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念仍在冤狱受难的善良同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四年春寒料峭,雾霾锁裹着大陆,天空愁云惨淡。屈指一算,山东省沂蒙山区第一起特大庭审冤案整整过去十一个年头了,那时蒙冤入狱的同胞有十多个人,现在有的已经艰难的走出了冤狱,但仍有部份同胞还被当局囚禁在狱中受难,他们的家人要求监狱放人回家,但狱方把责任推给地方“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地方“610”又推给监狱,互相推诿。这不禁让人担心起那些仍在冤狱受难的善良同胞们的处境,更惦挂着他们的生命安危。

“610”施黑手制造特大冤案

二零零三年,也是春寒料峭,山东临沂市“610”与蒙阴县“610”操控公检法对法轮功学员仵增建、石增雷、公淑华(女)、滕德荣(女)、公茂海等进行一番黑箱作业,诬蔑构陷所谓的罪证后,在蒙阴县法院进行了连续非法庭审。蒙阴县检察院所谓的公诉人心虚地指控法轮功学员违犯刑法第三百条,庭审既没有辩护律师介入,也不听当事人正义自辩,便草草结束,结果,蒙阴县法院当庭以“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等罪名诬判仵增建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八至十四年重刑。

就这样,临沂市”610”与蒙阴县“610”操纵蒙阴中共法院制造了沂蒙山区自中共向法轮功发难以来的第一起特大庭审冤案。后蒙阴警察将他们投进了山东监狱加害。其中,仵增建、公淑华(女)、滕德荣(女)、公茂海四人现仍在狱中受难。他们的家人多次要求监狱放人回家,但狱方把责任推给地方610,地方610又推给监狱,互相推诿中,情势显得诡秘,这不禁让人担心起那些仍在冤狱受难的善良同胞们的处境,更惦挂着他们的生命安危。

这起特大冤案的始作俑者是临沂市政法委及“610”,时任蒙阴县恶党书记张广敬等是幕后支持策划者,具体作案者是蒙阴县等地的“610”及公检法司的警察。当时是,多次上访请愿无果反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为了澄清法轮功真相,破除中共谎言,转而向当地百姓讲清真相,一时间,真相传单、条幅、光碟等遍布各地,这引起了中共极度恐慌,江氏流氓集团将迫害升级,对重点对象施以重刑迫害,并内传虐杀密令。临沂市政法委及邪恶觉得“610”展示权力的机会来了,遂多次召集各县同系统的恶徒恶警,秘密筹划运作迫害:多抓快捕,集中庭审,炮制大案。在多次跟踪监视的情况的同时,便向蒙阴、沂南等地法轮功学员下了黑手。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左右,临沂市、蒙阴、沂南、沂水四地恶警苟合作案,在蒙阴、沂南、临沂区域内,连续制造了多起绑架案,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仵增建、石增雷、杨庆好、赵传文、刘淑芬(女)、田德军、张德珍(女)、公淑华(女)、滕德荣(女)、公茂海、滕德方、李永欣、杜凤娟(女)等,当局恶警对他们非法劫持刑拘,异地超期羁押,致命性的刑讯逼供,后此案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后果:张德珍与刘淑芬两位女士被秘密谋杀,其余被枉判八至十四年重刑,囚于山东省监狱加害。而害人者不但逍遥法外,还得到了省市县的封官加禄。

