颅骨骨折性命攸关 师尊呵护再展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故事中的这位同修是位老大姐,今年七十多岁。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哈尔滨市336路公交车在交通肇事时使我们这位老同修身受重伤,造成胸骨、肋骨、骨盆多处骨折,左侧颅骨粉碎性骨折(已实施颅骨金属置换术),外伤性脑出血,昏迷一个半月。是师父,是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下面就让我们跟随同修共同感受大法的神奇与超常(由同修自述)。

昏迷中,我感觉是到了中南海的东门,看到许多人(其中包括以前的中共高官)。一个年轻人对我说:“走哇,進中南海。”我晃了晃手,没答应。心想:这些不都是死人吗?我可不跟它们走,那么多人都進东门了。这时听到一声:“妈,你醒了?!”睁眼一看,姑娘站在我面前。她告诉我:我是你姑娘,你已经昏迷一个半月了。

这时,我把手放在肚子上,法轮在转,但我想不起来叫什么,闭眼看见了一本书,但中间有一块纸盖着字。是什么书呢?想不起来。我突然把手放到胸前,心想:生活中的事都忘了没关系,这个可不能忘。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眼前出现了四个字:“苦其心志”[1]。是什么呢?慢慢想起来是师父的诗,一句一句的想,几天都想起来了。啊,我深深的感悟到,生命的关键时刻是师父的大法,是修炼人的正念支持我走出困境!

全身动不了,有许多地方麻木。我就一次次练坐起来,只要一起来天旋地转,一晃就倒。有一次一倒感觉头上什么东西掉了,手一摸软软的一大块。姑娘告诉我说:是半个脑袋没骨头了,大脑中、头皮里。心里不知怎么回事。姑娘就说了全身及大脑受伤的过程,如何被汽车撞(有录像)。我想我是炼功人,我下决心要坐起来。

几天后,我真的坐起来了。不管怎么天旋地转,我闭着眼,双手抓着床架,咬着牙就是不让身体倾倒。几天以后我坐到稍稳点,第一个任务就是盘腿,很轻松的双盘上了,心里真舒服。

我能坐起来之后,医生们就让我扣上耳机去治什么(不懂)。我突然想起来:“我是炼功人,不让他们治我。”伸手拔下耳机,他们来说我,无论说什么我也不听,只好把我推回去了。这一项共七次,我就是不去,最后就不了了之了。

身体恢复很快,医生决定给我动手术,把没颅骨的那半个脑袋用合金接上。在等合金的时候,家人就推我到院里走走。我发现好多能走路的人,脑袋上有一条不长头发的红红的部份。姑娘告诉我都是车祸造成的,有的住七、八个月院了。手术的那天上午八点往手术室推我时,心想:我是炼功人,我可不要那样的脑袋。术后半个月我就回家了。

回家后心想的就是练走路去见同修。一个多月后,我就下楼了,邻居的老太太看到我受伤的脑袋:啊!没有疤!手术的地方也长出了头发,看来你过去跟我讲过的话是真的(讲过真相)。我说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吧。以后我再见她,发现她身体明显的变好。

听我姑娘说我的全身多处骨折,基本没治疗,当时家属跟医生要求治疗时,医生说脑袋的病还不知咋治呢,给你留下这口气就不容易了。按照医生的看法,当时认为治好了也是个植物人。

谁也没想到我会恢复成正常人。学法、炼功都能达到正常状态,三件事从我能下楼就开始做了,从前年上半年我就自己外出讲真相了。

这件事使我深深的感悟到,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时刻都在身边看护着我们。让我们以兑现自己的誓约来报答师父无量洪恩,把三件事做的更好。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