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庆阳市赵丽雅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庆阳市一位善良妇女曾被警察劫持,遭电击的手失去知觉,脚被踩蹂出血,手铐扎进手腕。她的名字叫赵丽雅,当时多名警察逼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赵丽雅

赵丽雅

一、病魔缠身,炼法轮功获新生

赵丽雅女士以前身体很不好,有萎缩性胃炎、头痛、子宫糜烂、肝炎、鼻窦炎、乳腺增生、过敏性皮炎等,眼窝经常发青,脸色特别黄,吃不下饭,人瘦的不成样子,没有力气,走路都很费劲。各大医院,她跑遍了,经常批发着吃药,巫医神汉也看过了,都不见效,而且越来越严重,她整日心情烦躁,感觉活不下去了,无论干什么都得丈夫陪着。

孩子奶奶看到她的身体状况经常流泪,亲戚也为她发愁,都想办法帮她寻医问药。后来听人说每天早晨长跑很管用,她丈夫就每天天不亮陪她绕城跑一圈,坚持了一年多,不仅没有效果,反而越来越严重。她绝望了,经常看着一双未成年的儿女偷偷流泪,她感到生命已到了尽头,只有活一天算一天。

一九九八年七月的一天早晨,她父亲来到她家说,她家对面有炼法轮功的,叫她出去炼。她一听到法轮功几个字,心里一惊,就决定叫丈夫陪她去。

大约两、三星期后,她早早去了炼功点,辅导员就教她炼功。因身体很差,她担心自己站桩坚持不下来,没想到竟然炼完了,而且身体很轻松,心情也特别好。回家后,她干活也勤快了。她丈夫感慨的说,原来一直是病把人拿着,这功法真好。

从此她每天风雨无阻坚持炼功,不知不觉中身体所有的病都好了。亲戚朋友从她身上看到了法轮功的神奇,都为她高兴,家里人都很支持她修炼。

二、做好人屡遭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开始,中共就对法轮功进行干扰破坏,赵丽雅在炼功点炼功时,就不断有中共特务在摄像,在一次法轮功学员的交流会上有中共特务混入偷窃法轮功资料。她和一些同修去兰州信访办上访,说明法轮功是强身健体、祛病健身、做好人的功法。

1、第一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中午,赵丽雅正在家做饭,来了两名警察,强行将她带上警车,拉到西峰派出所。当时很多法轮功学员都被劫持到那里,对每一法轮功学员,几个警察轮番审讯,追问和谁接触,和谁联系等等,一阵子威胁、一阵又是假善,并且诱骗让写不炼功保证。后来法轮功学员又被拉到西峰公安局,并被告知必须缴出大法书籍才让回家。

同年九月份,赵丽雅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证实法,到北京后,看到旅馆门上都贴着不许法轮功学员住店的告示。后来她和其他地方学员共十六人,拿着真相横幅,去天安门广场展示,被强行带上警车拉到前门派出所,关押了一个多小时后,被当地公安局、派出所及单位来的人带到租住的地方,当时有公安局警察付玉奎、廖青等。

第三天晚上他们就被转押到当地派出所一个冰冷的房间,她和另一学员铐在一起。次日早上,她们就被投入西峰看守所。警察付玉奎非法审讯她,询问还去不去北京,她说:“有必要去的话还去”。同号室其他犯人经常跟指导员说:“这些人这么好,抢着搞卫生,对人这么好,不剩饭,不倒饭,现在我们都不倒饭了,你们抓进来干什么,赶快给放出去”。 她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后回家。

回家后,派出所的警察三天两头到她家骚扰威胁,让写不进京上访的保证、按手印、签字等,她不配合,家人因此受到很大压力,有时代签。期间,她又多次被无理关押进派出所拘留室,不让上厕所,没地方睡觉,冬天房间很冷。有一次,她被关进公安局后院无人知道的房间,家人送饭时多方询问才找到。

2、第二次被绑架:游街、公审侮辱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帮警察闯入她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并将她绑架。赵丽雅女士被劫持在西峰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期间被非法审讯,并游街侮辱。

警察叫她出去游街时,她不去,结果被三个警察拖出去,双臂被绳子紧紧捆上,脖子上被强行挂上污蔑法轮功的黑牌子,她就在手仅能活动的范围将黑牌上“某教”两个字抠掉,后来她被几个警察强行抬上车,连同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一起绕西峰城示众了一圈,到东湖公园门口下车,下车后,她和另一名学员喊“法轮大法好”。

警察让她开审判会时跪下,她不配合,后来她绝食五天后被释放。回家后警察让她家人缴罚款四千元,后来要回三千。

3、第三次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四年,赵丽雅女士回老家,在孩子姑姑家刚吃过下午饭(农村吃两顿饭),村支书和一个警察突然闯入,警察盘问孩子姑姑她是谁,哪的人,孩子姑姑如实回答。随后那位警察打了个电话,不长时间来了十几名警察,进屋后就乱翻,衣物抖了一地,所有地方都被翻遍,警察抢走她孩子姑姑家的电话本,将所有亲戚家电话打了一遍询问骚扰,抢走了她看的《转法轮》书籍,连编制毛衣的毛线都被抢走,亲戚家被翻的乱七八糟。

赵丽雅女士被戴上手铐,与没修炼的孩子姑姑一同被劫持上警车,孩子姑夫刚进家门还没吃饭,也被拉上警车,一同被劫持到宁县枣胜乡一个招待所。赵丽雅女士被铐在铁椅子上非法审讯,被用电棒多次电击手臂,手被电击的没知觉达一年多,多名警察轮流用穿着皮鞋的脚踩蹂她的脚,脚被踩蹂出血,被踩的青肿,警察轮番进房间把手铐往紧里铐,手铐越来越紧,手腕被扎破,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第二天中午,在招待所,一高个子男警察和一女的对她非法审讯录口供,她不配合,警察就写了假口供,让她签字,她将假口供撕毁。高个子男警察就破口大骂:“我就不信把你意志力摧毁不了”,一边抓住手铐将她悬空提起,她差点晕过去,感到气都上不来了。

下午,赵丽雅女士与孩子姑姑、姑父一起被转押到宁县看守所,孩子姑父被关押十五天后放回,她与孩子姑姑均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释放。回家后她与孩子姑姑各被罚款三千元,后来退回。在她孩子姑姑家非法抄家后,警察又抄了她家,抢劫走师父讲法录音带一套。

她孩子姑姑及姑父被绑架时,两个孩子刚开学,无人照管,庄稼无人收割,都是好心的亲戚帮忙。

最近几年,西峰派出所警察又多次到赵丽雅丈夫单位骚扰盘问她的情况。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