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医务工作者在黑龙江女子监狱遭虐待暴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四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法轮功学员王建辉是大庆油田总医院职工;贾丽清,是哈尔滨市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儿内科护士。她们因为信仰“真、善、忍”大法,分别遭冤判六年和八年。

目前,她们仍然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十一监区。下面曝光的是二零一二年、二零一三年间,她们遭狱警指使的犯人暴打、群殴、“码坐”、镣铐等迫害的事实。

王建辉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八日(正月十五元宵节),在大庆油田总医院工作时,被大庆铁人公安分局绑架,之后被中共非法判刑六年,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五日,被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位于哈尔滨)迫害。

贾丽清,五十七岁,中专文化,在哈尔滨市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工作了近四十年。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正在工作的贾丽清被哈尔滨市松北公安分局恶警在哈医大二院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末,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十一监区。

虐待与殴打:王建辉坚持正信

被非法关押和迫害了三年的王建辉信守“真、善、忍”做好人,不是犯人,因此在监区内坚持炼法轮功和坚持自己做人的准则和尊严。

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晚七点多,王建辉拒绝参加十一监区的侮辱式“蹲报点名”,六、七名犯人,当着前来点名的副大队长戈雪红的面,一拥而上,将王建辉连打带踢地按在地上。犯人关晓霞和靳军丽打的最凶狠,使劲地踢王建辉的胸部和腹部,在随后的几天也是如此。

酷刑演示:大背铐
酷刑演示:大背铐

狱警副大队长戈雪红目睹了打人的整个过程,她不但不制止,而且让狱警拿来手铐和束缚带,将王建辉双手反铐在上下铺的床腿上,双腿用束缚带紧紧的绑住,然后,安排犯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王建辉,昼夜不许她睡觉,一闭眼就用笤帚捅她。

半夜,王建辉要求上厕所,恶犯仍然不给打开手铐和束缚带,就在这种捆绑状态下大小便。犯人拿王建辉的脸盆接大小便,因气味熏人,犯人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到王建辉身上。

夜间,狱警两次来查岗,王建辉反映手铐太紧,要求松一松,狱警根本不予理睬。

有一天,王建辉要求见大队长陈仙英以解除对自己的折磨,结果陈仙英让犯人传话说不见,并且告诉说:只要不蹲报点名,就一天二十四小时铐在床上,大小便也不许去卫生间,就在这种状态下,在屋里解决。

最后,王建辉要求见狱长,犯人报告陈仙英后,回来传话说:“见也没用,给你戴手铐是狱长史耕辉下的令。”这种迫害持续了多日。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六日,王建辉坐在小凳上,将两手很随意的搭在一起,犯人陈坤杰上来蛮横地分开了她的手,王建辉没理她,保持原姿势坐着,并且语气平和地问她:“两手搭在一起坐着是很正常的姿势,你们不也这么坐着吗?我这么坐为什么就不行呢?”

陈坤杰上去就打王建辉的耳光,并再次分开了她的手,王建辉没有理睬她,又原姿势坐在那里。

陈坤杰再次跳上来,接连抽王建辉的耳光,王建辉为了阻止她继续打人,攥住了她的两只手,并且喊:“法轮大法好!”这时,犯人陈洋洋等人冲上来,将王建辉连打带踢按在地上,双手拧在背后,用宽透明胶紧紧地缠住她,也缠上她的嘴。

王建辉要求见大队长,陈坤杰不让,并且跑到办公室诬告,说王建辉炼功、喊“法轮大法好”,她去阻止,王建辉动手反抗。狱警听信了她的谎言,根本不理睬王建辉被打一事。

事后,王建辉向狱警副大队长戈雪红反映自己被打的事情时,戈说:“谁能证明你被打了?又没有监控;即使陈坤杰打你了,她要回家了,也不挣分了,我们也拿她没办法。”

然而,他们应该知道:“六条禁令”中明令禁止警察打人,亦不允许警察指使他人打人;而在3月5日王建辉被打过程中,戈雪红始终站在跟前看着而不予制止,这算不算违背禁令?

对犯人当着警察面打法轮功学员这件事上,黑龙江女监狱警的解释是:“她们在帮助我们执法。”在监狱中,帮助警察执法的叫“协警”而不叫“犯人”。犯人是来改造的,而不是来执法的,但是这种狱警利用犯人残暴的一面迫害法轮功学员一直在黑龙江女监中发生着。

打人者陈坤杰、陈洋洋、靳军丽,已分别于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和当年末回家,但是参与打人的关晓霞还在女监中,违背六条禁令的大队长陈仙英、戈雪红还在,相关人士是应该按法律追究他们的责任。

“攻坚”迫害:贾丽清遭殴打成了家常便饭

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末至二零一三年三月,非法关押在哈女监十一监区的贾丽清一直被“攻坚”,期间惨遭迫害。

这期间,贾丽清一直被体罚“码坐”,在没有坐垫的小凳上,一动不动地坐着,两手向上放在膝盖上,腰挺直,脚并在一起,坐的姿势不“标准”,就会遭犯人踢打。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和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月,她数次被反铐双手“码坐”,昼夜不让睡觉。一闭眼睛,犯人王姗姗就用笤帚草扫她的眼睛,扔玉米粒打她(当时犯人正在挑拣玉米粒)。

有一次,贾丽清坐破了臀部,站起来拒绝“码坐”,被犯人崔香、唐永霞、张亚林、王姗姗群殴。她们在瘦弱的贾丽清身上乱踢,王姗姗使劲地踢贾的头部,张亚林边打边骂:“你这种人活着干什么?赶快死了吧!”这种殴打成了家常便饭。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犯人崔香、唐永霞经常找贾丽清“谈话”,逼她“转化”,当贾丽清回答问题慢了,或者不如她们的意,她们伸手就抽耳光,抬腿就踢。被打时,贾丽清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就用宽胶带缠住她的嘴。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末,因一句话,一犯人一掌击在贾丽清的胸部,将她打出老远,当天,贾丽清被调到另一道子迫害。据说,又遭到犯人高艳平、陈洋洋、孙蕾等人殴打,打的浑身是伤,现贾丽清又被调到九监区迫害。

贾丽清接见时,曾告诉家人被打,犯人唐永霞当着贾丽清家人的面就说:“我打她了,因为她喊。”

《监狱管理法》中明确规定:犯人不得监管他人。黑龙江女监的犯人不仅可以监管法轮功学员,还可以随便打人。打人者不但没有受到处分,还年年被评为“省优秀犯人”、“狱优秀犯人”,打着人还得“高分”,这是狱警纵容犯人替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继续犯罪。

现在,殴打贾丽清的崔香、陈洋洋已出监,但参与殴打的唐永霞、张亚林、高艳平等犯人还在,相关人士是应该按法律追究他们的责任。

附:
大庆王建辉女士被绑架、关押、判刑经过
黑龙江女子监狱恶警折磨侮辱王建辉
哈尔滨医大附属二院护士贾丽清被劫持半年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