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牡丹江监狱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上)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省报道)牡丹江监狱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残酷、狠毒,被人称为“死亡集中营”、“吃人的监狱”。

牡丹江监狱共二十二个监区,不足三万五千平方米却关押了五千多人,医疗卫生条件都非常恶劣。人数多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上百人,除被强迫超时奴役劳动外,监狱为求所谓“转化率”,公开对法轮功学员施行酷刑折磨。采用的酷刑种类繁多,有电击、毒打、灌食、吊刑、捆绑、开飞机、冷冻、锥子扎、蹲小号、唆使刑事犯打人等。现在仍有二、三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迫害,众多学员被迫害致伤残,已知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按照监狱参与最后一次致死迫害的数量作为罪恶排名的依据,统计表明,总的来说,辽宁女子监狱参与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排第一,其次黑龙江女子监狱排第二,黑龙江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十四人排第五。对二百五十八位被迫害致死的男性法轮功学员的统计结果表明,辽宁第二监狱以参与迫害致死男性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排第一,其次黑龙江牡丹江监狱排第二。

(上图分别为法轮功学员:汪继国、潘兴福、魏晓东、宁军、杜世良、孔祥柱、吴月庆、金宥峰、白霜。)

(上图分别为法轮功学员:汪继国、潘兴福、魏晓东、宁军、杜世良、孔祥柱、吴月庆、金宥峰、白霜。)

据目前所了解到的情况,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三位教师,他们是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魏晓东,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金宥峰,大庆市采油二厂技校教师白霜。此外还有双鸭山跨世纪人才潘兴福;大庆石油管理局测井公司计算站工程师张洪权;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汪继国;原牡丹江市房地产总公司经理,原牡丹江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康运诚;双鸭山市插播法轮功真相的孔祥柱;被判无期徒狱中得法的刑服刑人员于军修;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职工李儒清;三十多岁的双鸭山市吴月庆;牡丹江市西安区宁军;海林市杜世良;密山市戴军等。对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统计分析,发现他们是被有预谋谋杀的。

从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表面症状看

肺结核症状迫害致死的六人,肝腹水症状二人,脑出血症状三人,双目近似于失明一人,原因不明二人。

肺结核症状:被肺结核症状迫害致死的六名法轮功学员中,年龄最小的双鸭山潘兴福才三十一岁,二零零三年五月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二零零四年五月,诊断为胸腹积水、肺结核。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魏晓东,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被关入了牡丹江监狱。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仅一年三个月,导致肺结核病情严重被迫害致死,被强制解剖遗体。孔祥柱被牡丹江监狱十监区迫害致结核性脑膜炎,曾一度昏迷,情况非常危急。监狱以勒索五千元为条件,允许家人把他背回家,回家两个多月就含冤离世。被肺结核症状迫害致死的,年龄最大的牡丹江师范学院体育系教师金宥峰四十岁左右,在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就被迫害一年多。他们都是年轻力壮,人生最佳时期。

肝腹水症状:牡丹江师范学院职工汪继国和牡丹江市西安区宁军,都是四十来岁,经历又相同,同在牡丹江四道劳教所遭迫害,出现严重肝腹水症状而保外就医。他们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牡丹江尖山子监狱,再次被迫害致肝硬化腹水,生命垂危,相继保外就医,回家后相继含冤离世。来自不同的单位、家庭、不同的人生,同样被绑架迫害经历,相同“肝腹水症状”离世。

原因不明: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职工李儒清,从在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到被迫害致死不到两个月时间。服刑人员于军修,原是新肇监狱一名被判了无期徒刑的犯人,一九九七年通过狱中警察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零年监狱合并,于军修被转到牡丹江监狱服刑。被押小号锁地环,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

高血压、脑出血症状:大庆市采油二厂技校教师白霜,原牡丹江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康运诚,海林市杜世良等,共同特点是在监狱被迫害出现高血压症状,监狱以所谓人道帮助医治进行药物治疗,越治血压越高,或突发脑溢血症状而死亡。也有的放回之后,一段时间突发脑溢血症状而死亡。

从年龄段和被绑架时间看

被牡丹江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从年龄看,最小的双鸭山潘兴福才三十一岁,最大的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职工李儒清六十六岁。而被肺结核症状迫害致死的六人都是三、四十岁的。从被迫害时间上看,绝大部分是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的,屡遭酷刑折磨的。

而且,从二零零四年以后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法轮功学员,再没有出现过肺结核症状、肝腹水症状、双目近似于失明症状的。牡丹江监狱在人数多时,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上百人,人数少时,现在仍二、三十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迫害。难道“肺结核症状”“肝腹水症状”发作有时间性,只对在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专对三、四十岁的!还是针对这段时间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使用了某种药物迫害。在此之后,换了别的迫害手段。

