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双桥区在承德市中心区,包括主城区及周边七个镇,人口三十多万。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承德市双桥区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了不同形式的迫害:非法拘留、劳教、判刑;强制送“转化班”洗脑;抄家、罚款、开除公职;酷刑手段有吊打、背铐、关小号、野蛮灌食、长期固定在“死人床”上、几根电棍同时电击等折磨,其目的是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放弃信仰,其迫害的残忍程度超出人们的想象。

一、遭迫害后含冤去世的法轮功学员

1、汪亚萍,双桥区人,四十七岁

修炼法轮功以前,汪亚萍曾患骨癌、肝癌,炼功后痊愈。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汪亚萍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被双桥区国保大队的卢峰和刘明成送到保定高阳劳教所,在那里遭受精神和肉体的摧残:电刑、体罚、奴役劳动,不让休息、不让睡觉。她绝食抗议,门牙被撬掉了两颗;体重由原来的一百八十多斤,被迫害得只剩下一百斤。二零零二年十月放回。

二零零三年六月,在发真相传单时,被国保大队的卢峰绑架到承德市洗脑班,随后又送往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不到半年,她就被迫害得下半身瘫痪,大小便失禁,一只眼睛失明,家人将她接回,不久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2、王继涛,双桥区人,五十四岁

王继涛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被承德市“六一零”、安全局、公安局的人绑架到承德县看守所,狱警用各种残酷的手段折磨他,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用几根电棍同时电击,把他打的死去活来。王继涛被多次电击、殴打后,脑袋肿的很大,造成脑积水,就是这样,恶警们也没有放过他。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王继涛又被转到滦平县看守所,寒冬季节,狱警指使、纵容犯人将王继涛的衣服扒光,用凉水从头浇到脚,共浇了三十三桶水,致使王继涛当时就不省人事。

后来“六一零”又把他转押到承德市看守所,市看守所的狱警更狠毒,王继涛被打吐血,牙齿被打掉四颗,肋骨被打折,头部长期肿胀;还经常不给饭吃,每顿就给一点剩菜汤喝。家属给送的衣服、鞋等,王继涛从没有接到过,每个星期家属都给送两次钱,可是一分钱也没有接到过。残酷迫害造成了严重的内外伤,他们只好放人。

回家后,头部内伤一直未好,直到二零零七年四月,经检查发现已有大块水肿,压迫神经,于四月三十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四岁。

二、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1、承德职业技术学院马本顺与妻子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马本顺与妻子范秀琴曾被绑架到承德市洗脑班(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强制洗脑六个月,因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九日,马本顺与妻子范秀芹被绑架,后二人都被非法判刑十四年,马本顺被关押在河北保定监狱,范秀芹被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

二零零五年,保定监狱成立所谓“攻坚小组”,专门对马本顺等人实施迫害。马本顺被关“牢中牢”、“熬鹰”达半年左右,六年不让他和别人接触。

2、冯小奇被非法判刑十四年

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一日,冯小奇被绑架,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一日,双桥区法院开庭审理。开庭前,冯小奇在看守所里准备了辩护词,但是,双桥区法院不公开审理,剥夺了他的辩护权利,非法判冯小奇十四年。

3、承德医学院附属医院关真友被刑讯逼供、非法判刑十四年

酷刑演示:将两根烟同时点着插入法轮功学员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呛、窒息,极为痛苦
酷刑演示:将两根烟同时点着插入法轮功学员的鼻孔,把嘴捂住。熏呛、窒息,极为痛苦

二零零一年五月,关真友被绑架。恶警对他刑讯逼供,他们把燃烧着的烟头插入他的鼻孔,把蘸着酒的牙刷捅进嘴里,还把他铐在沙发上拖拉,吊起来拷打,连续六天六夜不让睡觉,关真友被折磨的双腿粗肿,神志不清。

4、龚凤兰被群殴、野蛮灌食,“熬鹰”、勒索四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龚凤兰在承德县头沟镇发真相材料时,遭绑架,被非法关押一个月,罚款四千元。没给收据,承德县刑警队于树毅经手。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三日晚十一点多,龚凤兰被绑架到牛圈子沟派出所,铐在暖气管子上,一个恶警狠狠地打她耳光,当时她就被打的眼冒金星,一口鲜血喷出去两米多远。一群恶警把她围在中间,对她拳脚相加,打过来踢过去,他们还用皮鞋拍她的头,用台球杆打她,用铜线扎她,直打到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她被打得遍体鳞伤,浑身是血。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后来龚凤兰被非法判刑三年。在保定太行监狱里,恶人用“熬鹰”的办法迫害龚凤兰。不让她睡觉,不许与别人接触,让她长时间坐小板凳。龚凤兰绝食抗议,绝食两天开始吐血,同时伴有高烧,血吐了两个多月才停。

他们又把她关到地下室里,只放一张床、一只便桶,吃喝拉撒睡全在屋内,在这间潮湿、闷热、霉暗的屋子里关了很长时间。

到了冬天,又把她从地下室搬到二楼,阴冷的屋子里,没有暖气,窗户上没有玻璃,经常冻得整夜睡不了觉,的手、脚、脸都冻坏了。

5、韩立萍被非法劳教二年、判刑四年

二零零一年五月,韩立萍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日晚八点左右,韩立萍在兴隆县被兴隆县国保大队的陆少华和张玉海等人绑架,十一月四日上午,该县法院对他们进行了非法开庭,在法庭上,律师为韩立萍作了无罪辩护,韩立萍也阐明自己无罪。十二月九日,韩立萍被非法判刑四年。

