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张雷遭绑架 母亲包艳被逼跳楼重伤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四月二十四日晚上将近九点,家住沈阳小河沿附近三十一岁的张雷刚刚到家,被敲门的五、六个沈阳警察绑架。当时张雷的母亲包艳从清原县到沈阳看望儿子,听到警察问张雷:“你妈在家不?”因为她亲身经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不想再遭绑架折磨,为躲避迫害,从四楼跳下,造成右脚踝骨粉碎性骨折、腰部摔坏。

五十七岁的包艳当时爬到对面楼的五楼一家,这家人没敢收留,于晚上10点多将包艳送到小津桥附近的姜君家。三、四个小时后沈阳国保警察来到姜君家,将包艳、姜君绑架。据悉,警察从姜君家抢走现金三、四万元。包艳被送到医院,医生说:手术需要四、五万元。

后来才知道这是有预谋的绑架案件,沈阳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据中华派出所办案警察说,当天在该派出所就抓了十多人,他们把这次绑架称为“420”大案,由沈阳市国保大队操控。

包艳摔成重伤 沈阳警察应当承担责任

现在包艳已经摔的成危重病人,不能坐着、更不能站着,昼夜需要人护理。包艳的现状沈阳警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二十七日,沈阳警察给包艳二哥打电话,谎说:在路上碰到你妹妹是这样,我们给送到医院。当时包艳的二哥信以为真,还感谢沈阳警察,开车把包艳接回家。后来包艳的家人才知道是沈阳警察绑架造成的。

包艳二哥现在的家庭状况,无能力照顾包艳,他自己有工作、有家庭;还有八十四岁刚刚脱离生命危险的老母亲需要照顾;面对卧床不能自理的妹妹;她二哥希望张雷尽快回来照顾包艳,现在张雷还被还被非法关押在沈阳。

让张雷回家照顾母亲包艳

张雷以前迷恋电脑游戏十多年,愁白了母亲的头发,就是戒不了。特别是他被沈阳药科大学录取后,因为那是他父亲替他填报的,张雷自己不喜欢这个专业,此后他更加迷恋于游戏,不分昼夜。张父母想尽办法也无济于事,特别是张雷的父亲去世以后,母亲这事真是为儿子玩游戏的事操碎了心,怎么劝说都不行,说不玩了过后又玩起来了。

母亲包艳知道大法能改变人一切不良的习气,经常给他讲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的道理,渐渐张雷开始修炼,变得知道体贴母亲的辛劳了。

修炼后的张雷对母亲说:妈妈,我对不起您!我玩了这么多年的游戏,从今以后我真的不玩了,我要挣钱成家,不再让妈妈操心。说到做到,张雷修炼后努力学习专业知识,报考的专业科目通过了,不久前张雷刚刚被农科院录用,有了可心的工作,母亲及亲属都为他高兴。

包艳原本好端端的四口之家,被中共迫害的剩下相依为命的母子俩。刚刚有了工作的儿子遭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张雷的亲属呼吁沈阳警察释放张雷,让他回家照顾躺在床上的母亲。

包艳遭受的迫害

包艳退休前是抚顺市清原县卫生局药检所职工。修炼前患严重的神经衰弱,六年来的时间都是整夜不能入眠,期间不停的医治不见好转,民间配的药别人吃了睡几天不醒,她吃了一点作用不起,身体被折磨的只有七十来斤。九七年喜得宝书《转法轮》,只看几页,长期因神经衰弱而失眠的她就睡着了,从此身心健康。包艳的婆婆和丈夫都看到了她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的巨大变化,给他们家庭带来的诸多益处,因此他们都跟着听法、炼功,老人的心脏病好转,都不用吃药了,眼睛看东西比以前清楚了很多,她丈夫的高血压病也开始好转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全家人都支持包艳修炼法轮功。

修炼前包艳他们家由婆婆主持,她和婆婆、丈夫关系也很紧张。修炼后的包艳不再记恨婆婆给他们夫妻间造成的矛盾、对自己的谩骂。在家做好儿媳、好妻子、好母亲。婆婆生病时她请假护理、精心调理三餐,她丈夫和朋友说:包艳对我妈比亲生儿女都好。

二零零零年底,包艳依法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回当地后送到抚顺吴家堡劳动教养院迫害三个多月。二零零一年下半年,回来后被单位勒索三千元;交卫生局“保证金”二万元(还有五千元没返还),否则不让上班。上班后每月只给二百元生活费,扣除其它费用每月只剩三十至六十元。

包艳被迫流离失所三年多。二零零二年八月,被三环社区的主任金严、工作人员王晶等人劫持,当时金严和另一人到另一个屋里去了,王晶给公安打电话构陷她,包艳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在外。包艳离家给家人造成极大伤害。假如当初社区的王晶不构陷她,包艳不会流离失所,他们一家人也许正在过着平淡的生活。

包艳被迫在外流离失所期间,经历了婆婆故去、丈夫早逝,儿子历经初三、高中、高考关键时期。公安警察和社区人员迫害法轮功,给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包艳的家就是其中一例。包艳一人在外流离失所,没有经济来源、没有住房、还要躲避中共的迫害,三年多的时间,期间所经历的艰辛和痛苦用语言都无法表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