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教师刘丽荣博士遭受的酷刑和凌辱(上)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江苏淮海工学院副教授、南京理工大学校友刘丽荣博士,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依法向民众传播大法福音,遭受中共邪党恶警残酷迫害。二零一二年四月走出劳教所时刘丽荣博士被折磨的体重不足八十斤,原来满头的乌发也变白了很多。

刘丽荣女士,曾任化工学院工会女工委、材料化学系副主任等职。刘丽荣今年约四十岁,身高一米六零左右,祖籍吉林省,获南京理工大学博士学位,就职于江苏淮海工学院化工学院。她心地善良,淡泊名利,真诚关心和帮助学生,从不收受学生和家长的馈赠,在她的无私帮助下,有几乎走上轻生之路的学生,重新有了继续生活下去的勇气,有已经破罐破摔的问题学生,终于看到了自己的闪光点,还拿到了上大学以来的第一个优秀,从此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和希望……,刘丽荣博士以“真、善、忍”为做人准则,身心更加健康,与人为善,工作更加兢兢业业,多次被评为校优秀班主任、优秀授课教师,承担省级课题,是一位道德高尚、颇具才华的优秀青年教师。

由于依法维护民众的知情权,传播法轮大法真相,心地善良的刘丽荣博士遭到连云港“610”(对外称“国保”,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流氓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类似二战时德国纳粹盖世太保法西斯组织)的野蛮绑架、酷刑逼供和非法劳教迫害,备受摧残凌辱,重获自由后还长期遭到连云港“610”的非法监控和经济迫害。

精心策划、阴谋绑架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在淮海工学院化工学院党委书记钱保华、保卫处处长孙盛杰的带领下,连云港新浦区“610”伙同新浦分局警察非法闯入淮海工学院东港学院,在中午放学时间,钱保华和孙盛杰将刚上完课的刘丽荣博士拦下,孙盛杰一再向她表示有事找她谈谈,欺骗刘丽荣博士来到行政楼,东港学院前党委书记李某也前来要求刘丽荣博士配合,随后,连云港新浦区“610”副大队长徐健带领一些陌生人出现了,他们欲挟持刘丽荣博士,遭到刘丽荣博士强烈抗议,来人便七手八脚将刘博士强行绑架到事先准备好的白色轿车上。

上述这个场面,实际上已在暗中策划了很久,早在同年九月份就已经开始逐步酝酿,只是刘丽荣博士被蒙在鼓里而已。连云港“610”人员先后几次到淮海工学院与主管保卫工作的副院长宁小明、保卫处处长孙盛杰、化工学院党委书记钱保华、化工学院院长童志伟等人共同“召开会议”,密谋专门针对刘丽荣博士进行绑架及进一步迫害的具体操作步骤。“与会”期间,保卫处处长孙盛杰无中生有的积极为连云港“610”人员罗列刘丽荣博士的所谓反党“罪行”。在“610”的一手操控下,化工学院在未与刘丽荣博士打过任何招呼的情况下,暗箱操作、违反规定秘密将其所承担的课程全部强行无理安排给其他老师,一直到刘丽荣博士在被绑架的前一周去东港学院上课时,另外一个老师也来上课,当时刘丽荣博士非常吃惊,所有学生都举手不停地高喊:刘老师上课!刘老师上课!那位老师电话请示化工学院院长童志伟,然后悄然离开教室……

刘丽荣博士被绑架后,淮海工学院旋即召开各二级分院领导会议,“通报”此事,随后全院上下一片哗然……

遭新浦区“610”非法囚禁、酷刑摧残

新浦区“610”人员将刘丽荣博士挟持到天晴酒店一个全封闭的房间内。刚一到那个事先布置好的囚室,新浦区“610” 熊新霞(女)和另外一个年轻女警就直接冲上来对刘丽荣博士进行侮辱性搜身、翻包,熊新霞甚至强行将手直接伸到刘丽荣博士的内衣里。刘丽荣博士一看架势不对,就立即声明要依法聘请律师,然而得到的答复却是:“你只有在香港才能享受到此项权利!”

