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回修炼路 学会向内找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一九九四年初,我母亲得法修炼,我上高三,看了当时的《法轮功》,心里觉得有道理,是好功法,支持我母亲修炼。后来又通读了刚出版的《转法轮》,因为师父在里面举的一些关于史前文化的例子和植物接上电极的例子我都曾读到过,再加上里面的法理,都让我心生向往,不过当时的想法是等到将来稳定了、有时间了一定要学。高考过后的暑假里,我从母亲那里学了五套功法,也去了几次母亲的炼功点学法炼功,并感觉到了法轮旋转和气机。但是進入大学后,失去了修炼环境,自己也没有在理性上认识到大法,荒废了。毕业后,在异地参加工作,工作还没完全熟练,就出现了一九九九年的迫害。

在那之前我从不关心政治,当时听到电视上的话感觉很迷惑,法轮功明明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啊,后来居然听到电视上刘葆荣说德是白的,但是“自焚”的烟是黑的,所以,她“醒悟”了。当时我心里觉得世界上再没有比这个更荒谬的事了……从那时我才开始认识到中共的邪恶。

但是出于顾虑和怕心,我没有开始修炼,只是有限度的约束自己的心性。然后就是结婚、生子、买房,最后在老婆的反对下,加上我自己图安逸的心,我离法越来越远。

每次回老家,母亲的劝说总是让我内心矛盾,我想看大法书,又怕看大法书……慢慢的对这个问题起了逃避之心,我沉迷于常人之中,打麻将、看电影、看小说、玩网游,尽量的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思考要不要修大法的问题。打麻将搓到手指皮肤皲裂、脱皮,停止不打,马上就恢复正常。再打就再脱皮,我依然不悟,或者说不想去悟。生活中的很多类似小事总是在有意无意的试图点醒我……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的一天,我在网上漫无目地浏览,无意中进入了百度“2012吧”,里面是一些关于2012预言的讨论,我居然看到了一些大法弟子在里面讲真相,还留下了一个网址链接,我一点就進去了,没用任何翻墙软件,发现是动态网。其实以前母亲就给了我破网软件让我看,我一直出于怕心没有看。这次点开后,很激动,眼泪不自觉的往下流,我有种感觉,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走回来的机会了。那几天,我把母亲留下来的一些真相光盘和神韵光盘看了一遍,经常是泪眼朦胧。

时隔多年,大法的动作顺序我都记得不大清楚,但是当我再一次“抻”的时候,虽然没有音乐,却感到了气机,我泪流满面。那段时间总是流泪,这是后悔的、心酸的、感激的、庆幸的泪,我抓紧时间看这么多年来老师在各地的讲法,眼睛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我很感激老师再一次给了我机会,让我在末劫的最后时期重回到大法弟子之中。

走入修炼,矛盾立即就出现了,老婆又开始发脾气反对,叫嚷着“不要让我看到你炼功,我见不得你那些如老僧般的动作。”开始我尽量避开她,在她上班的时候炼,我一般比她提前下班一个小时,我就在这个时间点赶紧炼,在家务方面,我除了承担自己那部分以外,也尽量把她那一部分帮着做,就这样,家庭环境慢慢改善,她尽管还在逃避我给她讲的大法真相,但是也不象以前那样反对了;后来,我发现了她的顾虑,她是担心将来大家老了,我一心修炼,没了人情,让她老无所依,我耐心的告诉她我们修真善忍,我要是那样做,岂不是连基本的善都没做到?她不说话了。后来我在床上炼静功,她在房里玩电脑,也主动戴上耳机不开音箱,并叮嘱儿子不要发出声音。每次我打印真相传单,她也帮忙叠好,装在封口袋里。

