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来河北邯郸市丛台区迫害事实综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邯郸丛台是现今河北省最为出名的古代建筑,可以说丛台是邯郸的标志。当年法轮大法在河北大地洪传时,邯郸丛台区也拥有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修炼法轮功,他们身心健康,道德迅速回升,给当时的邯郸带来一股纯正、善良、祥和的社会环境。

然而,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残酷迫害法轮功以来,和邯郸其它县区一样,丛台区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抄家、罚款、被酷刑致残、被投进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等。

丛台区公安分局长牛胜民、政委王永祥、以及丛台区国保大队长安振志等恶徒在邯郸迫害元凶周国江、曹志霞、李桂洪的唆使下,甘当中共的刽子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十几年过去了,这些人的双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鲜血。

截止二零一四年二月底,据不完全统计,邯郸丛台区至少有十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被绑架在一百九十六人次以上;被非法判刑九人;被劳教三十人次;三人被酷刑致残;二人被迫害的长期流离失所;二十人被关洗脑班强制“转化”迫害;直接经济损失三十五万二千零五十元;被骚扰、打家劫舍者,更是难以统计。

一、 丛台区被迫害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十四年来,在邯郸市仅丛台区至少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中有的是在劫持后被中共酷刑虐杀;有的是在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的长期酷刑折磨后死去;有的是在当地恶人不断的骚扰和高压恐吓中郁郁而终。

1、陈玉清,女,六十一岁,河北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到北京上访,被丛台区公安分局无故关押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致使陈玉清在十月十四日就开始呕血,咳嗽不止。多次报告管教人员,无人理睬。在生命垂危时,法轮功学员按警报器都无人理睬,致使陈玉清十月十八日死亡。死后看守所的狱警和狱医连看都没看一看,就叫犯人把陈玉清抬了出去,恶警还欺瞒法轮功学员,说已经被救活了,回家养病了。

陈玉清被火化时,邯郸市公安局的邪恶之徒连亲属都不准参加,他们在火化的路上布满了警车和警察,一步一岗,戒备森严。严密封锁消息。

2、李家功,男,七十二岁,邯郸市机械电子研究所高级工程师,两次遭绑架进洗脑班,多次遭上门骚扰、恐吓并非法抄家、勒索钱财,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3、杨希峰,男 ,六十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修炼大法后,脑动脉硬化、糖尿病等疾病得到康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遭到派出所、办事处等不法人员骚扰、抄家、绑架,被丛东派出所恶警闫俊仁强行送看守所迫害,旧病复发,身体虚弱,走路不稳,于二零零二年皇历九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4、李秀珍,女 ,六十四岁,河北省邯郸市国棉四厂职工,因修炼法轮功,家中多次遭邪恶人员干扰,导致精神失常,于二零零三年正月十五离开人世。

5、柴和平,女,五十八岁左右,原是邯郸市供电局职工。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二零零一年柴和平再次去北京上访,又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数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受到残酷迫害,成了患精神重病的人,于二零零八年三月含冤离世。

6、季风云,女,四十六岁,是邯钢集团运输部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十八日被百家村派出所绑架一天,七月十九日夜间第二次被绑架十天。回家后,复兴区公安分局的韩局长每天夜间用电话多次干扰,使她不能安心休息。连气带吓,使她身体出现严重病症。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季风云经多次治疗无效去世。

7、张银娥,女,七十一岁,一九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曾参加过广州、济南两次法轮功讲法班。二零零一年上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恶警绑架接回邯郸,关押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并且非法抄家。在看守所遭到恶警残酷迫害,直到休克,恶警怕担责任,把她放回家。回家后,她坚持学法炼功,身体很快恢复了正常。但是当地恶徒还是不放过她,到她家中骚扰,不让她炼功。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张银娥含冤离世。

8、常玉清,男,六十六岁,家住汉光永乐里。修炼法轮大法前,患有四种疾病∶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肝病。医生诊断后嘱咐以后要终身服药,不能停。修法轮大法后,精神饱满,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常玉清夫妇数次遭到中共的绑架、关押,共计被敲诈九千元。常玉清所在地的派出所、居委会、单位保卫科恶徒长期对他进行骚扰、恐吓、威胁,使常玉清身体严重受损,不幸于二零一零年一月离世。

二、邯郸丛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的案例

据不完全统计,十四年来,邯郸丛台区至少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二人精神失常、一人被迫害成植物人。

1、杨宝春——被施以冻刑,截肢后长期遭到药物迫害,现已精神失常四年

杨宝春,男,四十四岁,邯郸市锦航绒布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时年仅三十岁。一九九九年九月一日,杨宝春进京上访,在北京被警察抓捕后送回邯郸,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劳教两年。在邯郸劳教期间,杨宝春多次受到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

