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杨春玲生前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四年四月,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刚刚过完四十岁生日的杨春玲,竟匆匆离去了。从二十八岁到四十岁,人生美好的年华,其中有十年她在中共的牢狱中度过。她就象一朵清雅高洁的小花,在风雨中绽放。狂风暴雨的肆虐,凋零了它的生命。然而它绽放过,让人们在寒冷的风雨中看到了真理的光芒。

为了维护高尚的信仰,为了让人们有知道法轮大法真相的权利,杨春玲和她的家人承受了巨大的苦难。

母女三人多次被绑架迫害

杨春玲是辽宁抚顺人,娇小清秀,毕业于辽宁工学院(位于辽宁省锦州市)。与母亲董宝新、妹妹杨春华一起修炼法轮大法。她母亲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修炼后各种顽疾皆不药而愈,身心健康。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杨春玲在大连与母亲和妹妹做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送回抚顺。在抚顺望花区新民派出所被非法关押时,杨春玲与妹妹正念走脱,母亲董宝新被送到了抚顺市劳动教养院,在那里遭到残酷的迫害。由于抚顺市教养院里发生了食物中毒,董宝新中毒症状较重,送到医院抢救,脱险后保外就医。

二零零一年一月,杨春玲、杨春华与母亲三人租住的家中,被大连市侯家沟派出所王军、崔哲强行带到侯家沟派出所。三人被关入铁笼子一天一宿,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王军将一些不属于她们的真相资料塞入包中,以其为借口将三人送入大连市司法局戒毒所,以满足其侵夺钱财、结案邀功的卑鄙目的。

二零零二年四月,杨春玲、杨春华又一次在大连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关进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分别被强行加期六个月、四个月。

作为母亲的董宝新牵挂着两个女儿,而教养院却多次剥夺了她探视的权利,一病不起,并导致糖尿病复发。因为一直被不法人员骚扰,为了摆脱他们的无理纠缠,董宝新被迫卖了原住房,又举债在别处买了房子。小女儿杨春华被放回家前,为了继续迫害她,警察一再追问其家住址。为避免恶人纠缠和迫害,杨春华被迫流离失所。

杨春玲从马三家劳教院被放回时,母亲已经重病在床,神志不清。二零零四年十月,历经数次关押,饱受亲人离别之苦,董宝新老人悲愤离世。

(二)插播《九评共产党》,新婚夫妻被枉判重刑

二零零四年年底,《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揭开中共的画皮,引发退党大潮,使得中共极为恐慌。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辽宁省辽阳县有线电视成功的插播了《九评共产党》一小时三十分。中共恶党表现非常害怕,国安特务、公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蹲坑、电话监听、对出租房屋进行盘查、动用大量资金收买邪悟人员充当特务。大连国安、国保特务先后绑架了大连大法弟子陈明慧、曲桐林、吕开利、张伟、杨本亮、杨春玲、曹玉珍(枝)、朱本富、孙敬美等人,并非法判重刑。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杨春玲在大连家中被非法抓捕,新婚不久的丈夫杨本亮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也被非法抓捕。杨春玲因不配合恶人,当场被大连国安警察将胳膊打成骨折。在被关押在辽阳市看守所期间,杨春玲绝食抗议,后因身体过于虚弱被保外就医。

杨春玲的公婆曹玉珍(枝),在儿子和儿媳被抓捕后,被警察无理抄家。抄家前李家街道就电话骚扰、上门恐吓,并叫杨母去街道登记,否则停发退休工资。无奈杨本亮父母去了李家街道,在登记过程中杨父发现情况异常,就把杨母送出街道办事处。杨父返回时,四个便衣出现在街道门前。杨父离开街道后有两个便衣跟踪,直到上公交车两便衣才离去。第二天在家门口有便衣蹲坑,并派楼上一居民监视杨家。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中旬,曹玉珍经过多方打听,得知儿子儿媳被关押在辽阳看守所,与几个朋友一起到辽阳看守所看望儿子、儿媳。辽阳市公安局四处国保大队刘勇等人将同行的朋友骗开,绑架了曹玉珍。曹玉珍被枉判九年,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

二零零六年四月中旬,杨春玲于抚顺家中再次被非法抓捕,被辽阳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九日由辽阳看守所转至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

