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金做好人被警察入室绑架抢劫 妻子呼吁释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秦皇岛市王海金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被绑架、非法关押近一个月,至今几个责任单位无任何说法,人现在怎样也无任何消息。

家中老人受惊吓整日精神恍惚,妻子卢嘉荣为了家里能够早日正常生活,只好到秦皇岛抚宁公安局、国保、牛头崖派出所四处奔波要人,两个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蛋糕店无人料理只能停业,每天营业额加上店面租金经济损失最少四五百元。

下面是王海金妻子卢嘉荣的公开呼吁:

希望我的信能唤醒你们的正义良知,马上释放我的丈夫及更多的好人回家!为好人做事,就是在为自己做事,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积福份,不要为了暂时的一点小利给自己留下终身的遗憾,让自己没有后悔的余地。希望你们好人都能有福报!

2014年4月22日中午12点多,我丈夫王海金在自家店里正在安柜台灯管,突然进来两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假装订生日蛋糕,边说边打电话,不一会儿闯进十几个气势汹汹的人,领头的说:“谁是王海金,跟我们走一趟。”什么原因都没说,强行把王海金带走。然后十几个人满屋乱翻东西。问他们是干什么的?刚开始支支吾吾的不说,后来有一个人拿个小本晃了一下,说是派出所。一个五十多岁的人翻出店铺的租房合同,很凶的强行抢走,至今不予归还。 孩子弹古筝用的乐谱都被抢走,还有我的手机也被抢走。追问下才说是牛头崖派出所的。同时又非法抢劫了店里用的二部手提电脑。还有亲戚家的面包车及6部手机等私人物品。

当时我和丈夫正在店里干活,我被吓懵了,大脑一片空白,甚至丈夫怎么被带走的都想不起来了。下午我去牛头崖派出所问他们为什么抓人,王伟所长和一些警察只是对我大喊大叫,说炼法轮功,具体也没说出原因。晚上回家后,看到老人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由于受到过度惊吓起不来了。原来在非法查抄我家店的同时又有十几个人(多数没有穿警服)强行闯入蔡各庄新区家中,不给任何说法就开始乱翻。当时只有近八十岁腿脚不灵便的老母亲在家,老人吓得抽了过去,倒在地上,被强行扶到沙发上由俩便衣警察看着不让动,其他人就在家中非法抄家抢劫,所有大法书和台式电脑、手提电脑都被抢走,衣柜也被翻的乱七八糟,还有二百多元现金也不知去向。楼上邻居路过看到老人状态不对,上前质问他们,他们竟然还要上楼闯入邻居家搜查,没给开门只好作罢。

2014年4月23日,他们又把王海金弟弟家车库门强行撬开,又翻了个底朝天。丢失的东西尚不清楚,整个过程都没有家人在场。

第二天,我扶着老人领着两个孩子去牛头崖派出所,质问他们我们犯什么法了要把人抓走,谁也不给解释不给说法。后来牛头崖派出所指导员宋长利和吴海江拿出一张拘留单让我签字,宋长利念:“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我说法律我也懂,中国确认的有十四种邪教,根本就没有法轮功。破坏法律实施更谈不上,你是警察你能破坏法律实施吗?你要破坏不了我们老百姓更破坏不了,这是莫须有的罪名,根本不成立,我不签!炼法轮功不犯法,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法轮功违法,宪法规定信仰自由,谁愿意信啥就信啥,谁也管不着,你们是执法犯法!

因整个非法抢劫、查抄过程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不知是哪个公安局或派出所,我和老人多次去派出所找,才得知绑架王海金的是秦皇岛抚宁国保大队和牛头崖派出所,非法抄家的是牛头崖派出所和海宁路派出所的警察。现在已经二十多天过去了,几个责任单位互相推诿,躲着、拖着不让见人,王海金究竟为何被绑架,至今几个责任单位无任何说法,人现在怎样也无任何消息。

谁在犯法?谁扰乱了谁的治安?

由于我丈夫被绑架、非法关押将近一个月,家里老人受到意外惊吓,整日精神恍惚、萎靡不振,说话颠三倒四,有一天摔倒在地,脸擦破了,腿也摔青了。为了家里能够早日正常生活,我们只好到秦皇岛抚宁县公安局、国保、牛头崖派出所四处奔波要人,两个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刚租的两个店面,一个无人料理只能停业,每天营业额加上店面租金,经济损失至少五六百元 ,全家人及亲友每日都在为我丈夫担忧焦急无奈中度过。

自王海金被绑架,有好多天在我们家附近及店里都有不明身份的人跟踪、盯梢,不但影响了家人亲友正常生活,精神、经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女儿由于没有乐谱,很久没练古筝了(自被非法抢劫抄家,我也没有精力去检查一下家里究竟都有什么被抢走)。不知当今的警察到底懂不懂法律,到底谁在破坏国家的法律实施;谁是邪教?谁在犯法、谁扰乱了谁的治安;不但我们家将近一个月了不能正常生活,连左邻右舍都不得安宁。(共产党是真正的邪教,在许多国家被列为恐怖组织)