6、承德供电公司赵宝丽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赵宝丽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市“六一零”负责人杨树增、公安局长刘胜、国保大队的杨九奎、刘明成等十多人,闯到赵宝丽的工作单位,把赵宝莉强行带走,然后劫持到承德市公安局地下室非法关押四十五小时,不让吃饭,也不让睡觉,对赵宝莉进行非法审讯。他们随后对赵家进行公开抢劫,抢走了大量的私人财产,包括电脑、打印机,扫描仪、相机、手机、存折、银行卡等,共计二十一万多元。(后来要回了存折和现金)。

二零一一年七月,双桥区法院对赵宝莉进行非法庭审,九月又两次开庭。律师为她做了无罪辩护,赵宝丽也有理有据的阐述自己无罪。

面对律师的有理有据的辩护,庭长宋一民、副庭长魏文奎、法官谭振及“公诉人”蔡继军都无话可说。最后,审判长说此案证据不足,还需继续调查。赵宝丽本应无罪释放,但是法院最终还是对赵宝莉非法判刑三年。

7、大石庙镇王桂荣被折磨得生活不能自理、非法判刑十一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王桂荣被绑架。在看守所里,王桂荣看到警察打人,她就说了一句:“不许打人!”结果遭到了一群恶警的疯狂殴打。

一个外号叫“邱三棍”(邱庆岩)的上去就打了她十多个嘴巴子,六、七个警察将她按倒在地,用胶皮棍猛打,把她打得吐血,昏死过去了他们还不罢手,又将她拖出去,使用老虎凳折磨她。

从此,她开始吐血、头昏、吃不下饭,走路一瘸一瘸的,生活不能自理,直到十二月亲属去见她时,她仍由人搀扶着才能行走。

承德市政法委、“六一零”、公安局、伙同双桥区法院在二零零八年十一月秘密判王桂荣十一年。看守所里有良知的警察都非常同情王桂荣,担心地说:“她这样的身体判这么重的刑,能受得了吗?还不得死在监狱里头啊!”

8、冯营子镇李堂被非法判刑十年、被勒索几万元

二零零二年三月,承德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冯营子派出所的警察闯入李堂家,把李堂抓走,关押在承德县下板城看守所,在看守所他们往李堂身上浇凉水、用烟头烫他,就这样“走一趟”迫害了一个多月,敲诈了五千多元钱。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一天的夜里,李堂再次被绑架,关押到下板城监狱迫害了八十多天,又勒索了五千元。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夜里十二点左右,市“六一零”、镇派出所、冯营子村的人撬门而入,把李堂抓走,在看守所关押了四十多天后,又将他送至洗脑班,勒索一万元钱才放。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半左右,冯营子镇派出所所长杨哲和公安局的杨九奎、刘明成、安秀军等人来到李堂家,不由分说用黑塑料袋套住李堂的头,拥到警车里,然后又到屋里翻东西、把屋内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围观的乡亲们都说:“这简直就是土匪、强盗,什么警察,为人民办事呀,老百姓办不出来的事,他们都能干的出来。”

后来,李堂被非法判十年,关押在河北保定监狱

9、冯营子镇左守刚在唐山冀东监狱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左守刚原来患肝癌加上牛皮癣,真让他生不如死。学法轮功以后身体一天天的好了起来,肝癌好了,牛皮癣也好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三日下午,双桥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杨久奎、刘明成伙同冯营子派出所李哲和冯营子村王志军强行绑架左守刚。恶警们用各种手段威逼诱骗左守刚,搜集材料,罗织罪名。左守刚因为精神和肉体上的迫害,皮肤没有一块好的。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九点,承德市双桥区法院对左守刚非法开庭。律师为左守刚做了无罪辩护。法院理屈词穷,但拒不放人,将左守刚送至河北唐山冀东监狱。

左守刚在河北唐山冀东监狱被迫害的已显肝硬化晚期,送监狱医院里住院,生命垂危。

10、大石庙镇鸡冠山村于海龙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

于海龙以前身体瘦弱,一九九六年又得了乙型肝炎,时常吐血。他还有心脏病,什么体力活也不能干。学炼法轮功后病好了,完全和正常人一样了。能到建筑队、砸石厂干活了,家里的地也能种了。

他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有一次买东西,卖货的把十元钱当成一百元,他马上把多找的九十元退给商店,商店的人特别感激。

一位不相识的老人无处住,于海龙就将他送到旅馆住下并替他交了住宿费。平时亲戚、朋友、邻居不论谁家有难处他都帮助。

但是,这样的好人却遭到了迫害。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晩,于海龙被国保大队刘明成、戴德永等人抓走,在分局铐了一夜,(身上带的八百元钱被刘明成私吞)。

第二天于海龙被送到承德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月十三日夜又被张大朋、石树东等人送滦平县看守所,一路上他们一边骂一边吼叫。

