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退!就用真名,共产党可把我害苦了”

——讲真相中的一些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在十几年的修炼当中,每走一步都是师父精心的看护、不断的点悟。回首这些年,真是在酸甜苦辣中修去执着。下面就是自己亲身经历的一些事与大家分享,颂师恩。

九六年十月,我去一位佛教徒家,她对我说:“我借了一本《转法轮》,我不想修,借你看吧!”我把书接到手中,顿时有种震动的感觉,我把书捧在胸前往家走,感到身上有电流从头到脚通过,身体热乎乎的。到家晚上六点左右开始看书,一夜没睡,看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左右,一本《转法轮》看完了,心想这就是我要找的。我把其它气功书都烧掉,真心修炼法轮大法

电灯有电不亮,点悟修心

九七年一天晚上准备学法,一开灯不亮,看别人家灯都亮,查线路灯头有电,为何不亮呢?是师父点悟向内找。我就盘腿坐下向内找,找到一点是:说话不注意修口,说一些常人感兴趣的话,这时灯泡闪亮一下灭了。为什么又灭了呢?还是有没查到漏的,继续向内找,发现有时学法看书不洗手,特别是忙时拿起书就看,这是没做到敬师敬法啊!这时灯泡闪亮一下又灭了,接着找到第三点,灯泡闪亮一下又灭了,又找到第四点,灯亮一下又灭了。这时已过去一个小时灯还是不亮,差什么呢?翻来覆去的找,发现有妒嫉心,说话声高,瞧不起人,这时灯亮恢复正常,我流下眼泪对师父说:“让师父操心了,以后一定严格要求自己以法为师。”也深刻认识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三年劳教一日归

二零零三年四月的一天清晨四点,我正盘腿炼静功,就听有敲门声,有四人声称派出所的。我没给他们开门,在炕上盘腿发正念解体所有操控警察的邪恶因素。他们一会敲门,一会敲窗,过一会又把村长找来叫我开门,我不给开。一警察从门上方捅坏塑料钻進屋把门打开,進屋扬言说带我去市内检查身体,实则是送劳教迫害,我说不去,我没有病。僵持一会后,副所长说:“抬!”他们四人强行拽着胳膊腿将我抬上警车。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我就立掌发正念。

两小时左右到了市教养院,進了大门我就开始喊:“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進到教养院屋里有很多人,我又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迫害法轮功有罪!”一警察说:“先去检查身体回来收拾他!”这时副所长拿出一张纸放在桌上,我看到上面写我的名字劳教三年。从屋内出来走在院里见有很多人,我又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走到哪里喊到哪里。

到医院楼上楼下我都告诉患者及医护人员“法轮大法好”。在医院做X光检查,我不配合,他们四个警察就强行按着我,勉强做完检查,结果是三期肺结核(我根本没有肺结核),教养院拒收,他们无奈把我拉回派出所。

晚上,所长、警察睡着了,我把腿盘上发正念一夜没睡,解体了邪恶。第二天早上,所长电话通知家属交1000元钱放人,家人到派出所告诉警察我们没有钱,所长最后无奈的送我们出大门,这正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

小狗紧跟随

零九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去一偏远山区发真相资料,当撒了几户后发现身后跟着一个小狗,走到哪家它跟到哪家,开始我没在意,我把这个村子发完资料后,就去了另一个村。走到这个村边一棵大树下一看表差五分钟半夜十二点,就坐在树下发正念,发完正念睁眼一看,那小狗还在身边。这时我想这小狗与我一定有缘,我告诉它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祝你有美好未来,这时小狗象听明白我的话起身回去了。我感叹众生都是为法来,自己要抓紧做好救众生。

路遇老者磕头

每次讲真相前都背诵师父的法:“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3]“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4]。我发现经常骑自行车沿路走遇行人讲真相也是可行的。

一次在公路上遇一老者七十岁左右,我面带微笑问:“大叔过去念书时戴过红领巾吗?”他说戴过,我接着问:“那以后入过党、团没有?”他说过去是地主不准入,我说:“少先队也是共产党的一员,现贵州出现石头上有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共产党坏事干绝了,害死咱八千万同胞。从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现在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你把这个少先队退掉吧!”老人高兴的说:“我退!就用真名,共产党可把我害苦了。文化大革命时挨斗差点被打死,每次运动都是被斗对象,我对共产党恨之入骨,终于盼到这一天、天灭中共太好了!”老人越说越激动,说着就要给我磕头,我说:“你给我们师父磕头吧!是师父救了你。”于是老人在公路上对着护身符磕三个头。

我流下眼泪,众生真的是在等待大法救度啊!

找回昔日同修

二零一零年我打工时,遇一名外省人,九九年前曾炼过功,但《转法轮》没看完,开始镇压后就放弃了,改为信主。现在遇到气候变化就吃药打针,有时因病不能上班。她看我年岁比她大从来不感冒吃药,就问有啥好办法,我告诉她炼法轮功就能好病,我以前关节痛、心脏病、痔疮等多种病炼功后都好了,现在十几年没吃过一片药。我在工作上帮她干活,处处关心她,有时间就向她洪法,她对大法有好认识后,就借给她看《转法轮》。她看了三天后说:“我也炼,你教我炼功吧!”

从那以后,我们就天天一起炼功学法,后来她也不感冒吃药了,那本《转法轮》和几本师父国外讲法的书就送给她了,打工结束分手时,她又托我请一本《转法轮》说回去给其他同修看。

这些年我找回的昔日同修有三名,都是在讲真相时遇到的不相识的,都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由于邪恶的镇压放弃不炼了。我都耐心细致的告诉他们:师父急盼你们回到大法中继续修炼,完成史前大愿,师父说:“你不能给我落下一个弟子。”[5]

他们从新修炼了,我送给他们三本《转法轮》和一个mp3。每找回一个同修我都很高兴,以后通过电话得知,他们都坚定的修炼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贺词〉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快讲〉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