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真相信中去除人心执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二日】通过学法,我深感与师父法中的要求对照有很大的差距,很多事因为正念不足或没安排好时间留下了很多遗憾,唯有在写劝善信这方面一直在坚持着,想与同修们分享自己在写信历程中心性升华的心得。

一、给校领导写劝善信中破除怕心与依赖心

第一次写劝善信时是在上大三。当时在外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后来他们打电话让学校的老师把我带回,但回校后校领导和老师轮换的找我做思想工作,要我写所谓“保证”,当时感到压力很大。因为我出来后,同修让我不要到处走动,要好好向内找,有担心集体的安全,也有很多是源于平时的自己不足在同修之间形成的观念,造成了间隔。通过学法悟到这是自己要靠信师信法来突破的关,不能依赖同修,我有宇宙的主佛与正神加持怕什么呢?我应该把这当成讲真相救他们的好机会。

在不断的讲真相中了解到他们的症结是觉得好就自己学,不该在外面发资料,每次交谈的时间有限,感到无法讲清楚。

于是我想给他们写信,在理解他们来自上面的压力的同时,告诉他们应分明好坏,摆放好自己的位置,讲明我发资料是为了揭露中共掩盖的事实,让世人明白真相,为的是共同制止这场罪恶的继续发生,让这些跟随中共打压好人的人能弃恶从善,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是在真正的为这些生命负责。自古以来多少忠义之士冒死進谏广为世人赞颂,而法轮大法让一亿以上的人身心健康,去做一个更好的人,这样好的师父与大法如今却因中共的妒嫉而遭诽谤,而很多学员在大法中深深的受益,如果只想从大法中受益而不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那连做人都不配,如果面对我们的同胞只因信仰而被残酷迫害我们都沉默着不去讲清真相,其实是在助长邪恶,世人活在谎言中仇恨佛法而遭到恶报时,我们该有多大的罪责呀,并从大法弘传世界、中共的残暴、法律、藏字石、优昙婆罗花的盛开、全球大审判、三退浪潮与世人的觉醒,告诉他们我们讲真相是做最好最正的事,是应该得到支持的。

我坦然的将真相信双手递到校领导及老师的手中,希望他们能好好的了解真相,当他看完后说:“我明白了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准备了两天的东西没有改变你,相反还被你给改变了,以前以为你们都是被别人洗脑盲目的做,现在明白了你们都是经过自己理性思考的。”看到我的信是亲自用手写的,感到我对他的真诚,他表示我在校期间他会保护我,并嘱咐我一定要注意安全,承诺在学籍档案中不会留下这方面的记录。后来他的确做到了,在有同学将我发的光盘上交到他那里时,他没有找我麻烦,上级询问我的状况时他挡回去了。

那次写信让我感到突破怕心的障碍、讲清真相的重要,在写信的过程中其实也是在破除自身中的无神论,常担心他们本来就是邪党书记怕触动他们的敏感神经,其实是自身的邪党因素害怕解体。当用事实、善心说话时,领导的评价是文章写的有理有据。其实我的文笔并不好,只是因为弟子有一颗想救他们的心,是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完成的。

二、在写劝善信中去情色欲

毕业后,一起住的同修A的妈妈在C地被绑架后,同修及家属去公安局要人,由于气氛很紧张,警察提出的很多问题没有讲到位,同修回来后交流想把被迫害的同修在大法中的受益,及学大法后家庭的改变写成劝善信来感化那些警察,并从法律角度告诉他们发资料没有错,这是公民的信仰言论自由,希望他们伸出援助之手无条件释放被迫害的同修,由于当时经验不足,收集不到具体参与迫害的人员名单。

在师尊的加持下,我和同修A一起将写好的信送到参与办案的警察手中,并收集人名、电话上网曝光。由海外同修打电话帮忙营救。由于路途遥远,同修A与那里的同修联系上后去了C地,因掺杂着对家人的情后来在外发资料时被绑架。

当时感到营救同修的阻力很大。而自己那段时间由于忙于工作及自己的人心长期没去干净,被邪恶钻了控制,在情关面前没做好,当时对自己走错路的悔恨、来自同修的评论与对情的放不下交织在一起,让自己痛苦万分、难以自拔,在消沉中感到邪恶的旧势力在利用不同形式毁大法弟子,想到被迫害的同修还在里面承受着非人的折磨都没有改变他们坚定的修炼意志,难道我就应该这样袖手旁观吗?

