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用酷刑“老虎凳”摧残法轮功学员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综合报道)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七日发表了《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报告从明慧网数据库汇总统计了3653个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案例,调查显示:其中,有694名法轮功学员生前遭受老虎凳摧残,所占比例为19%。

在刑具酷刑中,中共当局共使用了11大类70小类酷刑手段,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老虎凳是刑具之一。

在明慧网搜索“老虎凳”一词,可以找到 3528 个结果。老虎凳酷刑遍布中共所有的劳教所、监狱、看守所、公安局、国保、派出所……

中共迫害之初,长春市公安局一处恶警张征镇,一边行凶一边说:“江泽民一月给我一千多元钱,我就是干这个的。老虎凳刑具是给杀人犯用的,现在用在你们法轮功学员身上,打死你一个法轮功学员,江泽民就高兴一次。地下室有好几具死尸呢。”他一边疯狂的给法轮功学员用刑,一边还说:“你杀人放火,偷盗抢劫吃喝嫖赌没人管你,炼法轮功就不行!”这个恶魔,几年来几乎天天都这样摧残法轮功学员,现在已遭恶报得了肝硬化。

有的恶警公开说自己就是共产党的政治流氓:“江泽民叫干什么就干什么,打死白死,谁也不管,明天给平反,今天照样打”等等。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恶警在用老虎凳给法轮功学员上刑时,常用几根皮带把双腿牢牢捆绑于老虎凳上,并在脚脖部位不断垫高,一直到皮带崩断。学员被反复、长时间的折磨,常常疼至昏死、休克,痛不欲生。

由于篇幅有限,本文仅曝光中共恶警使用老虎凳摧残法轮功学员的几个典型案例。

一、典型迫害案例

1、省长陈政高亲自指挥迫害,省长老婆现场督办、施压

二零零八年八月,奥运前夕,沈阳市法轮功学员于溟被怀疑参与两名法轮功学员从马三家劳教所走脱事件,辽宁省长陈政高亲自指挥迫害于溟,十月份,于溟被转到马三家二大队。

为泄私愤,省长陈政高直接下命令指挥迫害于溟,在马三家于溟又遭到以于江、李猛为首的狱警毒打、电击、吊铐数天,并将他关在特制的大铁笼子里三个月,不能站 、不能躺。于溟还被上老虎凳长达十二天,几度昏死。

用刑房间的隔壁,是省长陈政高的老婆在现场督办、施压。劳教所恶警们甚至用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往身上泼凉水之后,用绳子将他固定在一个位置,然后硌他的下体,又用铁棍击打他的头部,使他昏死。

2、长春电视插播,无数男女法轮功学员遭老虎凳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有线电视八个频道同步播出了《是自焚还是骗局》和《法轮大法弘传世界》法轮功真相片。江泽民惊恐万状,下令“杀无赦”。插播的当晚,长春戒严!警察全部出动,大搜捕。据警察讲:“上级有令,杀人放火都不管,就抓法轮功(学员)。”

大抓捕中至少有五千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十五人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至少八人被虐致死。无数的男女法轮功学员被施以老虎凳酷刑。

据山东法轮功学员张致奎叙述,在长春净月潭秘密行刑房,他被酷刑折磨的死去活来、奄奄一息,被带回市局(长春市公安局)后,看到市局里面有很多小屋,每个小屋都有一个老虎凳,老虎凳上都是女性法轮功学员,很多都已昏死过去,都赤裸着下身,下身只搭着一件衣服。

法轮功学员刘成军
法轮功学员刘成军

刘成军最后一张照片,胳膊不在袖内,人已无力坐直
刘成军最后一张照片,胳膊不在袖内,人已无力坐直

主要插播者法轮功学员刘成军被绑在老虎凳五十二天,遭受了各种酷刑,牙都被打掉了,腹膜被撕裂导致小肠疝气。他被非法审判时,是被人抬入法庭的,他被冤判十九年,关押在吉林省第二监狱(俗称吉林监狱)一大队。

经过二十一个月的炼狱摧残,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四点,刘成军在长春中日联谊医院离开了人世,年仅三十二岁。

二十五日家人赶到医院时,见刘成军七窍流血,身上全是血,腿上脉管象拉开了,满地是血。他全身是伤,器官重度衰竭。

3、撕心裂肺的疼痛,每一秒钟都令人窒息

法轮功学员王玉环
法轮功学员王玉环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法轮功学员王玉环被长春公安一处绑架,十二日晚,被恶警高鹏和张恒五花大绑、放在车后备箱里带到净月潭行刑房。王玉环被锁进老虎凳,恶警每隔五分钟给她上一次大刑,将她反绑的胳膊向前向后摇,骨头“卡嚓”脱臼,撕心裂肺的疼痛使王玉环几乎昏厥,汗水、泪水顿时涌出。头被狠命往胯处按,脖子几欲断裂,每一秒钟都令人窒息;脚腕被拉扯得钻心疼痛。剧烈的疼痛和痛苦使王玉环全身颤抖。一次又一次昏死,鲜血渗透一层又一层厚毛衣裤。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王玉环在长春公安医院含冤离世,终年五十二岁。

4、大连市看守所用“老虎凳”刑讯逼供法轮功学员车中山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法轮功学员车中山在大连看守所被严管,受到酷刑折磨,被戴手铐脚镣并被铐在地环上两个月,有时整晚被绑在老虎凳上,导致这位坚忍的壮汉,三次被送医院抢救。