杨宝春未被迫害之前的炼功照片
杨宝春未被迫害之前的炼功照片

二零零零年的冬天,邯郸劳教所恶警以杨宝春坚持炼功为由把他的棉鞋扔到房上,让他光着脚站在雪地上,回屋后恶警有意用热水给他烫脚,使杨宝春的脚冻伤加上烫伤,很快严重溃烂。后来溃烂面积越来越大,恶警才把他送到邯郸纺织局医院救治,终因伤势蔓延危及到生命,杨宝春被迫截去右腿,从而造成终身残疾。

中共酷刑:冻脚
中共酷刑:冻脚

邯郸劳教所恶警为了推卸责任,就造谣说杨宝春已经“神经”了。截肢不到半月,宝春的伤口还没拆线,中共人员直接把他送到安康精神病院(在肥乡县境内)进行迫害。

为了让杨宝春真正成为一名“精神病人”,安康精神病院长王玉宾伙同护士冯永彩,常常把一种无名药物偷偷放在饭里。杨宝春食用后,一直流口水,说话口齿不清,舌头发硬,浑身无力。

当时杨宝春意识还非常清楚,不愿呆在精神病院遭人暗算,多次想逃离这个人间地狱,恶医们就派人二十四小时盯着杨春宝。只要看见他在外面就硬拖回屋,致使宝春的臀部磨出血痂,这伙坏人还多次对他电击和毒打。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七日下午,杨宝春找到了机会,顽强的靠一条腿跳着走,终于逃出了非法关押他两年多的精神病院。然而,中共邪党人员怎么肯轻易放过杨宝春,当晚十一点左右,邯郸市永康精神病院邪恶的院长和五、六名恶医开着车,直接闯进杨家,暴力将杨宝春从家中绑架到精神病院。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家人把杨宝春从永康精神病院接回家中,发现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精神失常的人,杨宝春的家人带着极大的痛苦和无奈,不得已,只好将杨宝春送入精神病救治。到二零一三年年底,杨宝春被中共迫害精神失常已经四年了。

2、刘海琴——被吊铐在零下十五、十六度的厕所里七天七夜,被逼吞铁球而成为植物人

刘海琴(刘海琴),女 ,四十多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原邯郸市财政局副局长。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以后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二至三年(具体不详)。刘海琴曾在石家庄劳教所、保定劳教所、高阳劳教所等地遭到残酷迫害,成为植物人多年。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二零零一年四月八日,刘海琴等二十名法轮功学员从石家庄劳教所被转到高阳劳教所。恶警曾迫使刘海琴蹲铐六十小时后,蹲铐时常用电棍,而且恶警扬言十分钟电一次。这种“蹲茅坑”的酷刑是让法轮功学员长时间保持蹲的姿势(但是臀部不能低下),两手反铐在左右两边的铁环上,只要臀部稍低,就会遭到监督人员的拳打脚踢、电棍电击。最后刘海琴的脸被打得红肿,无法辨认,将刘海琴的嘴上电满大泡,又被他们打烂,这样整整折磨了三天。刘海琴差一点被折磨致死。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此外,据悉刘海琴还被吊铐在零下十五、十六度的厕所里七天七夜,被逼吞铁球而成为植物人。二零零一年九月刘海琴被中共当局送回家。现刘海琴已经迫害成植物人十几年了,一直需要家人照顾。

3、马改亭遭受到酷刑迫害,胳膊被吊得坏死

马改亭(音),性别待查,年龄未知,邯郸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马改亭被中共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期间遭受到酷刑迫害,他的胳膊被吊得坏死。

三、丛台区法轮功学员重点迫害案例

中共除了经常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抄家、敲诈、劳教判刑外,对拒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就使用酷刑迫害,如罚站、罚走、罚跪、冬天罚冻、关铁笼、开水烫、毒打、野蛮灌食灌药、长时间吊铐和反背吊铐、电击等进行摧残和折磨。

1、唐慧——被恶警戴上铁头盔、手铐和脚镣进行折磨,母亲忧愤去世

唐慧,女,三十五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工商银行职工。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九日,丛台区政保科科长安震志带领恶警把法轮功学员唐慧和妹妹、妹夫(妹妹和妹夫未修炼法轮功),以及亲戚唐玉全都绑架走;并抄了唐慧母亲李伦会的住处。家人承受不住,供出了唐慧的住处,就这样,唐慧和另一名女法轮功学员一月二十九日晚在住处被绑架。

唐慧被绑架后被恶警戴上铁头盔、手铐和脚镣进行折磨,母亲李伦会要求见女儿遭恶警拒绝,忧愤交加,心脏病发作去世。后唐慧妹妹、妹夫后来被勒索三千元后恶警才放人。

2、李明涛——遭重判十一年刑期

李明涛,男 ,邯郸法轮功学员,现年四十一岁。他是在河北第四监狱是遭受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之一。二零零一年八月,李明涛等因做真相资料被邯郸市丛台分局绑架,遭受酷刑。邯山公安分局恶警私设公堂,对李明涛等几名法轮功学员进行了长达二十多天的刑讯逼供,用高压电棍电击全身,长期吊铐,他们的手、脚、胳膊、腿都肿的老高,手铐都卡到肉里。恶警们还用柳条抽打法轮功学员的脚心,长期不让睡觉,长期进行精神和肉体摧残。