同修已被送往劳教所,我想我应该精進起来尽自己的一点微薄之力,配合同修写出揭露材料,及语音电话,当时感到劳教所让很多众生对大法犯罪,应该废除,就认真查看网上有关此劳教所的罪恶及犯罪事实,劳教制度的起因与国内外正义人士对中共邪党劳教制度的指责,站在真的为他们好的角度告诉他们,现在所有转化的所谓功劳都是将来受到审判的罪证,中共历来都是卸磨杀驴,希望他们善待、保护大法弟子也是在给自己留后路。

同修帮忙修改中感到劝善信中真的是在用心和他们说话,没有任何的指责,慈悲与威严的场很强,我感到师父在鼓励着我要继续前行,不管做的再不好,师父没有丢下我,我更不能自暴自弃。

于是我们配合将劝善信向C地有关部门及北京大量邮寄,不久看到网上登出邪党开会要废除劳教制度,同时我们编辑好营救同修A和她母亲的不干胶、控告信及给父老乡亲的公开信在她家乡大量发放,并请律师和同修C的亲人一起参与营救,在这过程中感到师父都安排好了,只差我们用正念去做。同修A出来后说她的家属很感动,并有两位相继开始修炼。

在写信过程中我感到情色欲败物在被师尊一层一层的拿掉,那段时间自己也坚持每天晚上从十一点到十二点发正念,我知道只有自己纯净下来,才能使写出的东西打出去起到清除邪恶、救度众生、营救同修的作用,当时为了写好劝善信常常是整个人溶入到收集、编写劝善信中,色这方面的思想业干扰也随之淡化了许多,同时看到很多的同修在被迫害中承受着巨大的痛苦都不向邪恶妥协,用血与泪写就着对大法的坚不可摧的正信,鼓励着我在外面宽松的环境中,更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也让我感到自己更应该做好此项目,解体邪恶强加给同修的迫害。

后来邪恶办的征签承诺卡,同修让我写劝善信,在认真阅读《九评》里什么是真正的邪教时,更清醒的意识到“偷骗色斗是共匪”[1],这些东西都不是真正的先天纯真的自己,我应该彻底清除共产邪灵在自己空间场的变异败物。在与同修的配合中我深知同修承担的责任都太大了,我们是因修炼才走到一起,这份圣缘只能是相互促進,我只能不断的纯净自己,做好自己应该做好的项目,更好的助师正法!

三、在写信中去掉对自我的执着

去年,邪恶又在老家办洗脑班,同修想将这几年的迫害揭露出来,但带有一种想让这些恶人快点遭报的心。但我想我们不能把这当成人对神的迫害,我应清除邪恶旧势力干扰众生得救的安排,带着一颗让世人明白的一面来主宰自己,选择同化大法,不要对大法犯罪,为自己天国世界的众生负责的心态来写。

我平和的写完信后给同修改,同修拿到大组学法尊同大家的意见修改了一遍,有同修建议最好压缩成单张。回家后删了很多,同修说还要删,我表面没说什么,心里却想长一点不写的更清楚点吗?以前写的文章都是按同修被迫害消息、当地恶报的实例、国内外的形势变化、劝善的内容来写的,加持众生看,长一点没关系。明白的一面知道,其实这都是形成的观念,应该放弃对自我的执着,配合整体的需要。在师父的加持下,改成了一封给公检法劝善的信,一封是给当地百姓偏重揭露迫害的两份单张发给明慧,后来出去面对面发的同修反馈世人很乐意看发生在身边的事,而且我发现这种单张改成不同的小片段加上合适、精美的图片用彩信编辑器编辑就是很好的当地彩信了。

