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新学员:世上竟有这样美好的事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三日】我抱着修炼的愿望在二零一三年初得法,倍感不易与珍惜。得法时,我将全部的大法书读了很多遍。那时候惊叹世上竟有这样美好的事情,我日夜学法,每天都很快乐。

在大学时,有同修帮助我学法,与同修集体学法如今成为我最温馨的回忆。我把时间全用来学法,很少出门。那时候经常感到世上的一切都束缚不了我,难去掉的癖好全部消失了,我要做个光明磊落的好人。以前,我说话刻薄,老觉得别人低俗,将自己挖苦人的口才引以为傲。

有一次学法时,感到室友是非常珍贵的生命,我却经常伤害她们,我开始发自内心的去关心她。室友之间慢慢变得温馨起来。毕业时,我送给了她《九评共产党》的音频,帮她破除了入党团队的邪恶誓言。有几个大学同学当时也三退了。

毕业回家后,我只能自己修炼(大学离家很远)。那时我恨共产党,觉得它迫害了大法、迫害了所有的人。对家人讲真相时表现出偏激,效果差。心性的漏洞干扰了救人,恨是人心,我应该是为了救众生去讲真相。

有一次家里来了很多亲戚,我拿着神韵光盘准备去送给他们,妈妈看到之后要和我断绝关系,警告我说:“你如果给了他们这个,那以后你在家就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我当时眼泪快掉下来了,拿着光盘回到房间大哭了一场,恍惚间感到亲戚都是天上的王,而他们世界的众生正全跪在我面前求我救他们的王。我就强忍着眼泪,想到就算家人都不要我了,我还有师父。我开门去和亲戚们讲真相,同时对七、八个大人讲。爸爸对我笑着说:“你这是舌战群雄”。之后,大家都知道我修大法了,但对我更好了。我什么都没有失去,师父给了我更多。

我找出自己有私心,只担心家人能否得救,并固守着自己在人中的幸福。去掉这些之后,我能平和的对家人讲真相了。那种放下一切却拥有一切的感觉真好。

一个人修炼,炼功不勤,消息闭塞。我鞭策自己,更担心家乡周边的人们听不到大法的福音。我让妈妈给我买了一台打印机,开始自己制作真相资料。我很轻松的装好了打印机,打印资料时很少出错。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帮我,让我有资格做大法的事。第一次发大法资料是在上午,太阳很大,我拿着自己第一次做出来的资料开心极了,顾不上别的,我把它们放在了别人家门口。我能感到众生得到真相后的喜悦。

师父将等救的生命送到我身边。有一次和一个中年男士一起坐车下班,我以旁观者的身份对他讲真相,他若有所思。第二次在车上又碰见他了,他主动找我说:“你上次和我说法轮功的事情还没说完呢!”我感到惊讶,就对他接着讲了自焚真相、大法洪传世界还有迫害者遭恶报的事情。当时车上坐满了人,却没人讲话。我觉得大家好象都在听我讲,我一点也不怕。我问他:“你怎么主动问我这个呢?”他回答:“我家门口经常有法轮功资料,我看过《九评》了,和你说的差不多。”我紧接着告诉他那都是千真万确的,他说共产党一直很坏。我告诉他要珍惜《九评》,他乐呵呵的答应了。

有一次神奇的经历,我前半夜出门去一个巷子里的民宅处发资料,后半夜下了一场大雨。我心一凉,怕放在门口的真相资料被淋湿,就发正念给资料的上方打一把伞,谁都不许淋湿它们。第二天,我发现有真相资料的地方都是干的,感谢师尊加持。想到大法能让坏事变好事,也许众生看见唯独大法资料在大雨中不被淋湿,会觉得大法神奇呢。从那之后,我陆陆续续做出了几百份真相资料,不是明慧网的资料我不做,从不标新立异。也曾见过被毁弃的资料,我看到后不动心,继续做我该做的。

有时心里感到苦。在网上配合讲真相的同修(比我晚得法一些)被警察威胁,放弃了修炼。我反思自己发正念不勤,没能保护同修。事后我找到她,却没能劝回,我回家后很难过。她告诉我有警察知道我,当时我挺害怕的,好象下一刻就会被抓起来。但师父教我:“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我反思自己,做网络真相时心不纯,耽误学法时间,还生出求名心。后来我怎么写也不顺,就回到现实中讲真相,多学法。

得法一年多,却仿佛像一辈子那样久。大法让我找到人生的希望,我要担起责任,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报答师尊救度之恩。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恳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