两位坚贞女士被摧残致死

张德珍
张德珍

刘淑芬(沂南县岸堤镇塘子村民,时年三十九岁)与张德珍(蒙阴县旧寨中学女教师,时年三十八岁),在零二年九月份,先后不幸落入魔掌,被蒙阴县国保大队恶警强行投进看守所。时任县“610”主任的恶徒类延成,为向其上司邀功请赏,用威胁和欺骗手法,企图逼迫她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断然拒绝后,类延成凶相毕露,密派恶警鲍西同、田列刚等对她们拳打脚踢,并用橡胶警棍轮番毒打她们,想以此逼其就范。两位坚贞女士被迫绝食抗议,又遭到恶徒们十多次野蛮灌食摧残。最后,恶徒们见无法从她们口里得到一点有用的信息,便顿起杀心。在恶徒类延成、看守所长恶警孙克海和中医院长帮凶郭兴宝的密谋下,由看守所狱医王春晓与县中医院的凶手医生强行给张德珍注射了不明毒药,将其迫害得奄奄一息。零三年一月三十一日(阴历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九日),恶人们又一次给她注射了一针毒药将其毒杀,刘淑芬则被恶徒们秘密的强行做脑部手术杀害。现凶手们仍逍遥法外。

四位善良同胞仍陷冤狱

仵增建、公淑华(女)、滕德荣(女)、公茂海四人现仍在狱中受难。

仵增建,五九年出生,高中文化,家住蒙阴县垛庄镇西垛庄村。九七年他与妻子齐成荣有幸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并义务为当地法轮功学员做辅导。大法被迫害后,当地恶徒王勤、李秀福、刘相雨、杜中太等经常把他们劫持到派出所、看守所、洗脑班长时间囚禁摧残迫害,夫妻二人遭受了毒打、恐吓、酷刑审讯、经济勒索、监视居住、劳教判刑、家人受威胁等迫害,仵增建曾被杜中太等人打断鼻梁,齐成荣的腿曾被方思民等十几个打手打得严重骨折,连正在考试的儿子被劫持到洗脑班关押毒打。二零零一年三月份齐成荣被非法劳教二年,关押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仵增建遭临沂市公安局的非法通缉,零二年九月,仵增建被当局秘密抓捕,零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蒙阴县法院诬判仵增建重刑十三年,投进山东男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至今。

公淑华,女,一九七八年出生,蒙阴县坦埠镇金钱官庄村民,中专毕业,未婚。一家四口被蒙阴县坦埠镇政府非法关押迫害:母亲惠增花、弟弟公丕彬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劳教,妹妹公淑琴参加高考后,被取消上大学资格,后下落不明。公淑华的父亲常年在国外做些小买卖,无法照顾家庭。公淑华及母亲弟弟被非法关押时无人问津,家中财产也被洗劫一空,仅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她家就被勒索现金一万多元。公淑华于二零零一年新年过后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在蒙阴县岱崮镇同张德珍、滕德荣、公茂海一起被蒙阴县“610”和刑警大队非法抓捕,遭到恶警刑讯逼供、毒打折磨、强行野蛮灌食。公淑华因不说电脑密码而被恶警加重迫害。零三年公淑华被非法判刑十三年,投进了山东女子监狱加害至今,未婚夫已经为她等待了十多年了。

滕德荣,女,五三年出生,蒙阴县建委职工。迫害初期,滕德荣被迫流离失所。零二年九月二十日左右,滕德荣被当局非法抓捕后,遭到蒙阴县刑警大队体罚、毒打、刑讯逼供。滕德荣被绑在“铁椅子”长达四天四夜,同年十月,被强行送到临沂市洗脑班、看守所长期非法关押迫害。第二年三月份,滕德荣与弟弟滕德方均被诬判重刑十四年,滕德荣被强行投进山东省女子劳改队,现仍在狱中受难。滕德荣的丈夫杨真方则遭到两次劳教摧残,女儿杨君慧被非法关押又被旧寨中学开除。小女儿琪琪依靠滕德荣七十多岁的老妈妈照顾多年。全家人被中共残害的天各一方,度日如年。

公茂海,男,大专文化,被非法抓捕时年四十多岁,老家是蒙阴县岱崮乡,原在蒙阴县一石材厂工作。性格温和,乐于助人。较早走入大法修炼。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被恶徒们非法抓捕,遭到临沂、蒙阴的恶警们的严刑拷打,被强行送到临沂市洗脑班、看守所长期非法关押迫害。后被诬判重刑十四年,公茂海等当时就被恶警们投进了山东省监狱,至今仍在狱中受难。

