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车万里路 救度一方人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三日】师父在二零零四年九月发表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的经文,要求我们:“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因此所有的大法弟子、新老学员,都要行动起来,全面开始讲清真相。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我们夫妻俩也和同修们一起开始广泛的对众生讲真相、劝三退。

当时我因为被迫害,失去了工作,内退在家,平时和老伴出去发放真相资料,以城市为圆心向城市外画圆,向外扩展,走的最大半径也就是十几里到二十多里。在这个范围内反复的发放了几遍资料,应该扩大半径了。于是又改变了方法,坐城郊公共汽车,单程坐车然后往回走,边发资料边讲真相、劝三退。这样城市郊区也都走遍了,半径能达到二、三十公里,我们居住的城市是个地级市不大,基本城市管辖地区都走过了。

二零零七年,单位的一位同事办个公司要我帮忙管理工程,我觉得这可能与修炼和救人有关系,就又出来工作了。周日和老伴出去救人。在这期间了解到一个情况:我们地区有个县,九山半水半分田,地广人稀,九沟十八岔,岔岔有人家,那里的人平时只是看邪党电视,受邪党洗脑教育,见识狭窄,救度困难。市里的同修去过那里,被迫害了;邻县的同修也去过,也遭到迫害。这个县成了我们地区的救度难点。我想:如果有自己的交通工具就方便了。

二零零七年年底,我到驾校学校报名开车,当时我已经五十八岁了,过程就不说了,反正到了二零一零年,我终于把买的车开回了家。从此我们就有了自己的交通工具,多了一个救人的法器,开始了对山区一方众生的救度。

当时单位休息小礼拜,我和老伴只能利用周日到该县乡镇赶集。周日有集的地方有限,我们反复的去赶集,卖货的人都认识了,各个集总是那么些人,我们该讲该退的都讲到了也退了,不退的反复说也就不退。我想,得想别的办法了。结果二零一一年底,单位改修大礼拜,周六周日休两天。这真是,只要弟子的想法符合了法,师父就给铺就了现成的路。

每到周六,我和老伴起早走,有集赶集,没集或赶完集就沿着公路走,遇到人就问路,或找话题搭话,只要能搭话就能讲真相,就能救了他。我们找各种各样的话题,有时看到山上有很好看的小果,摘一串问人:“这是什么果,能吃吗?”一串小果能问一天,能劝退几十个人。有时在山边采点蘑菇,又可以问一天:“这是什么蘑菇,能吃吗?有毒吗?”又救几十个人。到了晚上没人活动了,赶到哪儿就住到哪儿,就在车里睡,又省钱又方便。

一次,一个农村妇女到山上捡板栗回来,胳膊上挎着一筐板栗。我停车,老伴和她搭话,跟她讲真善忍,她说:你是法轮功,不听。一直向前走,根本不停下来听说话。老伴反复的说,从各方面说都不行,边说边走,我在旁边发正念,这时老伴就大声背师父的诗词《话有缘》:“人海茫茫相遇难 萍水一笑缘相连 静下心来听真相 你为此言等千年 救难大法已在传 句句天机是真言”。这下,她停下脚步了。老伴紧接着就跟她讲:“咱们相见都是缘份啊,我们师父让我们救人,不要你一分钱,告诉你能解脱苦难的法,你得为你自己的生命负责。”她放下了筐,开始认真的听。老伴说:“你别听电视讲什么,法轮功按‘真善忍’做人错吗?电视讲的都是假的,天安门自焚的那小女孩,烧伤呼吸道首先灼伤,抢救时先将喉管切开,还能唱歌,那不是骗人吗?别听别人说什么你得自己想一想。”我在旁边发正念,求师父救她。农妇的态度变了:“真的吗?”老伴说:“当然真的,我们修‘真善忍’能骗你吗?骗人、骗钱、骗物的有,还有骗你平安的吗?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保个平安,何乐而不为呢?”农妇告诉了真名,退了,还反复谢谢我们,说什么也要把那一筐板栗给我们。实在没办法,只好收下,拿出二十块钱给她,她说什么也不要,我们把钱硬塞给她,她把钱扔下就跑進了树丛里去了,还喊:“下次来到家,就在下边村里住。”

这样的事很多,明白真相的、三退了的众生感谢不尽,有给樱桃、苹果、山楂的;有给萝卜、地瓜、蘑菇的,农村人很实诚,不收不行,给钱有的收一点,有的就是不收,说自己家产的,说啥也不要钱。其实就是人明白的那一面知道,对大法、对师父、对大法弟子有多感激。

一次在一个镇上,我们遇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小伙,脑血栓的症状,走路很困难,老伴上前搭话:“老弟这病多长时间了?”“好几年了。”“这个病不好治。”“治不好,吃多少药了,不好使,拉六万元饥荒了。我爸也是脑血栓,治不好在炕上下不了地。”小伙原来是个能干的人,有家有老婆,病倒后老婆走了,他没生活来源,欠了六万元债。老伴说:“别伤心,我告诉你一个不用花钱的法。”他抬起头认真的听。“很简单,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我们按‘真善忍’做人,不会撒谎,共产党的宣传是为了它的政权,它不管老百姓的死活,你有病他管你吗?现在治病多贵,一个吊瓶一百多元,谁治得起病,药都是假药,让你治不好治不坏。信共产党死都穿不上裤子,信大姐的吧,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真的吗?真管事?”“真的!”“真的?”他又问了一遍。“只要你真信,就管事。”他说:“我信,我信。”说着哭了起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边哭边大声的反复的念了起来。他用真名退了团,并且说:“回去告诉我爸,也让他念这九字吉言。”

在农村救人的过程中,老伴讲的多,有时候为了劝退一个人,她反复的说,跟着人走过来,又跟人走过去,不弃不舍,直到劝退为止,有时候一跟就是一、二里路。我在旁边发着正念,心感慨:大法弟子真不容易,也就是为了救人,不然哪能这样低三下四的求他。平常再难也不这样求人,早就不搭理他了。又一想:救人嘛,“救”字不就是‘反’过来‘求’他吗?这也是很早当初神定下来今天大法弟子救人的状态吧。

在救人的过程中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也遇到过危险,但我们都在师父的保护下有惊无险的过来了。举一例:一次,我头一天开了一天的车,加上晚上睡在车里睡不实,不解乏,第二天开车时就犯困。老伴给准备些零食,困了就吃点,但困极了吃东西也不管事。结果车开到一个桥头时我睡着了,眼瞅着就向桥下冲了过去,老伴喊了一声,我突然醒了,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打了一下方向盘,不自觉的踩下了刹车,车在桥边停下来,吓了一身冷汗。要不是师父保护,车就冲到桥下去了。真是谢谢师父!

一年多的时间,我们走遍了整个县的二十二个乡镇,除了太深的山沟,基本上有人的地方都走到了,每个乡镇至少走两遍,多的不下十几遍。从二零一二年初,一直坚持到现在,大约劝退五千多人。我们最多一天能讲退一百人左右。

在常人看,我们开着车到处游山玩水,很自在,也很潇洒。我们也就觉得这样救人太幸福了,也没什么苦吃,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日晒不着的。但其实这里也有酸甜苦辣,有人心困扰时的苦闷,也有受外界干扰时的彷徨,有救度了一个人后的喜悦,也有救不了一个众生时的惋惜,更有过了一关一难对师父的感激。这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的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