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日,邯山区法院枉判李明涛刑期长达十一年,送往石家庄北郊第四监狱迫害。从绑架到判刑非法关押长达两年三个月之久。中共在下达的通知书中连一个公章都没有,都是邯山区公安分局局长刘文明亲自签批的。此暴徒叫嚣,谁不转化”,不写保证就一直关着他。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李明涛他被押送到石家庄北郊监狱后,被关进一个门窗紧闭,被窗帘与外界视线相隔离的独间,并有三个暴力犯看管。恶人强迫他坐在墙角的小凳子上开始“熬鹰”,即昼夜不让合眼的折磨与毒打。

二零零三年年底,教育处狱警赵军见李明涛不肯“转化”,竟残忍的用钳子多次砸李明涛的右手无名指和小拇指,李明涛的手指被砸肿,化脓,瘀血,小拇指指甲盖被顶掉。在之后的日子里,李明涛曾数次被狱警暴力殴打,并被长时间戴着刑具。

二零零六年六月,教育科“六一零”进一步迫害李明涛,强逼他站立一个多月而导致他双腿肿胀。期间狱方常无理拒绝家人探视。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三日,李明涛的父亲李家功在中共邪党人员长期的骚扰迫害下含冤离世,他也未能回家奔丧。其妻子因丈夫被判重刑,家里经常遭受安振志等恶人的不断骚扰,受不住这样的打击被迫与李明涛离了婚。

3、邹玉芹——在自己开的诊所被劫持,恶警丧尽天良,抢走了她残疾母亲的钱

邹玉芹,女 ,年龄未知,邯郸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午间,邹玉芹在自己开的诊所和母亲(双腿有病不能行走)休息,邯郸市联西派出所的刘所长带三男一女闯入,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任何手续,把邹玉芹绑架到联西派出所,并没收了邹的小灵通手机和身上的几十元钱,后又把邹转到丛东派出所。丛东派出所所长闫俊仁命令给邹戴上手铐、关进铁笼里。五点钟在恶警闫俊仁和分局马鹏飞、温九国的带领下,十几个人又包围了诊所,抄走了邹玉芹身份证、手机、工资卡、银行存款、医疗保险卡、单位发的节日礼卡(内有五十元),和诊所内一千四百多元现金、钥匙,就连邹玉芹母亲包内的工资卡(注:卡名是邹玉芹死去多年父亲的名字)和邹母亲一百多元的现金也一并拿走。邹告诉恶警这是她母亲的钱不能拿,但恶警不听。第二天邹玉芹被闫俊仁等送邯郸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三日,邹玉芹的一位亲戚被勒索了二千元保金,由邯郸市丛台区公安分局一科从看守所接出后直接送六一零办的邪恶洗脑班,并逼迫单位交四千元费用,说洗脑一个月。在洗脑班他们派一人日夜看管,寸步不离,就连上厕所都得批准。邹的儿子在她被非法抓捕后怕影响上学,更改了姓名,离开了辛辛苦苦抚养他十几年的母亲,隐姓埋名不知去向。当时恶警非法抄走的所有东西都在丛台区公安分局一科安振志手里。

4、周景兰四次被中共绑架、拘禁、勒索

周景兰,女,七十二岁,矿山局医院职工。修炼前身体患多种疾病,修炼后身体健康,所有病痛不翼而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周景兰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禁。

二零零零年七月,周景兰去北京上访被绑架,非法拘禁在北京某地一周。

二零零二年十六大前,周景兰被人民路派出所恶警从家中绑架,非法拘禁于邯郸市第一看守所三个月,被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三年,被街道办事处伙同人民路派出所绑架到邯郸市劳教所洗脑班迫害三个半月,期间周景兰绝食反迫害,身体极度虚弱晕倒,被勒索四千元后放回。

5、王新征——两岁多的孩子被恶警摔在地上哇哇大哭,家里一万多元也被抢走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日上午十点左右,邯郸市和平路派出所恶警侯庆丰、牛卫之、申海宏、孙文虎一伙,带领七、八名恶警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王新征、王虚问家中,不问青红皂白进行抄家,家里五个房间翻了个遍,连房顶都不放过,最后抄走一本小册子、两个mp3,就凭这两样东西欲强行绑架王新征。