在这期间,以前参加的学法小组的同修D也被绑架,我想我不能有分别心,于是花了几天的时间编好劝善信、不干胶、彩信,收集相关部门及同修所在社区的地址、电话,我想同修都很忙就自己将彩信发完了,想将写信这一块整理好发到同修的邮箱里,让学法小组承担写信的同修自己做,原本以为带信让同修E看邮箱这一块就不管了,自己多加强给同修发正念就行了,后来才知道虽然带信了,但同修E一直没有看邮箱,当时心里很不舒服,但我知道我不能去埋怨同修,不能与同修形成间隔。我想我必须要好好挖一下自己的根,我找到了一颗总想在人前显示一番的心,虽然是在做证实法的事,但内心深处还是想证实自己,想得到别人的认可,这些肮脏的私心经常不自觉的反映出来,养成的习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带着这么肮脏的人心同修E怎么会看邮箱呢?这些心都是在阻挡着师父正法呀,真是太愧对师尊了。

我感到以前过很多关其实都是在魔自己的这些心,在做事中不自觉的这些人心膨胀,还不自知,而同修E的脚踏实地、默默无闻、祥和、冷静的优点正是我要提高修好的地方,我不能去想同修的不足,看到同修没做的自己只能默默的补充圆容。

于是我就与身边的同修一起将真相信装好,分给同修帮忙邮寄,来到学法点时也没提这件事,后来听同修说被迫害的同修回来了。同修D把自己在里面的迫害经历写出来后,偶然的机会传到我这里让上网曝光。在电脑上打文章的过程中感到同修在黑窝里真的是很不容易,而他在里面正念强的时候也正是我们在外面积极营救的时候,不管是以何种形式念正都往一处发,打过去的能量其实都是在解体着邪恶。

四、写文章中扩大自己的容量

在写文章的前后也会遇到很多心性关。一次一同修很严厉的指出我的不足后,有一些不符合事实,虽然当时没有辩解,但内心很压抑、委屈,回家后还是排除干扰坚持将文章写完。第二天在公交车上又遇到有两个同修正在说一些我以前的不足的事,回家后心里很沮丧,给师父上香时看到香炉上写的“佛法无边”,感到一阵暖流通透全身,只要自己想修,师父有的是办法,我知道这都是在去自己的怕被人说的心,师父知道就行了,找到这颗心后就发正念清除,并将文章修改发到网上。

可是在上班时,这些评论与自己以前的不足时常在脑中翻腾,让自己感到身心很疲惫,当自己一遍一遍的背着师父的法:“作为师父我从不记你们在修炼中做的错事,只记你们做的好事与成就;作为大法弟子们来讲,也都是在修炼与无比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的,深知修炼的艰辛,不会不理解走错路的学员”[2]。我相信师父说的,我也应该去相信同修在修口这方面最后都会做好的,包括那些因各种原因被迫害的同修我也因相信他们会做好的。

当被师父的洪大宽容感动的落泪时,师尊化来了一群聋哑人来买东西,想起他们也都是来自天上的王,亿万年的等待是就是为了得救,我应该告诉他们真相,当我将“相遇是缘,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写在纸上双手递给他们时,他们互相传阅并竖起大拇指,我送给他们护身符,他们很高兴的离开的。这时看到真相手机上已有两个人选择三退,下班回家随手拿起师父讲法,看到:“作品与技能更加高超、更加神奇,生命的提高是境界与技能共同的提高,是自己在不同境界中认识的提高。”[3]我更進一步的体悟到了师父的苦心安排,其实并不是我们在做大法的事情中吃了多少苦、做了多少事就能提高的,而是在我们做事中内心的容量在扩大,执着心在去除才能升华到那一境界,师父才能给我们那么大的智慧,也只有自己提高上来才能真正的容纳得了那么多的众生。

我悟到不管是因为自己的业力、人心而造成在艰苦魔难中走过来的同修,还是本身业力少、魔难少而走的很稳的同修,其实能够走到今天都是无比的珍贵,都是在证实着法轮大法的伟大,是师父在选择、洗净、造就、繁荣着新宇宙中不同层次的佛、道、神。

我想我应踏踏实实的以一颗最纯净的救人的心,去写好真相信,并与同修一起用心完成写信、装信、封口、邮寄中的每一环节,让每一封信发挥更大的作用,救度更多的世人。在完善这一项目的同时,相互鼓励、正念加持其它项目做好,共同兑现我们下世前的神圣誓约!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不足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喝狼药〉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出死关〉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