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三十日】我今年七十岁。自修了千年不遇的、万年不遇的法轮大法后,在十六年的修炼历程中,我真真的觉得师父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保护着我,点悟着我,给我安排着修炼的路。我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之情,这里只能将修炼中的部份神奇事与同修及有缘人分享,证实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法缘

我父母早亡,十一岁开始就是住校自立,受邪党无神论教育,什么也不信。但佛度有缘人,师父早有安排:我老伴刚退休就住了院,钱白花,中医、西医、偏方不管用,没法,就找气功碰碰大运,不信也得试试,就有缘炼了法轮功。那时我在家照看五岁的孙子,我这个孙子只让我陪他,广场上任何娱乐活动都不让我参与。老伴修炼后我心里这个急呀,急着也想去炼功,就试探着问孙子:“咱找爷爷去炼功好不好?”不料他痛快的喊:“好!”于是,我们祖孙三人与大法接上了“法缘”。有幸成为师父的弟子!感恩师父救度!那是一九九七年七月三日。

实修

刚得法时,只知道去炼功,上小组去念书,以为就这形式。书中的字都认识,但没过脑子。又受无神论的毒害,念了两、三个月,啥也不知道,什么修佛修道,连想都没想过,没有这个概念。师父就点悟了:我梦见一个大型体育场,里面层层坐满了人。我站在广场最高处的围墻上,想下去,有一直上直下的梯子,我想:“那还不得摔下去。”于是我顺围城南坡往下走,進一花园,见一西门我就出来了,刚一落脚,我脑子“嗡”一下糊涂了,眼也看不见了。一下围上来一群妇女,指指点点的说:“炼法轮功炼的。”我立即说:“谁说炼法轮功炼的,我没事。”我就摸着走,摸到台阶我就往上爬,爬一会好象遇到一个认识的同修,我说:“快去找人帮我念法。”他就走了,我觉得脑子渐渐清亮,眼也看见点,我继续往上爬,到了一个走廊,这时我全好了。旁边有屋门,里边坐的人问我:“还不悟?”我说:“悟到了!是考验,我坚修大法。”又继续往前走,走廊越来越宽,越来越亮,迎面又来一行人,前面的人又高又大,(但模样没记住)也问我:“悟出来了吗?”我忙说:“悟出来了,我坚定,我坚修大法,不准别人说大法坏话。”然后那人说:“快布置会场,一会大法轮到场。”有人问来多少?说七十二个。我就醒了。到小组后一讲,老弟子说:“这个梦还用悟吗?这就是师父告诉你修炼过程。蓬莱以外是仙境,你一出来到人间就迷了,看不见了。好在你又修上来了,所以脑子又清了,眼也看见了。”噢!原来这么回事呀!再看《转法轮》,可不是吗,从此以后我才真正走入大法修炼。

真修大法后我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一天不落,必修之课,且事事对照,按“真、善、忍”要求去做,提高心性,真正成为一个修炼人。师父说:“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1]我修大法前曾患有低血压、心动过緩、肩周炎、气管炎(一犯就得打吊瓶,整宿咳嗽不能睡)、咽炎、风湿关节炎、肋膜炎、胆囊炎(一犯呕吐不止)、腰疼、尤其神经性头痛,犯起病来不能吃、不能睡,喝口水都得把苦胆水吐出来,用头顶着墻,罪没法受呀!可修大法后经过师父给净化、消业后都不治而愈了。十六年来没有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越炼越健康,越炼越年轻,这就是奇迹!

还有以下神奇的事记忆比较深:刚炼盘腿时脚踝疼的根本放不下(因上学时伤过),心想:“这可怎么炼?”但我就坚持,非炼不可!有一天晚上,我坐在新学员中跟教功的学员学动作,就觉得有人按我的右腿膝盖处,(单盘式)一下、两下、三下,第三下特别重,呀!我一看腿放平了,我能单盘了(以后炼双盘)。那个高兴劲别提了。找人说谢谢,一看周围哪有人呀,这才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师父就在我的身边!这更坚定了我一修到底的信心。

有一次集体听师父讲法录像时,就听我脊背骨头破罐式的响,回家后肩胛骨缝又疼又痒,我也没管它就睡了,第二天早起一看顺骨缝起一层小米粒大小的小黄泡,我不管它,照常学法、炼功,小泡不破也不流水,隔两天就变成血痂,不知不觉退干净了。神奇的是从此以后我的肩周炎彻底好了!再炼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时,手举的又高又直,真是太神了!太超常了!用现代科学根本无法解释。我觉得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管我!

