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4年5月8日发表)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

  • 曝光上海女子监狱对我的迫害

  • 广东电白县林丽珍女士遭迫害经历

  • 曝光上海女子监狱对我的迫害

    上海法轮功学员

    我第一次被绑架迫害期间,当地“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机构)伙同看守所的恶警,将我五花大绑,脖子上挂上大牌子游街示众,并在死刑犯执行枪决时,把我拉去陪杀场。而且还作为特大新闻在电视、报纸上进行大肆宣传,以达到把我的名誉彻底搞臭,挑动民众对大法弟子的仇视与恐惧。

    在上海女子监狱,我曾两次被五个恶警(宋玲、张艳艳、张志勤、林露、黄某)拖到监室外没有监控的“办公室”,秘密用高压电棒电击。三个恶警同时用三根电棍夹击,还在衣服上浇上水,以加大电流,并扬言要扒光衣服电击生殖器。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她们就电击我嘴巴,还骂出很多不堪入耳的下流话来侮辱我。直到第二天早上四点多,电得我满身起了很多红斑和水泡。监室开门了,才把我拖回去,并叫嚣“明天继续”。

    接下来再上“约束带”,(这种约束带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刑具,两手反绑在后面,受刑者一动它会自动勒紧,越动越紧。极致时会使人大小便失禁,呼吸困难,活活的被憋死,但不会留下任何外伤)白天、晚上都不下刑具,吃饭都由包夹的犯人喂,大小便也不让上厕所,由包夹犯用一个小桶接着、站着解。就这种残酷折磨,每次都长达六、七天。那种感觉真是生不如死。

    罚站、罚坐是劳教所、监狱及洗脑班惯用的一种不显形的酷刑。恶警李军、熊玲、丁旭娇曾经逼我每天早上五点起床,站到晚上十一至十二点。中间不允许坐下,要经过包夹犯请示后才允许坐五分钟,连吃饭都要站着吃,上厕所只给两分钟时间。这样折磨了我一个多月,致使我双脚浮肿连鞋子都穿不上了。另一毒招叫坐小板凳,双手平放在膝盖上,腰还必须挺的很直,不准闭眼,还要目视前方。就一个姿势每天也是十多个小时。

    我在监狱遭受的另一酷刑就是被剥夺睡眠时间。白天罚站、罚坐到晚上十一、二点,早上五点必须起床,仅四个多小时的睡眠时间,恶警又指使值班的包夹犯(黄耀玲、唐正会、肖雪曼、李丽等,她们是轮流睡觉)每隔十分钟左右推我一次。

    在这种没有人性的折磨下,我血压升高,浑身无力,面容憔悴,多次晕倒。它们见我生命垂危,就叫嚣“法轮功生病了”,把我送到监狱医院强行灌药,并扬言“法轮功有病不吃药”,七、八个人又扭又打强行灌水灌药,也不知给我灌的是什么药物。过后还假惺惺的说:你自己吃不就不遭罪了吗。给我灌了近一年多所谓的“高血压药”。

    再就是剥夺正常的生存权。抵制转化的大法弟子在监狱里面都不准随便说话,只要和别人说话了,包夹犯就会给你一顿拳打脚踢。一次我和一个犯人说了两句恶党的邪恶,恶警就指使包夹犯把我的手反绑在后面,再用透明胶带在我的脸上、嘴上、脖子上缠了十多圈,差点没把我憋死;更不准洗澡、洗头。大夏天的也只允许半个月到一个月洗一次澡;也不准正常上厕所,每次上厕所都必须由包夹犯向队长请示,批准后才允许去。食物也比其他犯人少,每天都处于极度的饥饿状态,开始有的犯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把自己的食物偷偷的给我一点,被包夹犯看见了,恶警马上对其处罚、扣分,致使其他犯人也不敢有同情心了。

    还有一种残忍迫害就是关禁闭(也叫关小号)。一两平米的小号,没有窗户,也没有灯光,甚至也几乎听到外面的声音。吃喝拉撒睡都在里面,里面阴暗潮湿、臭气呛得人喘不过气来。冬天只两个破棉被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冻得根本无法入睡;夏天又不透气,又臭又闷热、蚊虫又多。那真是人间地狱。一般的犯人最多关十天、半个月的,我在里面被关了十八个月,我要不是一个大法修炼人,有真、善、忍的法理作为精神支柱,说不定早就死在里面了。

    我第一次被绑架迫害期间,中共不法人员逼迫我家人交所谓的生活费、上访费、及保证金之类的各种名目的费用达一万多元。本来当时我家的经济条件就很困难,又遭受着这么严重的迫害。丈夫带着两个小孩子,又不能出门打工挣钱,几年下来被搞得负债累累。