恶警强行把王新征和怀中两岁多的孩子按在地上,强制给王新征戴上手铐。两岁多的孩子被摔在地上吓得哇哇大哭,恶警不管不问,把王新征硬拖到警车上。

王虚问见此暴行,进行制止,“你们凭什么抓人、抄家,这是执法犯法。”这时恶警恼羞成怒,拿出空白的搜查证,临时填写,让王虚问签字,遭到王虚问拒绝后,四名恶警把王虚问硬抬上警车。

这时王虚问妻子发现恶警撬开抽屉,把一万多元人民币抢走,王虚问妻上前要钱,说:“这是我个人多年积蓄,这钱你们不能拿”。

两名恶警向后扭住王虚问妻子的胳膊,说:“再动就把你铐上”,另一恶警说“把她绑起来”。大街里围观的群众看到这一幕都非常气愤。都说,警察怎么随便抓人,连吃奶的孩子都不顾及,真是没有人性。后王新征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6、仝存书和她的家人长期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

仝存书,女 ,五十四岁,邯郸市丛台区法轮功学员。仝存书丈夫黄建岭,五十多岁退伍军人。他亲眼目睹了妻子的巨大变化,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于一九九五年走进大法修炼。仝存书的姐姐、哥哥、嫂子、侄女、侄子等二十三人先后走进了大法修炼。

二零零零年十月 一日,仝存书和丈夫、女儿一起到北京说明法轮功真相,把仝存书送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二个多月后,仝存书被取保候审,丛台区公安分局敲诈勒索了仝存书五千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仝存书的侄子被邯郸市丛台区公安分局伙同光明桥派出所,劫持到公安局扣押,丛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安振志带领十多人闯入仝存书家非法大搜查。抢走三百元现金。

与此同时,恶警到仝存书的哥哥家进行抄家。当夜就把仝存书、儿子、哥哥及侄子和一个外甥,共五人都绑架到光明桥派出所。随后,仝存书、儿子、哥哥、侄子被送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仝存书儿子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通知取保候审,又被邯郸丛台公安分局恶人勒索五千元放回;仝存书的侄子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邯郸劳教所关押迫害;仝存书哥哥被勒索三千元后,按取保候审处理;仝存书仍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两年之久,后又被秘密判刑四年。

二零零四年仝存书被劫持到石家庄第四监狱。但丛台分局恶警还不放手,常常对仝存书的家人进行骚扰。她的丈夫黄建民被逼得流离失所。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七日,仝存书女儿被大名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关进大名县看守所六个月。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二日,大名县公安局警察敲诈勒索八千五百元,才为女儿办理了取保候审。

二零零三年,仝存书的哥哥仝瑞卿被绑架劳教,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九日夜十一点半,邯郸全市恶警出动抓捕了几十名法轮功学员。丛台恶警因找不到黄建民,就把她们的女儿和儿子绑架作为人质。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仝存书哥哥被抄家,侄媳妇被非法劳教二年,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仝存书的丈夫黄建岭被绑架劳教,送进邯郸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仝存书侄女婿被绑架劳教一年,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仝存书(仝瑞卿妹妹)在和律师一起去南乐县公安局要人时被南乐县刑警队绑架、劳教。

7、恶警绑架王丕珍夫妇时扬言:不配合就把一周岁的小外孙女送孤儿院

王丕珍,女 ,六十四岁,家住邯郸市电机厂家属院,一九九五年三月份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后不到半年身体就健康了,再也不用吃药了。

二零零一年元旦王丕珍到了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被警察推上了车,送到了看守所,绝食抗议六天,被放了出来。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七日,王丕珍在邯郸中华大街发真相资料,被110把她和老伴抓进了中华派出所,第二天被送进了第一看守所,绝食五天后被放了出来,老伴半个月后才被放出来。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她和老伴在家给外孙女做棉衣,还照看着一周岁零一个多月的外孙女,女儿上街去买东西了。来了好几辆警车,进门就开始抄家,把家翻了个底朝天,VCD、录音机……现金和存折三万多元,都抄走了。还把她先抓走了,后竟又把老伴及抱着的外孙女也抓了进去,并对他们说“如果你们不配合就把小孩送孤儿院”。把他们送第一看守所,第一看守所不收,扣押了她们三天,把她们送回来,东西至今不还。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号夜里十一点二十分左右,王丕珍正在睡觉,恶警又一次抄了她的家,抄走好多东西,其中还有复印机,仅有的四百元生活费也抢走了。把她和老伴抓到了联纺东派出所,关在铁笼子里,没有被褥。进去她就绝食。第六天说送她回老家,骗她一上车却把她们送到了洗脑班。

到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二号左右,洗脑班就剩她和老伴两个人了,丛台区公安分局一科每天派两个人去一趟,骚扰她们一会儿就走,再后来她们也不搭理他们了,他们也就不去了。老伴所在单位无线电一厂随便扣他的工资给六一零交生活费,并且株连儿子也被扣工资。

