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女子监狱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武汉女子监狱被中共授予“模范监狱”称号,实为人间地狱。监狱政委蒋春主导实施“三人互监”制度,即:吃、住、行、睡、包括入厕都必须三人同行,管制严厉,生产任务量加大,发生多起犯人自杀事件。据犯人说,蒋春因残酷迫害法轮功而得到其上级赏识得以提升。

每名法轮功学员一入监,狱警就安排两、三名犯人包夹看管,首先要求学习《服刑人员行为规范》,不许讲真相、炼功。

法轮功学员南明不配合监狱要求,被反铐多日,导致腰部不能直立,只能佝偻行走,包夹唐安燕、马朝芳、刘腊辉等人还常常恶语相加,白天强迫生产劳动,体虚完不成定额生产任务,罚拖洗上千平方米的车间地面,晚上回监区关在学习室强制洗脑。

法轮功学员谌红艳拒绝“转化”,经常遭体罚,不让洗漱、不让睡,不让购物,不许会见亲人,多次关禁闭,一关就是半月,关在阴暗潮湿黑房,腿部得关节炎症,期间犯人明爱玲(音)故意将擦地的破布强塞在谌红艳的口中,包夹叶忠群、俞胜安受命于郑姓教导员用破脏布塞于谌红艳的口中,几次三番如此折磨迫害以致谌红艳颈部两侧淋巴结核,左侧长的有鸡蛋大;为了不让谌红艳罚站时闭眼,包夹叶忠群用缝被子的粗针戳她,值班室犯人李德英用长竹篙捅,犯人张益强扯谌红艳的眼睛。

被非法判刑四年的谌红艳冤狱期满时,狱方因为她未“转化”,配合“610”、派出所、街道社区居委会人员,让他们将车直接开进监狱大门内,又将谌红艳转至武昌杨园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

老年法轮功学员付少珍,其小女儿拖儿带女几次探监都遭拒,三年冤狱,其女儿未见一面,不让购物,长期一块破布入厕,白天帮包夹生产劳动,晚上关在学习室洗脑,年近七十,不堪重负,包夹犯人不让老人休息,还叫嚣:“找指导员都没用”。付少珍身体衰弱,关节疼痛,上楼气喘吁吁,冤狱满回家时,是被女儿抱进家门。

监狱内的种种行径,刘霞、陆丽华(音)等几个驻所检察官心知肚明,上级机关所谓检查工作,也是摆摆样子。

十几年来,武汉女子监狱的狱警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所有泯灭人性的手段都为他们自己遭致祸殃,很多狱警都身患各种疾病;有个教导员花费十几万几次手术开刀,在痛苦中煎熬;有新婚不久丈夫出轨要求离婚的;有狱警新生儿出生夭折的;如此种种不一而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