监狱,就被带到监狱医院体检,医生说我血压高,要输液、吃“降压药”。狱警安排了两个包夹犯人,每天二十四小时看着我,每天逼我打针、吃药。我被强行“输液”近一个月,每天一大瓶加一小瓶,要一个半小时才输完,医生也不告诉到底是什么药水,期间有一次输着液,我就觉得脸很痒,后来脸就肿起来了。而包夹犯人还骗我说没事。

每天早、中、晚三次,逼迫我这个健康人吃降压药,有四种药,我间接得知这四种药分别叫作:倍他洛克,北京零号,依拉普利,尼群地平片。

这些药吃下去头痛的像要炸开一样,伴随着头晕、心一阵阵的痛,还有腿肿。而包夹犯人在警察以减刑等的威逼利诱下,非要看着我吃下药才肯罢休。我还听说同被非法关押在一监的四川西昌法轮功学员方征平也被这样用药物迫害,狱医和警察在牛奶和饭菜里下药,给他吃。

一个月后,我被强迫到制衣车间干奴工——包装衣服,每天从早干到晚,仍然强迫我吃药,因为长期吃药,头昏、头痛,一次在监狱摔了一跤,把整个半边脸皮都擦破了。

期间,十监区管教队长、警察杨成来找我谈过话,叫我放弃信仰,不要炼法轮功了。十监区中队长曾刚平均一个月要来找我谈两次。监狱还逼迫我写不修炼的保证,对我精神折磨。

当时也被非法关押在一监十监区的还有一个四川攀枝花的法轮功学员叫蒋光富,70岁左右,他在云南省楚雄州被抓,非法判刑三年,在我之前已经回家。

我在监狱的三年里,监狱不允许我给外面打电话,只让我与家属见了三次面。2013年5月4日我从一监回家。就在我回家的头一天,还在逼迫我吃“药”,长期药物迫害,导致我思维迟钝,无法正常思考,记忆力下降,头脑昏沉。回家我坚持学法炼功,身体逐渐的恢复健康。

监狱的“降压药”实质是杀人害命的毒药

回家后,我查看了倍他洛克、北京零号、依拉普利、尼群地平片这四种药的说明,又询问了专业医生,结果令我不寒而栗:这些药,基本都是复方制剂,针对中重度高血压患者,即使对患有高血压的人而言副作用都很大。

且每一种药的副作用还不尽相同:倍他洛克对人体的心血管系统、消化系统、中枢神经系统都有副作用,还能造成关节痛、瘙痒、听觉障碍、眼痛等;北京零号属于一种较老的药,价格相对便宜,会引起恶心、头胀、乏力、鼻塞,长期服用还会引起消化性溃疡,抑郁症,对血糖也有影响;依拉普利能造成眩晕、头痛、恶心、腹痛、皮疹、血管神经性水肿、咳嗽、腹泻、呕吐,有些还会出现血红蛋白减少、白细胞减少,对肾脏也有损害;尼群地平则会导致头痛、面部潮红、头晕、恶心、足踝部水肿、心绞痛发作,易过敏者还会出现过敏性肝炎等。

医生也建议几种降压药不可随便搭配同时服用,一定要根据病情、患者身体情况而定,药量也要适中。得知我这个健康人被强迫吃了三年的降压药,一天三次,都大惊失色。回过神来才又告诉我:“降压药主要是通过扩张血管来降低血压,如果血压正常的人长期误服降压药,首先血液的循环会出现不正常开始头晕,全身乏力,慢慢的出现全身性的器官功能紊乱。肾、胃、肝、脾等内脏的功能失调,心脏跳动不齐,失眠、心悸、胸闷等,其症状和高血压类似。最后出现神志不清,昏迷死亡。等于是慢性自杀。”

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时时处处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多少年从来没吃过一片药,没上过一次医院,何来的高血压?监狱医院从来不敢将测量结果给我看,却逼迫我这个最健康的人吃了三年的降压药。其用心之险恶,手段之毒辣,更凸显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这场迫害的阴毒。

面对全世界正义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中共的监狱不敢再肆无忌惮地对法轮功学员施以明显的酷刑折磨,却一直没间断的在背地里下毒,逼迫像我一样身体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吃“药”,或偷偷拌在饭菜里,表面上看不出迫害,而整个身体已经被“药”毒的不成样子。如果不是法轮大法,我何以能走出邪恶的黑监狱,今天何以还能健康的活着?

