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宁化县杨声珠遭诬判入狱和强制洗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福建报道)福建省宁化县法轮功学员杨声珠女士,多次遭当地国保大队警察骚扰、绑架迫害,二零一零年六月三十日被不明真相的周某举报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再次被恶警绑架,同年七月七日被宁化县法院非法判三年。杨声珠上诉,三明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

杨声珠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被劫持到福建省女子监狱迫害。同时,从二零一零年九月开始杨声珠退休工资及所有退休待遇包括省劳模待遇全部被停发,至今已三年多。

在监狱期间,杨声珠遭到强制洗脑迫害、被迫放弃信仰,曾两次出现生命危险。杨声珠被中共洗脑后迷失了理智,违心的做了一些不应该的事,清醒过来的她,深深的感到无比的痛悔。

以下是杨声珠自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被劫持在监狱期间遭强制洗脑迫害的部份经历:

在监狱期间,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开始,我被关禁闭在名曰“学习班”实质就是“洗脑班”里,每天二十四小时强制洗脑,他们白天、晚上接连不断播放恶毒诬陷法轮功的光碟,强迫我观看,直到我整个人的精神崩溃了,稀里糊涂的被所谓的“转化”,并写了“四书”。之后,他们又播放佛教的光碟、拿了佛教的书逼我看。

在邪恶的黑窝里,一旦被所谓的“转化”后,每三个月都要写知罪认罪、认罪悔罪材料。隔一段时间再安排所谓“学习”、看电视、写学习心得等等,其实质就是反复加强洗脑。后期要写思想汇报,特别是刑释前要写四遍思想汇报,上报法院审批裁定。还有五、六张的所谓的测试(考卷)几十道题中,都是些什么公安、检察院、法院等中共邪党司法机关如何、如何正确等等,要想出狱,必须得按要求违心解答。

我被“转化”后,回到常人的状态中,期间我曾两次出现生命危险。一次,我因向狱警反映,我的脚已发炎、烧痛、红肿,医务犯汤某第二天下午有烫伤膏不给我,说要等晚上发药时才给涂。汤某就报复,企图置我于死地,欺骗说中队医生说我不要吃治心脏病的药了,停药第十天收工前我突然心脏病发作,非常难受,我将上身俯在机台桌上,即抓过身后凳子坐,按脉微微动,如果此刻跌倒地上就死定了。第二次是我在打点滴,挂丹参注射液时,开始滴的很慢,被值班民警发现,汤某就故意调滴的非常快,挂了一段时间我说:我的手很痛了,太快了,调慢点。汤某不理睬,当时我的一只手在挂瓶,另一只手被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又过了一会儿,我大声叫,我的手都很痛了,汤某才调慢,这时只剩一点药了,约十分钟就挂完了。之后我非常难受,回到中队我跟值班狱警说:我很难受。回到房间一会儿,狱警叫我再去看医生,狱医已下班了,只有护士值班,她拿了十粒速效救心丹给我含,七点多去睡,我在床上不会动。九个钟头后,早晨四点半才会动。

弟子不争气,背叛师门,罪恶深重,两次生命危险没有死,弟子深知,是伟大的师父慈悲弟子还抱一丝希望,一再给弟子赎罪的机会。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日出狱后,我心中还记着修法轮大法,每天早晨还有炼功,我几次叫另一个刑释的昔日同修炼功,她几次都叫我不要炼。由于我没有真正的好好实修,人心太重,就听她的,后来就没炼了。三月份她给我拿来很多佛教的书给我看,叫我每天早晨要念什么经,说她对我怎么怎么的好。过了一段时间她跟我说,她把法轮功的所有资料全部烧掉了。我不但悟性非常差,怕再次遭受迫害的心严重,而且我也稀里糊涂的把家里放的所有大法资料、师父法像全部烧了。弟子在此向师父请罪,请求师父能原谅!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