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尘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六月九日晨炼时,听到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声。六点发完正念后,雨越下越大,路面全湿了。昨天,我与同修约好,今天去购买耗材。我还要去换已有故障的两个刻录机,路途几百里,还要转车……电话响了,是同修。

我开门一看,雨很大。我又拿起手机,想与同修商量,是否改日再去。可同修没接电话,断定她已出发了(我们任何时间出门办事都不带电话),那我就去吧。我坐在沙发上准备换鞋袜,伸手在沙发的另一端拿袜子,袜子没够着,可手里抓着一根针,还穿有一根白线。嘿,真奇怪,哪儿来的“针”?

我来到公共车站,同修已到了。我们赶到总汽车站,雨越下越大,要出行的私车就很少了。好不容易等到一辆私车,我们上路了。谁知车刚开出几十公里,大暴雨来了,乌天黑地,雨水打在车窗上顶棚上啪啪直响,好象天通了,水直往下泻。挡风玻璃一片雾朦,能见度十来米远就模糊了,高速路面上有好几厘米深的水向低处奔淌。

路上车很少,司机不想走了,但又找不到能避雨的地方,只好慢慢向前行驶。司机说:今天不会再有车出来了。我和同修齐发正念:一定有车来,我们是在做救度众生的最大事情,是最正的事,一切请师父安排,解体黑手、烂鬼,旧势力对我们的干扰。

快到十二点了,车子進城了,这条路我们已来过很多次了。我一个人前几次就是在这个站下的车。我叫司机停车,我俩下了车,可辨别不出东西南北,找不到方向了。

我们倒转沿着人行道护栏走了好长一段路,才找到了护栏缺口,我们上了人行道,不知往哪头走。我仔细回忆上次走过的路,因城市改建,有好几座高楼拆掉了,人行道换了新护栏,天色昏暗,雾气笼罩,雨又大,人群奔流,真是难辨方向。我心不动,也不着急,只求师父帮我。我与同修平和的说:我们还是返回去吧,就朝那方向走,准能找到。这时,路边正好停着一辆的士,司机是个女的,她正在车里吃盒饭。我们上前打招呼:辛苦了,请问到某某商场怎么走?她很客气的用手向前方一指,那前面就是啦,有一大群人前面一点就是,快到了

我们穿过横街,我前面有一男一女,男的问女的,我们上哪儿赶车?女的说,就到某某商场前边吧。正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我们就跟着他们走……

我们终于到达目地地,已经下午一点半了,商家给我换了两个新刻录机,我买了几百个光碟、墨水、两台小电扇。同修也买好了她所需要的耗材。

大雨仍然与我们作对,越下越大。我们也顾不上吃饭,我俩各自背上背着一包,手里抱着一包,为了让耗材不受损,雨伞尽量把东西遮好,我右边的衣服已湿透了,但心却热乎乎的。正是:一路征尘一路雨,大法弟子不怕苦。

商场到车站步行约需二十多分钟,刚走一半,同修说:我的两个肩头压的受不了了,好沉啊,天晴还可以放地上歇一歇,可今天不行啊,满地都是水。我说:没事,快走吧,快到车站了。说话间,我们已到了桥头,迎面来了一位小伙子,就冲我们喊:你们是到某某县的吗?我们说是。你们上我的车吧。

不大工夫,司机又请来几位乘客,客满了,准备走,可最后来那位男士,他不愿坐后排,非要司机给他换座位。司机为难了,都是乘客,前面都坐好了,怎么换呢?司机怎么解释都不行,那位男士就是执意要换。我就与同修商量:我们与他们对换吧。司机说:谢谢你们。

车起动了,我坐在车里,回忆今天的“征尘”别有一番情趣:出发时无意中手里抓到一根针,“针”与“征”同音,意思是今天要出远门。今天为什么会迷路?同修也去过多次,向内找:早上见天下雨了,有畏难情绪,怕困难,忘了自己来到世上的真愿。我们吃这点苦算什么呢。自己得法前还是个半瘫痪病人,在死亡线上掙扎数年,现已是七十三岁的老太太了,深知师父给我延续来的生命是修炼用的,是救度众生用的,不能有一丝懈怠……

“老人家,你是在这儿下车吗?”司机问,打断我的沉思,“嗯,就这里下车。”我回答。司机把我的背包递给我,“哎哟!老人家,你这是一包罐头啊?这么重。”司机问。“嗯,是罐头。”我说。司机他哪里知道,我这可是无价之宝啊!

雨停了,我再步行一段路快到家了。到家了,我急忙打开两个包,东西全是干的,一点雨水也没有,太神奇了。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