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修炼“真善忍” 抚顺二妇女两次遭劳教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市新抚区千金街道法轮功学员郑云兰女士与高敏女士,坚持修炼使她们身心受益的法轮功“真善忍”,均二次遭劳教迫害。郑云兰女士两次被劫持在抚顺劳教所遭受迫害;高敏女士两次被劫持在马三家遭劳教迫害。

一、郑云兰女士诉述她的遭遇

我叫郑云兰,以前身体不好,虽然年纪轻轻,却一身疾病,眩晕症、脑供血不足,神经官能症、乙肝、肩周炎、妇科病、坐月子留下的风湿病,特别是乙肝,是母亲留下的遗传病,全身无力,30多岁的人,10来斤重的东西走不到一百米远,疾病折磨的我苦不堪言,有几次想轻生,为了孩子和家庭,放弃了念头。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我获得了新生,我明白了许多人生不得其解的道理,心情豁然开朗,我改变了以前的爱抱怨、爱指责别人的缺点,在忍上下功夫,在利益上也不去和别人争斗了,重德行善,师父帮我净化了身体,从此,无病一身轻。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却被中共江氏流氓集团一伙小人打压,他们运用了中共历史上数次迫害人的各种手段,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在抚顺拘留所遭受的迫害

九九年八月份的一天早晨,我和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在我家附近白云商场门口炼功,被千金派出所警察当场绑架,我被送到抚顺市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一天,在拘留所里,我和朱雅芬等几名法轮功学员炼功、背法,几个警察手拿电棍敲打监号里的铁门,不让我们背法,我想:“佛法是教人向善的,我们背法没有错”,我们就继续背,这时,好几个恶警走进监号,使用电棍以及拳打脚踢对我们几个炼功背法的女学员施暴,其中,一名恶警(不知道姓名)一脚踹到我的前胸上,当时我正盘腿打坐,被他踹得仰面躺在地上,我再次起来接着盘腿打坐,背法,这个恶警又一脚踹到我的下腭部位,我的下腭骨两侧挂钩当时就被踹掉下来,鲜血从我的嘴上流了出来.....

与此同时,另外几名恶警正用电棍电另几位法轮功学员,电击的同时拳打脚踢。我无暇顾及自己的伤痛,起来拦着那几个恶警,阻止他们施暴,并且大声说:“我们是好人,为什么打我们?”恶警就用电棍电了我的手。

最后,他们停下来了,把我和另两位法轮功学员送到二所迫害,所谓“二所”,就是准备给人加重处罚的地方,在那里的人都是准备要劳教或判刑,恶人要给我们非法劳教迫害,最后没有得逞。

在洗脑班的经历

在拘留所非法关押17天后,我们又被非法送到抚顺章党一大队办的学习班(洗脑班),不让回家,整天灌输邪恶的宣传,我的家人被勒索了3000元钱后,将我放回。

二零零零年三月,中共要开会,因怕我上访,千金派出所三个恶警(不知道姓名)来到我家里,问我还炼不炼,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我的病都好了,还让我们做好人,能不炼吗?”他们说:“那你就到派出所去一趟,我们唠一会就回来”,我说:“不去。”这时,他们就过来拽我,到千金派出所啥也没说,就用车把我拉到南阳学校,非法关押起来。

学校外面是铁门,校内办所谓的“学习班”,就是洗脑班。由千金社区一位姓王的书记监视我,在学校让我看宪法。我看到宪法第36条,公民信仰自由,上访是合法的,我就对社区人员讲大法的真相,讲我们为什么上访,讲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社区人员听后一言不发。

在这个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多少天我也记不清了,他们让我写不上访的保证,我没写,我说:“上访,上北京都不让去,那不是剥夺我的人身自由吗?”于是,恶人就准备把我们这些不写保证的送到劳动教养院迫害。

两次在抚顺劳教所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份,我被送到抚顺劳动教养院迫害。在教养院,为了抵制迫害,我开始绝食,绝食到第五天时,恶警把我们绝食的六个人关到了小号迫害。

我们在小号里背法,恶人给我实施酷刑“吊铐”,把我的手铐到窗户上,脚尖刚刚着地,这样吊铐了达四个多小时,后来,我的心跳急速加快,他们才将我放下。第二天早晨,我坚持炼功,正在炼第二套功法时,被恶警(不知道姓名)发现,让我把手拿下,我善意跟他讲大法真相,他就用穿着皮鞋的脚连踢我三脚,专门踢我的小腿的前面部位,(因这部位骨头最突出)被踢的部位顿时又青又肿,疼痛很长时间。恶人又让我们到操场上跑步,我们十多位同修同时炼功,抱轮,用以证实大法是正确的。

