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大法的殊胜在我身上展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在政府部门工作,曾是一个一呼百应的风云人物。在小镇上差不多是家喻户晓吧。可我又是个病包子,什么低血压,脚跟骨质增生等等这些小病根本不算啥,最要命的是心脏病和间质性肺炎。时刻都有死过去的可能,亲人们都为我提心吊胆,同事们也为我觉得可惜。我曾濒临死亡六次,急救盒有三个,家里有,办公室有,随身还携带一个。

记得九九年初,快过年了,也许是劳累过度,正在上班的我犯病了,从二楼楼梯摔下去,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死人衣服都穿好了,只剩下幽幽的一口气,医生束手无策。也许我有缘成为大法弟子,阎王不敢收我,围在我身边等我咽最后一口气的人们,谁也没有想到,我自己慢慢活过来了。

事后没几天,就有人把《转法轮》送到我手上。我一翻开就感觉全身被一种热量笼罩着,很舒服。然后,看到书中五颜六色的花草树木亭台楼阁,还有瀑布流水,都是真真实实的在书里,那种色彩非常漂亮,语言没法表达。听到流水声,感到书也在震动,看到云雾飘绕,很多法轮旋转,还有各种形态的仙人,看到老子等等。

看到这些,我很紧张。由于多年来受无神论的毒害,又在政府部门工作,我不敢相信这些是真的,就跟丈夫说,这是啥书啊?咋有这些东西呢?我可不敢看了。丈夫是爱书之人,听我这么说,他就拿过去看了。看完一遍,告诉我,这是一本修炼的书,还说“你修不了”。言外之意,我这么一个争强好胜,争名夺利性格强硬的女人,怎能去清静无为的修佛修道呢?听他这一说,我反倒要看了。我告诉他,如果是我认准的事,我是一定会干到底的。

就这样,我开始看《转法轮》了。一看,感到书里讲的道理太好了,我愿意象书上说的那样做人。认准了这就是我要找的真理。

雷厉风行是我的一贯作风。我快速的溶入了大法修炼中。

没想到的是,学法炼功仅仅两个月,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身上的顽疾全都好了。这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啊!脸上皮肤由黑变白,满脸的蝴蝶斑不见了,变得红光满面。亲人、周围的同事都说我变年轻了。我知道我没有病了,家里几千元的药,急救盒,一股脑的都被我撇了出去。女儿说,你这一丢,把病都丢掉了。丈夫也非常高兴,但还是捡回了一个,说是做个见证。

我从此无病一身轻,内心从未有过的轻松,畅快。身心的巨变,使我初次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接下来修大法的严肃神圣在我的身上越来越多的展现出来。

烈火中,师父为我下了一个罩

一九九九年春,也就是得法后的三、四个月吧。一天早上,我起床去厨房做饭,刚一打开液化气点火,就听“嘭”的一声,瞬间,厨房一片火海,空气都着了。湿抹布也着了。原来是液化气管老化,煤气泄了一夜。

当时我的一念就是:有师父管,不怕。很镇静的赶紧把液化气开关关上。在大火中央,也没感觉被烧到,这时我才发现,好象有一个罩把我罩住了。那是一张极细极细肉眼很难发现的金丝网罩。罩上面还有一朵花,金光闪闪。我站在大火中不动。我想让丈夫看看这个罩,这太神奇了。丈夫从卧室跑过来,看我还站在厨房大火中,还不往出跑,以为我吓傻了,就喊:“你傻了,快跑出来呀!”他就来拽我。我赶紧说:“你别碰坏了我身上的网罩。”他看不见,他听我这么说,真以为我被吓傻了。但他也确实看到我在火海中安然无恙。出来后,衣服、裤子、头发一点火星都没有。

他非常感动,说:“你赶上孙悟空在老君炉里了,你们师父真管你呀!”这时爆炸声加上熊熊火光把周围邻居、单位同事都引来了。厨房已一片废墟。得知实情,人们无不震撼,叹服大法的超常。后来这些人也都相信大法,顺利的“三退”了(退出中共党、团、队)。

