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教的缩影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人民圣殿教”是世界上几大邪教之一,是中共邪教的一个缩影,它和中共邪教一样打着“人民”的名义,也和中共邪教一样,通过许诺“人间天堂”来欺骗信众。和中共邪教相比,“人民圣殿教”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

这个中共缩微版的邪教教主吉姆•琼斯,原本是基督教牧师,开始他尊奉基督“平等”和“爱”的教诲,取得了众多民众的信任。但是吉姆•琼斯不是一个清净、虔诚的信神之徒,随着社会主义思潮的兴起,他热衷于研究马列主义,也研读过希特勒《我的奋斗》,这使他的欲望急剧膨胀,梦想着用马列思想改造社会。

1965年吉姆•琼斯开始到处布道,发展他的信徒,此后人民圣殿教由崇拜神转向让信徒崇拜他自己。七十年代,吉姆•琼斯操纵群众、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欲望愈加强烈,教内虐待教徒的丑闻不断爆出。他害怕警察局的查办,就以经办农业为名率教徒一千二百人迁往圭亚那热带丛林,并将居住地取名为琼斯镇。所有的信徒都相信那将是一个自由平等的人间天堂,梦想着在那里建立一个脱离世间邪恶的世外桃源。

在琼斯镇,吉姆•琼斯已经由崇拜神蜕变成崇拜马列的无神论者,他向成员许诺在那里实现他们的社会主义理想,将琼斯镇称为社会主义的农业公社(agriculture commune),他将信徒称为社员。这与共产阵营的术语完全一致。吉姆•琼斯建立起独立王国之后,他的权力更加不受约束,没收社员的护照和财产。入教的成员不许退教,不许逃跑。警卫无论白天晚上都在公社周围巡逻,人们与外界完全失去联系。琼斯还特别采用了高音喇叭洗脑术,信徒从经济、肉体到精神都被教主牢牢地控制着。不听话的社员常受到殴打和种种精神折磨。小孩违犯教规,也要受罚,甚至可能被投入水中溺死。琼斯总是微笑着注视人们遭受体罚。

琼斯镇成了吉姆·琼斯的乐园,也成了教徒们的监狱。无法无天的吉姆·琼斯越来越专横跋扈,以贪污、勒索为自己聚敛钱财;要求教徒禁欲,他自己生活糜烂腐朽、荒淫至极,沦丧人性道德。教徒们忍受着百般凌辱,却不敢表露出一点不敬的言行。

在成立琼斯镇之前,有一位看透了吉姆·琼斯嘴脸、曾为琼斯生过一个孩子的信徒,在一次游行中她偷偷离开了人民圣殿教,并把琼斯告上法庭。圣殿教的丑行终于引起了美国国会部份议员的重视。1978年11月14日,众议院民主党议员瑞安和几个知名记者与亲属代表出发访问琼斯镇。他们三天后来到了目的地,琼斯为了欢迎议员们的到来,通过高音喇叭让社员们都聚集在广场欢迎来客,演出文艺节目,社员们个个精神饱满,没有一丝造作和不良情绪。瑞安还和30名信徒进行了交谈,他们都笑容满面,极力地表达着对教主和琼斯镇的赞美。没有一个表示不满,也没有一个想离开那里。看到这种场面瑞安心生疑惑,难道控告是假的?当晚,瑞安一行被要求回凯图马港过夜。就在汽车临行前,突然有人偷偷塞了张字条,请求议员带他们逃离此地回国。

第二天,瑞安等人拿着那个证据突然返回,琼斯在记者们的尖刻逼问下终于垮了:“让他们走,让他们都走。……”结果只有十几人敢于离开琼斯镇。可是当瑞安一行人准备登机的时候,遇到了来自琼斯镇杀手的袭击,瑞安等五人当场死亡,多人受伤。

黄昏,他打开高音喇叭,要求所有社员到大帐篷紧急集合,命令他们喝下已经放入剧毒的自制果汁。琼斯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大家都必须死。所有的人,一个也不能少。如果你们象我爱你们那样爱我的话,大家就一起殉道,否则,外边的人会消灭我们,这是革命的自杀。”随后,九百多信徒被迫喝下了毒药。

看来琼斯镇就象中共邪教的一个缩影。中共在一九二一年七月一日,仅有五十七名信徒,在国运混乱的时代,他们宣称要把中国人带进马克思描绘出的共产主义人间天堂,开始了与国民党的明争暗斗,一九四九年篡权成功。贫苦百姓盲目地追随,使中共党徒约发展到四百五十万人,并且愚弄控制了中国大陆近六亿人。那时的中国人也象琼斯的信徒一样,梦想着那个美好的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天堂。