其实,这种不明药物迫害在牡丹江以前就有,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卑鄙、下流。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刘楠被爱民公安分局绑架,遭到酷刑迫害,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三日送到看守所,在押送的路上,一恶警突然莫名其妙的问:“你困吗?”刘楠说:“不困。”他自言自语的说:“还真行。”这时刘楠有些警觉,回想起邪恶在给刘楠记笔录时,他们给刘楠倒了杯热水,一个劲儿的让喝,还假装热情的说:“多喝点暖和暖和。”刘楠喝了几口,当询问做记笔录时,当时确实困得厉害,一直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问一句就答一句,结果把不该说的一些事都告诉他们了。那水一定被他们做了手脚,中共邪恶之徒是什么卑劣下流的手段都能使出来的。

二零零零年七月,牡丹江劳教所女队恶警张学凤把法轮功学员潘艳华关进禁闭室,恶警张晓光、刘秀芬朝潘艳华的大腿内侧猛掐,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此事引起法轮功学员的集体绝食抗议,为避人耳目劳教所恶警把潘艳华转到楼下的男队进行迫害,狱医刘某使用不明药物,致使潘艳华神志不清,最后送进精神病院。 到牡丹江精神病院,丧尽天良的医生洪军把潘艳华绑到铁床上,用多根电针扎进头里逐渐加大电量进行折磨。

酷刑加药物的迫害,成为中共恶徒“转化”、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最普遍的手段之一。中共恶人除给法轮功学员明目张胆地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外,还普遍地在法轮功学员的饭食饮水里、用具上下药。而且,下毒手段也日益精细、隐蔽、阴毒,从开始的很快将人致疯致死,到把人放出数天、数月、数年后慢性发作去世。双城市韩甸镇前三家子村柳全国就是这样被迫害致死的。二零零四年,柳全国被劫持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在长林子劳教所,柳全国还遭受过电击、毒打,身体极度虚弱,严重时走路得两个人扶着。狱警队长赵爽还用皮鞋踢柳全国,打柳全国的脸,打得柳全国鼻口出血。期间,狱警还给柳全国注射了不明药物,赵爽曾公开对柳全国说:“你出去就得死。”二零零六年秋,柳全国被放回家,身体日益恶化,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原牡丹江师范学院某教研室主任朱秀成在二次被非法劳教回来后不久,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国保大队人员对朱秀成踢打面部,朱秀成门牙被踢歪,嘴角被踢伤,被枉判五年半,劫入牡丹江监狱。在监狱朱秀成被迫害,出现高血压症状,在监狱医院治疗,却越治血压越高,而且出现脑血栓症状。二零一二年回家,当时状态正常,没多久,出现失忆、走路困难、生活不能自理。

被牡丹江监狱谋杀对法轮功学员案例简介

(一)牡丹江师范学院汪继国被迫害致肝硬化腹水症状离世

汪继国

汪继国

汪继国,男,四十岁,牡丹江师范学院后勤职工。二零零零年三月,汪继国与妻子陈菲带四岁的儿子依法进京上访,在上访局门口即被单位领导拦回。汪继国则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零年六、七月份,汪继国在牡丹江四道劳教所遭迫害,出现严重病状而保外就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牡丹江师范学院主楼多处张贴了“法轮大法好”等真相标语,牡丹江师范学院宣传部的施洪涛及后勤领导杨大军等与劳教所联系以欺骗手段将汪继国重新非法关押,当时汪继国全身浮肿,双眼视力模糊,肝硬化腹水。直至二零零一年九月才将汪继国无条件放回。

三个多月之后,二零零二年的一月份,汪继国失踪,经家属多方打听,才知再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来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牡丹江尖山子监狱。二零零三年的六、七月间,汪继国再次被迫害致肝硬化腹水,生命垂危,狱方才允许家属接见并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办完手续后,狱方又向汪继国家属勒索钱财,但没达到目的,耽搁了数日才将其放回,到九月份,汪继国含冤而死,年四十岁。

其症状表现:全身浮肿、尿血、双目几近失明,诊断为肝硬化、肝硬化腹水,合并肝肾综合症。

(二)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李儒清被非法关押不到两个月迫害致死

李儒清,男,六十六岁,原双鸭山矿务局机电厂职工。二零零三年十月九日前后,被迫害致死。从在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到被迫害致死不到两个月时间。从常规来讲,一入牡丹江监狱,首先被劫持到集训队进行所谓的“集训”迫害,不到两个月时间就被迫害致死,也就是说在集训队就被迫害致死了。

二零零二年十月七、八日,李儒清到二十九团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抓,关押在红兴隆管局。后被判刑七年,送往牡丹江监狱。从在牡丹江监狱非法关押到被迫害致死不到两个月时间。遗体在牡丹江火化。