尤其是某部门的领导,谁劝他退都不退,当我去劝他时,他马上退了。他说你说的话我相信,你那神奇事我知道,都是真的。

师父给我善解,喜鹊叼走了恶瘤

二零零七年,婚后的女儿与女婿总吵架,这件事让我的心里焦虑,总放不下。到七月份,发现脖子上长了一个手指肚大小的包。当时,我心想没事,过几天就会好的。每天发正念清除它。

可是,二十多天过去了,不但没好,还长到鸭蛋那么大了。脖子也明显的粗了很多。一个亲戚还告诉我说,咱们家的谁谁谁就是得的这个病,一个月零五天就死了。我的心里有些消沉,双腿沉重。回到家跟丈夫说这事,丈夫顺嘴就说:“在你身上长什么不都得掉下去呀!”对呀,我有师父管呀。我转身来到师父法像前,双膝跪下,眼含泪花,给师父磕了三个头,默默的说:“师父啊,弟子还有很多众生没救呢,留我多活几天,等我把这些人救完了,弟子的生死来去一切都由师父安排。”跟师父说完,心也平静下来了。

当天学法时,当学到“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时,就感到象有一根针扎在我的肉瘤上,丝丝冒凉气。我也意识到我对女儿的家庭状态的执着、干预既障碍了他们的关系,也让自己多一份焦虑。我让自己放下这个心,大家就都解脱了。

没几天,这个瘤子消失了。师父还让我天目看到了恶瘤消失的过程。一天,我入静中看到眼前出现一棵千年大柳树,一只小喜鹊飞来飞去,落在树上,冲着我“喳!喳!”叫着,我就对它说:“小鸟啊,如果我欠你的,我圆满后会善解你;如果我没有能力,我的师父也会帮我的。”我说完后,小喜鹊看着我,只见它一低头就从我的脖子上叼走了一个什么东西。清醒过来,我一摸瘤子不见了。我告诉丈夫,恶瘤没了,丈夫说是真的吗?我说当真啊,我知道这是师父又帮我善解了一场怨缘。

师父又为我造了一个新肺叶

一九八二年,我被查出间质性肺炎,懂一点医的都知道,这是二等癌症,死亡率95%。我是基本被宣布死刑,半年上不了班,什么药都吃了,什么医生都看了。面黄肌瘦,张嘴喘气。

有一天,我领着才几岁的女儿在街上逛,一个素不相识的山东老汉,叫住我说,姑娘你得了要命的病了。你把我这三包药买去,五元钱,你吃它,如果能闯过去三次高烧,命能保住。我照做了,命倒是保住了,一个肺叶烧死了,免疫力很差,什么流行感冒都躲不过去。

我得法后,有一天,一用力咳出几个坏死的肺细胞,就象红高粱壳一样,一连一百零八天,每天都咳出一些“高粱壳”。最后一天,咳出九个。然后,就开始吐血沫,吐了八天。再以后,就感觉胸部呼吸非常舒畅。到医院去检查,拍片一看,四个肺叶整整齐齐排在那里。原来是那个死肺叶被我一点点吐了出来,师父又给我造了一个新肺叶。

医院的医护人员都知道我过去的病情,看到片子,简直不敢相信!我也趁机讲法轮功好、现在被迫害的真相,他们都做出了正确选择,成为得救的生命。

丈夫看到了片子,感动的痛哭流涕,他抱着我说,咱家的幸福终于又回来了。一家三口都放心了。女儿说,咱家的幸福是大法师父给的!师父与大法给予我的再生之恩,我们全家感激不尽!所以,在迫害当中,我的家人就是我的坚强后盾,支持我和大法,共度难关。在大法的威德感召下,他们也都相继走入大法修炼之中。

大法弟子的风采

修大法是殊胜的,但也是极其严肃的,必须严格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才算是真正的大法弟子。记得九九年刚得法,这一年就对我進行了严格的心性考验。