到了滦平看守所,有一个叫刘朋的人打了他七八个耳光,张大朋、石树东对他骂个不停,后来滦平看守所不收,他们把带回双桥分局在铁椅上铐了一夜,第二天送去看守所。

被长时间非法关押后,于海龙肝病复发,精神不振。妻子因为于海龙被抓带来的压力,身体每况愈下,曾突然休克,到二六六医院抢救。

于海龙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在看守所被关了六个月零六天才放回家,

家人请检察院、国保大队及看守所人员吃饭、洗浴花了一万多元。

三、被非法劳教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1、承德市烟草专卖局纪淑君三次被非法劳教

纪淑君,女,四十多岁,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从体弱多病到无病一身轻,身心健康,在单位任劳任怨,是公认的好人。

纪淑君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非法劳教期间,经受了非人的折磨:电击、打耳光、戴脚镣、长时间跪在沙石上。

三年后,纪淑君从劳教所出来后,不断的遭到骚扰,单位又强制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否则不准上班,纪淑君被迫流离失所到了张家口赤城县。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纪淑君在赤城县龙门所镇讲真相时被绑架,绑架过程中,遭到镇政府人员和镇派出所警察的毒打,他们抓住她的双脚在地上拖,后被押到公安局刑警队,她被锁在“老虎凳”上。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几天后,纪淑君被非法劳教二年,关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纪淑君在劳教所中经常遭到恶警和犯人的毒打、罚站等折磨,身心受到严重伤害。恶警侯俊梅曾经以上厕所没打报告为由,把她铐在厕所里。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纪淑君被恶徒头朝下、拉两脚拖到大厅罚站,纪淑君绝食抗议,二十六日遭野蛮灌食。多次野蛮灌食致使纪淑君身体非常虚弱。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恶警赵亚丽、赵秦博指使犯人折磨纪淑君,将她从走廊一头拖到另一头,将她的脸打肿。因不放弃信仰、不参加劳动,被劳教所延期了九十七天。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纪淑君在赤城县后城镇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第三次被非法劳教,被劫持到河北省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因绝食抗议多次遭野蛮灌食,被按在椅子上,胳膊拧到椅子后面,揪着头发灌食。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日,纪淑君在江西省九江县沙河街镇访友期间,上街讲真相时,被九江县公安局沙河分局警察绑架。

2、杨清芳在广东妇教所被野蛮灌食一百零八天

杨清芳一九九九年九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六号又去天安门广场炼功,被非法劳教三年,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没收。她被送回单位,说等身体恢复了还要抓她,她被迫流离失所,到了深圳。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杨清芳在深圳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送广东省妇教所。

一进劳教所她就被关小号,半个多月后把她转到“攻坚组”,在那里她前后六十多天坐在地上睡,不许盖被子,不许歪着,躺着,有时恶警和包夹还把坐在下面的东西抢走。

在劳教所多次遭到野蛮灌食。恶人把她绑在床上,用铁器把她的嘴撬开,用开口器把她的嘴支住,往嘴里倒稀粥和药。到第二十七天,突然心律加快,呼吸艰难,送三水中心医院抢救。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后来恶警又用插管给她灌食,手指头粗的管子插进去又拽出来,有时甚至插到气管里,憋的喘不上气来。灌完后管子也不往出拔,一插就是一周,换管时插到胃里的管已经变黑了,这样灌了八十一天。

她进劳教所时体重一百六十斤,出来时只剩六、七十斤,牙齿被撬松动了两颗,并被薅掉了许多头发,身体非常虚弱,胳膊和手由于长期捆绑都变了形。

3、武阳小区李桂芳被绑架四次、勒索一万多元、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李桂芳在避暑山庄被绑架,非法关押四十多天,勒索三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晚,李桂芳又被绑架到承德市看守所迫害五十多天,又被勒索三千多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七日晚粘贴大法标语,被绑架到双桥公安分局,毒打一天一宿,被关进承德市看守所迫害。到第二年的春天,她被迫害得不吃不喝,精神恍惚,家人交了大约五千元接回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三日,李桂芳在街上发放真相光盘时被绑架,五月十日被双桥区国保大队秘密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随后又被劫持到河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也不通知家人。

4、李英多次被绑架、关押、勒索、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零年,李英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承德市看守所一个多月。副所长席小臣打她,并用手铐吊铐两个多小时。

酷刑图:吊铐
酷刑图:吊铐

二零零一年正月,因发真相资料被中华路派出所郑本坡等人绑架,后由国保大队的刘明成等人送看守所关押大约一个月,罚款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七月,在双柳小区被西大街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里警察打嘴巴子,后被国保大队的卢峰、刘明成送看守所关押,绝食七天,家属交五百元。

二零零一年九月,正在上班时,被刘明成、任立军、卢峰等绑架,送到看守所关押了三天,由刘明成、张怀民、任立军、田春等送高阳劳教所迫害,因身体不合格,劳教所没收,被迫拉回,遭任立军毒打。家属被勒索八千元。

二零零二年夏天被绑架,关押三十天左右,后转鹿栅子沟洗脑班一个多月,“六一零”的杨树增、李小雷、纪亚洲等勒索家属约五千元。

二零零五年正月,因发真相被绑架到分局,被国保大队武德勇、刘明成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五天,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深夜,被国保大队赵毅等人抓走,送到承德市警官培训中心关押一夜,被国保大队的毛爱军殴打,后被送往唐山开平劳教所,四个月后转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日晚十点左右,在家被市局国保张大鹏、毛爱军、分局刘明成等人绑架、非法关押五天。