(三)在监狱饱受身体与精神摧残

入监当晚,杨春玲遭警察丛卓指使赵艳、张宁等犯人殴打,刚刚愈合的右臂又被打断,两腿被打的不能动弹;因害怕别人听到她的呼喊声,犯人用宽胶带将杨春玲头、嘴层层缠绕。她在大连被绑架时,胳膊曾被大连国保警察打断,在由辽阳看守所转入辽宁省女子监狱时,胳膊里的钢板才刚刚取出几天。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酷刑演示:用胶带封嘴

第二天,丛卓、徐忠华、张颖等警察将杨春玲带到沈阳七三九医院治疗,这次经医生诊断为“严重骨折”,系从原旧伤处再次造成骨折,有神经坏死的危险。如神经坏死将导致其胳膊终生残废,只能采取保守措施打石膏观察。医院要收取八千元的医疗费,丛卓为逃避责任,与犯人串通,撒谎说杨春玲的胳膊是自己弄断的,将本该由狱方承担的医疗费用转嫁到家人身上。杨春玲靠微薄退休金艰难度日的老父亲无力承担该笔费用,丛卓竟当即将杨春玲拉回监区不予治疗。老人既心疼、牵挂女儿的惨况又无经济能力,只好举债支付医药费。老人长期因家人修炼屡遭迫害,饱受惊吓导致心脏不好,为女儿奔走期间一直服用心脏急救药品,每天随身携带救心丸。

在辽宁女子监狱,丛卓指使四个犯人随身监视杨春玲,不让睡觉,闭眼就打。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杨春玲上厕所,不准任何犯人与杨春玲说话。杨春玲白天被单独关在一个屋子里,四人轮班看守,并以各种手段摧残她。

二零零七年二月,杨春玲身体已极度虚弱,缺碘、缺钾、低糖、心脏偷停,走路需要人搀扶。老父亲前来探望女儿却遭到狱方野蛮拒绝,借口是杨春玲拒不佩带带有“罪犯”字样的胸卡。近在咫尺,却无法见到自己牵挂的亲人,老人悲愤不已!狱警还拒绝老父亲为女儿存钱,后经老人苦苦哀求,负责接见的干事才同意将钱转给杨春玲所在队的队长。

(四)家庭破碎孤苦离世

七年时间里,杨春玲饱受身体与精神上的摧残,至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杨春玲冤狱期满、重获自由时,已身患乳腺癌。

杨春玲的丈夫和婆婆都还在狱中遭受迫害。丈夫杨本亮被非法判十一年冤狱,辗转辽宁省内多个监狱,一直坚定信仰“真善忍”拒绝转化、拒不出奴工,遭受多次迫害。二零一二年五月初,杨本亮被从盘锦监狱转到沈阳监狱城第一男子监狱继续迫害,家属多次要求接见,遭狱方无理拒绝。杨本亮因长年关押及迫害,屡遭折磨身体虚弱,长期不让接见,亲友心急如焚,近况令人担忧。

杨春玲出狱后,还被严密监控、跟踪,每次外出购物,身边都有盯梢者,感到时时处于极度不安全之中。多年来被迫害中患上的绝症,对亲人的思念,巨大的精神压力,渐渐吞噬了她的生命。

二零一四年四月一日是杨春玲四十岁生日,这一天她用全身的力气给远方的七十六岁父亲和妹妹打电话报平安,当时她的手已经按不动电话号码了,是朋友帮她把电话打过去的。朋友看到这种情况,想陪陪她,她坚强的说自己还好,不用担心。

第二天,当朋友来到她租住的房子,发现她躺在地上,已经静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离开冤狱刚满一年时间,她牵挂的亲人还在狱中,而狱中牵挂着她的亲人却不知她已离世。

这个信仰“真、善、忍”的家庭,为了坚持信仰,为了给世人以真相,被迫害的支离破碎。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不知有多少家庭被迫害。中共倒行逆施,迫害善良,必遭天谴。杨春玲和她的家人遭受的苦难,为揭露邪党谎言做出的巨大付出,永远被历史铭记。

杨春玲,愿她的生命之花在她的天国世界里永远绽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