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圆容师父所要的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修炼前身体被各种疑难杂症缠身,搞得身心疲惫,活得很累,学了好几种气功也不管用。一九九六年三月,在家里的阳台上闭着眼看到了师父的法身,由远而近的展现在眼前,然后由近至远的隐去了。当时不知道是师父,看了教功带才明白。

缘份到了,师父的法身把我引到公园的炼功点上,我看了法轮大法宣传的几大特点,内心感叹到:这个功法太好了!到炼功点学功几天后,我身上各种顽症不翼而飞。有一天抱轮时,看到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佛,我不知道是谁,隔了一段时间,我再看教功带时,师父的像和我看到的巨佛一模一样,我马上明白了,这是师父为刚入门不久的弟子展现的,告诉弟子,佛是真实存在的,激励弟子要勇猛精進、刻苦修炼。我那时真是精進刻苦,每天白天上班,晚上还要把没干完的工作带回家继续干完,有时干到深夜,但不管多晚都要学完一讲《转法轮》后再睡觉,有时到凌晨三、四点才能睡觉,早上五点多钟还要到炼功点集体晨炼,觉虽少睡,但白天工作却神清气爽,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使我深信不疑。这为后来发生的迫害我能在各种邪恶的环境中——洗脑班、劳教所、判刑都能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一切站在救人的基点上

我因参与营救同修、揭露公安部门徇私枉法、制造假证据被绑架,遭非法判刑五年。我抓住上诉到中级法院的机会,把自己摆在原告的位置,用“上诉状”的形式,将自己修炼中身体的变化、道德的升华,证实大法是超常的科学,并站在救人的基点上,揭露当地“610”头目对我实施的犯罪事实。

我把写好的“上诉状”,先有意给黑窝的人员和头目看,他们叫我别这样写,说对我没好处,我不动心,一心就是讲真相救人,我委托家人将“上诉状”复印数份送到市、区公、检、法及各级有关部门。我想,“上诉书”就在起着证实大法、清除邪恶和救人的作用。

虽然我身陷黑窝,但发出的是想救他们的真念,知道自己干的是救人这宇宙中最正的事,最神圣的事,我感觉自己头脑冷静,没有我了,也没有旧势力,只有救人的一念。认识上的升华,使我突然感受到身体瞬间和宇宙溶为一体了,实际上就在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那一切。

虽然中院终审非法维持原判,但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整体发正念销毁大量另外空间邪恶的加持下,对我的所谓判刑假相消失得无影无踪,师父给我演化病业,以至家人未办任何手续,连保外就医也不存在,就把我接回了家。

找出被迫害的人心

这次正念闯出来后,一些好几年没有联系的同修来看我。我们学法后在一起交流切磋,她们不想听我是如何否定邪恶的非法判刑,而是要我讲讲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反复被迫害的。这对我触动很大,因为还没有谁提过这样的问题。我当时谈了一些主客观原因,过后想起来还是在向外找。是因为我不悟,慈悲的师父才安排了这次向内找的交流,才引起了我的重视。

是啊,我多次被迫害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呢?静思细想,才发现这么多年来,我把反迫害过程中维护法干的事当作了修炼。例如邪恶迫害高峰时期做真相资料,城市乡村到处发真相资料,制作真相条幅,当时情况下能走出来挂两至四米真相条幅的同修不多,我们制作的真相条幅,上书“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全球公审江泽民”,当时几乎都是我们几个人出去挂。一次我们深夜在菜市场的电话线上挂满了各种真相条幅,早上去看时,看到路过的世人在看,邪党人员也一筹莫展的在看,所以平时想起来觉得自己在反迫害中做了很多了不起的事,用人心去想这些事的时候,在另外空间就在滋长欢喜心和显示心,加上又是这一片的协调人,不注意也会滋生这种人心,所以在反迫害证实法中,自己往前冲,但又掺杂着这些人心,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而造成被迫害。

另外一方面,我是这一片的协调人,曾多次被邪恶非法关押,都是正念闯关出来的,以至出现了欢喜心还不自知,同修中产生的佩服我的人心,又在加强我的这种人心。其实,我在邪恶猖獗时期做的这些事,那是大法的伟大,一切都是师父铺垫好了,只不过是我的愿望符合了法,在师尊的安排呵护下才能做成。每次闯出魔窟,更是师尊对弟子的慈悲,都是“功在师父”[1],佛恩浩荡在我身上的展现,怎么成了欢喜心、显示心的市场呢?我所做的,那都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是大法赋予我的责任和使命,不做好还不行。

以后再出现欢喜心和显示心时,我能瞬间去否定它,渐渐的,它就不起作用了。实修中,我真正体会到师尊讲的“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的玄妙,只要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就能做到。