5、疯狂的迫害导致大连刘昌海一个多月卧床不起

刘昌海, 三十多岁,军转干部。在二零零一年的三月二十二日晚间,大连教养院的恶警们专门为他准备了六种酷刑,为了不让他发出惨叫声,恶警用拖布堵住他的嘴。

刘昌海先被上老虎凳,腿被绑在床沿上,大腿小腿各一根皮带,脚下一共塞进了二十四块床板,最后连皮带都绷断了,四防(看管法轮功学员的劳教人员)不敢再垫了,请示恶警小王军,小王军看他仍不屈服,又将他捆绑起来吊在窗棂上毒打,又扒光他的衣服用电棍电。

等用完刑之后,刘昌海已经没有了人形,浑身上下到处是被电棍烧焦的皮肤和大水泡,脖子的皮肤没有完整的,全是黑紫色,不敢转脖子,否则痛得受不了。内衣紧贴在烂的皮肤上,脱不下来。疯狂的迫害导致刘昌海一个多月卧床不起,身上留下了累累疤痕。

6、六十三岁老人肖淑芬遭老虎凳摧残

二零零二年末,六十三岁退休老人法轮功学员肖淑芬因向老百姓讲法轮功真相,被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政保大队又一次绑架。公安局私设公堂对老人进行七天七夜的酷刑折磨:恶徒把老人绑在老虎凳上灌大量芥末油,然后往头上套塑料袋憋至半死;用铁钳子拔牙、用铁钳子夹手指、夹手指甲;七天七夜不许老人睡觉,反复用刑,把老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奄奄一息。

7、西昌恶警扬言:“打死火化了就是!”

四川省西昌市法轮功学员方征平,男,六十多岁,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六日傍晚,他被周欣等国保秘密押到西昌市国保大队酷刑室,一个恶警说:“为装备这间屋就花了三万多元,现在好了,打得再响,哭叫声再大,外面都听不到,非常隔音。”

他们强制他坐上老虎凳,锁上脚镣手铐,施用车轮战、九个恶警分成三班轮番拷打审问、刑讯逼供、拳脚相加。

方征平说:“我肿得这样了,你们不要打我。”周欣说:“打死火化了就是!”就这样,恶警们更加丧心病狂,专门打他瘀血斑斑的手臂和腿,哪里痛就打哪里,哪里肿就往哪里揪、踢……连续的刑讯、拷打使方征平疼得钻心透骨,而且感到非常疲惫,眼睛不由自主地想闭上;恶警们就按动老虎凳上的电钮发出刺耳的强烈噪声,还用冷水泼他,使他从昏迷中惊醒……

酷刑演示:苏秦背剑
酷刑演示:苏秦背剑

这其间,李瑜还要强制他一只手从肩上下去、另一只手从背后反手而上地铐在一起,名叫“苏秦背剑”。

方征平年龄大,骨头老化,被折磨得眼泪直淌、声嘶力竭地哭叫,这才罢手;然后又接着坐老虎凳。从二十六日凌晨四点直到二十七日十点,方征平被连续铐、打、折磨三十个小时。

二、大连南关岭监狱恶警使用“老虎凳”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辽宁省大连南关岭监狱严管队安装了老虎凳,白钢做的,不管什么人,进去先坐三天,手脚都固定住,就是折磨人,强制迫害法轮功学员。

三、沈阳监狱城用“老虎凳”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二年六、七月份,沈阳监狱城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开展“转化”过筛子,只要没被转化的人人都得过关,他们的手段是极其残忍的:把法轮功学员的四肢和脖子都铐在老虎凳上(用铁板焊接的专用刑具),前面放一个大灯泡,对着你的面部烘烤,并刺激你的两眼,同时断食停水。只要你一闭眼就得挨电棍电击,全天二十四小时定在那里,连大小便都在老虎凳上接。

杂役和警察轮班看守,什么时候答应转化就什么时候放人。一般都被铐坐三天以上,精神全部崩溃才点头答应。事后这些法轮功学员大都昏睡多日,甚至被酷刑折磨的不省人事,真是不死褪层皮。

王永航律师
王永航律师

“十佳维权律师”大连法轮功学员王永航,被强制坐老虎凳等酷刑折磨,健康状况恶化,已出现生命垂危,人脱了相,又黑又瘦,身体出现肺结核、胸腹水病症,腰部以下全都麻木,表现出瘫痪症状,行走困难,虚弱的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

四、宁夏银川监狱请北京“专家”做了十个老虎凳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五日,银川监狱从臭名昭著的北京前进监狱请来了三个所谓的“专家”,协同监狱恶警对在此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转化”迫害。这三个“专家”恶警,一个叫刘光辉,一个姓张,一个姓何。他们对监狱的恶警进行培训;提供了图纸、尺寸,在监狱一监区做了十个老虎凳,搬到禁闭室。

监狱指派魏军、田永玉、李宏兵、张林、张全宏等恶警,还从监区抽调多名杀人刑事犯协助“专家”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伙恶警将监狱关押的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逐个关押到禁闭室,坐“老虎凳”、“熬鹰”昼夜不停的折磨迫害。

结语

中共只要存在一天,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不会停止,这是由中共“假、恶、斗”的邪恶本性所决定的。

十四年过去了,法轮功学员向世人讲清真相一刻也没有停歇。他们顶着中共江氏流氓集团的酷刑迫害,大善大忍,无怨无悔,不屈不挠,把真善忍的光辉传播四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