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江信美在派出所、劳教所和洗脑班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一日】按: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江信美女士,二零零一年被渝北区双凤桥派出所绑架、劳教,在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酷刑迫害;二零一三年十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

下面是江信美女士自述她遭受的部份迫害:

我是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江信美。二零零一年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时,为了证实法轮功是最好的功法,我白天上班,天天晚上出去贴自己用图画本,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等真相标语。

被绑架、劳教

一次我用油漆在我们单位的围墙上写上“真、善、忍好,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的标语,每个字有一尺多那么大。下午610就找到我打工的单位,把我绑架,非法抄了我的家。

我被绑架到渝北区双凤桥派出所审问,我不说,他们折磨我,铐了个苏秦背剑,就是右手从肩上往背心下,左手从后面向背心上,在把两手铐在一起。这种酷刑时间长了,手会残废的。我还是什么也不说,610的恶人王勤还威胁我:我们马上打电话到你儿子的学校,让你儿子上不了大学。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苏秦背剑”)

后来他们又把我关进了一个一米宽的正方形的地牢里,没有铐手了,那时已经是晚上了,地牢里就放了一点草,我就坐那里开始炼静功,被管牢笼的看见了,说:你还敢炼功。过来就把我铐在门上,我就这样站了一晚上。第二天把我送到渝北区一碗水看守所,在那里呆了一个星期,就非法劳教了我一年,送到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里,警察安排吸毒人员二十四小时看着我不准炼功,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接触,狱警罗川梅天天强制转化,逼我看污蔑大法的电视,狱警罗川梅还说:只要你转化,可提前半年出狱。我还是不转化,她就又将我关在小间,关了一个星期小间,我还是不转化,就把我和那些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起,天天罚坐,不能说话,不能动。后来调来了一个男恶警,把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外面搞“军训”折磨,站军姿,蹲军姿、跑步、走鸭步。吸毒的人对我们一个个地检查,要是没站好、蹲好,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吸毒的人就会拽你一下,踹你一脚的折磨你。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几号我从劳教所回家了。但是双凤桥派出所的恶警一到“敏感日”,他们就会来家骚扰。后我到綦江县小渔沱我妈妈家,他们也来骚扰。迫害给我家造成很大很大的伤害,我丈夫,我父母、兄弟、姐妹都在担惊受怕中过日子。

被劫持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下午两点左右,我在渝北区胜利路一小区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门卫构陷,当时我还给门卫讲真相,她的电话响了,我还在给她讲真相,一会儿功夫就来了几个便衣,把我绑架到双凤桥派出所,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我没有告诉他们,他们没有办法,就在网上查。找到了我的名字之后,八、九个恶警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师父的法像、光盘、mp3、mp4、收音机、读卡器、手机、TF卡两个、真相币三十多元,最后连我装真相资料的自封袋二百多个都抢走了。还强行给我录像、强迫我在上面签字,又把我带回双凤桥派出所,给我做笔录、照像、扎手指的血化验,直到晚上九点多钟才放我回家。

十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居委会的王盛武和另一人敲开我的家门,那人没进来,拿去王盛武的手机在外面打电话,打完电话把电话还给王盛武走了,我就把门关上了,就给王盛武讲真相,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刚讲了一会儿,又有人敲门了,我也没有多想,就开了门,一看有两车恶警闯入我家,强行要把我带走。我家人说:把她带哪去?恶警头说:去完善手续。

恶警强行把我带上车,直奔重庆渝北区双裕园度假村洗脑班迫害。进去之后门紧闭,两个人二十四小时监视着我,不准炼功。迫害参与人有610、姓刘的、陪教胡金珠,还有我们原单位川煤九处姓彭的,没过两天换了一个姓郑的六十多岁。

第一天的时候,晚上我就在床上把腿用被子盖上,盘着腿,被陪教胡金珠看见了,她说:不准盘腿。我没有理她,她说了三声,我也没有理她。不知道她按了什么机器,结果门开了,进来两个人,一个是姓刘的和另一个跟土匪似的人,说不准盘腿,我说了一句,脚冷。他说我给你拿电来烤,给你上夹板,拿火烤。

这就是共产党的“法制洗脑班”,各种酷刑具备,真是人间地狱。

迫害我的人有:双凤桥派出所的女警察王勤、水井湾居委会王盛武、川煤九处公安科的曾凤洁。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