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国冤死八年 家人再次被骚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王建国被吉林省吉林市看守所迫害致死至今已有八年的时间,吉林市政府从来没有正面的给王建国的家人一个正确的答复,告诉家人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真正死因,和正面的解决方案:给予赔偿和把所有参与迫害王建国的凶手绳之以法,不但不返还王建国的遗体,还威胁、恐吓、监控、跟踪家人,还把在王建国自家搭建的灵棚抢走,为了要毁尸灭迹,多年来不断的对王建国的家人多次进行骚扰和诈骗。

王建国
王建国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七日,一个自称是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虹园经济开发区的治保主任,一王姓男士,给王建国的亲戚打电话,说要找王建国的母亲,想把在二零一零年补助的六百多元钱给王建国的母亲,因多年没有找到王建国的家人的原因,补助的钱一直没有给,说只有六个人没有取钱,怕误取,让王建国的母亲(本人)去取,还说只有两天的时间,到下周一(二十一日)不取钱,算是自己自动放弃,再想取钱就不给了。王建国的母亲听到此消息,还以为是大队给的补助钱,就打电话找到这位王姓男士,这位王姓男士一直问王建国的母亲在什么地方?都干什么活?说有五百多元钱的补助要给她,让本人去取,还说有民政局的人要来查账,只给两天时间,下周一就到期了,不取钱就没了。

王建国的母亲打完电话后,分析了一下,听亲戚接到电话对方说给六百多元钱,自己打电话对方又说是五百多元钱,还说一直没有找到人,又一直问在什么地方住,干的是什么活,要是正常给钱,用问在哪里住和干什么活吗?现在的电话对方都是显号的,还要什么电话号,还问的这么详细。王建国的母亲认为这又是他们再一次使用的诈骗手段,不能上当受骗。

王建国出生在一个传统的武术世家,父亲在家里开了一个“八极武馆”,王建国从小就和父亲练武。一九九五年五月王建国和父亲有幸喜得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更好的好人。王建国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被以谭新强为首的船营区南京派出所警察绑架、酷刑逼供后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王建国为了抵制迫害,绝食进行抗议,遭到吉林市看守所野蛮灌食,四十天被迫害致死,年仅三十岁。

这八年来,无论王建国的家人到吉林市市政府去告,还是到吉林省政府告,他们都是官官相护,一直推三阻四、威逼、恐吓,不但没给解决问题,还把在家里搭建的王建国的灵棚一抢而空,连根木头也没留下。一个刚刚满三十岁的年轻男子,就这样被他们给迫害致死,家里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八十一岁的老奶奶和六十多岁的父母亲,家里失去唯一的一个爱子的心情,如天塌地陷般,这八年来他们是怎么走过来的?

一、王建国奶奶的变化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八十一岁的老奶奶得知自己的孙子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心疼自己的孙子,到吉林市看守所门前大哭,不断的抱着孙子的遗照到吉林省政府和市政府去告状,上告无门时,就到火车站和汽车站,到人多的地方告诉世人,自己的爱孙只是因为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就被吉林市看守所给迫害致死,吉林市政府不但不把死因告诉家人,连王建国的遗体也不归还家人,还把孙子的灵棚抢走。

王建国的家人们要想看王建国的遗体时,还必须到吉林市公安局开证明,必须有吉林市公安局的警察陪同,人多时达数十人陪同,到殡仪馆时,每隔一米,两到三人把守,如临大敌一般。王建国的奶奶,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怎么能承受得了,老人家整天哭个不停,白天在大街上抱着孙子的遗像走,晚上抱着孙子的遗像哭个不停,整日整夜睡不着觉。

王建国的奶奶抱着孙子的遗像

每年一到四月十日这天,是最难过的一天,老人家也不太爱说话,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看着天,有时看着地,自己想孙子,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受到严重的打击,现在王建国的奶奶已是八十九岁的高龄,一到四月份的时候,就会想到自己可爱的孙子不在人世的情形,想到孙子的过去是多么的可爱、懂事,想到现在的自己是多么的苦不堪言,想着想着就会不自觉的流下眼泪,想孙子时还不能和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说,怕儿子担心,有时会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来舒缓一下自己郁闷的心情,走着走着就走丢了,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好心人就会把老人送回家。二零一四年四月初老人又再次走丢,好心人怕老人被坏人骗,就把老人家送到派出所,后来老人的女儿找不到老人,到派出所才把老人带回家。在老人家的心中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这心中的痛苦却无人诉说,只能把它埋在心底,自己一个人默默的去承受。