8、刘凤婷——五次遭中共绑架、抄家,恶人逼迫她写保证书

刘凤婷,女,丛台区法轮功学员。刘凤婷是一九九七年春得法,修炼后遭到中共五次迫害,三次非法入室抢劫;二次流离失所。

第一次是在二零零零年,丛台区、柳林桥派出所恶警、大队治保主任张建新等绑架了刘凤婷的丈夫郝新利,并抢走师父经文和真相资料等。此次绑架刘凤婷被恶徒敲诈五千元。

第二次是在二零零三年七月份,人民路派出所恶人强行将刘凤婷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一天一夜后转关到大队,大队张建新逼迫刘凤婷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刘不写,张建新自己写好后让刘凤婷签字,逼刘凤婷签字后才放人回家。

第三次是在二零零五年,大队治保主任姓周的经常带人多次到家骚扰、恐吓,不让刘凤婷出去,出去就如何如何。

第四次,二零零八年,柳林桥乡闫毕会带乡里四人到家骚扰,当时公、婆都有病,刘在家伺候病人。他们就逼问:还炼法轮功吗?出去了没有?聚会了没有?逼迫不让炼、逼迫放弃,逼迫刘凤婷写不炼保证书,刘说不会写,乡人就写好让刘签字。

第五次是在二零一零年,刘凤婷在家伺候公婆,丛台区委二人、丛台区公安分局、柳林桥乡二人(其中一人叫—(音)国九)、东升大队领导闫毕会,共五人到刘凤婷家,逼迫刘凤婷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当时刘凤婷没有写,他们就写,写好后让刘凤婷签字。并说,你不炼了以后就不找你了。

9、仝瑞卿——被恶警抢劫十三多万元,家人被劫持作为人质,老人现在身陷冤狱

仝瑞卿,男 ,六十多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在河北邯郸市社会保障中心工作。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和七二零仝瑞卿进京上访,回来后被单位关押在招待所半月之久。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又被单位无辜关押在武安2672招待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八月一日,丛台分局恶警到仝瑞卿家非法抄走大法书籍,录音带、光盘、真相传单等大法资料,强行将他绑架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六月,家人花了三千元押金才把他取保候审放回家。回家后,单位不法官员虽然还让他上班,但每月工资由原来的一千五百元,降到了每月的五百元生活费。这样持续了半年之久。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日,仝瑞卿正在家炼功,丛台区分局十几个恶警闯进他家,又是一阵非法搜查。搜走大批大法资料和五千元现金,又把仝瑞卿绑架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

二零零三年,丛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安振志伙同“六一零”人员,带领恶人再一次绑架了仝瑞卿,非法抄家,抢走了他的复印机,并将仝瑞卿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下午大名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等恶人,出动五辆警车,二十多人闯进仝瑞卿家,不但抢走了电脑、打印机、还抢走了五万多元的现金、六万多元的存款折和仝瑞卿的工资卡等。不完全统计十三万多元,还有贵重的皮衣等衣物都被它们抢走,家里一片狼藉。

当时仝瑞卿不在家,恶警便绑架了他的家人作为人质。他的家人有:仝瑞卿儿媳白顺峰、大孙女仝晓凯、二孙女仝小宁、孙子仝铁龙四人。并且把只有十四岁的仝铁龙在公安局铐了一天一夜。并对十四岁的仝铁龙进行威逼、恐吓、利诱。

四月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仝瑞卿的母亲记不清是哪一天了),大名县五、六个恶警再次闯到仝瑞卿家骚扰,说是“来看看你的儿子”。近九十岁的老母吓的不吃不喝,整天哭。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仝瑞卿在河南南乐县城街上买水果时,被南乐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南乐县公安局、南乐县“六一零”等恶人又将编造的关于仝瑞卿的所谓“案子”送到南乐县检察院进一步构陷加重迫害。二零一二年仝瑞卿被劫持到河南郑州监狱关押。

此外,丛台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劳教、判刑部份案例、丛台区群体绑架、敲诈迫害案例、外地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请见附录一、附录二和附录三。丛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统计,请见附录四。

结语

本篇综述主要把丛台区法轮功学员十四年来所遭受的迫害情况呈现在世人面前,让邯郸地区的人们了解身边发生的这些被中共刻意掩盖了的迫害真相,从而唤醒人们的正义与良知,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继而摒弃邪恶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附录一、丛台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劳教、判刑部份案例

14年来,邯郸的中共政法委、“610零”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直接操纵公、检、法的不法人员,假借“法律”的名义,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劳教、枉判法轮功学员,致使丛台区不少法轮功学员都遭冤狱迫害。我们统计到丛台区法轮功学员至少有9人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达29人次。

◇杨子煊,女,40岁,水利局职工,法轮功学员。2001年8月27日,丛台区公安分局伙同单位保卫科20多人,将杨子煊从单位带走,非法抄家,强行抄走了她花7000多元买的电脑、彩喷打印机、录音机、手机、BP机、2000多元现金和大法书籍等个人财产达一万多元。

