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七日】江西省女子监狱,地处南昌市新建县长陵镇长征医院再走500米左右(从火车站坐213公交车)的地方。中共刚刚开始迫害的时候,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教育科管理。第二个阶段是把所谓“转化”了的由教育科转入江西省女子监狱出入监区管理。对刚刚被送入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和很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则被非法关押在各个大队的分监区,由四、五个包夹看管,并由专门看管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即监狱的610)来迫害。第三个阶段是从2006年上半年由出入监区搬到江西省女子监狱第三大队第三监区(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这里更封闭、更残酷、要求更苛刻,目的是延长法轮功学员的刑期。虽然出入监区也很封闭,但是在那里是和老年犯和有关系的刑事犯在一起,虽然也受欺压和迫害,但是有些公共的条款,警察也不敢过分出格,比如购物、减刑、接见、加减分等等。而在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区里,恶警就肆无忌惮。

江西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杜葡萄、梁美华、张育珍、刘兆琴、江岚英、姜风英、卢云珍、罗珍珍、杨德香、李建、于红英、兰细英、廖海眉、于琼、李美莲、李亚萍、胡水花、刘海芳、李晓青、李桂英、陈梅丽、朱燕、刘菊珍、黄宝华、王招平、胡青云、朱素霞、刘礼茉、项水荣、陈奇、沈传香、曹晶、李春林、汪锦连、刘腊花、刘水仙、熊忠英、甘敏、刘敏、熊金红、鄢爱珍、程玉珍、严精华、于建平、游玉美、蔡金兰、陈雯、张莉、张淑君(已被迫害致死)、黄琼、胡水英、杨文华、王高香、熊赛英、游赏文、黎风秀、陶金秀、刘桃英、李素仁、王连香、宋冬梅、黄历青、夏季萍、姚爱英、殷冬梅、胡荣华、李水香、杨美香、刘芳,等。

一、几位早期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杜葡萄、梁美华、张育珍、刘兆琴、江岚英、姜风英、卢云珍、廖海眉、李美莲、汪锦连、刘腊花,这几位是比较早被非法关入江西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也是很残酷的。

杜葡萄、汪锦连(是一个未婚女孩子),她们两个在二大队三监区,一个人有五个包夹看管。有一次,她们抵制迫害不穿囚服,在车间恶警居然当着一百多人的面命令刑事犯把她们俩个人的衣服强行扒下,只剩下内衣内裤,然后换上囚服,不穿就天天这样。包夹不是打就是骂,说法轮功连累她们扣分、产量完不了,还休息不好。

“上大挂”酷刑
“上大挂”酷刑

用手铐上大挂是家常便饭。冬天铐在窗子上冻,夏天铐在窗子上让蚊子叮咬。李美莲就是有一次被恶警骂了后,被几个人拖到厕所,然后铐在窗子上,一脚踹到玻璃,当时就有一块碎玻璃象一把尖刀一样把她的脚筋割断了,鲜血象泉水一样往外喷,到医院后没有打麻药,直接用工具伸进肌肉里面,把缩进肌肉里的脚筋拉下来接上,由于医疗技术和没有很好的用药以及合适的护理,现在李美莲的脚还有一点瘸。

李美莲在监狱3年半期间,她的儿子没有人管,开的好好的店面没有了,她的丈夫去世了,她的父母双亲中有一个永远的离开了她,自己落下了残疾。

这样的悲剧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还有很多。比如,三十刚刚出头的熊金红、于琼,就是在她们被迫害期间她们的丈夫当爹又当妈,还要为了生计去奔波,在工作中出现了安全事故,就这样年轻的生命失去了,家也破碎了,当时她们俩的小孩都是没有满十岁的孩子就成了孤儿。还有黄宝华、刘海芳等等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迫害期间,有的是父亲、有的是母亲离世,这些亲人离世后,监狱都不让她们回家奔丧。

江岚英、姜风英、廖海眉绝食反迫害。廖海眉被非法判刑三年,断断续续的绝食加起来总时间估计有一年多。在绝食期间,遭包夹和犹大的讥讽、挖苦、谩骂、侮辱、诽谤,还要承受灌食的痛苦,冬天站到凌晨两点,夏天在烈日下暴晒,让人的每一个毛孔都是撕心裂肺的痛,恶警的目的就是让人的身体的承受能力到极点。