因为承受的打击和压力太大,哭得太伤心,老人家那明亮的眼睛也花了许多,有时会看不清东西,冬天时雪下的很大,老人家在走路时不小心跌倒,一连摔了很多个跟头,现在老人家的腿脚也不象以前那么灵活了,走路也不象以前那么快了。有好多次老人家差点就要离开人世,在女儿们的劝说下、在老人家坚强的意志下,信师信法那颗坚如磐石的心,在这种情况下,老人家才得以脱险,女儿们都担心老人家的身体,轮番的体贴入微的照料着,生怕发生意外。

二、王建国父亲、母亲的遭遇

六十多岁的父、母亲,失去自己的爱子,又不明死因,也不返还回儿子的遗体,又状告无门,吉林市政府还不断的骚扰他们,为了要毁尸灭迹,还找各种借口想迫害王建国的父亲、母亲和王建国的妻子,使得王建国的父亲和母亲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投。

王建国被迫害致死时,父亲正在外地出差,听说自己儿子被迫害致死的噩耗,象天塌了一样,马上坐车往回赶,到家后问明情况,直接找到吉林市看守所副所长丛茂华,让他说出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死因,丛茂华一直推脱责任,说王建国的死和吉林市看守所没有任何关系,是自残而死。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三日,王建国的父亲在自家院内搭灵棚祭奠王建国,挂上挽联:“做好人反遭迫害天理难容,白发人送黑发人冤情谁知,四十天惨死看守所”。灵棚搭起后,一下就引起中共警察的恐慌,他们在王建国家附近租房子住,有的好心人怕他们对王建国的家人不利,不租给他们房子,有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还是把房子租给了他们,他们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严密监控,三、四个人一组轮番在王建国家附近监视,看王家到底有什么动向,亲朋好友听到王建国的死讯,都纷纷前来看望,有一个朋友是吉林市的记者,听说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后,就跑来这里拍新闻,恶警们看到有记者前来拍摄,生怕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传出去,怕事实真相被曝光在电视上,上前一把就把相机抢下,还把记者叫到一旁审问,恐吓记者:这个消息不许报导。

王建国的父亲在自家院内搭灵棚祭奠王建国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早上,沙河子派出所警察找到王建国的叔叔,声称当天要解决王建国的问题。沙河子派出所用车将王建国的三位家人拉到吉林市看守所。家人一进去就看到“自残死亡通报会”几个字。吉林市船营区检察院、南京派出所、吉林市看守所、吉林市610专案组共计十八人,事先在那里早已摆开了阵势,同时还配有摄像机。

吉林国安、610头目李某先向家属念了一篇“关于王建国在吉林市看守所关押期间的情况说明”,之后威逼恐吓王建国的家人。他们给家属的结论是:1、限家属一天时间将王建国的遗体进行火化;二、四月二十九日灵棚必须拆掉;3、王建国死亡与公安机关无任何关系,属于自伤自残行为。家人一听,他们根本不是要解决问题,而是推卸责任,诬陷好人,非常生气,王建国的婶婶到讲台前一把抓住吉林市“六一零”头子的衬衫领子,就往楼下拽,从三楼一直拽到一楼,所有的人都跟在后面想方设法要把王建国婶婶手掰开,可是谁也掰不开,到一楼后,有一个人上前对王建国的婶婶说:“行了,你也可以了,这可是吉林市“六一零”的头儿。”王建国的婶婶态度坚决地说:“如果你们一天不解决,我们就一级一级的上告,从地方告到中央,这件事情没完,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一定告到底。”在场的中共之徒看到此情景无言以对,不一会儿就散了。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早上五点多钟,吉林市昌邑区分局局长带队,大约有四、五十个着装的警察,其中有五、六女警,开着十三辆车闯到王建国家,警察把王家门前的道路上下全部封锁,闯进院内,在家人不在的情况下,强行拆除灵棚,这帮土匪边拆还边说:这灵棚的影响太不好了。不到几分钟就把灵棚拆掉了,灵棚内外的所有东西,除了王建国的遗像外其余的都被他们抢走,连根木头都没剩。


