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丰台610洗脑班的“转化”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七日】二零一零年四月二日,我因发真相资料遭租房人恶告,而被绑架到北京丰台“610”洗脑班。洗脑班里有两个人直接负责“转化”迫害,一个叫李玉英,一个叫赵宏凯,他们进行洗脑迫害,都有一套程序。

其中李玉英可以熟背许多师父的经文,并口口声声的说“咱们师父”(其实她早就背叛师父了),说一些似是而非的所谓深层理解(其实就是邪悟),但却能迷惑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被其“转化”。这是洗脑班的手段之一。

洗脑班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时间听、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搞真人采访等,内容都是提前拍摄,自编自导的一套,反复播放,企图达到使人在思想中产生动摇,同时由“帮教”进行所谓交流,达到“转化”签字的目的。这是手段之二。

这些帮教还会伪善的“姐姐妹妹”的叫,套近乎,唠家常,从中套问家庭成员情况,甚至会“眼泪汪汪”地表白肺腑之言,这时若被其迷惑,产生了“难道不是为我好吗”的念头,就会严重地动摇着大法弟子的正信。

由于我闯过了这些“转化”程序,“610”人员最后就收起伪善的面具,开始吓唬我,直截了当地说:知道里面有多少酷刑等着你吗?不让洗澡、不让睡觉……现在想来他们真是知法犯法,一点儿都不掩饰,为了达到“转化”目的不择手段。

我被关进洗脑班后,当地法轮功学员及时把我的情况在明慧网上曝了光,“610”人员知道后大为恼火,一警察冲我拍桌子:你的事一曝光我们也兜不住了,就得给你判刑了。其实,我不“转化”,他们就拿不到奖金。送到看守所或劳教所后,如果被“转化”,奖金也不归洗脑班。这不是赤裸裸的迫害吗?根本没有任何法律可言。

这样,我被从洗脑班转到丰台看守所。看守所继续进行“转化”迫害。负责“转化”的叫“头板儿”,由于大家都睡通铺大板儿,故管里面的所谓管事的就叫了“头板儿”。她也是被关押人员,并不是警察,只不过里面的人都听她的。她让我按照她的经验来做,就是在提审时违心地同意不炼了,然后回家自己接着炼。其实这还是“转化”程序或手段而已。由于我拒绝按照她的要求做,她就开始迫害我。主要就是:

1)经常对我进行威胁恐吓:只要是法轮功的事谁都救不了你,你能硬到什么程度?看到那个号里的人被戴着脚链子了吗?也得给你戴上。

2)逼我光着脚在地上打扫卫生,不管身体舒服与否,造成了我的脚肿胀至今未消。

3)我当时身上体现出糖尿病的症状,警察和大夫就逼我吃药,说:谁也别找不痛快。意思是自己不吃就得动手灌药。

这样在看守所又呆了两个月后,他们就给我安了一个“扰乱社会秩序罪”劳教两年,转关拘留所。我在拘留所又呆了一个月,由于检查身体不合格,被劳教所三次拒绝接收,才得以回家。

回家后,“610”、警察等对我的干扰从来没停过。遇到所谓敏感日,这些人都要上我家里来,或骚扰,或监视,或电话追踪。这也是一种精神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