5、刘淑云在承德市看守所和高阳劳教所受到迫害

刘淑云,五十多岁,已退休。一九九六年六月学炼法轮功,此前身体多病,炼功四十天就都好了。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被连踢带打的拽到面包车里,关进了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后被劫持到承德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被一个姓高的狱警打耳光,打的她眼冒金星、耳朵轰轰响。狱警王彪等人拿着串钥匙的大铁环劈头盖脸乱砸,脖子被打破了;还被关小号、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日,刘淑云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双桥区国保大队的刘明成等人强行送往保定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劳教所里,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录像、念诽谤大法的书,不念,吸毒犯赵君(女)就打骂她,让她长时间“飞着”(如下图),憋得喘不出气,腿直哆嗦。

中共酷刑示意图:“飞”
中共酷刑示意图:“飞着”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因绝食抗议,叶淑仙、马丽、赵队长、卢队长、姓鲍的、李指导员用手铐把刘淑云双手铐在腿下面,把鞋脱下来,叶淑仙用电棍电腿和脚,马丽用电棍电嘴、脸和手,卢队长和李指导员打耳光,赵队长则坐在身后的椅子上用腿顶着,不让动。这次迫害在她心里留下了很长时间的阴影。

四、被绑架、勒索、殴打、野蛮灌食的典型案例

1、郭淑华被绑架、勒索、殴打

二零零一年一月五日进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一个多月,交派出所三千元保证金,说以后退,但是一直没退。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二日被桥东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关押三十天,勒索一千七百五十元。

二零零八年七月的一天晚上,一伙人冒充查电路的,闯进郭淑华的家,说是钢城分局的,他们把郭淑华铐了起来,把整个屋翻了个乱七八糟。把大法书、资料全部抄走,还有录音机、复读机、mp3、手机,连外孙的学习用的本、纸都抄走了。

他们把郭淑华拉到承德市警官培训中心(在双滦区偏桥子镇)开始审郭淑华,他们对郭淑华软硬兼施,折腾了很长时间,其中有一个年轻的警察左右开弓打郭淑华耳光,不知打了多少下(此人矮、胖、黑,家可能是宽城或青龙的)。

后来郭淑华被送到看守所,因没穿号服,恶警当时就把郭淑华从床上拽下来,连踢带打,把郭淑华打得起不来了,从后背到大腿全是黑的。

关押一个月后被送唐山开平劳教所,因血压高劳教所拒收,后来放郭淑华回家。

二零零九年,郭淑华在世纪城讲真相被桥东派出所绑架,后被双桥区国保大队的刘明成送拘留所关押六天。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在冯营子讲真相被冯营子派出所绑架,再次被双桥区国保大队的刘明成送拘留所关押六天,索要二千元,另外收饭费八百六十元,郭淑华根本没在那儿吃饭。

2、孙凤芹被打的脸都变形了

一次,承德市看守所所长徐亚锋拿着警棍来到号里,不由分说抡起警棍就打,很多人都被打成了重伤。孙凤芹被打的最重,脸都变形了,几乎都认不出她来。

3、张秀芹被绑在“死人床”上

承德市看守所所长徐亚锋去外地学习后,制作了一种称为“死人床”的刑具,把人长时间捆在床上,头固定住,双手及双脚铐住,被绑上这种床后,手脚动弹不得,再把灌食的管子从鼻孔插进去,一直插到胃里,长期插着,不往出拔,等拔出来时,胶管都已腐烂变黑了;解手也不松绑,让刑事犯给接大小便,刑事犯不管就得拉、尿在裤子里。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张秀芹就在这种死人床上受尽了折磨,刑事犯稍一不高兴,就对她大打出手,污言秽语,还不给她接屎、尿,导致张秀芹经常拉、尿在裤子内,又无法清洗,屁股都溃烂还生了褥疮,无人管,也无人过问。张秀芹被长期固定在死人床上,直到生命垂危后才送去医院。

更多的德市双桥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事实,请参见附录一。

附录一、更多的承德市双桥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事实

一、更多遭迫害后含冤去世的法轮功学员

1、赵翠文,住桃李街,六十多岁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赵翠文被双桥区国保大队卢峰、刘明成等人绑架、关押,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三日去北京上访,被新华路派出所接回,非法关押,交三千二百元。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被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判刑三年(缓期执行),被勒索一万三千元,停发退休金一年。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一日,被宽城县国保大队绑架,关押四个多月,非法判刑四年,押送到监狱后,体检不合格,监狱不收。被勒索近一万元,停发退休金三年三个月。

后来,屡遭迫害的赵翠文旧病复发,家人将她送医院治疗,手术过程中出现意外,不幸去世。

2、王恩杰,女,五十岁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四,去北京上访被桥东派出所抓回,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十多天,罚款3000元,此后派出所经常上门骚扰,二零零二年十月五日旧病复发,含冤去世。

二、更多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1、米铁奎被迫害的皮包骨头

二零零三年五月六日被双桥区国保大队(其中有刘明成)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五年,送往唐山盐场冀东监狱服刑,被迫害的皮包骨头,回到家时,家人一眼都没认出他来。

二零零九年四月,米铁奎再次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2、柏淑琴丈夫病逝,辍学的儿子为父亲办理后事

