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校工作的新学员:在大法中修炼很幸福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六日】我从二零一二年底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修炼一年多来没有其它特殊的感觉,就是明显感觉行事很顺利,甚至有时候顺利的让周围人觉得不可思议,当然周围常人只是觉得我的运气突然变好而已。但我知道这些顺利和心想事成不是偶然的,是因得法而来的。

我在高校工作,在争强好胜的个性驱使下,一直忙于事业,在单位里也小有名气。可想而知,在争来斗去之中,除得到一些浮云般的名利之外,就只剩下患得患失的抑郁无助,有时感叹,人难道只为这些利益而活着么?虽然周围人都认为我有能力,各方面都很顺利,但是这种矛盾周而复始,如死圈般循环的生活真让我身心疲惫,脾气急躁。

在正式修炼大法之前,我从亲人同修处了解很多法轮功真相,断断续续的也读过《转法轮》,对大法很信任,从没怀疑过,碰到人中一些难事或偶尔不舒服时,经常是人的办法和求大法师父一起用,偶尔也盘腿打坐,炼功,身体一舒服了,或者磨难过去了,就懒惰不再坚持,在常人社会中依然是我行我素,在道德沦丧的恶世还自觉得很不错。

当常人的名利无法解决我心中一直的不安和烦躁之时,我知道《转法轮》是一本教人向善的书,为求得心中的片刻宁静,我在一次外出進修期间开始读《转法轮》。我没有其他同修那么强烈的反应,就是自然而然读下去,觉的想炼功、发正念、做证实法的事情的时候,就顺其自然的随着想法去做;再后来觉得这个法太好了,周围那么多人不了解可怎么办啊,为了方便给周围人看大法真相,就在家里开了一朵小花,这就是我走入大法的机缘和过程。

我得法后的幸福感很强烈。由于工作需要,我打算攻读博士学位,但世风日下,学术界中腐败现象比比皆是,考博士必须提前跟导师打招呼,明码标价。我决定考一个知名度较高大学的博士研究生,很多人劝我按行情给导师钱,但我学大法了,虽然得法时间不长,但是从心里往外不想这样做,犹犹豫豫的到快考试的日子了,导师告诉我不要考了,没有名额,言外之意他肯定不会收我的。我横下一条心,能不能读博,师父说的算,如果那个环境中应该有我,那里有我要救的人,那我就应该考上。因此,毅然告诉导师,有没有名额我都去参加考试。考完之后,我认为没有机会也就逐渐淡化此事,正常工作生活了。后来突然被告知录取了,我很诧异,去找导师,导师问我找了哪个硬的关系,特批了一个名额。我告诉他没找人,他笑笑表示不相信。我就这样顺利的考上了博士研究生。师父给弟子安排了最好的,我由衷的感恩师父的安排。

之后我申报了上一级课题,一般年轻教师是不可能获批的,当时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提交,没想到不但获批,还得到了最高级别的科研经费资助,这些经费对于一个刚刚起步的年轻教师而言,举足轻重,足以支付我博士期间的一切实验需求,解决了我的经济压力。在我放下了利益之心,该有的一点都不会少,师父还会给弟子更多更好的。随着法对炼功人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一些隐藏更深的名利心又反映出来,这是个好事,反映出来才能修下去。

由于身体一直比较健康,没有大问题,修炼后不象其他同修身体上有那么大的变化,比较明显的感觉就是皮肤细腻,身体总是热乎乎的,不象以前那么爱冷了。但是我的内心变化巨大,脾气和性格变得好了,和周围人相处不那么针锋相对了。

在大法中修炼很快乐、幸福!我想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人们,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明明白白的“智者”,是最幸福的人。“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1]

在大法中修炼,我由衷高兴,觉得有师父有法,心里不再觉得空虚,更没有了以前的患得患失。在过心性关的时候,也会有苦的感觉,不愿意割舍常人的东西,但是只要有一念站在法上,很快这个难和关就会过去,过去之后真是海阔天空,没有了人的东西,才不会被人所牵绊,才会返本归真。

初学大法,层次有限,目前所感所言不一定全在法上,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