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在整体配合中升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五月九日】

得大法 放下怨恨心

我得法以前就是那种业力大到时时泡在业中,出门就有不好的事情等着,在痛苦中熬日子的人。由于病痛,不得不三十多岁就病退在家,工作没了,心情不好,身体也就更加糟,恰恰这时,发现丈夫有了外遇,这一打击对我来说太大了,象天塌了一样,这日子该怎么过啊,这路该怎么往前走啊。

婆婆来了,想跟婆婆说说,没等我说两句,婆婆一句“现在男女关系算啥?”把我给呛了回来。雪上加霜,真是觉得无路可走了,心中充满了怨恨,身体每况愈下,多方医治不见好转,发展到全身关节痛,欲哭无泪。我曾仰问苍天:“苍天啊,谁能救救我!”

因为我从小接受的教育都是中共邪党灌输的斗争哲学,从入小学到高中毕业,正好是文化大革命十年,整天不是文斗,就是武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等。没有传统道德的善良美德,不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1]。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争斗心和妒嫉心的驱使下,我的怨恨日益加深。终于有一天不想活了,决定要和那女人同归于尽。自己却不知道自己走上了一条多么危险的路。万幸的是我得法了!

由于身体不好,干不了什么大事,秋冬季节,就在家里卖羊毛绒棉裤,以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有一天,我们院里一位大姐来买棉裤,看到我痛苦的样子,就劝我炼法轮功,我不以为然,因为我年轻时,就接触气功,身体不好,更是啥功都练,把身体弄得乱七八糟,却不自知。过了几天,大姐给我送来了一本书,是用白纸包着书皮的,说是《转法轮》,说你看看就知道了。

开始我没当回事,每天穿着棉大衣,烤着电暖气,看电视。偶尔翻一下书,看上几行或者几段。可是,看着看着就放不下了,我就从头开始看,是在半夜看完的,心情非常激动,哎呀!这本书太好了,无法用语言表达当时激动的心情。

记得,一次陪孩子到书店去买书,刚進去,看到书架上有一本深蓝色的书,感到他和其它书都不一样,就進去了。出来时,不由自主的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心中感觉这本书深不可测。这本书就是《转法轮》,真是后悔,为什么当时不把宝书请回家呢,错过了一次难得的机缘。

第二天一大早,吃完早饭,我就去了大姐家,大姐看我来了,很高兴,听我一说,就拿出来一些资料给我看,我顺手拿了一个小本,翻开就是《真修》这篇经文,当我看到“真修弟子啊”[2]这五个大字时,感到师父在呼唤我,顿时泪流满面。好象千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这一刻。师父啊,弟子终于等到了大法洪传,师父普度。从这天开始,我走上了一条光明大道--返本归真之路。那是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师父说;“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1]。师父的教诲使我明白了自己所承受的一切病痛与魔难,都是自己以前做了不好的事情,伤害过别人欠了人家的。是应该且必须偿还的。于是,我就把以前收集的要整那个女人的所谓证据悄悄的销毁了。下决心再不去伤害别人,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

可是,要真正放下那个怨恨之心的时候却是那么难,怎么也放不下、排不掉,时常在心中涌出。从未有过的苦,剜心透骨的难受。一天,在师父法像前给师父诉说:“师父啊,我怎么就放不下啊,我怎么这么笨呢?”这时看到师父法像眼睛里涌出了泪水,我止不住一下哭出声来,并且突然感觉到自己象房子一样高大,看到常人只有一两寸高,在地上动来动去的。师父的慈悲点化,使我知道了要把自己看大,不要把常人的事情看得那么重。

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我很快放下了那个怨恨之心,身心感到轻松自在。想起来,真是后怕,如果不是学大法,要干出与人同归于尽的事来,将会毁了两个家庭,自己也会造下更大的罪业,还不清啊!深深的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整体配合,在做资料中升华

刚开始做真相资料时,只有一台小打印机,一次最多只能打印五、六份,十来本小册子,或打印一些单张,小册子是用剪刀或水果刀从中间割开,不够整齐,也欠美观。就是那样,同修还都愿意去发,只是量太小、样太少,供不应求。师父看我有这颗救人的心,陆陆续续让同修送来了切纸刀等所需工具。换成了大打印机等,大大的加快了打印速度,提高了真相资料的质量。

随着救度众生的需要,我们几朵小花形成一个整体,往多样化发展。小册子、单张、不干胶、真相币、护身符;光盘有神韵、《九评》、《我们告诉未来》、破网等。遍地开花、整体配合,好处是一般不会出现积压,浪费、缺项等问题,能把真相及时送到众生手中,为更多的救度众生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师父一再告诉我们要多学法,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无论多忙的情况下,我们都坚持学好法,每周三次集体学法,一般是雷打不动,其它如有时间增加学法次数,每次学法之前,先发半小时的正念。随着学法的深入,在这个环境中,同修都知道遇到矛盾向内找,大家都越来越纯净,不断升华、提高。

慧洁在我们地区是得法比较早的同修,六十岁的人了还很能干。可是我却老是觉得她说话爱教训人,强调自己对。给她提出来,可是不见效果。在我总是盯着慧洁的不对时,我发现明丽同修不管慧洁怎么跟她说话,她都是平静的答应着,“是,好吧,你说的对……”过后我问明丽:“她那样跟你说话,你还这么平静?”她说:“可能在去我的什么心,我平时容易着急,可能是去我的急躁心。”同修的话一下子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师父一再告诫我们遇事向内找,我怎么老是看别人的不是呢,我开始向内找自己,发现自己有不让人说的心、想让人尊重的心、面子心、私心、争斗心、妒嫉心等。认识到是自己这一大堆的执着,场不正,与真、善、忍拧了劲,让别人感到不舒服才挨训的。去掉自己的执着后,发现慧洁同修待人热情、乐于助人、能干、肯吃苦,并且说话多用商量的口气,变得和蔼、祥和了。

一天,同修让我帮她打印一些资料,说是去外地办事带上,当时自己认为比较忙,就让她找别的同修去打,话音一落,正在打印的机器滑了一张纸,没隔几张,又滑了一张,当时我随口说了一句这样滑下去,还怎么干活呀?转念又想,不对,可能是我的问题,是自己应该承担的,不能往外推,要替别人着想,那位同修也很忙。于是我说:“我来打吧,加个班就出来了。”打印机再也没有滑纸。

过后又悟到,那个加个班的说法也不对,好象额外付出一样,救度众生是自己的使命,是自己的责任,还分哪个时间做,哪个时间不做吗?有多少同修到农村、偏远地区发真相资料救人,都是头天晚上出发,下半夜或第二天早晨才回来,他们想到那是加班吗?从来不说累与苦。还有经常和自己配合的慧洁和净莲,有时候忙起来在点上一干就是一天,中午根本没有时间回家,有的时候一忙就是几天,勤勤恳恳,无怨无悔。净莲同修多方兑换零钱,回家挤时间洗、压、熨烫,然后,再和同修合作打印成真相币,每次都是几百张,几千张,熨烫时,那钱散发出很难闻的味,从来没见她叫过苦,见到的只是跟我们说世人争着要真相币时的喜悦。跟他们相比真是汗颜,通过这事暴露出自己的私心、安逸心、惰性、依赖心、怕吃苦等。想起师父的无量慈悲和为弟子的巨大承受,时常泪流不止,自己修的太差了。

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4]

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发生,都是冲着自己的心来的。真得时时事事、一思一念都严格要求自己,向内找,自己修好了,才能更多的救度众生,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