二零零零年,柏淑琴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保定高阳劳教所。她的丈夫突然病逝,她再三请求回家,劳教所都没让她回家和丈夫见上最后一面,家里只有辍学的儿子为父亲处理后事。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柏淑芹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劫走大量私人物品。被非法关押在承德县看守所。后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3、承德市医院范立新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范立新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范立新被双桥分局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4、赵志强(女)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判刑三年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赵志强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赵志强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

5、蔡淑梅被非法劳教二年、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零年八月,蔡淑梅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蔡淑梅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

6、吴秀青被非法判十一年

7、边群连,被非法判刑八年

8、大老虎沟杨淑芳被非法判刑三年

9、承德供电公司王秀云被非法判刑五年

10、喇嘛寺村李兰英被非法判刑六年

11、承德六中周彦春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12、韩志强被非法判刑五年

13、赵桂芝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14、陈晓东被非法判刑三年

15、刘金鑫被非法判刑四年

三、更多的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1、宋志红在河北女子劳教所给警察讲法律

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宋志红被承德市“六一零”和西大街办事处骗到办事处绑架,后被关押在承德市洗脑班。“六一零”主任杨树增和副主任纪亚洲将她随身带的二千元翻出,一直没有归还她。

二零一一年八月末,宋志红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后又被劫持到河北女子劳教所。

在河北女子劳教所,宋志红被作为重点“攻坚”(其实就是迫害)对象,被几个恶人日夜洗脑。法律专业毕业的宋志红从法律角度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是非法的,宪法保障公民的言论、信仰自由;任何一部法律没有规定公民不能信仰和修炼法轮功;国务院公布的七个邪教中,根本没有法轮功,警察们听了无言以对。

由于惧怕她写揭露材料,劳教所不让她接触到纸笔。宋志红写的申诉材料一直被恶警无理扣押。

2、刘燕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被十几个人监视、围攻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被双桥区国保大队的刘明成等人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

二零一二年春刘燕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被强制洗脑,十几个人监视、围攻她(睡觉时才能消停),侮辱、嘲笑、讥讽,甚至动手动脚,搞车轮战逼迫她“转化”。

那些日子刘燕原本白里透红的娃娃脸,变得又黄又瘦,脸上明显瘦下一个坑。她吃不下饭、睡不好觉,精神几近崩溃,她绝食抗议,被关进了禁闭室。

七月二十四日左右,警察侯俊梅、张明静以刘燕不“卸货”为由,打了她耳光。卸货”是把整麻袋的毛巾从一楼扛到三楼车间(在毛巾厂是由男劳力干的活),刘燕身体虚弱,根本干不了。

十一月九日左右,劳教所再次对她强制“转化”,进行精神折磨,她两天吃不下饭。

3、张秀清(女,五十多岁)被勒索四千多元、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旬,张秀清去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关押了二十天,勒索二千元,

有一次,因复印了一份交流材料,被叫到石洞子派出所,是卢峰,和黄德志他们俩人管的,罚款二百元,并叫她天天上派出所报到。

二零零二年去滦平县陈栅子乡发传单时被绑架。押到滦平县看守所,在那里关了二十天,罚款二千元。

二零一二年四月底五月初左右,双桥区国保大队和石洞子沟派出所的人到张秀清家骚扰,当时她没在家,他们抄走了张秀清的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并扬言:只要在街上看到她就抓。张秀清被迫停止做生意(和丈夫一起卖包子),躲到了外面,一个多月后才回家。

七月二十六日早六点多钟,张秀清在家中被双桥区国保大队和石洞子沟派出所的人绑架,她丈夫老郭听说妻子被绑架后,骑摩托追上警车,质问警察为什么光天化日之下私闯民宅,绑架张秀清?他们竟然耍无赖:谁让她(张秀清)给我们开门呢?

后来,老郭多次去双桥区国保大队和派出所要人,他们说:拘留十五天就放,老郭信以为真,等到第十五天去拘留所接人时,才发现人已不在那儿,经打听才知道张秀清已被劫持到河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老郭当时就傻了。

4、承钢股份有限公司赵东在承德市劳教所受迫害

二零零九年五月八日,赵东在单位被承钢公安分局副局长刘立宁、国保大队长李凤林绑架,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关押在承德市劳教所二大队。在劳教所,赵东遭电击、剥夺睡眠、关小号等折磨。

二大队长张文杰、指导员郎振友强迫赵东放弃信仰,逼迫他写“五书”(悔过书、“转化书”之类的东西),把他铐在铁门上六、七次,每次长达十六、七个小时,不让上厕所。

有一次赵东把自己炼法轮功如何受益、心灵不断净化的体会写出来给劳教人员念,又被张文杰铐起来,长达十六、七个小时。

赵东把警察迫害法轮功遭报应的事实写出来,告诉那里的劳教人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又被张文杰铐了几个昼夜,几天不让睡觉,关进心理咨询室用电棍电,又强行加期。

5、韩淑芬三次被关进洗脑班、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九月一日,韩淑芬被抓进洗脑班,强迫写四书: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还找来单位的领导、家属做转化,还让她顶着烈日在操场走,她儿子看到后,质问洗脑班的人:我妈犯什么错了,让我妈走步?洗脑班的人把她儿子也关起来。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韩淑芬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她绝食抗议,又被送进洗脑班,洗脑班的李小雷对她破口大骂,单位保卫处长王树青狠狠的踢了她,随后六、七个人把按倒在床上,有的揪头发、有的压着肚子,有的按着腿,有的按着胳膊,有的撬牙,有的往鼻子里插管,开始野蛮灌食。