姜风英2004年是三十刚出头,在她绝食期间,早上五点多钟恶警让几个包夹抬着出工(到车间),上午九点多钟由四个刑事犯从生产车间抬着到监狱医院门诊灌食,有一次我看到那个包夹抬到半路时把只剩下皮包骨的姜风英狠狠地往地上摔。在医院,狱医、刑事犯、恶警按头的按头,抓手的抓手,绑脚的绑脚,然后用小手指头粗的胶皮管往鼻孔里插,插得鲜血直流,灌完一大盆东西为止,这些东西是:奶粉加了粥加了大量食盐。每灌一次食就好比死过一回。

江岚英被非法判刑五年,连续绝食三年半,一直在医院被打着不明药物。到快回家的时候恶警加大力度迫害,想让她放弃正信,具体做法有:不断的换包夹和增加包夹的人数,在江岚英的床头贴上大字报,说江岚英还有几天回家,它不是说你能回家,而是威胁说去劳教所(因为张育珍2006年11月份被恶警直接从监狱小号转劳教所三年),后来听说她是堂堂正正的回家了。在那种威胁、恐吓、高压,没有坚强的意志力和对大法的坚信,是走不过来的。

刘水仙是九江修水县人,70岁被非法判刑三年,遭残忍折磨,到73岁出狱回家。梁美华也是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突击教育班”

监狱2004年5月办所谓“突击教育班”,把这些对法轮大法坚信的学员绑架到监狱教育大楼,每天24小时对这些不放弃信仰的学员规定不准睡觉,不准说话,不准走动,犹大说累了就强制你站在那里,有的就关小号让蚊子叮咬。这次遭邪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杜葡萄、梁美华、刘兆琴、姜风英、汪锦连、刘腊花、刘海芳、杨美香等等。一边采取高压迫害,白天是所谓的“帮教”歪曲师父的法和经文,晚上就强制看污蔑大法的录像,然后写观后感,要写的刑事犯包夹满意你才能睡觉,否则就站着,叫“熬鹰”。

特别是三九寒天晚上她们睡觉,就打开窗户让你一个人站在地上冻,夏天三伏天让你在烈日下走队列,关小号,把你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不准洗澡、不准换衣服、不准喝水。

有一次梁美华在炎炎的夏季三伏天被迫害的四十多天没有洗澡和换衣服。梁美华经历了九死一生,堂堂正正的回到家中与亲人团聚。可是2010年梁美华又被非法判刑三年,承受了很多非人的迫害,身体伤害的很厉害。直到2013年回来一段时间后,身体还是非常的消瘦。2013年11月18日又被绑架。

三、张育珍遭受的迫害

张育珍是被江西省女子监狱迫害最严重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几乎这么多人遭受的迫害她一个人都经历过了,而且还有很多别人没有碰上的她也经历过。比如:几次送她到精神病院打毒针;为了达到“转化”她的目的,恶警对张育珍实施酷刑时,为防止其他刑事犯听到凄惨的叫喊声,就把整一层楼的刑事犯都搬走了。张育珍就被关在四楼406房间(一层楼有10个房间,加上进楼的左边是警察的办公室,410房间隔壁是服刑人员的活动室,可能一层楼估计有50米左右长,房子与房子之间的间距也有几十米宽,而在监狱服刑人员是没有任何自由的,除了进入一道铁门就是进入另一道铁门,进了铁门后马上就上锁,而且铁门也是安排了一些服刑人员的家属,她们在该犯人在入监时怕自己的亲人在监狱吃苦而用钱买通了监狱的某个领导才可以安排在监狱各个监区做值班人员,也是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在这么封闭的环境中,迫害死一个人真的是不会起任何涟漪。