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至二十三日共计六天五夜,刘丽荣博士被“人间蒸发”,遭酷刑折磨。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期间共计数十名不法人员不同程度参与了对刘丽荣博士的迫害,包括连云港市“610”部份人员、新浦区“610”大队长李俊华,教导员孔杰,副大队长徐建、薛松、卢发春、马丙勇,成员惠春来、熊新霞等悉数出场,另有部份新浦分局的警察及从社会上招募的一些便衣女协警。这些人用老百姓的血汗钱包下两个房间,一边惨无人道的折磨刘丽荣博士,一边无所顾忌的吃喝玩乐。孔杰说话总是阴阳怪气,在刘丽荣博士受难期间,有时个别好心警察实在看不过、想让刘丽荣博士睡一会儿,孔杰也坚决不允许;大队长李俊华曾给刘丽荣博士强行上背铐,导致其双手肿的跟馒头一样,结果李俊华遭恶报,他的双手当晚被油烫伤;薛松说:“我比较尊重老师,换是别人我立马上去抽他两个大嘴巴!”结果第二天他骑电瓶车竟然在平坦的马路上突然摔倒,刚好脸被蹭破了。还有一个短发女警一直死死盯着刘丽荣博士,生怕她走脱,这位女警也是骑电瓶车在一马平川的大路上突然莫名摔倒,腿摔的走路一瘸一拐。

新浦区“610” 副大队长徐健很凶,常用脚踢刘丽荣博士,还辱骂她,并扬言要把她吊起来打,而且要锯掉她一条腿,期间刘丽荣博士的父亲、丈夫和姐姐无数次的拨打刘丽荣博士的手机,此人非但不依法通知刘丽荣博士家人她的处境,还在她面前不停的将其手机开机、关机,以对其进行精神折磨和心灵摧残。当时淮工保卫处处长孙盛杰挑拨刘丽荣博士的丈夫说是刘丽荣博士不肯告诉家人她的去向和处境,从而让家人担心和痛苦,这一说法与事实完全不符,但却令刘丽荣博士和丈夫之间因此产生了很大的隔阂。

这些人二十四小时轮番上阵采取包括戴背铐等各种卑鄙手段折磨刘丽荣博士,期间污秽不堪的辱骂和各种威胁之声更是不绝于耳,如惠春来辱骂和威胁刘丽荣博士:吃驴肉装瘪三!让你到哪都找不到工作!副大队长卢发春无数次的辱骂刘丽荣博士:“你个×养的!”……,连续六天五夜禁止刘丽荣博士睡觉,谓之“熬鹰”(所谓熬鹰是猎人训练猎鹰的一种方法,就是用尽手段不让鹰睡觉,对它进行从肉体到心灵的摧残,使它失去反抗的意志,从而无奈地屈服)。

数日的摧残导致刘丽荣博士身体极度虚弱:心率过速,心慌、胸闷、气短,脚在鞋子里捂几天都捂烂了。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二日上午,刘丽荣博士再也支撑不住,终于倒在了地上,徐建却用脚踢她,说她装死,最后无奈只好送二院抢救,更为荒唐无耻的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健康人被摧残至奄奄一息,抢救的费用却是“610”徐建从刘丽荣博士钱包里堂而皇之的 “拿的”。期间有医生表示注射药物速度不能过快,但徐建和卢发春强行要求快速注射……

然而刘丽荣博士并没有向这些不法之徒屈服,恶警实在无计可施,就扬言要判刘丽荣博士十几年(这些披着合法外衣的不法人员还真把自己当成法院了)。刘丽荣博士说:你杀了我也没有用啊,因为我的一切言行完全符合国家根本大法——宪法。就这样他们收起了要给刘丽荣博士办一个月所谓法制学习班(实为邪恶洗脑班)的红头文件,于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下午将刘丽荣博士劫持到新东派出所,野蛮的按住她强行拍照、抓住她的手强行取指纹。并于当晚六点左右把刘丽荣博士投入连云港市看守所非法囚禁,还疯狂叫嚣不到一个星期就吓破她的胆。