灵棚被抢走

家里的灵棚被抢走后,吉林市政府为毁尸灭迹,派人到王建国家中找王建国的父亲和母亲签字,不签字就想绑架他们并加以迫害,两位老人得知消息后走脱,自此后两人流离失所。失子之痛还未能平息又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投,两人走到一个很偏僻的小村子,只租了一个月的房子,一天早上在路边吃早餐时,看到大街小巷都是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一抬头就看到自己儿子的照片,在电线杆上,在饭桌上都能看到,看到满街儿子的照片,又是高兴又是心痛,高兴的是:大家把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告诉每一个人,一个只因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仅四十天就被迫害致死,还不告诉家属真正死因,还不返还遗体,又不正面答复,灵棚抢走了还要继续迫害其父、母亲,目的是为了要毁尸灭迹,可以让世人们看到吉林市政府都干了些什么事,也让世人们看清中共的邪恶。心痛的是: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失去自己唯一的儿子,儿媳妇还在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劳动教养所继续被迫害,儿媳妇还不知道事情真相。

可怜天下父母心,王建国的父亲整天想着儿子,吃不好睡不好,牙痛了近一年的时间,王建国的母亲手臂痛的一直抬不起来,两位老人苦苦的期盼着自己的儿媳妇能早日平安回家,儿子已经被迫害致死了,如果儿媳妇再出事了,两位老人就没有活路了。就这样两位老人一直以租房度日,还不能租太长的时间,怕跟踪遭迫害,一个月或三个月就得搬一次家,就这样一直期盼着儿媳妇回来的日子。

二零零七年三月份,终于把儿媳妇盼回来了,面临的是儿媳妇知道真相后,能不能承受得了,两位老人商量好先不告诉儿媳妇真相,可是儿媳妇一直问儿子的事,还直接问到是不是不在世了,问的两位老人无言以对,只好说出真相,三人抱头痛哭,父亲忍住伤痛和儿媳妇说:“孩子不要哭坏了身子,你刚刚回来,要好好保重自己身体。”儿媳妇一个人跑到房间里大哭,父、母亲看在眼里痛在心中,也在一旁止不住流泪,二老商量好在儿媳妇面前不能表现出任何伤心难过的样子,儿媳妇爱吃什么就给做什么,想要什么就给买什么,还带着儿媳妇去看风景、去旅游,一直想让儿媳妇走出痛苦的深渊。过了一段时间,看到儿媳妇没什么事了,就给儿媳妇找了份外地的工作,这样可以分分心,不至于一直想着儿子的事,也可以到外界接触一些人和事,就这样他们分开了。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下午,吉林市“六一零”、公安局、船营区公安分局、沙河子派出所等二十多人,再次闯到王建国的婶婶家骚扰。独居的婶婶当时到妹妹家走亲不在家中,一帮警察竟直接闯入院内,肆意搜查。并强行向婶婶的儿子索要王建国婶婶的电话号码,意图进一步通过王建国的婶婶找到王建国的父母的下落,进行骚扰和绑架,逼迫他们火化王建国遗体,企图尽快毁尸灭迹。

三、王建国妻子的遭遇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日王建国和妻子双双被吉林市船营区南京街派出所民警谭新强、王凯绑架后,他们被非法关押到吉林市看守所,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王建国的妻子被非法关押到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动教养所里迫害,在劳教所期间王建国的妻子几乎一个星期复发一次心脏病,痛苦难耐,那些管教和帮教们还不时的让她写五书,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威逼、利诱她,说要是写了决裂书可以减期五天到二十天,写了五书减期的时间是三个月,还可以在大队里当干部,可以早日回家,如果不写会加期,加期时间的长短由管教和大队长来决定,一个星期要看几次污蔑法轮功的录像。

