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鹤岗市第二看守所的铁支棍酷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日】二零零二年上半年,黑龙江鹤岗警察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他们是按名单抓人,一个不落的迫害,如果抓到流离失所的学员,就连亲属也抓起来。如法轮功学员杨美珍被绑架,她的妹妹杨美娟也被判二年刑。据悉当时绑架了好几百人,判刑的就有约三分之一,这部份学员被关进第一看守所。

铁支棍酷刑

酷刑演示:戴铁支棍
酷刑演示:戴铁支棍

二零零二年六月,我被非法关在黑龙江省鹤岗市拘留所。一天,听见从后院的第二看守所传来叮叮当当的铁棍碰撞声音,院里养的火鸡叫,狗也叫,整整大半天,不知道里面是咋回事。

几天后,我被劫持到第二看守所.有个狱警叫吴燕飞,一脸的恶气,恶狠狠的将我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关进14号牢房。一进门我就看到了触目惊心的惨景:对面大铺上坐满人,三米左右宽的地上坐着两排法轮功学员,而且都被戴着铁支棍子,双手被铐在一起,再铐到另一只脚上。后来得知,在第二看守所所长李树林的指使下,短短几天内,先后对53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惨烈的铁支棍酷刑迫害。现在想起那种场面都使人想落泪。这时才明白那天第二看守所院里的声音是咋回事了,那是在给法轮功学员戴铁支棍。

被非法关押在这个牢房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是年过花甲的老人,如:有七十多岁的谢香兰,六十多岁的孔照芹、王秀芝、牛淑芹、于秀芹等。这几位老人虽然没被铁支棍迫害,每天面对被铁支棍酷刑迫害的同修,对她们也是一种精神摧残。

恶警下令让刑事犯杨英当号长,监控法轮功学员,不许炼功,不许闭眼睛,刑事犯们在恶警操控下变的更恶,有的恶人用毛巾在自来水管接凉水,对着戴械具的法轮功学员的头“哗”地一拧,水顺着头发淌满脸,淌到衣服里,湿了又不让换衣服,只能阴干。有的恶人用拖鞋底打法轮功学员的嘴巴子,发现闭眼睛就用水浇,有的发现炼功就报警。恶警由杰拿着大皮管子进门照着法轮功学员猛打,法轮功学员吕原秋在门口被打晕过去,他才恶狠狠的离去。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脸
酷刑演示:用鞋子打脸

因为上厕所很艰难,被铁支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怕拖累别人尽量少吃,甚至不吃饭,因为都是女性,还有更难过的事。法轮功学员向狱警劝善,都没有撤掉刑具。大家没办法,给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换衣服,只好把衣服袖子和两侧撕开,就这样披着。有位法轮功学员臀部都被坐烂了,恶警侮辱人,把她的裤子扒下来,逼人趴到大铺上晾着,而恶警天天早晨上班,由所长领着,各监牢查看,其中就一个是女的,其他都是男的。这些恶警真不把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当人看!

有一天,从11号牢房转过来一位法轮功学员叫陈平珍,四十多岁,她头发散乱着,上衣披着,整个后背没有好地方,都溃烂了。一问才知道,是被恶警由杰打了几十下皮管子!她的脚戴刑具,脚都不好使了。地上的法轮功学员有的整整戴了十七天的铁支棍。

姚玉莲命危  狱警不让送医院

姚玉莲,当时不到四十岁,一次发高烧达到39度,连续烧好几天,她的手上身上到处都象皮肤病似的,咳嗽的嗓子都破了,有一天她被烧的抽了,咬的牙咯咯响,吓得大家都喊起来。刑事犯连续报教,恶警吴燕飞终于来了,见事不好赶紧叫来狱医,狱医让我们用筷子撬开姚玉莲的牙,让我用酒精给姚玉莲搓身子,搓哪哪破,真是不忍心下手,姚玉莲抽搐了好长时间,狱警也不让送医院。这样姚玉莲连抽了好几次,一次比一次厉害,大家都急了,到了晚上她又抽了,小狱医喊我快撬开嘴巴,别咬到舌头,这次她也不听狱警的了,说:你们真拿人的生命开玩笑!人都烧成这样还不放人。她们又扎人中,又乱弄一阵子,见还没醒过来,只好要救护车,去了医院。第二天,吴燕飞把姚玉莲戴着手铐又送回监室,我们一问才知道,上面又有令了法轮功学员不能保外就医。真是公然杀戮啊!