据悉,期间,淮工保卫处处长孙盛杰还曾专程到南京理工大学找到刘丽荣博士的导师吕春绪教授,怂恿吕教授落井下石、参与构陷刘丽荣博士,此举遭正直善良的吕教授断然拒绝。

遭遇非法野蛮抄家和抢劫

在刘丽荣博士被非法囚禁在天晴酒店遭迫害期间,徐健窃取了她的包,并盗走了包里的家房门钥匙,于是新浦区“610”伙同新浦分局十几人非法私闯民宅,在没有提供搜查证及其它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野蛮查抄了刘丽荣博士的家,他们有的扛着摄像机,有的到处乱翻,连冰箱、洗衣机,甚至垃圾桶都不放过,几乎将刘丽荣博士的家掘地三尺,祸害得一片狼藉,所言所行、所作所为就连土匪强盗都望尘莫及。由于刘丽荣博士已被绑架,家里只有年近七十岁的老母亲和年幼的儿子,孩子被这伙恶人吓坏了,撕心裂肺的哭闹,年迈的老母亲不知所措只能护住小孩,根本无暇顾及那些歹徒,等一切丑剧上演完毕,其他亲人赶到现场,清理物品的时候,才发现很多东西已不翼而飞,甚至是结婚时丈夫送的、刘丽荣博士从未戴过的铂金蓝宝石耳环等等……

在连云港市看守所遭受非法关押和劳教迫害

连云港市老看守所的牢房象一口四面透风的枯井,高墙上有常年敞开的铁窗。那里冬天阴冷无比,二、三十人被关在“井底”,挤在不足十六平米的狭小空间里,吃喝拉撒睡全在里面进行,还有五、六只老鼠经常从茅坑的下水道爬上来,在囚室内到处乱窜,每人每天只有一小矿泉水瓶的温吞水,大部分人只能睡在冰冷刺骨、高低不平的水泥地上,哪怕是再冷的天也只能直接冷水擦身、洗头。

恶劣的环境,加之长期的折磨,刘丽荣博士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开始大量的便血,她的家人为此申请去医院检查,但都遭到了看守所警察的无理拒绝,原因是新浦区“610”下令不许,怕检查出问题就不方便继续非法关押了。期间刘丽荣博士还不时遭到新浦区“610”李俊华、惠春来、卢发春、马丙勇等不法人员的非法提审、威胁和恐吓。马丙勇曾随口威胁刘丽荣博士说:你态度不好,决定劳教你一年半!就算专业法律人士也搞不懂他们这到底执行的是哪家的王法?

果然,就在刘丽荣博士被非法投入看守所的第三十天,新浦区“610”卢发春和徐健匆匆赶到看守所,草草“宣布”了对刘丽荣博士非法劳教一年半的荒唐决定,更卑鄙的是,还刻意非法刨除了他们将刘丽荣博士非法囚禁在天晴酒店进行残酷折磨的六天五夜。刘丽荣博士拒绝签字,并义正词严的告诫他们:你们这是在执法犯法,我要控告你们!他们立刻调头跑掉,并没有按照法律程序告知刘丽荣博士拥有不服可以申请复议的权利。当时社会上方方面面有许多各界人士为刘丽荣博士鸣冤,一位警察曾以个人名义打电话给“610”,告诉他们刘丽荣博士是一个好人、没做过坏事,相反做的都是合法的好事,请求他们将刘丽荣博士无罪释放。得到的回答是刘丽荣博士必须骂人才行,那位警察又说,与人家无冤无仇为什么骂人啊?再说说脏话本身就不好啊?对方就把电话挂掉了。咱正常人还真不知这究竟符合哪一门的逻辑?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八十天后,刘丽荣博士又被非法投入江苏省女子劳教所。离开看守所的时间大概是凌晨五点半,牢房里很多人都在悄悄地抹眼泪,因为她们知道,在刘丽荣博士饱受冤狱,痛苦万分之时,还曾经真诚无私的帮过她们每一个人。那一天是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一日,皇历腊月初八,刘丽荣博士儿子的生日。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