而还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在邪恶用下毒手段的迫害下,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如前文提到的四川法轮功学员方征平,被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的玉溪市法轮功学员沈跃萍、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法轮功学员杨翠芬……

我相信,善恶到头终有报,邪恶的迫害都将随着不断的揭露和曝光而解体,邪恶的迫害已走到末路,那些还在昧着良心,对法轮功学员下毒的人们,真的应该清醒了。

以下是彭平国叙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的经历和入狱之前被中共迫害的遭遇。

法轮大法给了我全新的人生

我是家中的长子,从小就承担起家庭的重担,加上家庭经济条件不好,所以压力很大,总觉得父母亲偏心,心里常常不平衡,情绪也不太好。

1998年修炼了法轮大法后,法轮大法给了我全新的人生观,我明白了要按照李洪志师父教导的真善忍原则做一个好人,做更好的人,于是将以前压抑在心里的不平、不满、埋怨都渐渐地放淡了,对自己的父母、岳父、岳母以及全家上下所有人都非常的好,时时处处体现着法轮大法修炼者的风貌,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外面,我都是公认的大好人。

我们全家都在法轮大法的法光沐浴下幸福、和睦。

无端被绑架、抄家、拘留

2010年3月26日中午我和妻子正在街上赶集,马街派出所的一个警察叫我去马街派出所问话,我跟着他去了。没想到到派出所后,三、四个警察二话不说,就带着我上家里抄家。在我去派出所之前,马街派出所警察就把我家围住了,带我回家后,等妻子从街上回来把家门打开,一群人一哄而入,没给我任何搜查证,把家里乱翻一通,抢走了李洪志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炼功磁带、光碟、真相资料、护身符、录音机、复读机等,也没有给我开具任何扣押物品清单。

抄家之后,警察就将我带到陆良县国保大队,之后又送到陆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陆良县公安局给我妻子的拘留通知书(陆公刑拘通字〔2010〕98号)办案人落款是陈树才、黎贵祥。一个月后,4月30日陆良县公安局对我取保候审,我回到了家中。

遭非法抓捕、判刑迫害

我从陆良县看守所回家才一个多月,2010年5月17日,我和妻子正在地里栽秧,陆良县公安局的陈树才打电话给我,骗我去马街派出所,说问我一件事情,可我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到了派出所,警察说他们没办法,是上面的“要求”(要抓我)。我被强行带到陆良县医院检查身体,之后送到陆良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整整一天都没给吃饭。

在看守所,每天强制干奴工——穿珠子(类似手链等装饰品)。每天早上七点钟开始就强迫干,还规定任务量,干不完就不给睡觉,直到干完为止。我视力不好,穿针引线都看不清,因此完不成“任务”,警察就授意犯人打我,把肋骨都打青了,共打了我两次。

在此期间,陆良县610、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来过五、六次,对我非法审问,问我和哪些法轮功学员联系,并威胁恐吓我,如果不说就对我重判。

6月9日,我接到陆良县公安局对我非法逮捕的通知,9月份,曲靖市检察院曲检〔2010〕第229号起诉书对我非法起诉,诬陷我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检察员是曲靖市检察院的肖燕飞,代理检察员是龙明辉。

10月底,曲靖市中级法院到陆良县法院非法对我开庭。之前也没有通知家属,我妻子通过其它渠道得知,就自行前往参加旁听。在法庭上法官根本不允许我说话,当庭也没有判决。开完庭后又将我送回看守所。12月3日我接到判决书(2010)曲中刑初字第228号,审判长高卜强,审判员赵俊栋,代理审判员柏桦,书记员张蕊。明知我无罪,却枉判我四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