随着修炼心性不断提高,开始做协调工作,白天很忙。有一段晚上十点后只要一睡就发烧,浑身烫的厉害,但本人不难受,睡得着。早四点半起床,上炼功点后就好了,一整天学法、炼功、洪法、切磋交流、做证实大法的事,什么也不耽误。共持续了十多天就好了。从此以后,十六年来我再没发过烧。你说神奇不神奇!我再次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安排最好、最适合我修炼的路。感恩师尊的操劳。

九八年冬,雪很大、天很冷,有一天早上炼功点电闸盒上的锁冻上了,好几个人怎么开也开不开,眼看晨炼时间快到了,怎么办呢?我想:“决不能耽误炼功,请师父帮帮忙!”这时来了一个高个的中学生同修,我说:“你个儿高,快看看!”他伸手把锁拿下来说:“根本没锁。”同修都明白:是师父给开的锁!谢谢师父!再次体悟师父就在我们身旁。从此不管刮风下雨、雪花飘飘、我们的炼功场没间断过一次,人满满的。同修们在这个场中实修着,精進着!给以后的考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正压百邪”[1]

修炼路上只要我想到师父的法并按法的要求去做,就“一正压百邪”[1],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我平安过关。九九年四·二五以后,警察已介入炼功点。警察经常上我家,我从来没害怕过。因师父说过“我们一切都是公开的,没有任何怕见人的东西,我们这条路走的太正。”[2]我们在做好人,有什么怕的。尽管当时我还不明白将会发生什么?但师父的嘱咐一直指导着我修炼的路。

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大肆抓捕同修。我被抓后没怎么害怕,只是纳闷:炼炼功怎么就犯法了呢?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反正得炼!这时想起师父告诉的时时刻刻都要发一个正念是啥意思呢?我当时就想:坚修大法,不说一句破坏大法的话,不说一句不敬师父的话,不出卖同修。这就是正念,我就这么做。

开始做的不好,被逼写保证时玩文字游戏,说政府不让炼就不练,心想在家偷着炼。后来想想不对,关没过好,师父明白我的心。在我说不炼的情况下又被送到全市大“转化班”,这次我守住心性,非常智慧的既没拍照也没签任何字,堂堂正正的走出“转化班”,从此再没配合过邪恶。九九年八月至九月迫害逐步升级,从居委会、单位、派出所、办事处、公安分局、公安局层层分管,压力很大。但我坚信有师父、有大法、我们走的正,一正压百邪!

当电视台造假时,警察对我说:“今天你就以一个法轮功受害者上镜。”我一听就火了!我说:“我不是受害者,我是受益者。”他说:“说你是受害者就是受害者,就这么上镜。谁认识你呀。”我说:“你忘了,我是修“真、善、忍”的,我能说假话吗?你们不让炼功还不让做人吗?明明受益说受害,还是人做的事吗?别人不得骂死我,下半辈子别活了,我决不做这昧良心的事。”他说:“不上就换个地方。”我说:“换就换。”警察没法,只好把我送回家,造假未遂。

过不几天单位政工书记拿一张表来找我说:“市里办学习班(即洗脑班),这是给你的,单位去一个人,你孩子去一个陪着。”我说:“孩子们都上班,挺忙,没那时间陪。咱单位也挺忙,你也别操那心,该干啥干啥,我才不去办什么班,谁爱去谁去,我不去。”她说:“我再看看怎么办”。我说:“你爱咋办咋办,反正我不去。”后不了了之。

过了几天书记又来了说:“单位给你在传达室旁找一间屋,三班倒有人陪你,到“转化”为止。”我说:“书记,咱厂子不忙吧?你没事干了吗?行,我在咱厂三十年,我的为人大家都知道,我去。去后,该学法就学法、该炼功就炼功,来人我就洪扬大法。我看咱俩谁草鸡。”她知道我会这么做。回去后把人撤了,再不提此事。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警察把我带到派出所,我也不知为什么,这时一个协警小声告诉我:“某某把你出卖了,查资料哪。”我心里有数了,我决不能按常人的思维过这一关,决不涉及任何同修。结果审了三天,警察什么也没审出来。派出所警察没法,找分局刑警队。面对刑警,我知道我有师父保护,他们动不了我。结果他们转转就走了,共来三次,都没敢碰我。

后来我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十天,当时师父《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刚发表,我悟到:是师父让我到狱中告诉同修有师父新讲法了。于是我就将自己记住的大概内容与同修交流。同修非常振奋,决心更精進。刚交流完就听警察喊我的名字,说给我换一个监室。我知道我悟对了。换了监室,我又把师父的讲法与这一监室九名同修交流。三十天里,我们十位同修背法、炼功、切磋,并向犯人和警察洪法,讲大法的美好。最后一天,我与同修背师父经文《警言》时,我说:“我今天一定背下来,背下来我就出去了。”我就与同修一块背,后来我真就背下来了。这时中午开饭了,刚吃完,警察就喊我的名,全室人都跳起来了,说:真灵呀,太神奇了!因为看守所一般都是傍晚放人,很少中午放人的。我知道是师父在我身边保护我呢。

出来时看守所要我签字,我一看是返回公安分局的,我就写:“我没犯任何法律,我不承认你们的处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说你写这个干啥,我没理他。就这样按大法去做,顺利过关!