后来恶警怕我们绝食出现生命危险,就把我们关到教养院的卫生所,一人一个房间,把门锁上,我就在里面炼功、打坐。家人怕我有生命危险,再次想方设法把我从教养院接了回来。

刚回家几个月,我又被抓到劳动教养院,我被非法劳教三年。我的家人寻亲访友,为了把我救出来,花费了很多钱,具体数目他们没让我知道,这样,我被提前结束了劳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们同修共70多人在抚顺新华街一位同修家里开法会,被警察发现,把我们团团包围住,70多人被绑架,我又一次被非法关押,这次把我关押在戒毒所,非法关押将近20天后,被劳教三年,又一次被送到抚顺教养院,因认识不足,这次曾走了一段弯路,以前所有的疾病全部又回来了,在医院检查,因查出乙肝,属于传染病,在教养院关押不到两个月,就“保外就医”了。

回到家后,我花费一万多元治病,也没效果,过了一段时间,我又从新开始学法炼功,身体渐渐好转,现在又恢复了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

我因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却屡次遭受中共当局迫害,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他们就是想把好人转化成坏人。在邪恶的黑窝里,中共的邪教本质暴露的淋漓尽致,被所谓“转化”的人,他们教你第一步就是叫你怎样骂人、打人、检举别人,叫你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把人完全推向罪恶的一面。

酷刑演示:背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高敏诉述两次在马三家遭劳教迫害

我叫高敏,是抚顺新抚区千金街道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是一名得法的老弟子了,得法前后,身心变化很大,以前的手脚麻木、癫痫等病不治而愈,曾经有一次,我口吐白沫手脚抽搐,晕倒在地,是大法帮我度过了险关,挽救了我的生命,我真正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殊胜。

1、进京证实法遭受绑架

2000年10月4日,正是邪党迫害法轮功最猖獗的时期,我准备到北京去证实大法,为法轮功讨回公道,刚到抚顺南站,被抚顺站前街道副书记王洪林拦住,拦回家里,王洪林将情况报告给了千金派出所,到家不到几分钟,派出所来了四个警察(不知姓名)将我绑架到千金派出所,把我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铐了一宿。

5日,将我非法关押到抚顺看守所,(在将军街)非法拘留15天。在看守所吃住条件很差,住在地上,由于人多,不能平躺,只能立着睡,厕所、睡觉都在一个屋子,每天都坐在地板上,叫“坐板”。

后来,为抵制迫害,我开始绝食,绝食还不到两天,千金派出所警察将我非法劳教二年,恶警在看守所欺骗我说将我送回家,结果,他们将我非法送到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2、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迫害

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后,恶警开始天天给我们洗脑,放诽谤大法的录像,并且利用包夹(邪悟的人)看管我们,两个包夹监视我,家人来看我也不让接见,不让睡觉,不转化就弄到角落里酷刑折磨,并且不让别人看见。

每天都被强制做手工活,每天早晨5点就得起床,早饭后开始干活,一天干到晚,每天必须完成任务,完不成就要受罚,而且晚上休息时间还得给我们放洗脑录像、录音,马三家犹如人间地狱,在那里真是度日如年,2001年6月,我被释放回家。

3、因坚持修炼,再次被送看守所、马三家迫害

2002年3月,我由于写了严正声明,声明以前所说的、所写的不在法上的话作废,严正声明的纸条落在了抚顺国保支队的警察手里,国保警察和千金社区一位姓郎的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让我到社区去一趟。

我刚到社区,国保警察四、五个人将我围住,然后,将我绑架到了抚顺市新抚区公安分局,关押了一天,然后又将我送到新抚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宿,期间,派出所警察非法审问我,逼我说出同修的下落,第二天将我又一次非法送到抚顺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迫害半个月后,恶警又将我非法劳教2年,再一次将我送入马三家劳教迫害。

马三家当时迫害我们的张姓警察,当时任队长,这个人很伪善,还是用老一套的洗脑手段,每天我们还得到苞米地里去扒苞米,做手工艺活,剥大蒜,为马三家创收益、赚钱。2003年11月,我被释放回家。

回家后,千金派出所警察指使我所在单位人员经常骚扰我,而且还经常打电话骚扰,并且社区人员监视我,直到现在,我所在街道仍然对我非法监视居住,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中共这个西来幽灵,用谎言欺骗、威胁利诱一些民众充当帮凶,迫害中华儿女,希望这些人不要再与中共为伍,停止迫害、并将功赎罪,为自己留下一个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