杨子煊当时怀孕三个月被非法监视居住,并非法拘禁在单位长达9个月,期间单位只发给200多元生活费,20多人轮流看管,吃喝只能让同事帮忙买,致使她怀孕六个半月流产。

2002年4月27日,杨子煊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迫害。期间遭受强制洗脑、强制转化”、奴役等迫害。

◇张淑莲,女 ,53岁,邯郸市丛台区东庄大队法轮功学员。张淑莲在2008年7月底被恶警绑架,送第一看守所迫害。

◇张红斌,性别待查,年龄未知,河北邯郸市银行法轮功学员,被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详情待查。有一天劳教所邪恶警察叫张红斌在厕所门口站了一整夜,35天不让睡觉,整天整夜的站着,不让休息。脚腿都红肿起来,脸也肿了。

◇张建华,2004年正月初八,联东派出所恶警徐志强等人抄家时,徐某从自己带的一个信封里拿出“天安门自焚真相”光盘放入影碟机里,作为证据敲诈家人钱财,非法拘押十二天,罚款五千元。

◇侯巧珍,女 ,68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退休教师。2000年10月,侯巧珍老人就抱着一颗纯善的心,向政府说明真相,告诉政府法轮功没有错。她自身就是受益者,炼功后,多年疾病不翼而飞,身心健康,为国家节省了医疗费,给家庭带来幸福。谁想到邯郸市和平派出所的不法人员把这位对政府抱有希望、讲自己亲身体会的老人非法关押,并送石家庄劳教迫害一年。2009年初,邪党丛台区法院对年近七旬的老教师侯巧珍非法秘密开庭,诬判三年。

◇丁茹琴,女,51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2001年8月,丁茹琴被非法判刑7年。

◇芳芳,女 ,42岁,邯郸市丛台区法轮功学员。2002年10月前夕,在邯郸“610”恶徒的指使下,恶警们闯入家中将芳芳绑架,直接送石家庄劳教所迫害。后芳芳转化沦为犹大。

◇顾大平,男 ,50岁,邯郸市国棉二厂法轮功学员。2005年6月29日晚散发大法真相资料时在铁路西(复兴区)被恶人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在邯郸劳教所,顾大平经常被恶警高飞、李颇勇、王志明等施以酷刑摧残,其惨状不忍目睹。

◇黄晋芳,女 ,年龄未知,邯郸市供电局法轮功学员。曾因拒绝参加非法审判法轮功弟子的大会被非法拘留长达一年之久,后经家属出钱才保出来。出来后黄晋芳因为不写保证书,又一年多单位一直不给安排工作,工资一分不给。2002年邪党开十六大期间,黄晋芳进京上访,被抓后恶警逼供折磨,后被送石家庄非法劳教三年。

◇李明燕,女,李明涛妹妹,邯郸法轮功学员。2003年1月,李明燕被恶警强行绑架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6月初又被秘密劳教,送石家庄劳教所继续迫害。

◇李同志,男,年龄未知,邯郸法轮功学员。从1999年7月到2008年7月这9年期间,李同志至少被中共绑架5次,恶警上门骚扰抄家等数不清,其中被劳教2次。

◇唐会,女,35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2004年2月,唐会被中共枉判7年。

◇黄建民,男 ,五十多岁,邯郸丛台区法轮功学员,仝存书丈夫。2004年2月,丛台分局一科科长安震志因省610指示,就到处找黄建民,因找不到黄建民,就把他女儿和儿子绑架作为人质。 2008年8月5日上午,黄建民在门市被恶警绑架,送进邯郸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白顺峰,女 ,年龄未知,邯郸市丛台区法轮功学员。2008年3月7日下午,白顺峰和家人仝晓凯等4人被大名县恶警绑架,后白顺峰被非法劳教2年。

◇张凤芹,女 ,45岁,邯郸市法轮功学员。2008年7月14日上午,张凤芹被丛台西派出所一伙恶警闯入她在罗城头一号院租住的房屋内抄家,并非法把张凤芹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

◇张秀荣,女 ,63岁,邯郸市丛台区东庄大队法轮功学员。2008年7月底,张秀荣被恶警绑架,送第一看守所迫害,后张秀荣被非法判刑三年。

◇尹建稳,女,邯郸市丛台区法轮功学员。因修炼法轮功,尹建稳曾在2008年时就被邯山区公安分局非法劳教两年。

◇李春萍,女,年龄未知,邯郸法轮功学员。2012年4月9日上午,邯郸中华派出所把法轮功学员李春萍从家里绑架走,到下午送河北女子劳教所迫害,恶警说是所谓的收监。

附录二、丛台区群体绑架、敲诈迫害案例

1、张迎喜,男,邯郸法轮功学员。2003年4月,张迎喜再次遭到联东派出所恶警刘立东、徐志强等的绑架,因身体状况一看守所拒收,恶警就勒索他的家人4800元。

2、祁合的,女,72岁,邯郸法轮功学员。市针织厂退休职工。2001年7月,祁合的被和平派出所所长张国辉等绑架到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禁三个月,勒索5000元。

