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我所知道的辽宁女子监狱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迫害法轮功情况如下:

二零零八年奥运之前,辽宁女子监狱通常的强制劳动时间早5:40至晚8:40(有时至9:00),而且晚上天天带纸活,如银行钱袋、外贸纸制品、邮政快递等,还有时强制加班到下半夜一、二点。每个人都有定额,完不成不许睡觉、吃饭。

刚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监舍十二号屋,每层楼的最里面都有,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狱警派两个包夹,大部分用的是重刑犯,和靠近狱警的刑事犯,监控一位法轮功学员。期间警察不露面,背后指使包夹强行转化,如电刑、罚蹲、冬天穿湿衣服、脱光皮带打、皮鞋踢、泼凉水、清醒过来继续打、还有练飞机、抻床、吊扣、注射不明药物等刑罚,为所欲为。两个月后,下车间干活,用超负荷的劳动继续迫害,如有不从,就送小号和矫治大队继续迫害,而且强制每个人半个月写一次所谓“思想汇报”(我曾因不写思想汇报,恶人揪着我的头发撞墙,头发里全是血),有的被拳打脚踢,不许睡觉,站着干活等。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八年奥运之后,由于迫于国际压力,监狱邪恶的暴力转移到隐蔽地方,如关进集训队,监区仓库,有的甚至夜间关进水房或厕所里毒打。法轮功学员刘志就是遭毒打的其中一个,开始她天天喊“法轮大法好”、“杨院长(医院)迫害法轮功”,被打精神病药物致残,下肢瘫痪,昏迷,奄奄一息,三月八日抬出去的时候满天飘雪和雨。当时还有在九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孟玉华,也被不明药物迫害失去记忆(现已恢复),还被劫持在九监区。

在八监区,法轮功学员黄树梅,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糖尿病综合症,恶徒天天绑架她到医院强行用药。还有在五监区,本溪市法轮功学员李乃燕,恶警全天让六十岁的她跑着干活拉布。还有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木树兰,曾在矫治大队被恶警把头按在便池里毒打。还有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出监的沈阳法轮功学员孙中琴,曾被恶人孟宪秋(大连诈骗犯)和抚顺程涛,还有沈阳张丽,两次关进十二号迫害,身上被毒打的多处带伤、窒息。

在四监区,葫芦岛法轮功学员杨虹,在监区被奴役时,腿被砸断,二零一三年四月时,小腿已严重萎缩,本人和家属强烈要求去北京外诊治疗,狱方一直不许,找各种借口拖延……

这一类的迫害,在辽宁女监比比皆是,每个监区都有,这是我知道的,还有很多残酷的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