2006年8月份左右,我看见张育珍时我大吃一惊,一层楼都是漆黑的,静得连地上掉一根针都能听到,走到里面406推门进去只看见张育珍上身赤裸着,整个身体很肥胖,没有表情。一个包夹苏影镜(苏影镜是江西上饶市经侦科科长,由于经济问题而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凭良心讲苏影镜是一个比较明白真相的人,但是在那种人间地狱中,那里就是把人变成鬼的魔窟,为了能早日走出监狱,苏影镜就在做着助纣为虐的事。)正在用红花油帮张育珍擦背和双肩。不到一分钟我就退出来了,因为我还不够“资格”去那里。这次我看见的张育珍和我2004年第一次看见的张育珍完全不一样,那时的张育珍年轻、精明、干练、苗条,能说会道,(张育珍曾经是个老师,未婚)现在变得木讷、反应迟钝,身体也笨重。后来听说这次张育珍受到的是“飞机铐”的酷刑。“飞机铐”铐了24小时直到把双臂拉断才放下来,即使这样也没有把张育珍吓倒,也没有令张育珍放弃对大法的正信。监狱怕张育珍回家后曝光恶警们的罪恶,所以她们把张育珍6年迫害期满后就直接转换成3年劳教,以此来掩盖她们的罪恶。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飞机铐”)

四、夏季萍被吊铐、“飞机铐”

夏季萍被非法判三年,于2005年6月30日被送入江西省女子监狱三监区迫害。7月2日恶警安排犹大做所谓的帮教。刚开始夏季萍正念很强,走到哪里“法轮大法好”喊到哪里。后来当夏季萍喊“法轮大法好”时,恶警就用胶带纸把她的嘴封住,把她的双手反铐在上层的铁床上,脚需要掂起来,几分钟后夏季萍就被吊铐的满头大汗。

迫害是一步一步升级的,这种吊铐铁床上的酷刑没有让夏季萍放弃信仰,后来那就是更残忍的了,把夏季萍上“飞机铐”,“飞机铐”是把人的头朝下和身体成90度“弓形”,然后脚尖是顶起来的,双手反铐在铁窗的最上面一层横钢上,嘴里塞住脏抹布,一挂就是几小时,然后前面电视中放着污蔑大法的录像,不看就听,晚上就在地上划一个圈,不准站在圈外,站到凌晨几点,后来夏季萍简直被迫害成“傻子”了,只知道笑。夏季萍2012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现在还在江西省女子监狱被迫害着。

熊忠英于2005年60多岁时被非法判三年,刚入监狱时也是被送入江西省女子监狱三监区迫害,迫害她的恶警胡某某就是迫害夏季萍的人。此人30多岁才考公务员进入监狱。由于她刚刚进监狱工作,没有资本,所以想快速升迁,因此就想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身上捞取资本,所以迫害的手段极其残忍,特别卖力。熊忠英刚刚到三监区,恶警胡某某就把她关入小号,大热天给她穿一双棉鞋在太阳底下走队列,这双棉鞋一穿就是四十多天没有换,没有洗澡,每天只睡3-4个小时的觉。在这四十多天里有一次熊忠英走队列时摔倒了,脚被崴着了,恶警没有让她去看医生,现在熊忠英走路还是一点一点的,这只脚蹲不下。熊忠英2008年回家后于2009年又被非法判三年。2012年回家几个月后于2013年又被非法判三年,现在还在江西省女子监狱受迫害。

五、严精华遭受的迫害

严精华也是被非法判三年。听她自己说过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在南昌市(西湖区或青山湖区)的恶警为了逼迫她说出她的真相资料是从哪来的,恶警用三根警棍同时电她。只听到那噼噼啪啪的电击声,逼供了几天才把人关进看守所,于2005年下半年投入江西省女子监狱出入监区迫害,一入监就是受熬鹰的迫害,就是让人24小时站着,不能说话,不能走出包夹所规定的巴掌大的地方。包夹是从二大队借入的专门来迫害严精华的。此包夹叫任桂芳,是经济诈骗犯,被判无期徒刑,2005年时进入监狱10年左右,此人比较奸诈、阴毒、有手腕,遭她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将近10个。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棒电击

有一天晚上在下着雨,在寒冷的冬季,在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监狱长于晓东巡逻时看见一楼的活动室还有灯光就去窗户底下看,看见严精华在那里站着,于晓东就和她谈话,于晓东没有指责迫害的服刑人员(其实也是恶警指使的)。那些所谓的警察每天带着满脸的微笑的看严精华,明明是她们指使包夹对严精华的迫害,天天站在那里脚都肿得老高,她却来问严精华好么,一副伪善的面孔,这种伪善让你的内心也受着煎熬。