(三)三十一岁跨世纪人才潘兴福被迫害致肺结核离世

潘兴福

潘兴福

潘兴福,男 ,三十一岁,黑龙江省双鸭山市原双鸭山邮局干部。是少有的优秀人才,小学跳了两级,十六岁的时候就上了华中理工大学的少年班,毕业后他在双鸭山市邮电系统工作,担任过双鸭山市电信局交换中心副主任兼友谊县电信局副局长,一九九八年被评为“黑龙江省电信系统跨世纪人才”。

潘兴福的一家人都是大法弟子。坚持信仰,坚定的维护大法,多次被中共非法抓捕。二零零二年初,潘兴福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三年五月转到牡丹江监狱十六监区,被酷刑摧残、强制做奴工。二零零三年末双腿浮肿不能行走,身体极度虚弱,监区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直到二零零四年五月才把潘兴福送到监狱医院,诊断为胸腹积水、肺结核。监区教导员郑玉和趁潘兴福垂危之机仍不断的欺骗潘兴福写保证书,说:只有写保证书才能办保外。几次均被潘兴福拒绝。

二零零四年六月,他在走廊行走的时候突然晕倒,之后病情恶化,后来监狱怕承担责任把他送往双鸭山市传染医院。当时他已经被疾病折磨得脱了像,不能走,起坐都得有人扶着,整个人骨瘦如柴,人只有八十多斤。 二零零四年七月在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才允许家人抬回家。二零零五年一月他的病情恶化,因无钱无法去医院救治。不幸于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二十三时离世。

表现症状:双腿浮肿、骨瘦如柴、胸腹积水、肺结核。

(四)八一农垦大学讲师魏晓东被迫害致死遗体被强制解剖

魏晓东

魏晓东

魏晓东,男,不满三十四岁,原他们是黑龙江八一农垦大学工程学院讲师(八一农垦大学原位于黑龙江省密山市裴德镇内,二零零四年搬迁到大庆市)。因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魏晓东被密山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孟庆启等恶警绑架到密山市第二看守所,受到了非人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魏晓东被密山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鸡西劳教所继续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十九日劳教期满释放。由于魏晓东揭露了邪恶对大法弟子们的迫害,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六日,被鸡西鸡冠区政保科恶警非法抓捕,受到了非人的吊打,手铐把手腕勒得鲜血直流。经过一番毒打和折磨后投进了鸡西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十月,于长期遭受迫害,患结核病骨瘦如柴,头发几乎掉光,看守所也不准治疗,还把魏晓东家人每月给存入的生活费以卫生管理费的名义敲诈至少两千七百多元。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鸡西看守所把身体极度虚弱的魏晓东关入了牡丹江监狱。还折磨他两天两夜不许睡觉,指使犯人用凉水泼他,逼他写“四书”。 二零零四年末,牡丹江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为期一个多月的“强制转化”。由副狱长栾景和带领各监区大队长、教导员等恶警以及其他犯人,采取每天毒打、超体力劳动、不让睡觉等等残酷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多次的不让睡觉、毒打等导致他肺结核病情严重。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魏晓东已经生命垂危,狱警还要逼迫他放弃法轮大法,并邪恶的欺骗说:“你只要说一声不炼了,马上放你回家。”魏晓东坚定的说出了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炼!”三月二十日一上午,魏晓东被迫害致死。魏晓东去世后,牡丹江检察院以检查死因为由,在家人坚决不同意的情况下,解剖了他的遗体。

表现症状:骨瘦如柴,头发几乎掉光、肺结核症状。

(五)宁军被迫害得严重肝腹水,含冤离世

宁军

宁军

宁军,男,五十多岁,电大毕业,家住西安区西二条路。一九九九年九月七日,进京上访、说明真相,被劫持回牡丹江市公安局,非法关押于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迫害。同年年底被强制进洗脑班(遣送站院内)迫害。二零零零年元月二日,又被不法人员押回看守所、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零年三月十七日,宁军被劫持至牡丹江市四道劳教所迫害。宁军被迫害得肝腹水,肚子很大,走路困难,尿血。大队怕他死在牢房里,由警察看守住进了医院,被确诊为肝腹水,并表示活不了多久,劳教所给办了保外就医。五个月后,管理科长麻立彪和出入所教导员李龙雨出面把宁军给骗回劳教所进行迫害。超期劳教九个月后,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一日释放。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宁军在牡丹江市红旗医院讲真相,被患者告发,被绑架到牡丹江市爱民公安分局受尽酷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宁军被迫害得生命垂危。二零零三年年末,看守所曾向办案单位爱民公安分局开了二次病危通知书,都被不法人员以种种理由、借口不预办理,同时将他非法判刑五年,于二零零四年新年前,劫持至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零四年九月,宁军被监狱诊断病危,要到市医院检查,家属付钱后,直到十一月监狱才办理保外就医,由其家人抬回家。终因长期的迫害,宁军于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二日下午离世。

表现症状:肝腹水,肚子很大,走路困难,尿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