然而,一九四九年之后中共就把它扛的民主大旗插在了最高处招摇,背后实际操作的是另一套独裁统治:没收了资本家的财产,收回了刚刚分给农民的土地,此后一轮接一轮的政治运动,不断地对中国人洗着脑,对所谓的左派右派、阶级敌人、反革命、动乱分子以及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体进行残酷的镇压。到目前为止,已造成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中共邪教党魁带领他们的骨干分子和镇压百姓相关的职能部门,在中华大地肆意横行霸道,敲诈勒索、贪污腐败已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上亿、上百亿的贪腐已司空见惯。男女淫乱从高层到基层、从家庭到社会已泛滥成灾。中国社会正面临道德溃败后乱伦的严重精神污染。马克思的共产邪恶主义骗局明明已经被识破,也早已被国际社会抛弃,但是中共却依然抱着不放,诱骗国人继续跟它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在中国社会中也不乏有良知的人,但很多被迫离乡背井,也有不少爱国人士呼吁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受难群体提供帮助。但是中共邪教毕竟不是小小的圣殿教,它掌握着中国的政权。在国际上它以“干涉内政”为挡箭牌,阻止国际社会介入。在国内它对国民采用极其流氓的手段暴力管制。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造谣、污蔑、栽赃、陷害是它制造政治迫害必不可少的邪恶伎俩。因为它是独裁,它不容许任何组织对它进行监督,所以也就没有一个权威体系可以追究其法律责任。因此在历次政治运动中,被镇压民众都无一例外地被打倒了。然而就在1999年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组织,对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造谣污蔑、大肆抓捕、残酷迫害。而法轮功学员则一直本着“真、善、忍”的态度,和平讲真相、反迫害。这一高度文明的举止,自觉维护人权的壮举,成为中共史上唯一的正义不屈的奇葩。

2001年多国人士组成调查团,来中国的劳教所等严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进行调查采访,结果发现其情况和琼斯镇当时的情况极其相似,只是没有“塞字条”的人,因为中共早已把可能“塞字条”的人禁闭起来了。准备接受采访的法轮功学员代表也是早已被转化的背离了信仰的人,并且长期在黑窝中帮助邪党做转化工作的小丑。国际调查团一无所获,很显然,在中国与在琼斯镇一样,人人戴着假面具,在中共允许去的地方不可能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然而,就在二零一三年,有一个小纸条随着中国劳教所的奴工出口产品带到了国际社会,曝光了中国劳教所掩盖了几十年对劳教人员毫无人性的极端无耻的残害。

吉姆·琼斯是个杀人魔鬼,但他与中共比起来,就象尘埃与星球的差别一样悬殊。吉姆·琼斯用谎言、暴力和毒药害人,而中共这个魔王害人伎俩是极其令人发指的,弥天的谎言、酷刑、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以牟取暴利,除此之外还有更不被人觉察的害人方法,那就是要求民众在入党、团、队时,表示自愿加入邪党组织并发誓愿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

中共的谎言毒害着所有听信它的人;毒药、酷刑残害着反对它的人;毒誓暗害着加入了党、团、队的人。共产邪教不让人信神,却让人对党旗发誓。不信神的人,他决不会知道一个宣誓意味着什么,更不会想到这个毒誓会毁了自己的性命。的确,你对天发誓要把你的生命献给中共,当神兑现你的誓言时,你就得跟中共走。而中共犯下的滔天罪恶,已经使苍天发怒。贵州省掌布乡的一块大石头崩裂后里面出现“中國共產党亡”六个繁体大字,这就是上天给中共发出的最后通牒。

越来越多的不可思议的神奇之事猛烈地撞击着人的灵魂,中共的残暴随着真相被不断地揭露,百姓也渐渐地清醒过来,从而形成了当今一亿六千万人的退党大潮。他们就象敢于离开琼斯镇从而活下来的勇士一样,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然而还有更多的人,并不知道现在正发生着什么,自己在错过着什么,再执迷不悟下去,得到的结果又是什么。看看已经成为历史的“人民圣殿教”邪教组织,再看看垂死的疯狂暴虐、嗜血成性的中共邪教,而被它们奉为祖宗的马列共产主义恰恰就是这个邪恶之源。法轮功学员十五年如一日讲真相、劝三退,就是想让更多的人认清它的邪恶本质,逃出它的魔掌,让更多的人拥有个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