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女医生遭经济迫害十几年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泰安市中铁十四局集团第二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二公司)职工医院的医生付雁丽,为维护自己最基本的生存权,历尽坎坷、举步维艰,在号称“法律最健全”、“中国人权状况最好”的时代,她的维权过程却是超乎想象的曲折艰难。

付雁丽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说真话、说实话,十几年来,二公司对她进行跟踪、监视、非法拘禁;先后两次将她绑架到看守所、绑架到劳教所关押三个月,并剥夺了她的工作权利,扣发了全部工资、奖金,从二零零零年至今,没发过一分钱生活费,给她和家人带来巨大的肉体及精神痛苦,和沉重的生活困难。付雁丽三年前通过法律途径维权,但是被告与当地法院串通,法院两次作假枉判。付雁丽上诉到中级法院,并希望当地居民在开庭时旁听。

在第二次上诉开庭前,向社会广发“邀请函”,向二公司职工和居民挨家送达“公开信”,并公布在明慧网,相关人员和领导接到大量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的真相电话和真相信函。四月二十二日,刘书记(刘小果,二公司党委书记)在全公司视频会议上讲最近法轮功很“猖狂”,决不允许法轮功在二公司“死灰复燃”。由此她丈夫受到很大压力,说当时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回家大骂她一顿,说她没事找事,工资卡也要走了(他的工资卡一直放在付雁丽那里)。第二天付雁丽去找刘书记,刘书记说是讲了,但没提她的名字,也没提个案。

四月二十四日晚,有人给她丈夫打电话,说她在二号楼头上(常贴喜报的地方)贴“邀请函”,向人家门上插法轮功资料(她是把邀请函和公开信送到居民家里的,没有插到门上)。一会她丈夫拿着资料回家了,二话没说照她眼睛上打一拳,她丈夫非常害怕,害怕她再次遭到邪恶的迫害。二公司把录像调出来了,说就是她发的。她说:谁发的都一样,内容都是一样的,既然认定是我发的,那他们就感谢我吧。

从二十四日晚一直到二十六日,二公司都有人在调录像,一是准备起诉付雁丽,说她泄露他们的个人“隐私”,二是准备拘留她。最后说看她丈夫的面子,不拘留她了。但她丈夫还是把她的网线和打印机排线剪断了,不让她和外界联系。

付雁丽问她丈夫谁打的电话,目的是什么?谁指使那个人打的?她丈夫不告诉她。她于四月三十日(开完庭后)在她们小区贴出公告查找打电话的人,内容如下:由于有人给我丈夫打电话胡说八道,让丈夫对我实施“家暴”,差点把我眼睛打瞎。请打电话的人给我说明情况,如果没有恶意就算了,如果是故意破坏我的家庭,挑拨我们夫妻关系,或者有更加邪恶不可告人的目的,不管时日长短,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追究到底,包括法律责任!维护我的家庭同样是我维权的一部份。至今还没有人站出来给她说明情况。

四月二十九日上午,在泰安市中级法院如期开庭,一个审判长,两个陪审员,那个审判长姓张(好象叫张立胜)。二公司法律部部长张敬海代表被告出庭。审判长说她写的起诉状太长,由于时间关系,不在法庭上宣读了。她告诉审判长她与被告的劳动关系是“存续状态”,她就是二公司的职工,二公司就应该给她安排工作岗位,按期发放工资和缴纳养老保险。被告的回答是不清楚,只知道二零零零年三月有一个“除名”通知。她说她不承认那个“除名”通知。

最后法院问她是否愿意调解,她回答“愿意”,被告也回答愿意调解。现在官司处于调解状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