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法轮功学员夏贵婷女士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保定市满城县神星镇现年53岁的夏贵婷女士,修炼法轮功使她一身病都好了。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她去北京上访,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受到镇政府、派出所、村干部、公安局、看守所等人员的打骂、骚扰、诱骗、劫持、拘留、强制按手印等迫害。

一、修大法身体健康

夏贵婷从小就体弱多病,上小学时经常头晕眼黑,有时晕倒,长大后手上长了怪癣,奇痒无比,不能干重活。做绝育后就浑身没劲儿,腰、腿、头经常疼。腰疼起来拧着肠子的疼,憋气。家人带她到处看病,也没治好。

一九九八年三月二十六日,正当夏贵婷苦苦挣扎时,有人劝她炼法轮功,说法轮功的祛病效果挺好,她就找炼功点,第二天她感觉身体轻松。

夏贵婷就坚持学法轮功,并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她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时间不长,她发现自己没有病痛的感觉了,全身轻松。当年,桃子成熟季节,她有时间就去装桃,一天活干下来,一点不觉得累,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

家人从她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都支持她炼法轮功。

二、上访后遭劫持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夏贵婷不明白:法轮功这么好,政府为什么不让炼?虽然集体的炼功环境没有了,但她在家里天天炼。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夏贵婷和三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依法上访,想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刚到北京,还没有找到信访办,就被便衣警察拦住,非法强行收走了她的身份证,又无理地驱赶她们离开。她想:北京的警察也不是真正执行法律。无奈,她们只好回家了。

回家后,神星镇政府王增志、李海生,镇派出所警察石磊等人闯入夏贵婷家,骗她说:“你到镇上去一下,一会就回来。”

夏贵婷被骗上车拉到镇政府,有人把她带到一间屋里,刚进屋,满城县国保大队赵玉霞狠狠地对她连扇耳光带逼问:“你们上北京干什么去了?谁叫你去的?有几个人?”夏贵婷说:“上北京是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谁也没让我去,我自愿去的。”赵玉霞见问不出什么,就把她和严桂娟非法劫持到县看守所。

三、非法拘留期间的迫害

刚到看守所,一个姓王的警察就对她非法审问:“你上北京干什么去了?”她说:“我学法轮功,做好人,全身的病都好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瘦高个儿,白脸的警察又问她:“上北京干什么去了?”她说:“我炼法轮功病全好了,法轮功这么好,政府为什么不让炼?”警察无语。那人还做所谓的笔录,赵玉霞和看守所狱警对她强行非法照相后把她投进监室。

看守所恶狱医贾瑞芹逼她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逼她干活:做花、摘辣椒。辣椒呛得她鼻子、眼睛十分难受,打喷嚏,流眼泪,手指头辣的生疼,不小心碰了下脸,脸就火辣辣的疼。她们在监室外的放风场炼功,被贾瑞芹发现,象疯子一样冲进来,一个个的扇耳光,嘴里还骂:“叫你们炼!叫你们炼!臭不要脸!”

一天,赵玉霞、贾瑞芹、赵洪祥等人把贾贵亭她们叫出来,不知要干什么,赵洪祥恐吓她们说:“你们出去后给我老实呆着。谁要闹出各样儿的来,我砸死你们。”她们被警察推进警车,直接被拉到满城县剧场。剧场外站满了人,台阶顶层上面摆着桌子,上空挂有写着诬陷大法的红色横幅,蒙骗在场的广大百姓。桌子前面坐着原县委书记赵洪涛、副书记袁振江、“六一零”头子陈承德等人。原来是叫她们参加诽谤法轮功的所谓的“揭批会”,“六一零”头子陈承德等人策划了几个中毒较深的人在大会上念所谓的“揭批”稿件,用以毒害不明法轮功真相的世人。念完稿件,夏贵婷她们被强行押到剧场台阶上站成一排,一个人又宣判她们被所谓的“逮捕”。赵玉霞对她们说:“你们配合一下,”然后每念到一个人的名字,贾贵婷她们就被拉出一个来,在众人面前“亮相”侮辱,然后赵玉霞等人立刻给她们戴上手铐。

贾贵婷的家人还被强制来开会,她母亲见女儿被戴上手铐,连吓和心疼自己的女儿当场晕过去了。会后,她们又被赵玉霞、贾瑞芹等人推上警车,又被拉回看守所继续被非法关押。

夏贵婷在看守所被迫害五十天左右,镇政府非法勒索了她家人三千元钱,县六一零头子陈承德非法勒索了三千元钱,才放她回家。

四、不断骚扰和强行按手印

回家后没几天,神星镇邪党人员王增志,在电话中指使喃峪村村主任马照山,找夏贵婷到马照山家接电话,老实本份的夏贵婷去接电话,王增志命令她赶紧到神星镇来。她不假思索的就去了镇政府。在镇政府,王增志问她:“你知道谁还在炼功呢 ?”夏贵婷回答道:“不知道。”王增志企图绑架其他大法学员的阴谋未能得逞。

后来,镇干部王增志和镇派出所所长许武斌不断指使李海生、石磊等人时不时的上门骚扰她,还给她下达所谓的“传票”让她去镇上,她不配合恶人的非法要求,一天晚上,石磊敲开她家的门,她不在家,石磊就强迫她丈夫去找她。

一年柿子成熟的季节,人们都在忙着摘柿子,连饭都顾不上吃,她刚回到家忙着洗衣服,王增志领着十几个人非法闯入她家。这伙人逼问她:“为什么给你发传票你不去?”她说:“我干什么坏事了,给我发传票?”这帮人土匪似的连拉带拽把夏贵婷弄上车,绑架到神星镇。下车后,这帮人逼着她在指纹取样纸上按手印,她不配合。几个人又强制她按手印,她攥紧拳头,恶人使劲儿掰她的手指,她就是不配合,恶人们就把她的一只胳膊搭到脖子后,另一只拧到后背上,将她的两只手反铐在后背上。许武斌(已恶报死亡)揪着她的头发让她脸朝上,恶狠狠地问:“你为什么不按手印?”她大声质问:“我犯了什么法,你们把我抓到这里来?”许武斌揪着她的头发,狠狠地扇了她几个大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夏贵婷被一连铐了七、八个小时。天黑了,恶人给她打开背铐,她的手和胳膊已经没了知觉。四个恶人又拽着她的胳膊强行按了个大手印。她身高一米五多,被恶人强行按双手十指及掌心的黑手印,随即又强制照相,她不配合,这个恶人又强拉硬拽照相,才放她回家。回家前,一个人对她说:“回家给你师父说,你已经按了手印。”她大声说:“我的手印沾不上黑印!”

二零零零年以后,每到中共所谓的“敏感日”,这帮子人被邪党控制着一次不落的到她家骚扰、恐吓、威胁,使她家人生活在恐惧之中。他们一去骚扰,就吓得她丈夫对她不是骂就是发脾气。

夏贵婷修炼法轮功得到了健康的身体,她只是去北京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被中共不法人员王增志、许武斌、赵玉霞等人迫害,这些所谓的“人民公仆”竟然如此非法剥夺老百姓说话的权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4/河北满城县法轮功学员夏贵婷女士遭受的迫害-292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