我基本是独自修炼,偶尔母亲来的时候,我们切磋一下。我在的小城大法弟子很少,也没有任何联系。回到大法修炼半年后,我开始出现了一些不精進状态,以前的一些嗜好又隐隐翻腾,特别是看小说,在炼完两小时的功,看了一些法之后,我经常控制不住的点开小说网,尽管在没修炼之前,这里面符合胃口的小说基本被我看光,但每次翻开,必然在首页出现一本能吸引我的小说,一看就难放下,中途会觉的这样不对,但是正念总是难以压制强大的故事情节的吸引,做不到正行,非得小说看完,或者看到不那么吸引人的地方,才能够勉强压制瘾好,然后心中反复加强正念,才能恢复正常学法炼功,这过程往往会耽误一两天的时间。而且过段时间,往往又会重犯。

我开始向内找,分两个步骤找:一、我为什么时常起懈怠之心;二、我为什么放不下小说。答案马上就出来了。为什么懈怠?两个原因。(1)挖到内心最阴暗处,我不得不承认我从新走回来,包含一部分原因,那就是恐惧,对2012劫难的恐惧,同时深知想安然度过劫难,唯有修炼法轮大法,说白了,当初隐藏在激动、悔恨之下的,还有一颗深藏的“避难”之心。于是,半年过去,潜意识中觉的自己有進步了,算是个大法弟子了,“避难”也许成功了,就不知不觉中放松了。那天我专门为这颗心写了第一篇修炼日记,并发正念铲除它,明显就感觉这颗心变弱,到现在已经丝毫影响不到我了。

但是懈怠心依然时隐时现,我继续找。

(2)我发现我把修炼之路看得局限了,一直以来,在我心中对修炼是这么看的:人—→神。于是修炼一段时间,我回头一看,我比当初常人的状态强多了,于是以前养成的常人习惯模式就出来了:努力—→稍微休息下—→再努力,所以懈怠之心就出来了。于是我觉的这种“人—→神”的模式不大适合我目前的状态,容易让我在回望中产生惰性。

从法理中我理解到,目前世界上的人,特别是中国人,大部份都是高层生命下来的,而且古时候走入修炼就算是半神。那么大法弟子来的时候是神,回去后也是神,只是经过在人间修炼才能回去。这样再回头看的时候,我的眼光就不会局限在人这里,反而会看穿人世,清醒的明白自己的位置,时刻提醒自己人世间的一切都是路上的风景,千万不要因为痴迷而停下脚步。当时正在背《洪吟二》里的<去执>,“虽言修炼事 得去心中执 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1],顿觉思想清晰而开阔。“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2]内心里对修炼模式的认识一改变,再回首不但不会心生懈怠,反而会把自己的心从尘世中拎出来,更加清醒。

为什么对小说这么执着?从小到大,我一直是个平凡的人,虽然性格内向,话也不多,但是我内心经常空想,幻想着自己出人头地,变成大人物,叱咤风云。看到别人成功,我总是在思想中把自己替代上去,甚至想象中要比他更厉害。长期以来,这种思想形成了一种惯性,见到别人比自己好,些许妒嫉,些许羡慕,再加上思想里的空想,构成了我的精神世界。于是,我找到了能放任思想的载体——小说。一段时间,我疯狂痴迷于各种玄幻小说,把自己代入到主人公身上,经历着从平凡到显耀,从普通到辉煌的过程,充分满足了我内心的空虚,却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种强大的思想业力,如今我修炼起来,这种业力时刻在影响着我,稍微放松,就会被钻空子。其实就是一种出人头地之心,深入分析的话,还包含有出人头地之后的名利情色之心等等。明白之后,这种瘾好之心明显就淡了许多,每次它冒出来,我都能够抑制它,“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感谢师父为我做的,虽然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是莫名的眼泪总是提醒着我。

修炼半年多,越往上修,越能感受到自身的不足,太多的执着心,已经习惯成了自然,内心深处一闪而逝的那些卑微的、卑鄙的、阴暗的、甚至肮脏的心,多年来未曾打扫,任其滋生,如今大法在心,待我将心底的阴霾统统扫除,急追猛赶,永远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去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