姚玉莲咳嗽带血、发烧,后来吴燕飞每天押着她上医院,打完针再押回来,还侮辱说她的皮肤病是梅毒。恶警让姚玉莲家人来付医药费。姚玉莲丈夫去世了,儿子才十三、四岁,没办法,哥哥来交的钱,见妹妹这个样子,痛心不已,花了很多钱才把妹妹办了保外就医。

姚玉莲身世非常凄惨,她的丈夫是采煤工,井下瓦斯爆炸不幸身亡,小井的负责人花重金买通政府,一个大活人才换来一万七千元钱,根本不理家人不同意,强行把人火化了。姚玉莲带着孩子艰难生活,政府不但没有帮助,还将做好人的她非法劳教三年,迫害的只剩下一口气,逼着她哥哥花了很多钱才把她赎回去。中共邪党不灭还有天理吗?!

郭兴国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郭兴国修炼法轮功前,因病只剩下一个肺叶,修炼后像好人一样。也是大搜捕迫害,被枉判15年,哈尔滨监狱两次拒收,返看守所,看守所所长向上级打报告都被驳回。但兴安区“610”头目孔令艳百般阻挠郭兴国保外就医,她扬言:“死也得让他死在监狱里。”结果郭兴国再次被劫持到呼兰监狱,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回家没几天就含冤离世!

其它迫害案例

法轮功学员张术霞,被第二看守所酷刑迫害六个月,家里人到处托人花钱往外救她,丈夫差点把房子卖掉。满六个月那天片警王才、张涛又来所谓提审,逼张术霞签字。王才说:“你还好人好人呢,十六大开完了,对你们法轮功定位政治犯。你女儿上学都要受到牵连的。” 张术霞说法律是讲证据的。他们哈哈大笑说:“对你们还用什么证据?”他们又把张术霞送进了第一看守所。在开庭那天,家人请了律师,好心的律师那时就敢为法轮功辩护,警察坚持不让律师出庭,律师没办法,把律师费原数归还给张术霞的丈夫。后来,张术霞的丈夫说他给审判长二千元钱才判三年,不然枉判四年。

71岁的法轮功学员谢香兰是在家被警察绑架。她说,我什么也没干,片警去我家说派出所所长要和我谈话,我说让他来我家谈吧,我这大岁数,又是小脚,黑灯瞎火的,不去。结果片警竟把老太太抓上警车,直接关进第二看守所,后来老人被非法劳教三年。

法轮功学员王秀芝,得法前就有很重的胃病,炼功后痊愈了。被关进鹤岗第二看守所后,不让炼功,总吃窝窝头,喝白水菜汤,胃病又犯了,吃一口吐一口,天天吐,后来干脆什么都吃不进去,就是吐血了,看守所还不放人,直到王秀芝奄奄一息了,投刑哪都不要没办法,在医院家里又交不起住院费,最后让女儿抬回家去了。

六十多岁的孔照芹,上厕所,被滑到,当时心脏病都犯了,抽的四肢颤抖,口吐白沫。杨英报警,好几遍都不见人来。因晚上11点多他们睡的正香,心里根本没有把人的生命当回事,很长时间,他们来了,发现人真的不行了,才叫救护车,医生到了给打了氧气,用担架赶紧抬上车去医院,这时已经是夜里2点多了。六十岁的老人就因为做好人被害成这个样子!

第二看守所的伙食根本无法下咽,因为狱警将发霉的玉米面放在外面敞着,他们养的鸽子在上面跑,狗也在上面跑,让刑事犯出去筛,然后做窝窝头给法轮功学员吃。每天都有人病倒,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出现生命危险,劳教所拒收,上面不让放人,恶警出坏主意,对家属说,要想让你们亲人不遭罪,就赶紧自己去佳木斯劳教所联系投刑,到那你们能办保外就医。家属救亲人心切,被骗的花大笔大笔的钱去托人办投刑。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