我曾和亲属合办了一个企业。后来,一位县级领导以他亲属名义入股。由于企业效益好,这位领导就想独霸企业。如果,我没修炼大法,以我的性格我是一定和他争到底。但是,师父在关键时刻点悟了我,师父说:“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1]尽管自己辛苦创业的成果被人抢走心里不平衡,很难割舍,但我知道,我必须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提高生命的境界是第一位的。只要基本生活有保障,其它的都不重要。

我决定割舍,退股。我和这位县领导谈了两个半小时。最后,我告诉他,如果不是修大法,我决不能让你。大法让我们遇事为别人着想,不争权夺利,万事顺其自然。这位领导默默的点头,他服气了,而且在邪恶对我迫害时,他说了公道话,这对这个生命的未来是有益的。

一九九九年秋季,我们县开展了公务员竞聘上岗,文件规定竞聘上后不干的,去掉公职;聘不上的,下岗回家。竞聘总票数是一百二十八票,我得一百二十六票,几乎是满票上岗。我单位的一个年轻人庆生,是一位很正直、很好的年轻干部,因某种原因竞聘失败。他非常想不开,想以死鸣不平。几天来,家人一直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小孩才六岁。有一天,在大门外,我看到他的妻子、孩子。他妻子求我劝劝他。我一進他屋,看到他眼睛哭得红肿。他看到我就说,“张姐,你来了,以后,你兄弟媳妇、孩子,你就多照顾了。”我一听这是与我话别啊。我赶紧劝他说,“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

我打了几个电话跟领导沟通,都没有办法为他转员。我也只能劝他想开些。可我感到面临方方面面的巨大压力,他求死的心铁了。面对一个珍贵的生命,我不能看着他白白去死啊,怎么办?望着他一家三口凄苦的眼神,我突然心生一念,把我的岗位让给他吧!一念震惊了自己,也震惊了小城上下——我光光鲜鲜满票上岗,岗位又极其特殊,在常人看来是求之不得的美差,肥差,为了要救这一家三口,我舍弃了。我想,我没有工作了,可我还有命啊。我的命是师父给的。师父让我们无私无我,为别人着想,就这样,我下定决心,就跟庆生说,“别担心,张姐的岗位让给你。”他听我这样一说,当着全体机关干部的面,一下就跪在我面前,痛哭失声,他说,“张姐,你不用让给我,你能这样说,让我知道这世上还有好人,我已经是知足了,死而无憾了。”我说,“你别说傻话,我说话算数。”我马上撕下一片纸,当着大家的面写下让岗的承诺。

周围领导、同事几十人都在喊我,着急,多数人为我惋惜。当我走出自己奋斗多年的工作岗位时,心里没有失望,只有一种欣慰、坦然、从未有过的轻松、解脱感。晚上,领导让我丈夫赶紧回家看看,是不是我在后悔大哭呢,快回家安慰安慰吧。丈夫回到家一看,我安安静静抱着一本《转法轮》看书呢!我知道我做对了。从那天起,我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天目开了,两朵非常亮丽的大花在空中旋转着来到我的面前,还在向我眨眼睛笑呢。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我一点也不后悔。

两天后,省、市、县级电视台都来采访我,问我是什么境界让出这么大的利益。我说,不是党员的标准,我炼法轮功了,是大法教我这样,不能见死不救啊!

几天后,在单位一百多人的欢送会上,所有的人都哭了。我没有掉一滴眼泪。心里非常平静。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在常人中修炼的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最大限度的保持着和常人一样,不是在物质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什么东西。不怕你当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财,关键是你能不能把那颗心放下。”[1]

师父看我真的为别人放下了利益之心,又为我安排好了生活经济来源。原本规定,竞聘上不干的,公职结束,什么也没有的。后来,领导特批给我在岗工资,一分不少,另外每月加四十元。又安排了一份农业科技课的活,跟随省长到各个乡镇讲课。

我知道,这是师父帮我开辟的讲真相救众生的新渠道。由于这件事的轰动效应,人们口耳相传,热播一时,都想一睹大法弟子的风采。我也趁机让他们明白,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教人们修心向善。在他们心里播下“法轮大法好”的福音。让一方众生在大法的威德感召下,都能得救進入新纪元。

师父希望救下所有的人,大法弟子只有努力再努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