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回忆“四•二五”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华清悉尼采访报道)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先生和他母亲陶月芳、阿姨陶月兰都是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四•二五”万人和平大上访的见证人。十五年后,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感慨不已。

李元华(右)和母亲陶月芳(左)、阿姨陶月兰(中)都是“四•二五”和平大上访的亲历者
李元华(右)和母亲陶月芳(左)、阿姨陶月兰(中)都是“四•二五”和平大上访的亲历者

修炼法轮功 身心健康 智慧开启

李元华先生十八岁在上大学时曾查出得了难以治愈的乙肝,而且是传染病。那时得这种病的人不敢张扬,只能四处找治疗办法。十几年时间里,他四处寻医,中、西医加气功都试过了,不但没有治好身体之苦,还慢慢加重了精神负担,整天精神不振,性格变得情绪化,感到人生没有希望。

李元华先生的母亲在九三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曾五次听师父亲自讲法。一身疾病不治而愈。她如获至宝,天天听师父讲法录音。李元华先生说:“我当时与母亲一起住,所以也是在天天听法。九四年五月与母亲一起去听师父为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募捐的带功讲法后,回家就有黄色的东西从腿里出来。九五年之后我就明确去炼功点学法、炼功。最初炼功时我忘记自己身体有病了,只是感觉精神解放了,然后身体的疾病也不翼而飞了。”

李元华先生还谈到修炼法轮功对他工作的帮助:“我八六年毕业留校做教师。我对历史一知半解,不能真正理解那些思想家,判断不出他们所述字面的意思和精神内涵。修炼大法以后,我的智慧被打开了,业务上出现了质的飞跃。我的思路非常清晰,能很清楚地判断哪些思想家讲的历史是对的和错的,因此我的业务很专业,讲课很到位,学生非常信服,我还把做好人的思想容在我的教课中,连续三年被评为‘学校优秀主讲教师’。”

四•二五开创了大规模民众和平上访先河

作为见证人,十五年后的今天再回忆“四•二五”,李元华先生非常感慨:他说:“四•二五是法轮功修炼者开创了在中共暴政统治下的第一例大规模民众和平上访。对中共而言,也曾是一次可以选择顺应天意的良机。当时法轮功代表提出的三点诉求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上万民众随即散去,一整天时间,没有一点喧嚣及标语口号。在经历了中共多次的政治运动及八九年六四血腥镇压后,四•二五上访向世人充分展现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勇者风骨、善者心怀。但是中共的邪恶本性使它选择了迫害,从此走上不归之路。”

李元华先生回忆道:“四•二五那天我正好没有课,母亲陶月芳从炼功点上回来转告我情况,因我家离中南海才几公里的路,所以我和母亲一起坐车去中南海。当时不是直接去中南海,是想去信访办。我们是去的比较早的,看到当时现场非常有秩序。去到了府右街,我们是较早进入的,大概是早上六点多,我们站在府右街的一侧,还是让出一边让路人走,考虑不影响到其他人的生活。法轮功学员当时的一举一动充分展现了他们处处为人着想的自觉性和表率作用。”

一整天上访过程中,有法轮功学员拿大塑料袋收集垃圾,上万人走后,街道上甚至没留下一片纸屑,连警察丢的烟头都被捡起来。李元华先生就中共一贯地威胁、做假、欺诈蒙骗中国人民而谈到:“中共警察当时开着车用摄像机对站着的每个人近距离摄像,不是那种新闻式的,而是想威胁人,秋后算账那种。可是没有法轮功学员躲闪,法轮功学员表现出和平、理性、大义凛然的精神境界。”

“还有一点,法轮功学员在四•二五那天根本没有阻碍交通。中共的一贯做法是要封锁新闻,所谓要把交通封锁。早上警察们就把府右街两边封锁了,他们是怕海外媒体摄像,公布真实新闻。所以除了现场人员之外,很少有人知道‘四•二五’现场的真相,连北京很多当地人都不知道当时事情发生的真实情况。‘四•二五’距今已十五年了,北京人当时是通过中共操控的新闻了解的,就如当时六四发生时,我去浙江遇见当地知识界人士,他们根本不知道六四的真实情况。中共一贯编造历史。对于真相,中国人就是有眼睛也被蒙住,要辨方向很难。海外的中国人虽然生活在海外,还是受中共大陆网站影响,他们只有远离中共,对中共恶党不抱有任何幻想,了解真相,才能做出正确选择。”

最后,李元华先生表示:“所以,现在让中国人知道真相就极其可贵。目前中国同胞嘴骂中共,但中共党文化预先设置好的一套思维方式甚至行为还在束缚着很多中国人,使他们很难真正摆脱。中国人民只有摒弃中共,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自救才是唯一的出路。”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