    我所曝光的这些酷刑只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施加的酷刑迫害的冰山一角,而这也只是它们惯用的一些酷刑。写出我这些亲身经历,也只是想让善良的人们知道这个恶党邪恶到了什么程度,想劝告那些至今还在跟随江泽民集团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悬崖勒马,不要再助纣为虐了!因为这个宇宙中有一个不变的天理,那就是“善恶有报”。过去老人们也常说“不是不报,是时候没到,时候一到,必定全报”。其实明慧网报道出来的,遭恶报的案例已有一万多起了,只是中共严密的封锁消息,不让世人知道。而象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周永康等这些比较突出的遭报案例,中共又用其它罪名把他们的真实罪恶掩盖过去了。中共一直干着这么邪恶的事,老天爷能允许这种邪恶这样长期下去吗?!所以我真诚的希望善良的人们认清邪恶、退出恶党,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广东电白县林丽珍女士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电白县水东镇林丽珍女士,一九六一年十一月初十出生,头经常痛,胃疼,鼻窦炎很严重,还有腰椎痛的很厉害,晚上睡不着觉,一九九八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第一天去炼功就能睡觉了,不到一个月全身病都好了。她不知用什么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与救度。

    在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林丽珍讲真相,多次遭迫害,两次被非法长期拘禁,每次近一年。

    下面是林丽珍自述她遭迫害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我于二零零零年新年前去北京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还没到北京,到石家庄在长途公共汽车上因没身份证被恶警绑架到北京派出所,北京通知电白当地将我们送到广东省驻京办事处。电白县公安局的张慧芳,女,在驻京办事处非法搜查贪占法轮功学员的钱不还,不开收据。后来,我单位电白县二轻皮革厂的人去北京劫持我到电白拘留所非法拘禁24天才回家。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单位电白县二轻皮革厂长谢保太(音)伙同公安局,派出所的人,到电白县博贺镇我家,欺骗说公安局的局长找我问话,去一去就回,结果将我非法拘禁在电白县旺仔厂处一个月,由电白县水东镇的人轮流看守。当时有二十多个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在那里。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又一次被非法关押,在电白县第二看守所迫害,又是以去公安局问一问话就回来欺骗。当时有一百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在该所,学员绝食反迫害,看守所刘副所长用盐水灌食,并下令灌咸咸的盐水,说不让你们饿死,灌死你,还威胁说再不吃饭就投进男仓。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五个月后,绑架至茂名洗脑班(河西)迫害,在河西的洗脑班关押二个多月又绑架至河东的洗脑班,共非法拘禁我近一年。我又绝食反迫害,恶人就把我送医院,要我打针,我不配合医生,对医生说我没病,打什么针,我是被迫害的,跟医生说真相,他们就不给我打针了。后来,检查说我有多种病,恶人就通知我父亲来,要我在医院住,我父亲不同意,要他们放人回家。最后我走出魔窟回家。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我在街边卖水果,我父亲单位电白第一建筑公司工会主席林强,在电白县国保大队长陈阮忠的指使下,带电白县水东镇派出所的副所长陈俊,欺骗我说去一去公安局,局长问一问我就回来,骗我去水东镇派出所,后再把我又一次绑架去茂名洗脑班(河东菜市旁边)迫害。恶人杨辉、温汝雄(法制学校校长)指使保安,说我们一炼功就打、吊、铐手铐。有一个名叫郑国伟的保安,是最邪恶的,被非法拘禁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几乎都被他打过。

    我有一次喊“法轮大法好!”恶人温汝雄叫保安用手铐三天吊我三次,第一、二日用一副手铐,第三日用两副手铐吊在窗门,每次连续吊八小时,从晚上吊到凌晨三点,不能睡觉,脚不能着地。铐我第三次时,有一个保安解我手铐时说:“阿姨,你何必吃眼前亏呢?说句不炼就回家。”我就跟保安讲真相,“阿姨不能那样做,我炼功前一身都是病,炼功后全好了!没吃过一粒药,是大法救了我的命,我怎能做对不起师父的事呢?”他当时就说:“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但是要‘转化’了才能回去。”“我是做好人,还要转化,难道还看不出共产党有多邪吗?”保安没吱声就走了。

    这一次又差不多非法拘禁我一年了,心想不能再在这里继续关了,我要出去救人,我又绝食反迫害,恶人就骂我说:“你又想象上次一样,绝食回去,妄想。”我心里想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定能出去。六天后,我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和三位法轮功学员去农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世人举报,我和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电白县龙头山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我们不配合警察,就跟他们讲真相,不报姓名。在龙头山派出所,走出车来,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有一个警察就说,不要管她们,叫不了多长时间。警察想不到,我俩越喊越大声。他们还说:“今天用警车拉你俩宣传法轮大法好!”我就说:“法轮大法就是好!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 是一部宇宙大法,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演的假戏来欺骗世人,你们明白真相会得福报啊!”

