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去人心 五小时出黑窝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二零一四年五月的一天下午我到一小区发真相资料,被一不明真相的警察叫来警车把我劫持到派出所,经过四、五个小时的正邪较量,慈悲的师父救我闯出了黑窝。

那天下午天气较热,我独自一人背了一兜真相资料准备到居民小区去发。当时我从北方来到南方不久,对这里人地生疏,我想既然师父安排我来到这里,就有责任救度这里的众生,克服困难也要去做。在一十字路口见一方向亮了绿灯,就走过去一直往前走,见立交桥边站着一男青年,旁边地上还放着两个旅行袋,就送给他一个翻墙软件小光盘,见他接过去,我心里挺高兴的继续前行。

一小区门口有监视器,门里还坐着保安人员。我走了進去,见前边有人往前走,我就跟着绕到后排楼的里边一个单元停下脚,是四单元。心想要是有另一个大门出去就好了,以免引起保安注意。好象没有另外的出口,我就進了这单元,楼梯很窄,静悄悄的,我走到顶楼,一般我都是把装在自封袋的小册子塞在人家的福字或对联的后边,露出一点边缘,觉得这样这家人能看到,还较隐蔽,可能减少点人的心理负担。到二楼下楼梯时,听到有人上楼声,我从容与那人擦肩而过,听到二楼大概是东户的开门声。我把一楼两户门上也放了小册子。

刚走出单元门,就听二楼急速的开门声,蹿出一男人喊我站住。他的速度很快,抓住了我不放,说他是警察。我说我是来给你送福的,你看看那小册子都是教人行善得平安的。法轮大法是救人的佛法,洪传到一百多个国家了,就江泽民一伙血债帮和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那伙几乎都被抓起来了,江某也快被抓了,这是天惩,你赶快让我走,我还要救人去呢,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善良人对你不好。

他说不信这些,并打电话给派出所,把我推到墙边凶狠的往墙上撞。走过来一个中年女人也恶狠狠帮着恶徒火上浇油说些诽谤大法弟子的话,并掏出手机说催警车快点来,看样子她可能是社区的邪党人员。中共邪党把一些人变成了善恶不分的助纣为虐的小人,害人害己。

我抵制着不上警车,下来三个警察硬把我拖到车里,我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警车上,我坦然的对警察讲真相、劝三退,他们没什么反应,一个警察脸上挂着狡黠的笑。那个构陷我的警察也跟着来了,一张铁青的大脸上挂着得意的狞笑,后来没再露面。

到了派出所,警察把我推搡到审讯室的铁椅子里,铐上双脚和左手,因为我右手拿着刚从兜子里掏出的小水瓶,说天热得喝点水,進屋时他们让我把兜子放到桌子上,手表也让摘下来放到桌上,说走时给我。一个瘦弱的女警见只有半瓶水,说要给我倒点水,我说不用够喝了。我觉的她好象比较同情我的。男警让她检查我身上是否带了什么东西,我说手无寸铁,不会带凶器的。女警轻轻碰一下我两边的裤兜和后背说没啥。

我告诉他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党团队保平安,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法轮大法是救人的佛法,洪传到一百多个国家了。要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我想既然来了,就要慈悲的救度众生。心里没有怕,用响亮的声音告诉出现在我面前的每个人真相,虽然有的只是三言两语。因为我出门不带手机和身份证,他们弄不清我的身份,大概叫各派出所或社区人员来辨认我,所以男男女女的一波一波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有的站在门口默默的看我一会儿,有的走到我跟前,假装温和的想问出我的住址。我只讲真相,他们也不再追问什么,片刻就走了。

我心里想着师父讲的关于慈悲和不配合邪恶方面的法,并求师尊救我出去。向内找被邪恶钻了空子的原因。想我一会儿就回家,我还要传神韵去救人,不能困在黑窝里,不能给大法造成损失,不能叫邪恶知道我的住处,保护好大法经书和师父法像和法器,别让家人着急。一進屋时就想不许他们伤害我,我心里还对铐我手脚的铁锁和椅子讲真相,不让它们伤害我。

慈悲的师父在保护加持我,我感到浑身很轻松,头脑也非常清醒。后来屋里只我一人了,我就立掌发正念,求师尊和正神帮助,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也清除有关世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让那些想构陷大法弟子的恶徒立即受到惩罚,使其醒悟,别对大法犯罪,这也是慈悲于世人。警察偶尔進屋也不干涉,有的还笑着问炼功哪,还学着我立掌。后来这个小警察对我说吃饭了,你是否吃素?意思是替我买饭。我说不吃,回家吃去,他就自己吃晚饭去了。

这时一只黑色的蚊子往我被铐的手飞来,我不再忍心打死它,让它不许叮我,快飞走吧。它转了一圈又带来一只在我那只手周围绕。我想可能是神点化我快离开这里。试了几下,手真的抽出来了,我想双脚也能抽出来的。这时進来人,我又把手伸進去了。铐我的警察坐下来清点我兜子里的资料逐一登记,有《九评》光盘、翻墙软件小光盘,还有真相粘贴、护身符、真相小册子、大册子等。然后摊开几张写了许多字的纸,让我回答问题。我先说了几句洪扬大法的话。马上想到要零口供,不能配合邪恶,就不再回答后面的提问了。他拿来叫我签字或按手印,并说办完好让我回家,你看你没回答的不都写的沉默吗?我拒绝签字和按手印,两个人也没掰开我的手,我说师父救我。他们只好做罢。

他们要给我照像,我反抗,审讯的警察一轻一重打了我左脸两巴掌,没觉的太痛。我被打后,没有怨恨心。他们把我从铁椅子里放出来。我说我比你父母年纪都大,怎么能打我呢?他说看你年纪大这不是对你挺照顾的吗?又把我带到对面的屋子里,还是要照像,我不配合,这时三个人按我的头,我扭着头闭着眼,他们瞎照了几下。先前在审讯室人来人往时,一女人拿着相机对着我,我光顾对她讲真相,竟忘了制止她相机,过后很后悔。

他们让我把自己的钱装好,拿着自己的兜子,真相资料被扣留,让我回家。一大个子警察说是你师父救了你。我想这是师尊借他的嘴点化吧。我看看表晚上八点十分。大约四、五个小时吧。他们要用警车送我回家,我说不用,送我到大门口就行。他们送到屋门外,那个问我吃饭的小警察说以后不要到这片来发资料了。我就快速往回走,转向了,先后问了两个人,都很友善的告诉我方向。

我顺利的回到了家中。向内找,是自己有安逸心、色欲心、怨心、看不起别人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脑子里常冒出肮脏的念头,我努力的排斥、想彻底解体这些败物。有时学法没入心,发正念思想溜号,都是被人心所干扰的。真得好好修自己了。想想那些不听真相,受邪党谎言欺骗,跟着邪党往坟墓里钻的人真是太可怜了,我们应该用最大的慈悲心去救他们,让他们能了解真相,弃恶从善,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第二天发正念时看到了一个景象:师尊穿着白色的袈裟微笑着站在台阶上,旁边还有几位神仙,个子比师尊矮。这时一位仙女穿着粉黄色的衣裙,拖着两条白色的长飘带飘然的从左边向师尊走去拜谢,发型和服饰有点象神韵里的嫦娥的打扮,只是我没记清面孔。我这是第一次用天目见到师尊的法身。我想这一定是师尊对我的鼓励。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