3、王双琴,女,二儿子在结婚时被恶警非法关押,时间长达一年半。长期迫害导致她头脑不清晰,心乱、身体不舒服。

4、祁贵林,女,30岁,邯郸市电子研究所职工。2004年11月3日下午5点多,祁贵林被邯郸市丛台区联东派出所绑架。

5、李秀珍,女,65岁,丛台区法轮功学员。2001年8、9月份因去同修家串门被丛台区公安分局绑架,非法拘禁在滏东派出所一天,被勒索15000元。2002年十六大前,李秀珍被软禁在某旅馆半个月,只能去上班,不能回家。2003年7月,李秀珍被从工作岗位上绑架到驾校洗脑班迫害22天。

6、韩秀芳,女,邯郸法轮功学员。韩秀芳3次遭联东派出所恶警王金富、王三河、徐志强绑架,丛台分局恶警共勒索4千元。

7、何海香,女 ,60岁,邯郸法轮功学员,军人出身,从部队复员后被分到邯郸市供电局工作。2008年7月14日晚8点30分左右,何海香被丛东派出所恶警绑架并抄家,抢走了她的笔记本电脑和书籍,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

8、王伟星,女,45岁,邯郸市供电局职工,由于抵制单位领导对大法的迫害,于2002年10月某日早刚上班就被邪恶领导吕润学叫到单位保卫科,随后几人将她绑架到市“610办”的洗脑班,吕给单位办公室的人说“是市‘610’派的指标”。

9、2001年7月,邯郸法轮功学员李桂香(女)被和平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禁在和平派出所,被勒索5000元。

10、2001年某日早晨不到6点,法轮功学员陈京香(女,邯郸市机电研究所职工)、祁桂林,李家功在家中被610、派出所、单位的不法人员强行抓走,送入临漳县洗脑班。

11、2002年邪党十六大前,丛台区法轮功学员张秀荣被恶警绑架,后非法拘禁在第一看守所8个月。2004年8月,张秀荣为躲避渚河路派出所的绑架迫害,被迫流离失所长达9年。

12、丛台区法轮功学员陈雅芝(女)两次遭联东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20天,被恶警敲诈5000元。

13、2002年8月31日,祁合的参加成安法会被绑架,被和平派出所非法拘禁在街道医务所4个月,2008年祁合的为躲避绑架被迫流离失所,和平派出所恶警竟然把她儿子抓走一天。


14、2002年3月,邯郸法轮功学员孙学杰被光明路派出所恶警抄家,恶警从他家抄走部分大法书籍并勒索三千元。

15、2002年4月初七晚上,邯郸法轮功学员杨香莲(女)出去贴“还大法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标语,在明珠广场附近被县公安局、派出所非法关押,后被逼拿出5000元,在洗脑班拿出1700元,共计6700元,非法关押2个月。后联西办事处天天上家骚扰,不能正常生活。

16、2002年6月份,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着一名拒报姓名的男青年法轮功学员已两年多时间了,他被恶警编为代号“602”。此法轮功学员在邯郸市旺旺网吧上网,遭邯郸市丛台区光明桥派出所绑架,当日即被毒打致重伤。

17、2004年上半年,丛台区法轮功学员张华娥和邯山区法轮功学员苏国荣被迫流离失所,两人同租一间房暂住,不久,张华娥出门办事时被恶人跟踪,一直跟到住处。结果二人都被邯郸市复兴区胜利桥派出所恶警绑架,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

18、2004年3月23日,邯郸市法轮功学员赵义红、索桂花在邯郸市市郊向世人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遭绑架。关押在邯郸县看守所迫害。

19、2005年7月12日,邯郸市国棉四厂法轮功学员李祥兰被该厂保卫科恶徒绑架到邯郸市洗脑班迫害。

20、2006年5月中旬,丛台公安分局、丛西派出所、居委会等恶人,闯入法轮功学员夏爱香家中,强行搜家,随后绑架了夏爱香一家三口。夏爱香在市第一看守所遭受迫害,丈夫魏××和女儿魏文娟被恶警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

21、2007年7月19日中午12点多,丛台区公安分局恶警,政保科长安振志带领恶警将法轮功学员谢元朝从家中绑架。

22、2007年10月16日上午10点半左右,邯郸市从西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赵义红。并把她关押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之后又向家人勒索骗取3000元钱,后于10月22日下午4点送往洗脑班继续迫害。

