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衡水市安平县胖警察殴打七旬老太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四年四月六日,河北省衡水市安平县七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敬勉老太太,被连拉带扯的劫持到县国保大队长孙义和的办公室,在老人拒绝回答无理提问时,恼羞成怒的孙义和舀起鱼缸里的水,往老人的脖领里灌,冰凉的水冷的老人直打寒战;随后,一个胖警察抡圆胳膊左右开弓打老太太耳光。

老人被打得站立不住,险些栽在鱼缸里,多亏有个人扶她一把。这是老人第六次被绑架迫害。老人始终无怨无恨,再给警察讲真相,并于当天回家。

王敬勉老太太,家住安平县城关镇前张庄村,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前,她患过精神病,每当生气后,她的精神病就易复发。王敬勉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她的精神病从未犯过,人也更健康、善良。

然而,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王敬勉老人被绑架六次,并陷冤狱一年。

四月六日下午,王敬勉老人带上几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带着善心在安平县城内给过往的人们讲述大法真相,希望他们有一个好的未来,结果,她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抓住不放,小伙子打电话给公安局。

因为当时离公安局很近,片刻,公安局警察就开车来了。警察下车后,就要给老人照相,老人不配合,左挡右挡,没照成。警察连拉带扯,把老人塞进车里,送到公安局。

老人在车里给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不要绑架好人,对他们自己不好。就这样,到公安局后,老人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警察们强行将老人拉进国保大队长孙义和的办公室。

孙义和指使警察抢走老人的挎包,搜去包里的十几份自制的法轮功真相材料、十几元真相币和三退人名单。孙义和一连串地追问老人:东西是哪来的?真相币是怎么回事?老人只告诉他,自己七十二岁了,其它拒不回答。

孙义和见老人不回答,他恼羞成怒,拿起水杯,舀鱼缸里的水,往老人的脖领里灌,冰凉的水凉的老人直打寒战。

随即,一个胖警察咬牙切齿的抡起胳膊,恶魔般的左右开弓打老人的耳光,边打边骂大法和大法的师父。

老人依然无怨无恨,继续给他们讲着真相。大约一小时后,孙义和对老人说:“你走吧。”另一警察说:“都进来好几次了,回家别再炼了”。老人堂堂正正走出公安局,自行车和挎包被扣在公安局里。

王敬勉老人此前十年内遭五次绑架、非法关押

1. 二零零八年非法判刑一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安平县公安局、派出所、镇政府一伙不法之徒,为保“奥运”安全为借口,对安平县法轮功学员骚扰和迫害。七月十九日上午,在镇副书记张跃奇、计生员孙小芳的指使下,把王敬勉家凡与大法有关的所有物品全部洗劫一空,当时还企图将六十六岁的王敬勉老人绑架,老人奋力抗争,恶警阴谋未得逞。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三日,王敬勉去安平赶集,中午,在她女儿家吃的午饭,下午,她去安平城关镇政宣村小理发店剪头发。就在理发员快剪成头发时,三个便衣警察上前,就连拽带拖的将王敬勉老人强行塞进车里,王敬勉老人不配合,高喊“法轮大法好!”当天傍晚,前庄村前任村干部贾二娃在一小卖部里幸灾乐祸自言自语谎称道:“这回可好,王敬勉去安平公安局粘贴大法标语,被抓起来了。”

王敬勉老人被非法拘留期间,她的亲人们多次去看望,看守所都说是上头的指示不让见,其家人又找村干部,村干部说:“她在里面不受罪,让她呆着吧,奥运过后就放人。”临近“奥运”结束时,王敬勉的家人又找村干部,对方告知要拿钱取人,因刚从看守所里放出的两位修炼法轮功的老太太是家人用两万七千元钱赎出的。

八月二十五日,王敬勉的亲人正在为赎金发愁时,一村民告知说王敬勉已于八月二十三日被非法判刑,送至邯郸了。王敬勉家人经打听,才知道,是八月二十三日送往石家庄女子监狱,非法判刑一年。王敬勉的亲人赶到石家庄监狱,门卫却不让见人。说想见再等通知。

2. 二零零六年十月下旬一天晚上,王敬勉老人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安平油子乡某村免费发大法真相材料,被油子乡派出所王进忠、武颜铎一伙绑架。期间,油子乡恶人用手铐将她铐在室外,王敬勉老人连饿带冻,又挨打。十月二十八日晚,恶警将她们转押到安平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勒索钱二百元,才放出。

3. 二零零四年,王敬勉拜访亲戚,途经安平公安局前大街,她见路边电杆上粘贴的大法标语快掉下来了,即便上前扶平、粘好。此举被公安局内小卒发现,随即窜出两个凶汉,不由分说,将王敬勉拖进公安局里,当时专管迫害法轮功的政保股长侯大健,抬手就抽了王敬勉几个耳光,随即,就用手机联系看守所人员,企图非法拘留王敬勉。

当看守所人员赶到公安局,一看是个骨瘦如柴、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老太太,对方怕承担责任,没同意领人,转身走了。 恶徒侯大健见看守所不愿收留,接着又是一通拳打脚踢,狠命的打王敬勉老人,最后老人被打晕在地。侯大健还认为她是装死,就不理睬老人了。中午过后,他们见连饿带冻的王敬勉老人仍没苏醒,侯大健也回家了,几个小卒怕承担责任,急把王敬勉老人抬到公安局外,扔到了大街上。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老人才醒了过来。(注:侯大健已经遭报,其妻病死,他本人也被车撞了)

4. 二零零一年春天,在前张庄村村官张铁圈、贾二娃的配合下,王强一伙恶徒,又从家中,将王敬勉绑架到安平邪恶洗脑班,数天后,又转到看守所迫害。由于看守所环境恶劣,王敬勉浑身长满了疥疮,恶徒们怕传染,才让家人办了“保外就医”,同时也勒索了王敬勉家人二千元钱。

5. 二零零零年七月中旬,安平镇政府、派出所所长王强一伙,突然闯入王敬勉家中,将王敬勉绑架到安平看守所,非法关押数天后,勒索她家人三千元钱放出。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