今天早晨(2014.5.17日)下楼又看到有一台黑车停在我家楼下,早晨家里来了一位朋友看望我们,看到黑车心里很生气,等我到仓房推出电动车,回头找不到跟我一前一后下楼的朋友,前后左右都找了也没有,心一下提了起来,真怕朋友也被绑架,不希望亲朋好友再发生任何事情,因为我的心里已经承受不了任何打击。

“海金炼法轮功炼的,在外面捡个老人都能给养老,这我相信”

我丈夫王海金,在家庭里在社会上都是公认的好人。2010年我公公去世,我们回老家办理后事,家族中来了很多人,给协商处理家产和赡养老人的事宜,在农村这已经是规矩了。王海金当时就表态:“我修炼法轮功,所以我家不用商量分家。家产我不争,老人以前和我们一起过,以后还和我们一起过。”最后兄弟几人互相推让,谁也没分家产,而且争着赡养老人。这对于现在这个人心道德下滑的社会,尤其在青龙县偏僻的农村中都没有人见过的。最后家族中的最长辈爷爷说;“海金炼法轮功炼的,在外面捡个老人都能给养老,这我相信。”

在我们小区里有一个80多岁的大爷,总找王海金给帮忙,海金每次都是有求必应,热心帮助。有一次他中午没回家吃饭,直到下午才回来,身上全是土,进厨房就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问了半天才说给这个大爷的朋友搬家,用面包车一趟趟搬的,从海滨四楼搬到蔡各庄三楼,瓶瓶罐罐的东西多,上下跑楼梯就他一个忙活,搬了一天才搬完,所以中午没顾上吃饭。我一听气就不打一处来,搬家不找搬家公司,找你当然好啊不用花钱,还不用找劳力。看他又累又饿的样子,我又心疼又生气。

2013年王海金回青龙老家往回返的路上,看到一家三口骑摩托车,连人带车撞到树上,男的当场昏死过去 ,母子俩吓坏了,只知道大哭。正好王海金看见,他停下车跑过去,告诉母子俩法轮大法是佛法,咱们赶紧一起对他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他们庄的有一个人路过,以为是王海金撞的,下车过来很横的冲王海金嚷,娘俩说不是他撞的,是自己撞的,想让他给送回家去,他看人伤的很重不肯送 ,开车就走了。公路上的车一辆接一辆从身边开过去,没有一辆车肯停下来,没办法,王海金帮她们把人和车抬到面包车上,开了很远的山路,给送回了家。母子俩千恩万谢,问他姓名,他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如果不炼法轮功,我也不会管这闲事,要谢就谢我们师父吧。”

回来后海金对我说,大法真是神奇,那人撞的昏死过去,耳朵都流血了,后来我们一起喊“法轮大法好”,求师父救他,他渐渐就醒了过来,多亏她们娘俩相信大法,能不停的对他喊法轮大法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因法轮功不杀生,好心抱养俩个小生命

我们的女儿一个十周岁,一个七周岁,很多人都很奇怪,这俩个孩子怎么长得一点都不像呢?说来话长,当年我们俩个都属晚婚,而且一直没要孩子。2004年接到老家一个亲戚的电话,说一直想要男孩,连生带打胎几个都是女孩,这回又是女孩,已经6个月了还想打胎,海金忙在电话中说,千万别打胎,生下来给我们吧!挂断电话后,我埋怨他说:你怎么一个人做主就要了人家的孩子呢,我还想自己生呢。他说打胎是杀生,不能杀生啊,都6个月了。就这样孩子生下来的当天就抱回来了。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婴孩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了。

2007年秋天,一个朋友很有钱,可就是没孩子,不得已抱养了一个女孩,可是第二天就说孩子有毛病,是先天性的,已经去妇幼保健院检查过了。我们觉得不可能,于是我们夫妻又陪这朋友去了医院,这次是找院长和专家亲自检查的,最后朋友哭着说怎么运气这么不好啊,这么多年没有孩子,抱一个还有病,决定给送回去。可是孩子的亲妈由于家中贫困,又是超生,无力抚养,说什么也不要。看着刚生下来的黑不溜秋的小生命,丈夫王海金跟我商量:谁能要一个有病的孩子呢?咱们抱回家吧!我修炼法轮功,一人炼功全家受益,这个孩子也只有到我们家才能好。就这样抱回了家。没想到亲朋好友们一片反对,怎么那么傻呢,抱回一个累赘,现在看着可怜,以后麻烦事可就多了。而且当时我家的情况是公公刚刚出了车祸,还在卧床,婆婆腿脚不好,娘家爸爸得了老年痴呆到我这养病,当时大女儿刚三岁,最重要的是刚刚抱回来的小生命需要24小时精心看护喂养,其艰难可想而知。

2013年小女儿到了上学的年龄,还没有户口,按农村生二胎的规定,我们完全可以上户口,但邪党部门要准生证和出生证,如果按抱养的手续需要的证明就更多了,根本就办不了,现在邪党造成的社会就是这样,老百姓办正常的事都得找人、花钱。我想去青龙朱杖子乡派出所花钱上户口,可派出所一听说王海金,立刻来了精神,不但不给办户口,非要找王海金见面,就因为他是炼法轮功的。眼看就开学了,孩子好不容易养到这么大,不能同龄孩子都去上学她不能上学啊!全家人一筹莫展。后来托关系花高价落了户,孩子终于上学了。

