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营救大陆同修的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我是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大法弟子,从开始修炼至今已整整十个年头了。记得在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时,我的头脑里就有这样一个感觉:这本书里的每一个字都是那样的亲切,仿佛像是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每一句话都说到我心坎上,我今生就是来得这个法的,这就是我要找的。

(一)参加紧急营救电话组

有一次在与同修交流中,了解到有一个专门营救在国内被迫害同修的海外电话组,心里就想:这个项目好,专门打邪恶的黑窝,所谓打蛇打七寸嘛,我也要参加。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走進了这个电话组平台。这里汇聚了来自欧、亚、美、澳,各国大法弟子。有紧急案例时,打电话的、发正念的,彩信、传真、录音广播等多种法器并用,时刻都能感到正法進程在快速的推進中。

最初怕心很重,同修让我从拨打广播录音开始。电话接通后,另一端传来骂人的、不接的、把电话设置成空号的……,五花八门,什么样反应的都有,我就抱着一念:我就是在救你,一定要让你听到真相,师父慈悲,在给你机会,快接电话。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收听率越来越高,也逐渐的清除了很多怕心。

平台在对于新手同修的带动中,真是煞费苦心,为很多像我这样没打过电话,不知如何开口的同修准备了很多真相稿件。有关于时事的、活摘器官内幕的,解体党文化的等等。在老手同修的培训下,我也逐步的开始开口打电话,最初由于经验不足,只能照稿念。但是不管我怎么讲,讲的好不好,同修们都是正念加持,从没有任何指责和埋怨。慢慢的,我从照稿念到也能很自如的用自己的话跟对方讲真相了。

有一次在给一个老公安打电话时,打了很多通,每次接通后对方都是破口大骂,骂过就挂电话,我就不断的再打过去。终于有一次他大骂后,喊道:你能不能不要再骚扰我了?我平静而慈善的说:“那您有没有想过,中国人这么多,我为什么只打给您?”当对方发现,他用很恶毒的语言骂了我那么久,我却一点责备、气愤的语气都没有,还如此的善时,反倒不好意思起来,就这样他听了很多真相。在挂断电话时,还不断的向我道歉,说:“刚才是我不礼貌,我骂人是我不对,对不起。”

平台上有很多得法才一两年的同修,都在拨打电话中扎扎实实的修自己。电话一接通,就对对方说:“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为你好,为你家人好,是在救你,让你全家平安,不要再迫害修佛的人了,迫害修佛的人罪太大了……”实实在在的语言,发自内心的真诚,同修的善良打动了很多警察的心。也有很多经验丰富的同修,在打电话中有理有据,对对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从中共的历次运动都是错的,都是在残害百姓讲起,到乔石对法轮功调查报告的结果是对国家与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江泽民独裁镇压,再到国际重罪,等等,让很多迫害者听的心惊胆颤,最后,害怕的问大法弟子:“我该怎么办哪?”同修再慈悲的给他指出保护法轮功学员,向国际机构举报自首是可保命的唯一出路。

(二)成立营救平台彩信组

同修们为了解体邪恶的迫害,各出奇招,国内国外整体配合,在大面积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同时也营救出了很多被迫害的同修。

有一次,一位主要发彩信的同修,因生活中工作变动,没有办法再长时间在平台上配合口讲同修同步发信了。在大陆同修被抓,迫害单位的电话不接时,彩信就很重要,因为每条彩信大约可容纳几千字的真相信息。一条彩信有可能让一个警察明白真相,从此不再迫害大法弟子。也有可能因看到真相后,重新接听同修打过去的电话。在这位发彩信的同修不能上平台这段时间里,我和其他打电话的同修都很着急。救人哪,刻不容缓,怎么办?“我来发”,当我发出这一念后,很快就有同修给我送来了彩信专用手机,师父也开启了我的智慧,以前看似很复杂的彩信制作软件,好像没有经过什么特别的学习就会用了。还有几位曾经在其它项目中配合过的同修也像约定好了的一样,同时加入了彩信组。就这样,一支彩信团队在师父的安排下,没做任何筹备,很短的时间内就成立了。

彩信与口讲同修们配合紧密,毫无间隔,哪个同修有事不能值班时,其他同修无条件支持,大家都在证实法,营救同修中默默的圆容着整体。在拨打新年项目时,同修们虽然也都有很多常人中的家务事要做,在人手少,工作量大的情况下,大家不排时段,不排日期,谁有时间谁上平台值班,不但没有空岗,竟然还出现有三、四位同修同时在线支持的情况。