一次王建国的妻子正在车间休息,帮教(犹大)走到王建国的妻子面前,大声呵斥王建国的妻子:“通知到录像室看录像,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动地方?”王建国的妻子用非常微弱的声音说到:“我今天真的很难受,去不了了。”帮教无情地说:“不行,今天非去不可。”说着就动手强行把王建国的妻子拽到录像室看录像,王建国的妻子没有反抗能力,只好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王建国的妻子就复发了心脏病,把身边的人都吓坏了,又不能动,只好让王建国的妻子平躺在木椅子上,把窗子和门都开着,让空气流通,这时大队长王丽梅正好从此处经过,走到门口看到王建国的妻子平躺在椅子上,生气的大声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躺下了?”这时大家都怕王丽梅生气,没有一个人敢说话,王建国的妻子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看着王丽梅用微弱而又颤抖的声音说:“我刚刚心脏病又复发了。”王丽梅生气的说:“别让她躺下,让她坐起来看。”说完就走了。众人一看大队长王丽梅说话了,也只好把王建国的妻子又慢慢地从椅子上扶起来,让她趴在桌子上,一直到看完录像才让王建国的妻子去休息。

劳教所里的人每个人都知道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事,可是管教们却威逼、恐吓每一个法轮功学员,不让她们在王建国的妻子面前提王建国被迫害致死的事,说了就加期。一次有一个人在闲聊时提到王建国的事就哭了,王建国的妻子一看好象有什么事,就问了几句,这事让大队长和管教们知道后,把这个人叫到办公室审问了好长时间,告诉下次绝不允许在王建国的妻子面前提王建国的事,什么也不能说。

漫长的一年劳动教养期间,王建国的妻子遭受了无数次心脏病复发的症状,苦不堪言,还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折磨:身体不好时还要干奴役活,还得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一个月还得写一次思想汇报,不写就加期,哪个月没有写到年底查到了还得补上。晚上就寝时每天都得搜身,还不定时的番号,翻到经文后就被单独关押在一个车间里干活,当时叫严管,有两个人包夹,在走廊里走时碰到不决裂的法轮功学员时,不许和不决裂的法轮功学员说话,不许笑,不许对看,只能低着头看着地走,不许看两边,上厕所时,只能在厕所没人时才能去,厕所里只要是有人就不能去。一天晚上厕所里有人,王建国的妻子要大便,护廊不让王建国的妻子去,拿来一个盆让王建国的妻子在走廊里大便,还不定时的被大队长王丽梅和管教肖爱秋、王丽慧谈话做转化工作,几个月能洗上一次热水澡,洗头、洗脚、每天早、晚洗漱全都是凉水,每个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里遭受的痛苦都不相同,但大致上是一样的,除了严管外,都是一样的待遇。

王建国的妻子回家后,得知自己的丈夫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时,整个人都傻了,有时一个人坐在窗子前呆呆的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也不能在父母面前掉眼泪,还不能表现出来,亲朋好友得知道王建国的妻子回来的消息,都来看她、劝她:“要放宽心,别多想,还得活着不是吗?要坚强些。”一个三十岁的年轻女子,就这样失去了自己的丈夫,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一个美满的家庭就这样破碎了。

吉林市的恶警为毁尸灭迹,一直逼迫王建国的家人火化遗体。王建国的父、母亲和妻子为此被迫离家出走。可是当地的警察却持续骚扰他们的亲属。几年来这种骚扰持续不断,无论是过年、过节,还是中共会议日……

二零零七年从年初到年末,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恶警就一直在骚扰王建国妻子的母亲,一到敏感日或是过年、过节时,就到王建国妻子的母亲家,打问王建国妻子的下落,威胁、恐吓,王建国妻子的母亲告诉恶警们说女儿不在这里,到外地上班去了,找不到,也没有电话,联系不上。恶警们无奈只好灰溜溜的走了,可是一直不死心。

二零一二年八月,吉林市船营区沙河子派出所恶警竟找到沙河子乡政府工作人员、王建国妻子的表哥齐明辉,利用齐明辉去骚扰她的母亲,还要电话号码。

王建国的妻子自己一个人在外生活,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投,不能在自己的母亲身边尽孝,也不能和公婆一起生活对他们二老尽孝,只能在远方默默的祝福自己的亲人。

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虹园经济开发区质保主任王姓电话:0432-63338477 0432-62748656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