23、2008年8月3日晚,丛台区法轮功学员李茹兰出去发真相一夜未归,早晨回家后家里人才知在派出所关了一夜。

24、2008年8月7日,邯郸人民路派出所恶警将市供电局退休总工程师胡世征夫妇绑架。

25、2009年9月2日,丛台区联西派出所所长于俊强、警员贾惠涛、赵玉新等十来个人强行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田信昌、李廷香夫妇。九月三日上午,联西派出所和丛台区公安分局恶警十多人两次非法抄家,警察带着摄像机,抢走私人财物。之后把田信昌夫妇劫持到邯郸市第一看守所。

26、2011年3月27日下午,邯郸法轮功学员赵凤梅在中华北喜福德超市门口讲真相时,被丛台区联东派出所警察绑架。3月30日赵凤梅家人到联东派出所要求拿出抓人的法律依据,理屈词穷的派出所张姓所长和警员将家人强行推进警车到赵凤梅家非法抄家,未找到任何所谓的证据,最后扬长而去。赵凤梅于三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二看非法关押。

27.2011年5月的一天,丛台区法轮功学员王英如被恶人诬告,被苏曹派出所绑架,后又被邯郸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游泳绑架到邯郸县公安局非法审问,因什么东西都没有得到,就敲诈王英如家人现金(包括家人请他吃喝)共四千多元,没有任何收据。后放回。

28、2011年5月份,法轮功学员马景新(女,60多岁)上街买东西,碰到一位同修,因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那位同修连累了马景新,恶人就将两人同时绑架到苏曹派出所,之后又将两人劫持到邯郸县公安局迫害。

29、2011年7月12日,法轮功学员常俊凯、老郝、李春萍、樊英灿、彭素梅、李春(化名)在邯郸市回车巷的一个门市遭丛台区公安分局中华派出所恶警绑架。

30、2012年2月4日,邯郸法轮功学员张冬青、刘秀敏等一行五人,开着私家车在涉县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遭到涉县辽城西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31、2012年3月底,邯郸公安和武汉公安警察合伙,绑架了在武汉市青山区武东461小区居住的两名打工的邯郸籍法轮功学员(一男一女),并抢走了资料和器材。

32、2012年7月6日,高美英、武洪艳、郑增晨三名法轮功学员被丛台区公安分局四季青派出所绑架,恶警勾结复兴分局化林派出所(三位在复兴区居住)非法抄了3个学员的家,八月份丛台恶警将高美英、武洪艳、郑增晨三人非法劳教。

33、2013年2月24日晚9点多,张保华、党鲜霞、罗金玉、杨香莲四人在丛台区展览馆西侧粘不干胶、讲真相时,被丛台公安分局丛西派出所警察绑架,杨香莲当晚放回,但家被抄,其他三名被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

34、某年9月25日下午,邯郸市第一中学领导配合丛台区公安分局恶警将英语教师朱保红及其丈夫杨洪斌绑架,并从租住的房屋内抢走两台电脑,两人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35、2012年5月4日,邯郸法轮功学员王满红(女)在保定被韩庄派出所警察绑架,五日,警察下非法批捕单,报南市区检察院审批。

36、2013年5月30日,邯郸法轮功学员顾大平在邯郸联防路东头的新梅林大酒店门外散发破网软件小光盘,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邯郸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出动几辆警车把他绑架。

附录三、对外地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案例

◎白彩萍,女 ,49岁,石家庄法轮功学员,会计师职称,河北(进出口)纺织集团职工,1997年修炼法轮大法。自1999年7.20江氏集团无理镇压法轮大法以来,白彩萍受到各种迫害。因她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她被调离财务部门到收发室工作,期间仍无怨无悔做好本职工作。然而仍被当地不法人员多次非法关押迫害。

2002年8月末,在邯郸市,白彩萍被当地彭家寨派出所非法抓捕,被关押在邯郸市第一看守所,受到折磨刑讯。

2003年夏天,白彩萍又被转至邯郸市洗脑班进行精神摧残。白彩萍在邯郸市被关押期间,其女儿曾寄信件、物品等都被非法扣押,更不准家属探视。为抗议迫害,白彩萍绝食绝水,为此洗脑班对其强行灌食,使其承受了精神及肉体的双重痛苦。

◎张小娟,女,学生,外地法轮功学员。2002年“十六大”前,因做真相资料被丛台分局安振志等绑架,非法拘禁在第一看守所,被刑讯逼供,遭毒打、电击等酷刑,一直到第二年夏天还在第一看守所。

◎李春(化名)(外地人),女,40多岁,李春给邯郸一姓任的老太太做保姆工作,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李春被中华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邯郸第一看守所迫害。之后被邪恶劳教一年。回到原籍后,又被邪恶弄到洗脑班迫害,具体情况不详,现在已回到家中。


下载附录四、丛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统计表(19KB)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