灌完后,把管子从鼻子抽出来时,带出了好多血。她又吐了一阵子血。此后一到半夜就开始吐血,吐了二十多天,手和脚都是青黑色的。

一天晚上,韩淑芬从窗户那跳出来,开始流离失所了。

走脱后,洗脑班的人到处找,还到家去要钱,威胁她丈夫说:不给钱就开除工职。丈夫害怕,就如数的给了他们六千元钱。他们抄了她的家,翻的乱七八糟,有一万元的存款单也不见了,一直没有下落。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韩淑芬又被双桥区国保大队的人绑架到洗脑班。晚上被带到地下室折磨,恶人把她推过来,推过去,推倒在地上拽起来,再推倒,折腾了好一阵子。然后又把一大杯酒给她灌下去。他们还把脸盆扣在她头上使劲敲,敲的她晕头转向,脑子嗡嗡响。又找来鞋刷子在脸上刷,一直折腾到十二点。

第二天,韩淑芬感到天旋地转,卧床不起了。

两个月后,他们把她送进了河北省高阳劳教所继续迫害。

6、郭鑫被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郭鑫被当作重点人物绑架,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十月,郭鑫在北京被绑架,一个月后非法劳教。

7、张秀玲被非法劳教十八个月

二零零一年张秀玲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抓,被关进北京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十八个月,受尽了折磨:曾经六天不准睡觉;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奴役劳动。

二零一一年,张秀玲被“六一零”、国保大队的人抓进洗脑班。

直接参与迫害的有“六一零”的杨树增、纪亚洲,国保大队的刘明成。

8、承德九中辛长军被勒索三千多元、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零年六月,辛长军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勒索三千多元。

二零零一年二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期间工资被扣。

9、马玉玲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零年二月,马玉玲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四十天,罚款二千元。参与迫害者有黄德志、卢峰、何士金、张怀民、刘明成等。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在家里被绑架,非法劳教三年。

10、张勇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张勇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在北京房山区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11、水泉沟镇刘天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刘天来在下班途中被双桥区国保大队的人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12、刘桂香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刘桂香在家中被绑架,八月四日被送到唐山市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

13、冯营子镇陈凤霞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七日陈凤霞被绑架,后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

14、西大街孙阳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日上午,孙阳在自家开的五金商店被绑架到洗脑班,后被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

15、陈红霞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陈红霞在双滦区偏桥子镇发真相资料被绑架,非法劳教二年。

16、赵海慧被非法劳教一年

17、杨爱元被非法劳教三年

18、承德九中谢萍被非法劳教三年

被非法劳教的还有:胡秀平、杨爱平、李小兰、张敬珍、曹子平、卞晓云、易增艳、李青、李风芹、刘景富。

四、更多被绑架、勒索、殴打、野蛮灌食的案例

1、谭秀荣被当作重点人物绑架、关押、勒索

谭秀荣,因为曾担任承德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开始迫害法轮功,她就被当作重点人物非法关押。当时,谭秀荣正和本单位领导在外地出差,公事还没办完就提前往回返。在北京机场,双桥公安分局的孟建国等人绑架了她,然后把她押回承德。

回承后,连夜进行非法审讯,审讯者有公安局王局长、国保大队的何士金、刘明成等人,几天后由工作单位和家人接回,单位接着要求写检查,并指定专人帮助写,在会上做检查,名义上叫思想汇报。

后又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了几天,要求写检查。

有一个记者写了一篇有关谭秀荣的报道,题目是:《我不炼法轮功了》。”谭秀荣看了后说:“我没说不炼法轮功了”,记着说:“不这样写不行啊!”

二零零三年九月一日,被绑架到洗脑班两个半月,后又被关押到滦平看守所一个月,勒索三万五千元。参与迫害的有承德市“六一零”的杨树增、双桥公安分局孟建国、何士金、刘明成。

2、秦晓利被勒索、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刘明成等人绑架了秦晓利和她丈夫樊建杰,樊建杰被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勒索三千元。

秦晓利被送到上板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个多月,看守所以交生活费为由,扣留了她的四百元钱,还逼迫打了一张一千一百元的欠条。

第二年五月,秦晓利被国保大队的刘明成转到承德市看守所。在看守所秦晓利绝食反迫害,多次被野蛮灌食。恶警把医院妇产科的刮宫器插进嘴里、用改锥撬牙。撬不开就用塑料管插鼻孔。每次插完都吐很多血。

看守所还以灌食收费为由扣了她七百多元钱。还被绑在一把铁椅子上,胸部勒一条板带、腹部勒一条板带、双腿也被勒一条板带。双手被铐在椅子的扶手上。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不收,被勒索三千元后放回家。

单位给降一级工资长达五年之久,大约损失五千元;从二零零零年起连续三年未给第十三月工资。

二零零三年,“六一零”的计亚洲带人再次把她绑架到鹿栅子沟洗脑班,勒索三千三百元。

3、田秀芝被野蛮灌食,个人、单位都被勒索

二零零零年七月,田秀芝去北京上访,后在承德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二十天,被勒索了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绑架到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多月。一直绝水绝食,被野蛮灌食,灌食时,刑事犯使劲摁着,差点背过气去。

