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走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我是九五年底得大法的,初得大法的心情说不出来的那种喜悦。看完一遍《转法轮》之后,我明白了人来世间的目地不是为了当人,人来世间是为了修炼,为了返本归真;法轮大法能够使我们修炼,能够使我们圆满,能够使我们返回去。

我第一天开始炼功,就感到浑身发冷,冷后又浑身发热,热过之后感到一身轻松。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从那以后,缠绕我多年的头昏头晕的病好了,头皮循环性出现的红疙瘩不见了,连一口凉水都不敢喝的肠炎病消失了。我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是啥滋味了。我第一天炼头前抱轮时,在头前上方有四、五个大法轮变换着各种颜色旋转着,隐去之后,又出现十多个小一点的法轮也变化着各种颜色旋转着,又隐去之后象雪花一样无数个小法轮从我头顶向两侧飘落下来。我就感到大法太神奇了,太玄妙了,太超常了。

师父说:“叫人修正法,才是真正的普度众生。”[1]我想叫更多的人得法,我抱着这样的愿望开始洪法,我首先在老朋友,亲属之间洪法。九六年初,我们借用县政法委会议室看9天师父的讲法录像,有七、八个人参加,五月五日在公园成立了第一个炼功点,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每个月在我家放师父的讲法录像一次。后来由最初的一个炼功点,发展到乡镇6个炼功点,学法小组已经发展到10个,九七年以后,我们每个星期天都集体洪法炼功。九九年上半年,每个星期学法炼功人数成倍增长,特别是教育界的学法人数增加更多。

九九年邪党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七·二零”早上,我去公园炼功,一出门警察就在我家门口等着。白天镇上的,街道的看着我,晚上派出所四个警察看着我,警车在我家门口停着。白天还被强制参加学习班洗脑。九九年底我去了外地,很快看到了《明慧周刊》,同修写的文章非常感人,还介绍了很多证实法的好方法,从那以后,《明慧周刊》我一篇不落的每期都看。按照周刊介绍的,我自制两面胶粘贴,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在大街小巷墙上,电线杆子上粘贴向住户发真相材料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叫众生明白真相。

后来我被非法判刑三年送到监狱,监狱是邪恶的魔窟,精神压力很大,我刚進屋就看到对面有三个法轮功学员被铐在床上。在监狱里从第一天起,中队长、大队长、政教科长、政教处长,经常轮番找我谈话洗脑。我被分配到老残队,相对来讲比较宽松,我有时间就背法,从早到晚不停的发正念。

在监狱里先后有三个犯人看管过我,我向他们讲真相,这三个人都能接受,对我看管较松,我夜里能炼静功打坐。一次监狱政教处处长找我谈话,他说,你们师父没上过大学,知识很浅白。我说,我们师父知识非常渊博,古今中外各个门类,各个学科无所不通无所不晓,对人文思想、社会发展方面更是透彻精通,当年在中国包括清华在内的许多高等院校师生学大法,国外博士生,博士后学大法的很多,我们师父讲的话就是法。师父每次讲话没有手稿,整理后就成书,就能指导学员修炼,谁能做到?在学习班上,学员提问题,师父随口作答。举个例子,有个学员问:悲怎么解释?师父说:“无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2],答的如此完美准确,我们师父讲的东西是课本上学不到的,读大学,读什么研也学不到的。

每次他们找我谈话,我首先要坚定正念,不给他们可乘之机,有可能我就先讲。关于写“三书”,要否决,绝不含糊其辞。无论他们什么态度,自己都不急不躁,很自然的应对他们。最后他们拿我也没有办法。后来也不找我了。

二零一零年七月新调来一个大队长,这个人很邪恶,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很厉害,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很严重,甚至致残。邪恶之徒把我关在 三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成天放污蔑大法的东西叫我看。看后问我怎么样?我说这不都是假的吗?政教科长说假的你也看。它放这些东西的时候,我就一直发正念。它们放了一个多月,屋子又小,窗门关着,天又热,放的声音又大。有段时间我有点受不了,我想绝食反迫害,夜里我反复思考这个问题,这点苦算什么,这么点苦都吃不了还修什么?不管有多大苦难我一定要坚持下去。它们放它的,我就一直发正念。思想摆正了,就没那么难受了。过两天就换到大屋子去了,又过两天邪恶的播放就停了。

二零一一年七、八月间,也就是我出狱前的两三个月,邪恶之徒又逼我“转化”。政教科长:监狱要转化率,你帮我一个忙,你转化了,我也有成绩,不然你也回不了家,还得進学习班。我说这个忙我不能帮,我要帮你,我一生就毁了,你的罪就更大了。下午政教科长递给我打印好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不学法轮大法,不炼法轮功”这样一行字。科长说现在上级要求简单了,就这样你签个字就行了,几乎要跪下来求我签字,我知道这是邪恶用的软招子,我一定要顶住。我求师父帮我,我不断的发正念。这时我浑身发抖,眼泪哗哗往下流,嘴角流着黄沫子,上下嘴唇立刻肿了起来。政教科长有些吃惊,问我怎么了?我停了一会说:“你不必费心了,我一个字也不会签。”他说那好吧,你回去吧,以后一个多月都没有找我。

我出狱的头一天,政教科长又找我说:你不签字、不转化,回不了家。我明确告诉他,这个字我绝不会签。放的当天上午,政教科长又找我说:你家人在外面等着呢。你现在签字还来得及,你签字家人就可以把你接走,你不签字那就等国安来人接了。我说我不可能签什么字,我一定堂堂正正走出去,绝不给大法抹黑,绝不给自己留下遗憾。在师父的呵护下,当天上午堂堂正正出狱。我女婿和女婿的朋友来了十多辆轿车接我,我老伴、连襟、儿媳妇等好多人都来接我,场面很隆重。

回家后我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很快和同修取得了联系,又投入到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我知道时间的紧迫,一定抓紧时间证实法救人。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