默默配合 圆容整体

闯出魔窟回家后,我需要静下心来学法、实修,不适合作协调人了。我就在我的境界中做好证实法的事。虽然不作协调人了,但现任协调人未考虑到或没时间做的,我看到了、想到了,并能够做得了的,我就去配合,圆容整体。 我们地区地处城乡结合部,在反迫害讲真相救人中以发真相资料为主,真相册子的制作量较大。随着正法進程往前推進,救人力度加大,真相册由小改大。明慧网开始发表真相大册时,我在网上看到了,认真看完感到非常好,紧接着明慧编辑部发表了通知及相关文章,我想到我们这里的需求量翻了一番,需要人手和打印机,就预先订购六台打印机,与负责协调资料的同修切磋交流如何跟上正法進程。我知道协调资料的同修需要帮手,我说制作大真相册子有什么困难我来配合你。我们一拍即合,干起来了,慈悲的师父安排了一个同修到我这里,解决了缺人手的问题。我们俩人四台打印机,承担了一个大学法组真相大册的需要量,原来预订的几台打印机用到急需的资料点,及时解决了我们片区救度世人需要的真相资料。同修在法上想问题、看问题、处理问题,原来看似很难的问题迎刃而解了。

救人就要把人真正救了

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中,怎么样救人与自己的实修密不可分。师父说:“所以一定要把你们讲清真相这件事情做好。不要只是去讲,不要流于形式,讲一个你就得叫他明白。”[3]一次在等候公交车时,我和一个模样象知识分子的女性交谈,得知她是某设计院的高级工程师,已经七十岁了。我心出一念:一定要救她。问她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她说退休后多次到国外旅游,也去过台湾、香港看到很多这方面的宣传。但她从小就是一个无神论者,不信这些。这时我该下车了,为了救她我继续跟她讲,列举了全世界多数人都信神,只有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不叫人信神。现在全世界共产党执政的国家除中国外只剩北朝鲜和古巴了。世界上有成就的科学家爱因斯坦、牛顿都信神。我们中国人除共产党执政的几十年外,几千年来不都是信神的吗?她“嗯”了一声,点头了,这时她要下车,我也跟着下车,她说到批发菜场去买菜,我说正好我也要买菜,我一直把法轮功是什么,江泽民为什么利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为什么告诉您要三退都讲给她,她非常感动的拍着我的肩说:“迫害好人,共产党是不可信了!把我的党员、团员、少先队员都退了吧,三退保平安。这么大岁数了,我还求什么呢?不就要个平安吗?你说是不是!”我看她真的明白了,于是说:“祝贺您,明白是福!”由此我体会到,慈悲救度中为他的思想内涵,那种站在对方角度上,完全是为了别人好的一颗纯净的心态,救人的力度就大,效果就好。如此,救人的事才会真的用心去做,就会放弃自我,站在对方角度上去处理事情,由此我想如果在整个救人过程中我始终都能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每次都是以这种慈悲的心态救人,那就会有更多的人得救。

放下自我 为他人着想

在这次写稿过程中,师尊为了弟子修炼提高,安排了一系列放下自我、为别人着想的人和事。例如,一天晚上我想静下心来写稿,来了两个同修:其中一个年岁大的同修,身体出现病业状态几个月还未恢复,正好到发正念的时间,我放下写稿的想法,和另一同修说:我们帮她清理一下她的空间场,多发一会儿正念,我想:我们是个整体,碰到了就应相互帮助,我们不是要修成为他的生命吗,碰到的任何事第一念首先是想别人,于是,锁定她的空间场发正念时感到师父在加持,不仅正念强大,而且整个身体被能量包容着非常轻松、非常舒服,好象法轮旋转的自动机制带着发不能停下来,就这样连续发了一个多小时,我还感觉时间很短。接着我们一起学法,切磋交流,把我们平时的所思、所言、所行,与法对照是否在按法的要求去做,同修平时感到不执着什么,也不会找,一下子找出一大堆人心和执着,直到晚上十二点正念发完,我才开始写交流稿,过程中师父打开我储存的思维,源源不断往脑子里打,直到深夜两点半才睡觉,四点钟开始炼功,白天精神都很好。这天是我写稿思绪最好、睡得最晚的一天,虽然只睡了一个多小时,但是精神状态也是最好的一天。这就是实修升华中法的展现。

感谢师尊为弟子的提高安排的这一切,我深深的感到正法修炼弟子能走到今天其中容入了多少师尊的慈悲苦度,师尊为弟子操尽了心。作为随师下世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最后的最后,唯有精進实修,抢在正法修炼截止前多救人、快救人,不辜负大法赋予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和责任,我们的所思所行要配的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