后来田秀芝被送往石家庄洗脑班迫害。期间工作单位被勒索四千元,家属被勒索三千元,随身携带的千元左右都被押送人员扣下。

4、麻纺厂退休工人陈亚平被绑架、勒索

二零零零年一天晚八点钟左右,陈亚平被南营子派出所的人抓到派出所审问,逼迫写保证,不许去北京上访,直到夜间十一点才放。

二零零零年八月的一天,陈亚平被国保大队的卢峰、刘明成和南营子派出所的人从家中抓走,到分局后,刘明成把她铐在厕所的自来水管上,下午押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

陈亚平丈夫患有脑血栓、糖尿病综合症,生活不能自理,陈亚平被抓后丈夫没人照顾,没人做饭,最后造成其丈夫病危,丈夫单位派人把他送医院抢救,卢峰、刘明成让单位写了保证才放陈亚平,还罚款三千元钱。不久她丈夫含冤去世。

二零零三年夏,陈亚平被抓到西大街派出所,后被双桥区国保大队的卢峰、刘明成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天,又把她送洗脑班迫害二十天,“六一零”的纪亚洲找到陈亚平单位领导,勒索五千元钱才让她回家。

5、闫营子村闫凤红被打得她遍体鳞伤

二零零四年九月十四日,一群人突然闯进闫营子村闫凤红家,不由分说,将她抬上车,送到大石庙派出所,一个小时后送到鹿栅子沟“转化班”,铐了她一宿。

第二天,国保大队的卢峰和刘明成带着七、八个人来问她:你家属叫什么?她没有说,他们就动手打她,打了好长时间,还把痰盂扣在她的头上,直到他们打累了才停手,打得她遍体鳞伤。

6、王会文被刑讯逼供

王会文被恶警吊二十四小时;用电棍电、警棍打昏过去,泼凉水再打,被迫害三个月,被迫交一千元饭费,五千元“保证金”。

7、马慧芳被毒打了一天一宿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七日,马慧芳因贴标语被绑架,被毒打了一天一宿。

8、李淑华被勒索一万多元

二零零三年八月一日中午,李淑华被刘明成、卢峰绑架,劫持到洗脑班,后送到看守所。迫害近两个月,敲诈五千元。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四日,李淑华在去往隆化的火车上讲真相发传单,被劫持到隆化县公安局,勒索了五千元。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八日上午,李淑华被张大朋、石树俭、张春来等人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了整整一百天。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九日下午,又被劫持到洗脑班,关押了十三天。

9、供电局宋淑文被绑架、勒索了四次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晚,宋淑文被双桥区国保大队卢峰、刘明成等人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五十二天,逼迫家属交了三千元保证金,卢峰说以后把钱退回来。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四日,宋淑文到国保大队去要保证金,但是他们不但不退钱,还把她绑架到了看守所,关押了二十四天后,又把她送到转化班关押了二十三天,逼迫家里亲人交三千元。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宋淑文被国保大队刘明成等人再次绑架到了转化班,家属交了二千五百元(说按拘留十天收款,一天二百元,转化费五百元),没有任何收据。

二零一一年九月九日晚六点多钟,又被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刘明成、杜宝清等人绑架到承德市拘留所,关押了八天,又收了一千六百元,没有任何收据。

10、郑立颖三次被关进看守所,三次被抓进洗脑班

郑立颖曾三次被关进看守所,三次被抓进洗脑班。

在看守所,恶警把三个苍蝇拍绑在一起打她的脸,被打之后半天听不见声音。因为绝食被绑在“死人床”上。

一次出门,由于没带身份证到当地派出所开身份证明,派出所的人在查阅她个人资料时,发现是炼法轮功的,就审问她,并想把她扣住。

先后被勒索六千元,另外因为坚持炼功被降职,降职后每月工资收入只有四百多元。只能靠借钱维持生活和供孩子上学。

11、范桂云被勒索四万多元

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承德市看守所,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又送狮子沟洗脑班(大约一个多月)。

一天夜里,四个警察闯进范桂云家,范桂云的家属往外推他们,他们就说打他们了,强行把家属带走拘留数月(他们未出示任何证件),后来被迫花了四万多元才放人。

12、云山饭店赵福强被绑架五次

二零零零年七月被绑架,家属被迫拿出五千元。

二零零五年十月,被绑架到洗脑班,单位被迫交二千元保证金。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被双桥区国保大队绑架、抄家,电脑,打印机,复印机,掌上电脑等物品被非法拿走,非法拘留七天,家属被迫交“保证金”五千元,参与绑架的有国保大队的刘明成、市“六一零”的计亚洲等人。

二零一零年五月份,被绑架到承德县洗脑班迫害七天,

二零一零年八月四日,赵福强被“六一零”、公安局的人绑架到洗脑班。“六一零”的人说:如果不“转化”直接劳教或判刑。

13、付玉芹损失几万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付玉芹去北京上访,国保大队的刘明成与付玉芹的家属去北京找她,找了三天,家属被迫给刘明成五百元,回来时又被迫给国保大队八千元,开收据是二千五百元,当时国保大队的卢峰、刘明成和赵义都在场。