2014年4月22日,我丈夫王海金被绑架,被抚宁国保恶警带走时,我和俩个孩子都在场,孩子吓得大哭,喊着:“我爸爸是好人,他没犯法,你们凭什么抓他?”接下来的几天,恶警每天在我们家店里和住宅小区门口盯梢,每天孩子上学不敢开门,说害怕外边有警察。不知是应该可悲,还是可叹!现在中国的警察不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是专门欺负老百姓的。爸爸被抓走了,俩个孩子上舞蹈课离家很远,只能自己坐公交车还得倒车回家,有一天下车后天黑了,俩个孩子害怕,小女儿说我害怕、我害怕,姐姐安慰妹妹别害怕,姐妹俩的手紧紧攥在一起走回家。如果没有警察对我们家人亲友监控、跟踪、盯梢,孩子也不会那么紧张、害怕,这真是中国老百姓的悲哀。在现今的中国社会,什么人都能碰上,打砸抢、拐卖孩子的什么事情都会随时发生。如果不是孩子爸爸被绑架不能照顾老人、孩子,谁会舍得让刚刚十周岁的大女儿领着小女儿自己坐公交车去上学呢?又有谁会舍得让这么小的俩个孩子自己倒公交车去那么远上舞蹈课呢?

我们一家人每天都在担惊受怕中生活,为了让丈夫能早日回家,我还要带着年迈腿脚不灵便,被惊吓后神智不是太清的婆婆,有时还带着俩个孩子去秦皇岛抚宁县牛头崖派出所、抚宁县公安局去要人。因为几个单位路途比较远,每天去一次都要很长时间。而几个责任单位却互相推卸责任,说是抚宁国保大队抓的,国保大队说上边让干的,但上边是谁他们却不告诉。我们每天去国保大队找都见不到人,直到现在都躲着拖着,既不放人也不让见人。因为听说我丈夫被关进看守所就开始绝食,现在已经快一个月了,我们真担心不知他的身体还能撑多久。

为好人做事,就是在为自己做事

王海金多年来在社会上做了很多好事,谁家有事无论他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会去帮,很多时候干完活就走,连饭都不吃,他从不占别人的便宜,处处事事都为别人着想,可是对自己却是很苛刻的,夏天出去讲真相救人,无论走多远,连一元钱的瓶装水都舍不得买,还得回家去喝水。可是在救人做资料上却舍得花钱,又抚养着两个没有血缘的孩子,这都是因为他炼了法轮功才能做到的。

就是这样的一个好人却无端遭到的迫害,请问中国还有法律、信仰、人权可言吗?在国内外法轮功学员都在做好人,大家都知道。而江泽民、政法委610,根本就是凌驾于国法之上的邪恶组织,却能以权代法,所有迫害法轮功的行为都是违法的,却有很多人去追随不怕遭报。真正原因是迫害好人给钱、给升官,在监狱、看守所里的犯人帮着做恶还能减刑,这些为钱为升官的人,却不知自己是在被邪党往地狱里拖。

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这也是全人类的普世价值。法轮功倡导真善忍,教人行善积德。现在社会上犯罪案件越来越多,贪腐遍地、假货遍地;黄、赌、毒猖獗,没有一个是炼法轮功的人所为。百姓无处伸冤,公检法为虎作伥,却到处冠冕堂皇的写着为民做主,这样的邪恶政权还能维持多久?醒醒吧,可贵的同胞们!邪党迫害好人,谁参与迫害谁是不是在做坏事?是不是在助纣为虐?将来清算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时能说没有你的责任吗?

王海金修炼法轮功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自己所买的打印机、手机等等无论有什么仪器、设备都是法轮功学员的私人财产,拥有这些东西不违法。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散发真相材料,那是为了人们不被谎言所欺骗失去的机缘,也是在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的范围之内。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的、为他人的。而不象中共邪党官员们,贪腐了千万亿的钱、财、物,只是为了自己挥霍、享乐,谁好谁坏、谁正谁邪一目了然。谁想利用抢劫的私人财产加深迫害王海金天理不容。

如今王薄周、李东生等等迫害法轮大法及大法学员的恶首上千人、还有更多的恶人已经在被清算,我希望参与迫害王海金及其他法轮大法学员的秦皇岛及抚宁公、检、法、司、国保、派出所的广大警察能够赶快清醒,不要再为邪党卖命,在天灭中共之时成为邪恶的替罪羊、牺牲品!!希望我的信能唤醒你们的正义良知,马上释放我的丈夫及更多的好人回家!为好人做事,就是在为自己做事,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积福份,不要为了暂时的一点小利给自己留下终身的遗憾,让自己没有后悔的余地。希望你们好人都能有福报!!

王海金的家属卢嘉荣

2014年5月17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9/王海金做好人被警察入室绑架抢劫-妻子呼吁释放-2923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