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结束时间是圆满不了的

——浅谈对“十年”的个人体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六日】弟子无言感恩师父的苦度,仅将自己这一段学法以来对结束时间的个人体会向师父汇报一下,同时与同修们交流。由于我修得很糟糕,理解不到之处在所难免,希望慈悲指正。

昨天看到明慧网的一篇文章提到一个老同修一声长叹:“十几年了,这魔难啥时候是个头儿啊。”我不禁想起自己对结束时间的执着过程,很可怕,很危险。其实有了这个念头,就是真的到了头儿那一天,我们也圆满不了,只有看着别人圆满的份儿,多可悲呀!

记得迫害之初,国内环境太恐怖了,那种气氛每时每刻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每天下班后都精疲力竭的,没有了学法环境,提心吊胆的,怕心,不敢学法。总是趴在床上,痛苦的渴望着迫害快点结束吧。也不知道这种“渴望”就是强烈的大执着,太强烈了。

当初,好多大法弟子都是这么想的,好多都意识不到、去不掉这个强烈的执着。师父看到了这个我们自己无法过去的一大难关,二零零二年为了我们不得不明示了这个问题,并且还讲了:“当然不会再有十年了,也不允许有那么长时间,它们寿命也没那么多时间。[1]”好家伙,这下可有盼头儿了,也有了精神了,顶多不到十年,干!干到底!可是,这个“到底”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十年”,要是超过十年还修不修了呢?还忍受不忍受这个魔难了呢?没想过,那时就是坚信“十年”肯定结束圆满了。个人理解师父讲这段法的实质,是叫我们去掉对结束时间的这个强烈执着,师父在讲到“十年”时,前面就讲了一个前提:“不要怕时间长”[1]。我不是努力去掉自己怕时间长的执着,而是把师父讲的“十年”形成了另一个执着,死死抓住不放,还觉得这是自己坚定的“信师信法”。岂不知,抱着执着不放的所谓“信师信法”实际上都是假的,是有求的。

就这样,每到过年和7•20的时候,我都会不自觉的数一下,今年是迫害的第几年了。特别是快到“十年”的时候,我在大纪元曾经开的微博上讲真相,看到一个常人问一个同修:“什么时候开始大淘汰呀?”那个同修说:“2012年开始。”当时我很吃惊,他怎么这么肯定?是功能?还是师父小范围讲法说的?后来在大纪元上看到玛雅预言的报道,什么水晶头盖骨出现,什么太阳纪年结束后2012年某月某日出现大劫难……就猜想到同修说法的根据可能是玛雅预言。当时,就没有想一想这不是法,而是结合自己对“十年”的执着,掐指一算,2002年到2012年正好十年,因此,对同修的说法深信不疑,这已经把玛雅的东西掺進来了。

2012年的某月某日平安的过去了,迫害没有结束,大淘汰也没有出现。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还陷在“十年”的执着中没有马上悟出来,对师父的那段“十年”的讲法也产生了疑惑:师父说过的怎么没应验呢?师父这么高,讲过的这段话怎么可能不算数呢?那时候就没想到向内找一找自己,偏离法这么远了也没找一找自己,如果是真修的状态是不能向外找的,找别人都不行,我竟然找到师父头上来了,想起来真后怕,太危险了!

我现在不禁问自己:“你那时还像一个弟子吗?不信师父你咋修啊?”我个人体会,就算我们只有对结束时间这一个执着,就是真的到了结束时间,你也圆满不了,更何况我们还带着很多执着没有去掉呢。比如说我自己,我找了一下我自己,色欲之心一直都没有去掉,前几年还强烈的了不得呢,只是今年开始才放淡了,但是还不彻底。大马路上看到漂亮的女人、穿着暴露的女人总习惯性的窥视两眼,以前更差劲,简直是色迷迷的盯着看。现在好多了,只要一看到就马上把眼光回避,提醒自己,但还达不到视而不见的成度,色欲——修炼起步的第一大关我还没过去呢。有时感觉到自己修得真是太糟糕了,不配做大法弟子,更不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最对不起师父的苦度。假如“十年”真的结束了,别的同修不知道,反正我那时是肯定不可能圆满的,我想有这种执着的也是肯定圆满不了的。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师父讲的:“时间的延续是为了你们、为了众生。”[2]师父延续时间的目地其中也包括为了一个小小的我,可不是我层次高了,达到师父要求、兑现了自己的誓约了,就干等着圆满了,我不在师父延续时间救度的生命之中了。

那时明慧网上也有同修交流,认识到了师父延续时间的目地。但是,我就出现过很坏的念头:我圆满不了我认了,那些不能圆满的是自己活该,谁让自己修的不好呢?但是,师父讲的法不能变啊,就是我们被淘汰了,也要按照师父讲的正法呀。表面上看自己还觉得自己挺大度,宁可牺牲自己也不阻挡正法進程。实质是在赌气,跟师父赌气,到“十年”了就应该结束。现在学法提高心性后绝对不是这种认识。师父来正法的目地是什么?是正法、是度我们、是救众生啊,如果我们没有得度,众生不能得救,这是师父想要的吗?不是。“十年”没有结束,“只是弟子人心拦”[3]啊,如果我们都能够正念对待这场迫害,迫害早就结束了。时间是怎么延续来的?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师尊的巨大承受换来的啊,是为了我们和众生啊。再想想以前那种文革式的“大无畏”想法,我真的感到无地自容,只想用常人的一句话说自己:“你太不要脸了!”我个人对“向内找”又有了新的认识,“找别人”是行不通的,“找把我们从地狱里捞出来的师父”更加绝对是死路一条。

我体会到执着结束时间实际上就是执着圆满,认为自己“不是一般人了”,层次高了,贪图自己大自在,忍受不了痛苦,不能以苦为乐,觉得自己做的不少了,到时间了,管他众生死活呢,说到底是为私的,是自私和不慈悲的表现。这么多的执着、这么多的私心不去,怎么可能圆满呢?我理解做好三件事肯定圆满,但是为了执着圆满做三件事肯定圆满不了,因为那是抱着常人心在做,是常人在做,得到的只不过是常人的福报。

基督教三百年才结束了迫害,我们修宇宙大法的岂能连修小道小法的都不如。更何况现在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邪恶远远没有当初那么恐怖了,压力小的太多了,这时候真应该把对结束时间的执着放下了。迫害没结束就是我们修炼、救众生的机会,我们真应该万分珍惜师父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每时每刻,什么也不能执着,就是按师父的要求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圆容师父想要的。这非常重要,旧势力为什么被清除了,就是因为它们想执着自己想要的,那么我们怎么还能执着自己想要的圆满不放呢?坚信,一定要坚信,坚信师父给我们的都是最好的。最后,用师父的一段话作为我这个个人体会的结束:“时间的延续是为了你们、为了众生。”[2]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麻烦〉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