二零零三年九月,付玉芹被绑架,付玉芹的家属给市公安局的人做了一个铝合金阳台(付玉芹家有铝合金厂),当时价值五千元,后来又被迫给市局一个姓王的一万五千元,还被迫交给洗脑班二千八百元(洗脑班当时负责人是纪亚洲、李大庆),家属还多次请国保大队、“六一零”的人去饭店吃饭,每次都是上千元。

14、杨秀芬、武凤环、许凤香、武凤兰被绑架、勒索

二零零零年七月七日晚,杨秀芬、武凤环、许凤香、武凤兰被红石峦沟派出所张子恒等人绑架,第二天送到看守所。

杨秀芬家人被迫交了“保证金”三千五百元(有张怀民,卢峰签字的收据)。红石峦派出所的张子恒等人又勒索了五百元,此后又多次上门骚扰。

武凤环被迫交了三千五百元保证金(有张怀民,卢峰签字的收据)。

许凤香被迫交一千元,没给收据。

武凤兰被迫交给张子恒一千元,没给收据。

15、舒艳杰被罚款八千三百元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八日,舒艳杰被安全局的人绑架、抄家,掠走电脑、刻录机各一台。关押在兴隆街北一号(安全局招待所)十二天,罚款八千三百元。参与绑架的有安全局的李利民、李悦、葛晓峰等。

16、承德露露集团赵秀梅个人、单位都被勒索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晚,赵秀梅(住韭菜沟街道)被西大街派出所的孟蕰辉、王子龙抓到西大街派出所,当晚送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后,被卢峰、刘明成送往转化班迫害二十多天,勒索八千元,单位交一万二千元。

转化班迫害人员:纪亚洲、李大庆。

17、张胜荣被勒索了一千五百元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早八点,街道上主任和两个警察,以新来的所长了解户口上的问题为由,把张胜荣骗到派出所,后劫持到了洗脑班,非法关了二十多天,勒索了一千五百元。

18、崔秀莲被勒索六千七百元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被绑架到洗脑班,勒索三千七百元,没开发票。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再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勒索三千元。

经办单位:双桥区国保大队。

19、刘翠贤被勒索、被扣工资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九日,刘翠贤被绑架到洗脑班,勒索一千元,吃住一百八十元,参与迫害的有街道办事处的人,洗脑班的纪亚洲等。

二零零二年被扣四个月工资。

20、昶志被勒索八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昶志被绑架、抄家,勒索八千元,参与迫害的有双桥区国保大队的卢峰、刘明成等。

21、张银美被敲诈了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张银美被绑架到派出所,被戴上手铐,整整冻了一夜,家人被敲诈了三千元。

22、范亚君被勒索八千元

一九九九年被绑架到拘留所,后来被迫交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被迫交三千元。

在滦平县被公安局绑架,非法关押,被迫交二千元。

23、贺曾银工资本上钱被偷偷取走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份,贺曾银被南营子派出所绑架,身上带着的工资本被搜出,派出所的人取走了工资本上的八百六十元钱。

24、刘玉贤被勒索三千五百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份,刘玉贤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转到洗脑班七天,勒索三千五百元,参与迫害者是公安局的李文启、黄德志、卢峰、刘明成等。

25、付桂兰被国保大队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付桂兰被国保大队勒索三千元,儿媳妇的加油站为他们承担了一年的汽车用油。

26、刘运连被勒索五千元

刘运连进京上访,被关押在宣武看守所十三天,后被派出所和“六一零”接回。送进了洗脑班里,二个月后,家人被迫交出五千元钱才放。

当时直接参与迫害的有国保大队的卢峰、刘明成,还有一个姓吴的。

27、秦桂兰家属被迫交了三千元

二零零零年九月七日,秦桂兰被双桥区国保大队的卢峰、刘明成和石洞子沟派出所姓肖的绑架,卢峰跟秦桂兰家属要了三千元钱。

28、宋晓霞个人、单位都被勒索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日晚十一点左右,双桥区国保大队的卢峰等人到宋晓霞家把她带走,先送到看守所,后转入洗脑班,罚单位一千五百元,个人被迫交伙食费五百元。

29、孙玉华被勒索五千多元

二零零五年,孙玉华被冯营子派出所绑架,后被国保大队送看守所关押了十五天,被迫交了七百五十元。

二零零八年,孙玉华被新华路派出所绑架,在看守所关押三十七天,被迫交了四千五百元,有一百多元真相币被收走,从家里抄走两个mp3。

30、张显芳被逼交三千元“保证金”、被扣工资

二零零零年九月,张显芳被国保大队的卢峰、张怀民等绑架,家人被逼交了三千元所谓的“保证金”。为此,单位扣发九个月工资,退休后又非法扣发退休金,一些福利补贴如煤气补助、取暖费也被扣。

31、侯淑贤被勒索二千多元

二零零一年八月,侯淑贤被绑架、关押,遭到毒打,二十多天后逼迫家人交一千五百元放回。

二零零八年八月,又被当地“六一零”从家里强行带走,关进洗脑班。三天后又强迫家人交八百元放回。

直接参与迫害的“六一零”的纪亚洲,国保大队的刘明成。

32、李春芳被公安局勒索五千元,被“六一零” 勒索二万元

33、付桂兰被国保大队勒索三千元

34、李彩云被勒索六千元

35、王素玲被勒索四千元

36、郝秀梅被勒索五千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