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建三江农垦局恶人恶报案例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六日】历史上任何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善恶有报是万古不变的天理。有人说这么多年来,我也没遭报过。殊不知你的恶报不到,是上天慈悲在给你赎罪的机会。一旦你没有了改正的意愿,恶报就会临身。

仅以建三江垦区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遭恶报为案例,恶报表面上的原因或是权力斗争、或是生活作风,或是贪污腐败,不一而足,但是,如果将这些人在迫害法轮功期间的所作所为翻开,就不难发现,他们几乎都是在中共江泽民集团长达近十五年迫害法轮功中的积极参与者。尤其,那些作为中共打手的警察,他们罔顾真相、一意孤行,为了达到个人向上爬的目的,长期积极参与迫害,到头来,这些参与迫害的恶警或自己恶疾缠身、或殃及家人,或被调查免职,或沦为阶下囚。

周纪:男、原七星农场公安分局政保股警察、“六一零”办公室成员,专管迫害法轮功。他参与绑架、抄家、殴打、辱骂法轮功学员,污蔑大法。二零零四年突发喉癌,口不能语,只好用笔写字表达,现在仍在病痛中煎熬,自己也说迫害法轮功学员得的报应。

王维伦:在前进农场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九月在山东老家上坟的路上遇车祸暴死,死状很惨。其人自从担任“六一零”主任起,多次组织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关押、劳教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狂妄的说:“我不怕遭报应,我就不信有报应。”“我跟共产党跟定了。”最终他成了邪党的陪葬品。

逯刚:青龙山公安分局教导员,其妻子王淼锡任青龙山副书记。夫妻都是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对法轮功人员迫害中手段残酷,特别在二零零八年初,有五位法轮功学员到青龙山发放真相资料,被青龙山公安局绑架,逯刚带领警察,将一位女法轮功学员殴打致昏迷,用凉水浇醒后继续逼供,又将一男法轮功学员肋骨打断,腰部严重受伤,小便尿血。用皮带卡子专抽打另一名男法轮功的脸部,满脸伤口,血流如注,成血葫芦状。逯刚在二零一二年得绝症不治身亡,年仅五十多岁。

王道明:原建三江管理局邪党书记,在任职期间,有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长期关押在七星农场洗脑班,有六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冤判入狱刑期最长达五年,被劳教回来后的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最长的达近两年之久。出现多次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事件。王道明在任职期间多次被双规,多次用钱摆平。调到总局某公司任董事长两年后,得脑出血不治身亡,时年五十二岁。

张广勤:是建三江农垦局党委书记,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指挥者,发动全农垦分局党、政、群组织,指挥公、检、法、司、国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非法劳教、判刑三十多人次。成为黑龙江省迫害法轮功最严重地区之一。张广勤由于贪污受贿被揭露,被判十年半徒刑。

徐茂利,建三江农垦局公安局局长,是迫害法轮功的主要组织者和具体实施者。徐茂利指挥所属公安警察对法轮功学员无故绑架、围追堵截、肆意抄家、高额罚款、纵容警察滥施暴行、非法长期关押、肆意劳教法轮功人员二十多人。其历史旧案和贪污受贿被揭露被判刑十年。

刘庆林:男,四十岁,建三江公安局一名警察。二零零零年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按着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建三江更是铁路、公路设卡,刘庆林追随中共恶党,威逼着来往的每一位乘客骂大法,骂法轮功创始人,否则就不让上车,态度粗野蛮横。一个身穿警装的执法者,在光天化日之下扰乱着治安,践踏着公民的合法权益。二零零二年刘庆林在去佳木斯的路上平地翻车,当场死亡。

丁元清:是七星农场居民委的一名工作人员,经常监视、盯梢法轮功学员,配合公安绑架法轮功学员,参与污蔑、攻击法轮功的活动,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二零零五年过年前,丁元清在七星农场机关大门前被车撞死,脑浆四溢,死状惨不忍睹。其唯一儿子也在后来自杀身亡。

迫害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要求自己的法轮功学员,罪莫大焉!作为国家公职人员,理应造福一方,而不是依据所谓的命令、指示,迫害修佛修道的好人。

刚刚过去的二零一三年,是令政法系统参与迫害者心惊胆颤的一年。各级政法委官员被双规、逮捕的多达四百五十三人:其中公安三百九十二人,检察院十九人,法院二十七人,司法系统五人,非公检法司系统十人,还有十二名政法高官自杀。就连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头子李东生都因严重违法违纪被逮捕。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十八名省部级以上高官落马。虽然罪名有异,但实际绝大部份是江泽民、周永康的追随者,是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骨干”。

再说《中国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早就规定了:“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显然是把“制造冤假错案”的公检法人员抛出,作为“替罪羊”来“平民愤”,转移危机。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参与迫害的“六一零”、公、检、法、司人员妄图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真的是“帮党数钱被党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