    后来我俩继续喊,到了电白县公安局大厅下车,我俩还在喊,就有很多人围来看,我就跟世人讲真相,警察不让我讲,就叫我俩去照相,我不配合他们,就不照。

    当天晚上,他们就用警车把我俩绑架到电白县第一看守所,恶人就叫看守所医生给我们量血压,检查人员说我心脏有问题。警察就用手铐铐着我去水东人民医院检查,结果医生说心脏是有问题,我一到医院就跟那里的人讲真相,很多人围来听,恶人就快快把我带走,不让讲。看守所管教看到检查单就说不能收,警察就说,暂时在这里关。我俩就进了看守所。

    在里面,我们也不配合管教,就和犯人讲真相。后来我就向内找自己为什么会进来,一定要出去,不能关在这里,又用绝食反迫害。我俩从绑架那天起都没吃饭。第二天国保大队的分队长谢戈找我去谈话,问我真相哪来的,我不配合,反问他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有什么文件吗?可以拿来看看吗?他就说没有,我说那是你们执法犯法啊!法轮功被迫害,是千古奇冤,你知道吗?谢戈没话可说就走了。我就回到看守所里,有一个犯人在大骂我俩说:我不信你俩不吃饭能出去,我俩不理她,她不出声了。

    到第三天,国保大队的队长岑勋和“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头目肖雄又来找出去谈话,我就和他们讲真相,说法轮功教人做好人,为什么不让做?他们就说你在家炼就行了,为什么要去发传单?我说那是救人,法轮功是佛法,受迫害,我们不去讲真相,世人那里知道法轮功是受迫害呢?他们没话说就走了。

    到了第四天,“六一零和国保大队很多人和我母亲一起来到看守所,他们叫我母亲在家拿着饭来要我吃,说:这饭不是看守所的,你吃吧!我就说:我是无辜的,没犯罪,这里是关押犯人的地方,我要堂堂正正回家才吃。有一个就说:你不吃别想回家。我心里在想:不是你说了算,我师父说了算!这帮恶人没话可说,灰溜溜的走了。

    我回到看守所里,一进来就听到骂我俩的犯人说她俩已经不是人了,是半个神啊!全仓的被关在里面的人都说,我俩这么多天没吃饭,脸色还这么好看,都说法轮功真神!不是亲眼看到是不会信的。

    到了第七天,我俩走出了看守所。

    相关电话:
    茂名市政法委 油城五路28号 0668-2910121
    温汝雄(610副主任,法制学校校长)(电白人)电话:0668-2861801,住宅电话:0668-5110199手机:13828688798
    610杨辉手机:13902514686(电白电城人)
    610法制学校主任温汝雄手机:1382588798
    茂名洗脑班(法制学校)恶人名单、电话:
    茂名洗脑班(“法制教育学校”)电话:0668-2911013
    法制学校(洗脑班)校长:杨辉:13902541686
    李金矿(茂港区人)叶海燕(电白人)刘某某、谢某某(电白人)梁某某,保安公司保安郑国伟(茂南(鳌头人)
    电白县恶人名单、电话:
    原来电白县610办主任:肖雄, 手机13702895369 小灵通 3533407
    电白县公安局0668-5135011
    电白县公安局局长:张爱国
    国保大队指导员:阮忠,阮忠的父亲叫阮少春,住址:电白水东镇新湖二路39号,邮政编码:525400
    电白县国安三中队恶警:岑勋,岑勋的父亲叫岑满祥,住址:茂名市电白水东镇新湖二路93号
    队长岑勋,家电话0668—5129008 手机13927578066
    电白县国安三中队队长:谢戈,专做迫害法轮功学员材料的。
    电白公安局国保地址:茂名市电白县水东镇政法路旧检察院
    电白县“610”电话:0668-5115308
    电白县委政法委:
    地点:电白邪党县委大楼四楼 水东镇海滨新区
    电话:0668-5115210
    徐华喜,政法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
    林志伟,县公安局副局长13927577333 0668-5888899 13929791111
    电白县国保大队:
    国保副队长车洪,家的电话0668—5196577 手机13809787109
    电白县水东派出所 0668-5526880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