進京护法

二零零零年邪党两会期间,我与丈夫启程去北京护法。去前召集子女们,告诉他们:“我们这么受益,一定要去北京说句公道话。你们安心工作,不要配合警察,不要给钱,也不用去北京领我们。我们会处理。”当时真的放下了世间的一切执着,达到了纯净心态。什么都不管了,只想去捍卫大法。

我们一路上背着师父的法,在师父的呵护、加持下,惊险、曲折、智慧的到达天安门广场。那时处处堵截,盘查可严了。神奇的事又发生了:我们在广场上走,忽然来了个人要给照像。我想,我们又不是旅游的照什么像,不照。可这个人就是不走追着我们来回转。我突然悟到:都说到不了北京就被抓了,我这不是到了吗?照就照,回去同修看到了能增强信心的。于是照完照片时,警察来问:“是炼法轮功的吧?”“是。”“干什么来了?”“来上访。”“怎么访?”“带的上访信。”“交出来,跟我们走。”我说:“我们上上访局。”他说跟我们走就行了。我说我们等照片。他说胡说八道,广场哪有照像的。我把取像单给了他,他取后就夹在旅游图中。

当时警察光搜钱,没拿照片。等我一个月后从看守所回家才细看照片。师父为了鼓励我俩和同修,在照片上呈现不同颜色的法轮。同修们看后都非常受鼓舞。有更多的同修加入到去北京证实法的行列中。我更感觉师父就在我身边!谢谢师父的鼔励,我只有更加精進。

证实法、揭露谎言骗局

我们是好人,却被警察三天两头的抓来抓去的。师父的话打到我脑子里:“不在时间场的范围之内就不受时间的制约”[1]对!我走,我不受你的制约。于是二零零一年新年,我和丈夫就离开家走亲访友去了。

刚到亲戚家就看到“天安门自焚”造假。于是我与丈夫同修就一家一家走,以“真善忍”为准的道德风貌和健康的身体来洪扬和证实大法,让他们看看真修大法的与电视造谣说的一不一样。告诉他们自焚是假的,修炼人不准杀生,自杀也算杀生。这样使他们解除了误解,不再敌视大法而是认同。

我们自制“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等小帖,出门随身带,走哪贴哪,觉得好象云游一般洪扬着大法。

当到某市,一时与同修联系不上,心想师父最近发没发表新经文呢?就这么一想,结果下午出去贴粘贴时,忽然天阴了,刮起雨前的一股小风,随风飘来一张真相传单,我捡起来,回来一看:师父新经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发表了。我双手合十,感谢师父!光看经文题目就知道该怎么做。这使我又一次觉得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想什么师父都知道,无论我走到哪都在师父的呵护中。感恩师父,只能更加精進。

后来我们回到老家。乡亲都知我们炼法轮功。我们处处按“真善忍”的要求做人、做事,身体非常健康,邻里关系很好,孝敬老人(现农村都不管老人),不与兄弟争家产,这些都有力的证实了法。村里卫生院大夫当街宣扬:“人家俩口子炼法轮功,人家可没有病。”

乡里开办了一家私人学校,聘请我丈夫任校长并带毕业班课,说为家乡造福,培养点人才。接洽时我们首先提出的就是:“我们修炼法轮功,你们不介意、没压力,我们就来,待遇无所谓,必须提供住所,不能影响修炼。”他们一口答应,说:“没压力、没压力,炼法轮功咋啦,我们不管这个事。没事,没事,安全你们放心!”

在丈夫任职的三年半中,就是邪恶最疯狂的几年,此校从未毒害过学生,上面发的诋毀法轮功的宣传品、图片等从没拿出来过。毕业班的学生都给他们做了“三退”。他们也得了福报,考上好高中后又考上大学,有的已经工作,成了人才。学校教职员工也都得救,还有俩人得了法。我们与当地同修成立学法组,共同做救度众生的事。

十三年来,我们在修炼的路上只要有关、有难,都会在明慧网的交流文章中找到同修们相应的交流体悟,受益匪浅。谢谢明慧编辑部所有同修的艰辛付出!谢谢所有投稿同修的无私奉献!更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