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法院非法庭审冯秀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法院于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冯秀梅,冯秀梅的身体状况非常不好,被迫害的患心脏病,站不住,只能坐着,说话声音很微弱。

庭审之前,警察无理刁难两位律师,还派出一个身份可疑的女子无理取闹。草草开庭十分钟后,法庭即宣布延期审理。

盘锦大洼法院二零一四年五月五日第三次通知冯秀梅的辩护律师开庭。二零一四年五月六日冯秀梅的家属陪同江天勇律师去大洼法院见孙谦法官,要求阅卷和会见冯秀梅,下午四点多江天勇律师在法院门卫接到孙谦法官的电话,被拒绝阅卷和会见。

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上去九点半,终于迎来了第一次真正开庭,伴随着空中飘着的蒙蒙细雨,张科科律师和江天勇律师在冯秀梅的女儿陪同下,来到了大洼法院。大洼法院停满了警车、特警、一百二十急救中心的车。大洼法院里面有很多的警察,里面的办案人员坚持要求张科科律师安检,用仪器查看张科科律师随身携带的包,被张科科律师拒绝。张科科律师说法律规定律师不用安检,并跟他们说相关的法律条文,法院办案人员不让张科科律师进入审判庭,坚持安检。

此时从外面进来一个戴黑框眼镜、披肩发的女人,长了一口小黑牙,先是和冯秀梅的母亲套话,被家属识破不理她,然后不停地和张科科律师说话,冯秀梅的女儿问她是干什么的,她说她看见律师亲切,她有些事情不懂要问律师,以后找律师给她打官司。问她什么事情她说她离婚,因为安检的问题这个女人一直粘着张科科律师,一会看张律师的手机,她很关心张律师是否有微博、微信,一会跟张律师说安检的话题,要张律师拿出相关规定,不知道这场戏这个女人演的是什么角色,也不知道从哪里找的这么胡搅蛮缠的女人,因为她不停地说话,双方又因为安检的问题僵持着,她乱上加乱,冯秀梅的女儿不想让她说话,就对她说少说两句,她还说她看律师亲切,以后找张律师给她打官司,冯秀梅的女儿声音大了些,围过来很多的警察,问她是哪个部门的,这回她彻底不说话了。

因为超过了九点半,张律师还没进入审判庭,从法院二楼下来很多的法官和相关的办案人员,一个老协警,长着红鼻子、满脸疙瘩,五、六十岁的样子,因为张律师不安检他很气愤,推了张科科律师,并说再过十分钟再不安检就算张科科律师放弃。后来张科科律师拿着开庭要用的材料进入审判庭开庭,张律师的包由冯秀梅的母亲拿着,冯秀梅的母亲因为没带身份证没有进入审判庭。

律师都到后开庭,法轮功学员冯秀梅在三四名女警察搀扶下哆哆嗦嗦地进入审判庭,消瘦的身躯,满头的白发,犯了心脏病,站不住,只能坐着,说话声音很微弱。旁听席上坐着的公检法、当地派出所、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当冯秀梅走进来到那一刻,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历经八个多月的非法关押,冯秀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开庭后问完冯秀梅的自然状况,张科科律师拿出起诉书,起诉书上的出庭人员名字和开庭的人员不符,张科科律师要求对方回避,法庭休庭十分钟,十分钟后宣布延期审理,案子打到检察院。冯秀梅在很多的警察簇拥下急急离开。

开庭的过程中戴眼镜的女人从外面进来,让冯秀梅家属让座,特意坐到冯秀梅女儿旁边,并关掉了手机里的录音。冯秀梅女儿说你还录音,她狡辩说没有。休庭十分钟,冯秀梅女儿走到哪里这个女人都跟随到哪里。回到审判庭,冯秀梅女儿大声地质问她为什么总跟着她,出来进去地跟着,走到哪都跟着。她没想到冯秀梅女儿会这么大声的质问她,她急忙小声说:“我哪有,没有。”旁听席上的所有人都看着她,议论着她,窃窃私语,她低着头摆弄手机坐在冯秀梅女儿的后排。坐在旁听席最后的位置上的一位男士说:“她是法院的。”冯秀梅女儿说:“法院就法院的呗,还说是离婚的。”

当所有人都出来时,冯秀梅母亲告诉大家更令人气愤的一件事情,当张律师拿着所需的材料和冯秀梅的女儿走后,戴眼镜的女人还有红鼻子满脸疙瘩的老协警还有两个小警察把冯秀梅母亲骗到一个房间,说是让老人在那休息,目的连哄带骗到要安检张科科律师的包,老人不同意,她们就上来抢,抢走了又被老人夺回来了。最后他们看没达到目的就把老人撵出去了,上外面呆着。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