在编辑彩信内容时,我与同修交流后,详细的分列为:大法真相、活摘器官真相、国内外形势、善恶报应等几大类,针对案情及同修拨打电话的情况,再配合发不同的彩信。案子刚刚产生时,以发大法洪传世界、自焚真相、国内外形势,以及大法弟子为什么发真相传单、劝世人三退的内容为主,来破除邪党灌输的谎言,并且每条彩信都包含翻墙链接及举报电话等。在经过口讲同修轮番拨打后,隔天,再配合发活摘真相、迫害案例、天理报应、劝善等内容,一方面用中共对大法弟子惨烈迫害的真相来启发对方的善念,一方面用天理报应来震慑迫害者。每次在编辑彩信时,我都要查阅大量的资料,站在证实法、维护法的立场上,以确保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然后将自己清空,把全部身心都溶到制作稿件中去。每完成一篇稿件就与编辑小组的同修進行多次通读、交流,大家也会圆容补充我有疏漏的地方。再读给不修炼的先生听,请他站在一个常人的角度,给予意见,这也是我向先生讲真相的一个方法。在听到看到诸多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后,先生也主动帮我写了很多真相诗,站在世人的角度上证实大法,摆放自己的位置。我也选用适当的编辑到彩信中去,其中有一首真相诗这样写道:

出卖良心换富贵,
活摘器官滔天罪,
因果报应永循环,
此生不现来世兑,
官运不及王立军,
财运难敌薄熙来,
二者下场可借镜,
回头是岸全身退。

(三)排除干扰 否定迫害

在发彩信时,每发送一条我都用强大的正念来加持它,让它在正法中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力量,在我的意念中,彩信中的每个字都是金光闪闪,而我也化身为一把利刃,随同这条彩信直捣邪恶老巢,斩妖伏魔,助师正法。

有时在平台上时间比较久,或做项目,要对大量号码发彩信时,都会有邪恶干扰,表现在身体上就是胸、腹剧痛,后脑发麻、发硬,每当这时我就加大力度发正念: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解体邪恶,任何生命都不配干扰我做证实法的事。并且长时间打坐,加大自己的吃苦能力,将业力从腿上排走。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很快就会过去,也不会影响平台的正常运作。

有时干扰也会表现在常人的麻烦中,有一次住在另一城市七十岁的婆婆突发肾结石,住進医院要手术,需要我去照顾。我就发了一念,彻底否定邪恶干扰。就这样,很神奇的,大约两天,婆婆就恢复正常,不但手术不用做,也出院了,回家后当天下午就毫无痛苦的排出了一粒红豆大小的结石,原本至少要对婆婆护理一个星期,不到两天就在我的正念正行下结束了。

(四)项目行动 紧急营救

记得有一个案例:是关于一位大陆同修被抓后,亲友将案发始末,发布在明慧网上,营救组的同修在打电话营救时,一个派出所的警察说:“人就在我的手里,我抬抬手就可以放,压一压就判刑,我如果帮你这个忙,你给我什么好处?现在国内各方面的费用都很大,我也需要打点,国内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事你们也都清楚……”对于这个很明确是在用同修性命敲诈勒索的案子,大家做了详细的分析,同时邀请了海外的律师同修协助。首先摆正还是本着向对方讲清真相,以救度他为原则的基点,又经过多次与对方电话沟通后,对方还是以要钱为目地,并且一开口就是五百万人民币。

在多次的通话过程中,营救组的同修智慧的获取了对方敲诈勒索的电话录音、要求汇款的银行账号、收款人姓名等诸多实证,并将此证据举报交给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很快追查公告就在追查国际的网站上公布出来了。电话组的协调同修立刻针对这一案件的進展進行了整体规划:首先在多家媒体上大力曝光;脸书、微博、微信等各类社群网站,也都有同修大量转贴;各类自动广播工具针对当地民众大面积拨打,广传真相,让更多众生都能看清中共鱼肉百姓的邪恶本性;针对公检法这些直接迫害单位的各级警务人员,我们彩信组制作项目真相稿,与口讲同修配合,同步将文字真相与正义声音送到对方的面前。有一位同修在打通电话后,对方很高兴地说:“我都看了两遍彩信了。”

在同修们全面讲真相中,邪恶实在顶不住了,没过几天被抓的同修就堂堂正正的回到家。索要五百万人民币的警察及其所在的派出所在当地也都出了大名,同修们再打电话给他时,他不断的认错,向大法弟子求饶,并表示以后再也不会迫害大法弟子了。

在这一次项目的整体配合中,我感受到,碰到任何问题都要用法作参照,不能用人心来衡量,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后,所发挥的镇邪力量强大无比,邪恶真的是害怕至极,毫无招架之力,我们只有走正了师父让我们走的路,才能真正的救了众生。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