还有宋冬梅、黄历青、卢云珍、项水荣、李亚萍等等,她们所经历的只有自己才能写的深刻,曾听她们自己说过在严刑逼供中、在看守所中、在江西省女子监狱中所受的迫害等等。

六、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与地区

在江西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南昌地区:梁美华、张育珍、刘兆琴、江岚英、姜风英、李晓青、李桂英、陈梅丽、朱燕、刘菊珍、黄宝华、王招平、胡青云、程玉珍、严精华、于建平、游玉美、蔡金兰、陈雯、张莉、张淑君(已迫害致死)、黄琼、胡水英、刘芳;

吉安地区:罗珍珍、杨德香、李建、姚爱英;

鹰潭市:于红英、兰细英、于琼、李美莲、李亚萍、胡水花、刘海芳;

九江地区:朱素霞、刘礼茉、李春林、汪锦连、刘腊花、刘水仙、熊忠英、项水荣、陈奇、沈传香、曹晶、杜葡萄;

丰城市:甘敏、刘敏、熊金红、鄢爱、卢云;

抚州地区:杨文华、王高香、熊赛英、游赏文、黎风秀、陶金秀、夏季萍;

新余市:刘桃英、李素仁、王连香;

宜春地区:殷冬梅、胡荣华、李水香、杨美香、廖海眉;

广州天河区:宋冬梅;广州深圳市:黄历青(老家重庆市)。

七、帮凶李有祥

我还要揭露一个迫害帮凶——李有祥,对被劫持在江西省豫章监狱和江西省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迫害的起着很坏的作用。李有祥,男,九江市人,一米八多的个头,2001年的时候估计是30多岁,他是军人、退伍之前任福建省某部队的团政委职务。大概是99年退伍的,他原来学过大法,后来被抓。李有祥被判刑11年,大概是2002年被洗脑“转化”了,写了很多邪恶的文章。2004年5月江西省女子监狱办的所谓“学习班”(强制洗脑班),监狱请他在“教育科”一个多礼拜做主要的所谓“帮教”。他胡说对于不放弃信仰的学员就是业力大,要让她们吃苦,不“转化”就关小号,学习班不结束就不准睡觉。在那种迫害下,在严重的缺乏睡眠的情况下,有的人就恍恍惚惚的说什么“转化”是对的。江西省女子监狱这些“转化”后的人大多数都很相信李有祥,尤其是九江的那几个。

李有祥和另一个邪悟者吉林省某大学哲学系教授李晓红经常交换洗脑手段,“转化”后又怎么来巩固它们的“成果”,也就是怎么样继续迫害这些人。很多酷刑、很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都是这些犹大建议的。后来警察也觉察到女子监狱的这些人对李有祥有崇拜心理和监狱已经对迫害法轮功学员已积累了一些经验,因此2005年底以后李有祥在女监就没有什么市场了。中共历来就是把没有利用价值了的人象踢皮球似的一脚踢出去。

在江西省女子监狱对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方法有很多,有冷的、有热的、有暴力的、有伪善的,有明的、有暗的,你有什么样的执着,旧势力就操控恶警、坏人采取什么样的办法,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法轮功学员放弃对师父、对大法真、善、忍的正信。只要坚持正信,那就没有思想自由、没有说话自由、没有行为自由、没有睡眠自由、没有与人相处自由、没有接见、没有购物、没有日常生活用品,每天面对的只有谩骂、侮辱、诽谤……

江西省女子监狱监狱长:于晓东(男,监狱的610组长);有5个副监狱长,专门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即监狱的610)李辉(女);监狱教育科科长(监狱的610):钟文华;黄莉颖;出入监区2006年下半年以前:王娟、陈莉;第二大队:吴继敏;三大队:万某某(教导员);胡某某;生活科:熊某某;一大队:直接由大队长和另一名恶警看管。这是2006年以前江西省女子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人员。2006年以后很多法轮功学员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长、科长一级的升为副监狱长,指导员的就升为教导员,2006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事大变动。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