走出冤狱,叫人感伤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赵传文在山东省监狱历经生死劫难,终于出狱回家。此前,他的老乡滕德方、石增雷等已经相继走出冤狱。从他们被中共强行判刑入狱到恢复自由,屈指算来,他们在冤狱里整整度过了漫长的十多个年头。十多年啊,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十年的时光,有人能攻读完一份令人羡慕的学业,有人能创造出一份厚实的家业,有人能成就一番辉煌的事业……可他们那十年的珍贵光景却被中共红魔的冤狱无情的吞噬了。

十年里,高墙内的他们,时时直面残暴的红魔,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酷刑洗练和生与死的考验,真切见证了中共邪党的流氓行径和无耻罪恶;十年里,失去自由的他们,一次次梦回故里,看见满脸泪水的父母正字字把他们叮咛,无法尽孝的儿女只能透过狱中稀疏的月光遥祝亲人安康;十年里,家中的贤妻和孩子曾经独撑家业苦苦等待度日如年,饮尽了人间悲苦离难和牵挂悲伤;十年里,清秀俊俏的女孩子已被冤狱折磨的成了中年模样,未婚夫时常翘首以望。漫漫十年冤狱,充满了无数修炼者的血泪故事;蹉跎铁窗岁月,渗透了无数善良人的苦难悲怆。

清算解体中共,方还世界安宁

十五年来,没有经过正常的司法程序就被当局秘密劳教判刑入狱的法轮功学员,仅山东临沂地区就超过500多人次,被迫害致死的二十多人,被惊吓或逼迫放弃修炼致旧病复发而亡的尚无法统计,被抄家绑架囚禁洗脑的超过千人次,被抢劫的财物数百万元。同一时期,中共在全国各地作案行恶,不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被投进各地的冤狱中,惨遭一百多种酷刑折磨,命案惨案不断发生,罄竹难书。

根据初步估算,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国大陆约有336万法轮功学员在中共的残酷镇压中失去生命。其中57万被“拘留”致死,50万被“劳教”致死,47万被“非法抓捕、审讯”致死,34万被“判刑”致死,34万被“洗脑班、精神病院、黑监狱”致死。其中,最令人发指的罪行就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除薄熙来案暴露的活摘内幕之外,在中国150多家军队医院中,绝大部份都开展了器官移植,浏览这些军队医院的网页不难发现,军队实施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相当惊人。

据观察分析人士估计,在全国大约有数万名法轮功学员惨遭活摘,这在国外人权律师的著作《血腥的器官摘取》、《国家掠夺器官》中都有详细的调查记录,国外正义人士惊呼中共的这一恶行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中共的罪恶被揭露出来后,立即受到国际社会的谴责抨击,但狡诈的中共不但不悔过认罪,反而竭力掩盖真相,欺骗民众,粉饰太平,延续罪恶,并且将同样的迫害手段运用加害社会正义民众。由于打击普世价值“真善忍”,导致大陆道德沦丧,谎言肆虐,假货泛滥,法制溃退,黑黄赌毒充斥整个社会,贪官酷吏横行霸道,经济泡沫突起,百姓怨声载道,社会问题走向无解,中共恶政摇摇欲坠。

为了寻找出路,中共当局现在又祭起反腐之旗,也抓了几个贪官,目的无非是想向社会透出一点改良假相,让人们再对它产生幻想。但中共大势已去,它现在怎样做都是无解无效无救无出路。面对它欠下中国人民的累累历史血债,民间的共识是只有清算解体中共恶党,才能终止迫害,才能谢罪天下,方还世界安宁,全球“三退”大潮就代表了当代最大最终的民意,当然,清算解体中共恶党更是天意天理,因为在许多年前,贵州平塘县掌布乡风景区的那块巨大的“亡共石”面世时早就直接了当的透出天机:“中國共產党亡”!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