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熟人讲真相 从怕到自豪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与陌生人讲真相,我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能坦然大方的跟他们讲。而对于熟人我讲起真相来一开始很打怵,总觉的张不开嘴,怕他们不理解我,会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最初给他们光盘和小册子的时候,心里的底气一点都不足,仅限于跟我非常要好的少数同学、朋友、邻居讲真相。

我这个人打小就要强,啥事都争强好胜不甘落后,不愿让人说个“不”字。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和看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意识到我的“怕”主要是我太在意自己的“名”引起的,是为私为我的表现,我一边发正念清除它,一边加大力度学法,过程中,从“怕别人不理解”的心态,到油然升起一种“我是大法修炼者”的自豪感。

第一次大面积跟熟人讲真相,是在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上。那次聚会是源于一位在老家当副市长的同届不同班的同学,到我市来看望上大学的孩子。那天到场的高中同届同学二十三人,是人数最多的一次聚会,有的同学是分别二十八年后第一次见面。由于我们上高中时,男女同学都不说话,除了我本班的两名同学外,其它班的只有个别女同学我能叫上名,男同学我好象都没见过,更叫不出名字。

席间,同学们逐一敬酒发言,轮到我时,我首先跟大家坦言:我喝的不是酒,请大家见谅。副市长同学就说了很多劝酒的话,其他同学也都附和着,我一直微笑着端着饮料杯子站在那里,等他们说的差不多了,我就说:“同学们,我之所以不喝酒是因为我修佛。”话音未落,副市长同学马上说:“修佛?我在西藏呆了三年,修佛的事我知道的很多,你说你修的什么佛?”

“法轮功。”当我一说出这三个字时,满屋子的嬉笑、交谈刹那间变得鸦雀无声,同学们的表情和空气都仿佛凝固了,静的掉到地上一根针都能听见,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瞅着我。我就言简意赅的讲了:法轮功是佛家功法,强身健体有奇效,现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所谓的“天安门自焚”、“法轮功闹事”是栽赃陷害。我讲了我为什么炼法轮功以及受益的情况。

等我介绍完之后,没人吱声,少顷,那位副市长同学打破沉静:“今天你能在这个场合说出法轮功,了不起!咱们在座的都是什么人物?你赢了!”是的,在座的同学都是各单位的骨干、精英、业界名人、常人中的佼佼者,很多人身兼各种职务,掌有一定的权力,平时很可能听不到有人跟他们正面讲法轮功。我的话讲完了,心里一阵轻松,为自己终于能在熟人圈里讲真相感到高兴,听了副市长同学的话,当时我就想:这是师父在借用他的嘴对我当众讲真相的一种肯定与鼓励。

在接下来的单独敬酒时,那位副市长同学走到我跟前劝我不要炼了,话说了很多,见不能改变我,就说我被法轮功洗脑了如何如何;还有其他多位同学也来劝我说:法轮功好,可以自己在家偷偷炼,不要让外人知道,更不能对人说,现在还在打压,咱小胳膊拧不过大腿,不要鸡蛋碰石头等等。我非常明了他们是在为我个人安危担心,我也明白:他们虽然不能一下接受法轮功,但这一突破为我日后進一步讲真相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以后的聚会中,我陆续给同学们每人发一个档案袋,里面装有我精心配备的各种法轮功资料。我也在小部份同学聚会时给他们讲“自焚伪案”、讲“四·二五”始末、讲“活体摘器官”、讲大连的“人体塑化工厂”、讲为什么要“三退”等等。

大约是在第一次与同学们提到法轮功之后一年多的时间,一位当初重点劝我放弃法轮功的一位大公司办公室主任同学,在一次聚会时告诉我:“你给我的东西我都看了,我去美国也看到了很多炼法轮功的人,他们给我的资料我也都看了,我发现你是咱们这些同学中最善良的人,你好好炼吧。”

一位同班业界名人的同学,一次给我打电话说:“你的信仰挺好,我支持你!”一位主任大夫同学说:“你的肤色真好,看起来很年轻,这跟你炼功有关系,对身体有好处。”

今年一月份,在一次小型聚会上,我和同学们又聊起了法轮功,一位局长同学,当着其他几位同学的面大声对我说:“我前几天去了德国,一下飞机就有德国人举着牌子欢迎我,上面写着汉字,一个人高马大的德国女人还跟我说了句中文,你猜她说的啥?”我疑惑的摇摇头。“你真傻,她说的是‘法轮大法好!’”满桌的同学都笑了,气氛轻松自然……

目前,我在本市的高中同学基本上都明白了法轮大法好,他们的生命都有了美好的未来,为了更多人能得救,我会继续努力把在日常生活中讲真相、救众生的事情做的更好!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