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队长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六日】我和老队长十几年没见面了,早想看看他,可总也找不到他。

零七年春季的一天,风和日丽,趁天好,我骑着摩托载着老伴去看病人。看完病人往回走,正好路过老队长的街门口,老伴与我商量,说:“我看老队长家里有人!咱俩進去看看好吗?”我同意。我们就進了老队长家。

说起老队长,七十年代,他可是个“红人”,不但是县、市劳模,还被推荐为省劳模。那阵子,我们小队可是远近闻名的先進生产队,乡党委把老队长拉入邪党之中,当成“一朵花”似的“戴”在身上,一个劲儿用他,为“党妈妈”的脸上贴金。

我们一進屋,看到老队长后背依着窗台,盖着小被朝外坐着,他老伴在坑边依靠墙坐着。我问:“大哥大嫂,你俩好啊?”老队长边答应边问:“好,你们俩什么时候回来的呀?”大嫂也非常高兴的说:“你们可是稀客!”我说:“这几年,年年都来看你俩,但找不到人!”“可不,这几年也不着家,总在外面住院,你上哪去找啊!”老队长回答说。

我问:“得了什么病,总住院哪?”“哎呀,糖尿病啊,”老队长回答。我心里茫然一愣,据我所知糖尿病可是个顽症呀!倒也算上不治之症。又问:“现在什么样啦?”老队长把被子一掀,把脚拿出来给我们看。

右脚脚趾头都烂掉了,剩下脚背愈合了;左脚用纱布包着,打开纱布更刺激人,脚趾头、脚背骨也烂掉了,只剩下烂糊糊的脚面,让人看了作呕。我问:“你不是治了嘛,怎么还这个样了?”“大夫说:这个病,哪也治不了呀!”

我说,你不住院,这样老在家里呆着,能行吗?他告诉我,现在每天得自打两针“胰岛素”,用淡盐水洗一遍脚,每天晚上得吃十二片安眠片。”我听了心里一惊:吃那么多安眠片,那不是自杀吗?!我说:“那东西吃两片也能让你睡上个一天两宿的,你吃那么多?!”“我也不是一下就吃那么多的,疼的我不能入睡的时候,一点点往上加,所以现在用少了,还不行呢。安眠片属于控制药,还不好买呢!”

老队长长叹一口气说:“现在我钱也花光了,哪也治不好,今年我七十九岁了,蜡台也不高了(即没有几年活头了),如果能让我活的轻松一点,我就知足了。”

“这病,让我最遭罪的是让人疼的抗不住,在市里住院,疼的我抗不住劲的时候,几次想跳楼,可病房窗上都有栏杆,如没有栏杆,我早就离开这个人世了,简直受不了。”

听他在这样的痛苦中煎熬,也让我心里很难受。

我问他:“你想,当年是县、市、省劳模,对咱们乡是有贡献的,乡政府对你能没有点考虑吗?”“别提乡政府了,共产党一贯‘卸磨杀驴’,对它没有用了,哪还管你的事儿。现在这些当官的,哪个不是为自己升官发财,哪有想老百姓的事儿啊!”

“我说,脚烂的这样,医院也没有节制办法?”老队长给我讲了他在省里住院的时候,曾经问过医生:“我这脚这样截去不行吗?医生说:行,但从脚这截不行,得从小腿这截,这个病皮肤破了不好愈合,所以离病灶太近截下不行。截完后什么样,谁也不敢保证,截肢也是在撞侥幸,根本没有治好的把握。

我说:“大哥,这么多年,你南北的住院也没治好,你没想过用气功治治看吗?”

他说:“气功,共产党也不让大家炼哪!哪有能治好糖尿病的气功?”我说:有啊!法轮功就能治呀。他疑惑的问:“电视不是说《法轮功》自焚……还有,谁炼法轮功,就把谁抓到监狱去,也不让炼啊!”我说:“中共邪党是一点好事也不干了,自焚,那是中共抹黑法轮功,制造的谎言。你千万别信它们那一套。”

接着,我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真相,并告诉他,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学炼法轮功。仅一水相隔的台湾宝岛已有几十万人修炼法轮功。全世界这么多国家,这么多人都选择了炼法轮功,法轮功是正的还是邪的、是善的还是恶的不很清楚了吗!

真善忍让人做好人,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这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的。

老队长说:“九九年以前,咱们队有四、五十人炼法轮功,你大嫂都参加过,现在她还有书《转法轮》和录音带(即李洪志师父讲法录音带)。九九年以后就不让大伙炼了。现在的这些警察,遇到杀人放火脓包一个,可管法轮功就来劲了。这两年我看也不怎么管了吧?”

我告诉他,现在迫害并没有停止。

“从2002年—2005年期间,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几万件,高价卖给外国人,所以外国人都认为:是我们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我老伴接着说。

老大嫂插话说:“别人说这事,你大哥不一定能信,但你们俩说的事,他能信。”老队长说:“你说这些我都相信。”

我老伴又接着说:“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学法轮功的都会得福报的。”

老队长说:“我不识字,怎么学?也站不起来,怎么炼功哪?”我说:“不识字不要紧,你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一天你默念个几百遍保证管用。”“那么简单?”“对,就这么简单。”

“默念没有问题,但念多了,遍数记不住。”我说:“有办法,你家有黄豆吧,数出一百粒,找两个小盒,拿出一粒念一遍,都拿了,不就一百遍了嘛!”老队长高兴说:“这个办法好。”

阻挡老队长相信法轮大法的障碍都清除了,他接受了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但在他身上还有个让我最担心的问题……

我说:“大哥,你是中共的老党员,现在共产邪党把法轮功当作敌对群体来迫害,所以,你相信法轮功,就退出共产邪党。”

说到这里,队长老伴就插话说:“说别的事都行,退党的事儿,你大哥可够呛,能答应吗?”是啊,被共产邪党历次运动洗过脑的人,想来个急转弯,也是不容易的。

我跟老队长讲了中共执政期间,害死中国人八千万;贵州的藏字石;中国有一亿人退出中共邪恶组织真相。中国贪腐遍地……

我老伴说:“你都这样了,没人管你,你还抱着它不放干什么?

我对大哥说,如果说有这么一个偏方,保证能治好你这个病,叫你退出邪党,你退不退?”“那当然退啦!”老队长瞬间醒悟:“对,现在留它既不挡风又不遮雨的,有什么用?退!退!你帮我退了。”老队长很痛快答应退了。

老大嫂说:“这可是日头打西边出来了,就是你俩能说服你大哥,别人谁说都多余,他决不能退的。”

我们为老队长能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而高兴。我帮助老队长在大纪元退党网站正式退出中共邪党组织。

因为心里总是没有底,大约又过了半个月,我和老伴又去了老队长家,看看我们商量的事做了没有?

见面后,老队长高兴的对我们说:“你们走了以后,始终坚持,我拿出一个豆粒,我念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大嫂跟念一遍,我们俩每天保证念三百遍以上。你别说还真管用,现在脚不象原来那么疼了。”老队长已经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他说:“我这脚能长皮就好了。”我说:“你不要着急,一定会的。”

来到冬季,儿子们给老队长在市内租个有暖气的单元房,搬到市内住了。我们常用电话联系。大约三个月之后,老队长在电话中高兴的告诉我:脚皮都长好了,胰岛素、安眠片全部下岗了。周围的村民从他身上,都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当今的社会中你相信什么,选择什么真是生死的之别啊!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